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勞爾·卡斯特羅

標籤:革命

勞爾·卡斯特羅(Raúl Modesto Castro Ruz,1931年6月3日-),古巴國家領導人,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他是前國務委員會主席菲德爾·卡斯特羅之弟,同時是古巴共產黨(PCC)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武裝力量(陸、海、空軍)總司令。2013年2月24日,再次當選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

1人物生平

勞爾·卡斯特羅,1931年6月3日出生在古巴東部奧爾金省,比兄長菲德爾·卡斯特羅小5歲。他早年曾在古巴東部的聖地亞哥市學習,中學和大學生活在哈瓦那度過。
勞爾·卡斯特羅
在菲德爾·卡斯特羅的影響下,勞爾很早就加入了青年團,后又加入古巴共產黨。1953年7月26日,勞爾追隨兄長發動了反對巴蒂斯塔獨裁政權的武裝起義,攻打古巴東部城市聖地亞哥的蒙卡達兵營,失敗后被捕。1955年獲釋后,勞爾與其兄長一同流亡墨西哥。1956年,他與兄長等82人在古巴奧連特省登陸,後轉入馬埃斯特臘山區開展游擊戰爭。1958年在克里斯塔爾山區開闢並領導了第二條戰線。
1959年,菲德爾·卡斯特羅率領起義軍推翻巴蒂斯塔獨裁政權、成立革命政府後,勞爾掌管了軍隊,任革命武裝力量部部長。從1965年起,勞爾·卡斯特羅先後擔任古巴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第二書記和革命武裝部隊部長等職。1976年以來,他一直擔任國務委員會和部長會議第一副主席的職務,被授予大將軍銜。1997年在古共五大上被確定為卡斯特羅的接班人。
勞爾雖在政治上立場強硬,但對古巴經濟問題持一種靈活態度。蘇聯解體后,他曾在古巴進行過幾次小範圍的市場經濟改革。當時古巴一度瀕於破產和大飢餓邊緣,由於勞爾堅持在農業生產方面實行自由市場制度,古巴才得以度過這一危機。他的一句名言是:「大豆和大炮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如今,勞爾還繼續負責經濟領域的工作。他表示,願意在保持政治體制不變的前提下進行經濟改革。
2006年7月31日,菲德爾·卡斯特羅因健康原因,根據古巴憲法第94條,將國家最高權力移交給勞爾。在這19個月的工作中,他領導古巴人民度過了暫時的困難,不僅實現了政治上的穩定,而且經濟上也取得了發展,使古巴經濟增長率位居拉美各國之首。​
2008年2月24日,勞爾·卡斯特羅出席在古巴首都哈瓦那舉行的古巴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議會)會議。當天,古巴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一致推選勞爾·卡斯特羅為國務委員會主席和部長會議主席,他從而正式接替了因健康原因而移交國家最高權力的菲德爾·卡斯特羅的位置。古巴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2011年4月19日在哈瓦那閉幕,勞爾·卡斯特羅當選古共中央第一書記。​
生活中,勞爾是一個大家庭的一家之長,妻子是自己早年的革命戰友比爾瑪·埃斯平·吉略伊斯·德卡斯特羅。比爾瑪2007年6月在哈瓦那逝世,留下勞爾和4個女兒。古巴媒體報道說,勞爾是個寵愛孫輩的祖父,喜歡爬山和露營。
2013年2月24日,古巴第八屆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成立大會在首都哈瓦那舉行,勞爾·卡斯特羅再次當選國務委員會主席。[4-5]

2訪問接待

1997年,訪華。
2005年,訪華。
2007年4月20日(當地時間),於哈瓦那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會晤。​
2008年11月28日,於革命宮與俄羅斯聯邦總統梅德韋傑夫會晤。​
2008年12月22日,與俄羅斯艦隊司令伊凡諾維契會晤。​
2009年1月28日,訪俄。開始古巴國家首腦自冷戰結束以來對俄羅斯展開的首次訪問。​
2012年12月7日上午,於哈瓦那會議宮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戚建國中將率領的軍事代表團會晤。​
2012年7月4日~7日,應國家主席邀請,訪華。​
2012年7月12日,訪俄,與俄羅斯聯邦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會晤。

