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匈奴王,又名阿提拉(Attila,406-453)還被稱為「戰神」登基成為匈奴帝國的王之後。公元433年,27歲的阿提拉與他的兄弟布來達(Bleda)一同從他們的叔父羅阿斯手中繼承了帝國的王位。436年,阿提拉無情地謀殺了他的胞兄,獨自君臨帝國。與他的前輩們相比,阿提拉更具有雄心壯志,更富於侵略性,而且才智極為超群。在歷史上,阿提拉是一個極為突顯的角色。阿提拉時期的匈奴帝國是匈奴史的最後一章,也是最輝煌的一章。他使羅馬人蒙羞,使日耳曼人喪膽,具有令西人沮喪而無奈的強大力量,以至於他和他的匈奴鐵騎都被稱為「上帝之鞭」。

1生平

阿提拉

  阿提拉

匈奴王出生於公元406年9月2日(一說8月31日),卒於公元453年4月30日。
關於阿提拉本人各方面的記載,西方史書上有過多少有些貶損,但仍不失生動具體的描寫。阿提拉年青時作戰勇猛,登基之後則更主要地是依靠他的頭腦,而不是他武功,完成了對北方的征服。他具有勃勃野心和高超的政治外交手腕,而且為人狡猾、殘忍。
作為匈奴王的阿提拉,他的步態和舉止都顯示出了一種其力量可傲居全人類之上的自負。據傳說,他曾自稱擁有戰神之劍,所以當部下晉見時,如若正面直視他則必須同時後退,否則會燒壞自己的眼睛。他有一個兇猛地轉動眼珠的習慣,好像他樂於欣賞受他驚嚇的人的恐懼。阿提拉在生活上崇尚簡樸,卻很能容忍部下的奢侈。他的臣民對他極其敬畏,在他外出巡查的時候,凡見到他必向其歡呼,以示服從;進出宮殿必有華蓋迎送,逢宴會還有專為他譜寫的讚歌。他甚至還有羅馬人贈送的私人秘書。

2匈奴人

匈奴人是一個歷史的游牧民族。他們居無定所,不善農耕,常年在馬背上生活。歐亞大陸北部廣袤的草原是他們的故鄉。他們自公元370年侵入歐洲東南部,在七十餘年間以旋風般的速度劫掠了幾乎整個歐洲,並建立起一個龐大的軍事政權。
原在中亞大草原一帶出沒的匈奴人公元4世紀中葉在伏爾加河外出現,首先征服了伏爾加河和頓河之間的阿蘭人,然後大舉向東哥特人領地進攻,推翻了東哥特人在頓河和德涅斯河之間建立的帝國。約公元376年,他們擊敗居住在現羅馬尼亞一帶的哥特人,到達羅馬帝國的多瑙河邊界,由此拉開了中古歐洲史上持續了二百多年的民族大遷徙的序幕。
匈奴人似乎個個是天生的騎兵,他們常年像膠粘在馬背上一樣,酷愛騎馬打仗。但在阿提拉當政時期,匈奴人已經變成了一個定居的民族,而不再是早先的牧馬人了。大匈牙利平原不可能象黑海北部的大草原那樣,有足夠的空間供他們放牧馬群,因而阿提拉不得不發展步兵團來補充比過去規模小得多的騎兵力量。實際上,在阿提拉的時代,匈奴人的軍隊在形式上已經和當時歐洲其他蠻族相差無幾了。不同的是,他的軍事力量極為龐大,能夠實施包圍和攻城等大型軍事行動,而其他的蠻族軍隊則望塵莫及。
匈奴人到來之前,東哥特人從未和騎兵交戰過,也沒見過如此迅猛的攻勢。在匈奴騎兵排山倒海的打擊下,東哥特人落花流水般地向西逃竄,直至多瑙河邊。為了尋找新的生存空間,這些逃亡者又沿途打擊西哥特人的部落,把他們連根拔起,驅趕到更向西的地方。
很快,在西哥特人逃竄的路線上,汪達爾人、法蘭克人、勃艮第人、盎格魯撒克遜人,像滾動的雪球,接連不斷地向西涌去。匈奴人的進攻幾乎把所有的日耳曼部落都給驅動起來。
在匈奴人的攻擊下,大量日耳曼人蜂擁逃向西方,以期在羅馬帝國境內尋求庇護。西哥特人後來經羅馬皇帝瓦倫斯的允許越過多瑙河進入羅馬帝國境內的色雷斯一帶避難。令羅馬人懊悔不已的是,這些湧入的西哥特人對羅馬造成很多不安定因素和隱患,也為後來的羅馬帝國滅亡埋下了禍根。
匈奴人在給予歐洲第一次沉重打擊之後,便停留在多瑙河沿岸一帶,以匈牙利平原為中心,在中歐地區建立了一個匈奴帝國。入侵歐洲的匈奴王是阿提拉,他是匈奴最偉大的統治者。阿提拉時期的匈奴帝國是匈奴征服史上最輝煌的篇章。
各匈奴部族的領導權在公元432年集中到了魯奧的手裡,公元434年,魯奧死後,他的侄子阿提拉擊敗了其長子布萊達,繼任匈奴最高統治者。

