標籤: 暫無標籤

勘玉釧,京劇,選自明朝《喻世明言》中「陳御史巧勘金釵鈿」章節,由劇作家陳墨香先生改編而成。《勘玉釧》首演於北京人民劇場。《勘玉訓》是出悲喜交加、十分討俏的好戲,也最能展現演員的藝術造詣。

  京劇《勘玉釧》是由劇作家陳墨香先生選自明朝《喻世明言》中「陳御史巧勘金釵鈿」章節改編而成,以俞素秋和韓玉姐為主線。荀慧生先生以自己獨特的藝術表演風格先飾俞素秋後演韓姐首演於1934年8月27日,亦名《誆嫁妹》,此戲上演后受到觀眾喜愛,保留至今,成為荀派看家劇目。


  日前,中國京劇院二團的管波、鄭岩再度聯袂演出了《勘玉釧》,在繼承原貌基礎上很大程度地豐富了該劇,使其更加圓滿、完美。2003年1月1日「今人版」的《勘玉釧》首演於北京人民劇場,時間相隔70年,無論表演方式,還是觀眾的欣賞水準都發生了變化,為了兼顧並融而有所修改。管波是現今荀派傳人中的佼佼者,她飾演的俞素秋以青衣應工,當聞知父親嫌貧勒逼毀婚時頓感震驚,面容顯露出獃滯、愁惑之情。此刻的俞小姐焦慮煩躁在與母親商定后將玉釧交付婢女,怯怯道出,「小鸞英你與我多親近,可算得同心合意人……」這段甜柔脆美的[二黃原板]唱腔,顯示了俞素秋對愛情堅貞不渝的情感和對「世上最苦,苦不過婦女們」的深刻揭示。觀眾報以熱烈掌聲,這既是對劇中人的憐憫,又是對管波表演的回報。韓臣是一個家道略富,既浪蕩又具文氣的秀才。在探得俞氏母女對張少蓮毫不知情的境況下萌發欺詐,這時鄭岩以眼神的運用來表現韓臣的內心。為百般討好俞母信任、同情,竭盡表現他的圓滑、沉穩、文雅,此處的表演更多地借鑒崑曲的藝術風格,念白方面又吸納了昆小生俞派的念法,同時不失醜行韻味,亦莊亦諧,風趣幽默。早年蕭長華老先生曾親授鄭岩《烏龍院》,此時將張文遠身段機巧地化入韓臣身上,俞小姐躊躇悱惻,一個轉身羞澀地唱出「張郎苦把人纏繞,他定要今宵鸞鳳交,羞得我低頭無計較,百般推卻他不肯饒,夫妻名份早定了,我何妨通融伴他一遭,含羞帶愧微微笑,不言不語暗心焦。」韓臣見對方已有萌動之心猛然撲上去抓住俞素秋的手「小姐,隨我來呀!」邁著小生步,挽著小姐,扇著扇子走下……


  俞素秋驚聞母親遇害,管波全身縞素跪到靈前一段凄楚哀婉的[二黃導板]、[回龍]、[原板]「……娘一死婚姻事必變趨向,女孩兒到此時進退茫茫」,此時的俞小姐悲痛欲絕的情感已激發到了極至,為渲染氣氛,管波在宋長榮、劉長瑜老師的建議下借鑒、吸納了孫毓敏老師改編很是成功的新腔。因為荀先生當年唱[慢板],晚年是[散板]。同時為突出俞素秋焦急的心情荀先生獨創了一段明快、簡潔的[二黃快板]「事事萬般難豬想」唱腔。在她為探尋真相又「潛蹤躡足去觀望」,在了解詳情后極度痛恨自己受騙失身的絕望心情的「素秋心中刀扎樣」和「都只為不嫌你貧窮境」的兩段[四平調],管波滿面憂傷,通過精彩唱念與細膩做表來淋漓盡致地再現劇中人此情此境悲苦無奈交織複雜的內心。僅僅幾分鐘后,一個活潑聰慧的小姑娘——韓玉姐亮相觀眾眼前,管波依傳統演法一趕二。兄妹一場,觀眾看到鄭岩與管波在要鐲子、遞鐲子、還鐲子等一系列表演真宛如生活中倆兄妹遊戲一般,真切感人,充滿歡笑。韓玉姐時而與兄長韓臣撒嬌,時而與小販討價還價,時而在公堂勇敢爭論,與前者的人物性格截然不同,毫無舊痕。觀眾看到一位生活在市井之中的小姑娘,清新機智。過去韓臣只盡搞笑,今已適當加以修改,如兩段數板和「奉勸世人多行好,千萬可別跟我學」的警句喻世。充實表演以免除俞氏母女的憂慮,也引起了觀眾對俞小姐的哀痛和對韓臣的憤恨。最後一小段對白甚為精彩,韓臣:「奸騙你妻是我的不對,我把妹妹許給你咱倆扯平了。」張少蓮:「只怕對不起我那前妻呀!」韓臣此刻突爆一句於情理之外又在戲里之內的「什麼前妻後妻,不都是她一個人演的嗎。」產生了強烈的藝術「笑」果。


  《勘玉訓》是出悲喜交加、十分討俏的好戲,也最能展現演員的藝術造詣。此次再觀覺得管波在表演上絕無當今流行的「超荀派」形式,能夠體現出荀氏的神韻及風采。與表演風格儒雅的名丑鄭岩配合比先前更加默切,成熟。現在他們正在整理、排練荀派另一出喜劇——《辛安驛》,來展示管波文武皆擅的藝術功力,對她今後的發展道路會是個很大的提高。
上一篇[阿布哈茲]    下一篇 [阿爾巴尼亞列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