3人物評價

1959年1月21日,32歲的菲德爾·卡斯特羅在評價弟弟勞爾時曾這樣說道:「我選擇他並非因為他是我弟弟—全世界都知道我們多麼憎恨任人唯親,而是因為我以名譽擔保,如果明天我在這場鬥爭中死去,我認為他的能力足以接替我。」

4政治生涯

革命的「拳頭」默默地耕耘
從上世紀40年代開始,勞爾就已跟著哥哥菲德爾一起,離開學校從事革命活動:無論是被捕坐牢、流亡
勞爾·卡斯特羅

  勞爾·卡斯特羅

還是在山區打游擊戰,勞爾都一直跟隨哥哥戰鬥,兩人既是兄弟,又是戰友。
美國《時代》周刊曾這樣評價卡斯特羅兄弟:「卡斯特羅是古巴革命的心臟和靈魂,他的弟弟是革命的拳頭。」作為哥哥的助手,勞爾在古巴享有很高威望,但他很少拋頭露面,經常默默地耕耘,為卡斯特羅分憂解難。因此,他在國際上的知名度遠不及哥哥。
從哥哥背後走到台前
勞爾的曝光率逐漸增多。2006年勞爾75歲生日的前一天,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機關報《格拉瑪報》用8個版面對他進行了大篇幅報道,並將他稱作「首領、領袖、同伴和男子漢」。古巴電視台也開始重複播放這位戴著眼鏡、穿著橄欖綠軍裝、戴著軍帽的國防部長的鏡頭。菲德爾·卡斯特羅7月31日宣布,他因為腸胃出血接受手術,術后需要休養,因此將暫別古巴政壇數周。這一期間他所擔任的古巴共產黨第一書記、國務委員會主席以及革命武裝力量總司令的職務暫時交予勞爾代理。這是菲德爾·卡斯特羅自1959年古巴革命勝利以來第一次移交自己的職權,也是勞爾·卡斯特羅第一次從哥哥身後走到台前。
富小孩愛交窮孩子
勞爾1931年6月3日出生於古巴東部的大莊園里,是家裡5個孩子當中最小的一個。他的父親是當地有名的甘蔗種植園主。勞爾小時候的好友全都是為他父親工作的窮苦農民孩子,這也早早激發了他對受壓迫者的同情感。
在哥哥的影響下,勞爾很早就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他曾就讀於哈瓦那大學,後來加入了古巴共產黨,還曾在上世紀50年代遊歷東歐諸國。
1953年7月26日,勞爾追隨哥哥和160名追隨者發動了反對巴蒂斯塔獨裁政權的武裝起義,攻打古巴東部
勞爾·卡斯特羅

  勞爾·卡斯特羅

城市聖地亞哥的蒙卡達兵營。起義失敗后,卡斯特羅兄弟被囚禁了兩年。獲釋后的勞爾與哥哥一同流亡墨西哥。在那裡,他遇見了年輕的阿根廷醫生切·格瓦拉,並把他介紹給哥哥卡斯特羅,將格瓦拉帶到了古巴革命當中。1956年,兩兄弟成功地將武器、支持者和供給送上了「格拉瑪」號遊艇,並於同年12月回到古巴。
1959年菲德爾·卡斯特羅率領起義軍推翻巴蒂斯塔獨裁政權、成立革命政府後,勞爾掌管了軍隊,並且在聖地亞哥負責處決了巴蒂斯塔政權的70名高官,因此他在西方媒體眼中成了強硬派。
作為古巴武裝部隊的領導人,勞爾與當時的蘇聯政權聯繫緊密,據稱他還曾在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中扮演重要角色。
政治強硬經濟靈活
勞爾掌握著古巴5萬人的武裝部隊,是目前世界上擔任國防部長時間最長的人。
自從1959年古巴革命勝利以來,勞爾雖在政治上立場強硬,但對古巴經濟問題持一種靈活態度。前蘇聯解體后,他也在古巴進行了幾次小範圍的市場經濟改革。當時古巴一度瀕於破產和大飢餓邊緣,是勞爾堅持在農業生產方面實行自由市場制度,避過了這一危機,他宣稱「大豆和大炮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1997年訪問中國時,他對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表現了濃厚的興趣。
如今,勞爾還負責經濟領域,特別是旅遊業的發展。勞爾也曾經暗示,願意在保持政治體制不變的前提下進行經濟改革。
平易近人愛開玩笑
勞爾與哥哥雖然都是理想主義者,個性卻截然不同。熟悉這兩兄弟的人說,勞爾雖然是軍人出身,但作風務實、平易近人,他愛和部下開玩笑,喜歡爬山和野營。他的部下還表示,勞爾在處理事務時雖然嚴格,但也很公正。
勞爾·卡斯特羅

  勞爾·卡斯特羅

喜歡中國茅台會唱《東方紅》
早在革命鬥爭時期,勞爾就帶領游擊隊領導人讀過毛澤東著作,研究中國革命的戰略和游擊戰爭的問題,學唱中國革命歌曲。1997年和2005年,勞爾兩度訪華,所到之處給他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據報道,2004年6月,在勞爾73歲大壽之際,中國駐古巴使館為他舉行了生日晚宴。出人意料的是,菲德爾與勞爾同時出現於中國駐古巴大使館。菲德爾喜歡中國的桂花陳酒,而勞爾則喜歡中國的茅台酒。在晚宴接近尾聲時,勞爾還興緻勃勃地唱起了《東方紅》。

5改革措施

人性化改革
在古巴,出國旅行、探親或留學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古巴人出入境須到內政部辦理「白色許可證」。因只有獲得該卡,才能出入自由,民間戲稱其為「自由卡」。該卡的辦理手續十分繁瑣,辦理時間常常需要半個月甚至一個月,手續費也高達150美元左右,相當於古巴普通百姓近一年的工資收入。此外,古巴人在國外居住還必須獲得本國政府的許可,許可證需要年檢更換,否則難以入境。出國對大多數古巴人來說,只是一個夢想。
為了改變這種情況,古巴外長佩雷斯2008年3月19日對外界公開表示,「古巴政府正在考慮簡化出入境手續辦理」。他說,雖然還不能確定什麼時候實施這一新政策,但可以肯定的是,古巴政府正優先考慮解決這一歷史問題,修改相關法律法規,以方便古巴民眾與旅居海外的親戚朋友正常交往。
古巴百姓所用的電腦和家電都是國家集中配發的。配發給各戶冰箱的領取情況一般就張貼在國營供應點門前。但這一切即將結束。古巴政府日前宣布,為了搞活經濟,將允許農民自主購買提高糧食產量的農機農資,還將開放因電能緊張而限制的電腦、家電、音像製品等商品的零售。
儘管這僅僅是一個小小的開端,但新的市場搞活開放政策的確給百姓帶來了希望。
其實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古巴已有步驟地開始了小範圍的改革開放,以解決食品供應緊缺、外匯不足等問題。這些措施主要包括發展私有經濟和集體經濟、對外資開放、建立自由貿易區、開放農貿市場和工藝品市場、美元持有合法化等。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古巴經濟逐漸復甦,私有經濟和集體經濟得到一定的發展,外國商品也顯著增加。在古巴不僅可以喝可口可樂,哈瓦那大街上還能看到德國賓士汽車的專賣店,很多古巴百姓都在使用中國海爾冰箱。
但是由於伴隨出現了收入分配差距加大、失業人數增加等負面現象,古巴政府在本世紀初收回一些被認為較為「激進」的政策措施,放緩了改革開放進程,致使許多經濟領域出現停滯狀況。據外界分析,勞爾上台後,古巴將重新恢復上述這些改革開放措施。
古巴政府3月20日宣布,將再利用外資興建30家旅遊大飯店,資金主要來自西班牙和中國,將客房數量從4.6萬間增加到2010年的5.6萬間。不過這些豪華的旅遊飯店以往專對外國人開放,不許本地人入住。這種尷尬的局面將得到改變,勞爾政府已決定儘快取消這一禁令。據預計,最快在夏季旅遊旺季到來之前,古巴人就能在國內度假時住上旅遊飯店。而隨著這一禁令的廢除,許多涉外飯店經營者認為古巴旅遊業將迎來新的發展高峰。
手機、酒店、DVD、高壓鍋、土地……勞爾·卡斯特羅的改革遠遠沒有到達終點。下一步,是高爾夫球和24小時電視頻道。
「大豆和大炮一樣重要」
勞爾·卡斯特羅和哥哥菲德爾·卡斯特羅上過同一所學校,在後者影響下加入古巴共產黨。半個多世紀來,卡斯特羅兩兄弟形影相隨,一起參加武裝起義、流亡墨西哥,最後目睹古巴革命成功、領導國家建設。
2008年2月24日,經古巴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議會)選舉,勞爾成為新的國務委員會和部長會議主席,接替這兩項原來由兄長菲德爾擔任的職務,成為古巴的新領導人。
勞爾在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發表的講話中,不少篇幅涉及古巴未來經濟發展走向。他說,滿足「人民的基本需要」是古巴當前的「要務」,同時強調務必以全面、連貫的方式實現這一目標。
勞爾說:「我重申,國家的要務為,在持續鞏固國民經濟及其生產基礎之上,滿足人民的基本需要,既有物質的也有精神的。」否則,「不可能有發展」。
他說,增加農業和畜牧業產出並改善有關產品銷售的建議措施即為例子之一,要「繼續關注對國家至關重要的每件事務」。
勞爾接著說,政府正考慮「漸進、逐步、謹慎地提升古巴比索價值」的問題。但他指出,政府有「堅定意願保護並穩定增加人民收入和積蓄」,這樣的情況下,實現上述目標「非常敏感和複雜」。
勞爾說,涉及與貨幣有關的任何問題都要考慮全面,才能避免「前後矛盾」帶來的「重創」。
雖然長期執掌軍隊,勞爾對經濟並不陌生。早年在哈瓦那求學期間,他所學專業就是經濟。蘇聯解體后,勞爾曾在古巴進行過幾次小範圍的市場經濟改革。當時古巴一度瀕於破產和大飢餓邊緣,因為勞爾堅持在農業生產方面實行自由市場制度,古巴才得以度過這一危機。
如今,勞爾仍繼續負責經濟領域的工作。2006年7月31日,菲德爾因健康原因將國家最高權力移交給勞爾。在這19個月的工作中,勞爾領導古巴人民度過暫時困難,不僅實現政治穩定,還實現了經濟發展,使古巴經濟增長率位居拉美各國之首。
勞爾以前的一句話也成為名言,即「大豆和大炮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

6個人貢獻

勞爾在古巴政府工作近50年,工作作風低調、務實,當選之後即提出政府工作要提高效率。勞爾牽頭負責的各個機構數目不少,卻各自運行良好、表現不俗。由他長期執掌的古巴軍隊不僅負責國防事務,還經營有航空公司、酒店、零售店和碼頭等一連串產業,為古巴旅遊業吸引海外遊客、賺取外匯貢獻不小。
據古巴官方媒體28日報道,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勞爾·卡斯特羅日前視察了受颶風「桑迪」影響的部分省份,了解了當地救災工作的進展情況。​

7萌生退意

古巴於2013年2月24日舉行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會議,選舉產生新一屆議會領導班子、國務委會員主席和委員。外屆普遍分析稱,現任國務委員會主席勞爾·卡斯特羅將順利連任。不過,勞爾卻萌生退意,但他並沒有透露退休的具體時間。
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勞爾·卡斯特羅22日在陪同到訪的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拜訪蘇聯士兵陵墓時對媒體表示,「我馬上就要82歲了,我有權利退休。你們不相信我的話?為什麼不信呢?」這一席話引發了外界對勞爾將要退休的廣泛猜測。不過勞爾並沒有說明退休的具體時間,還對記者賣了個關子。他說,「你們去關注我24日在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上的演講吧,那將會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演講,要仔細聽。」
2013年2月3日選出的612名代表將與會,會議將選舉產生新一屆議會領導班子和國務委員會成員,其中包括新的國務委員會主席,任期為五年。儘管到2013年6月,勞爾就將年滿82歲,但他身體依然健朗,思維仍舊清晰,外界普遍認為他將再度帶領古巴奮鬥五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