3歷史記載

據歷史記載,阿提拉雖表面粗野,但內心卻被多年的外交、政治和軍事角逐磨鍊得十分細膩。阿提拉為人狡詐,野心勃勃,其殘暴兇狠程度使整個歐洲都在他面前發抖。他的兵鋒殺到哪裡,哪裡就意味著血流成河。歐洲人稱他為「上帝的鞭子」,把他看成是專門來懲罰人類的煞星。
阿提拉於公元441年對巴爾幹半島東部實施了一系列致命的打擊。匈奴人摧毀了多瑙河畔的許多城市。數年之後,當羅馬使者經過此地時,仍可見岸邊累累白骨,城內屍臭熏天。此後,高盧地區許多城市都未能免遭厄運。他們侵佔了多瑙河地區之後,於公元442年被著名的東羅馬將軍阿斯帕爾阻擋在色雷斯一帶。公元443年,阿提拉再次發起進攻,長驅直入帝國腹地,擊潰了東羅馬帝國的主力軍,兵鋒指向君士坦丁堡。東羅馬帝國萬般無奈之下與阿提拉訂立和約,阿提拉強迫東羅馬帝國支付六千磅黃金並將每年要繳納的貢金增加兩倍以上,即以後每年向匈奴人納貢兩千磅黃金。

4匈奴帝國

到445年時,匈奴帝國的勢力達到鼎盛,其疆域大致東起裏海,西至波羅的海和萊因河。然而,對於阿提拉來說,打擊東羅馬,焚掠巴爾幹不過是一個前奏,而徹底佔領高盧則是他實現其野心的第一個目標。在隨後的幾年裡,阿提拉作了充分的準備,並獲得了足夠的理由。
449年,西羅馬皇帝的妹妹霍諾莉婭與她的宮廷侍衛的私情被發現,受到其母干涉。那位不幸的情人被處死了,而霍諾莉婭極可能 是由於有了身孕,被送到君士坦丁堡囚禁起來。此女不知是出於惡做 劇還是報復心理,情急之中派人給阿提拉送了一枚戒指和一個口信:稱若能解救則將許配自身為妻。以此為借口,在作足了充分的準備之後,
阿提拉於451年入侵外高盧。由此引發了歷史上著名的沙隆之戰。站在阿提拉一方的萊茵河以北,多瑙河以東的各國聯軍和昔日羅馬傳統敵人西哥特人、高盧人、勃艮第與號稱「最後一個羅馬人」的阿埃丘斯統帥的羅馬軍團組成的聯軍,在今法國香檳省境內馬恩河畔的沙隆附近會戰。據史料,雙方總共投入兵力約百萬。在同時代的規模之大無先例可循。這場戰爭,如果阿提拉戰勝,則西羅馬將徹底奔潰,整個西方都難免遭受匈奴鐵騎的蹂躪,阿提拉也許真的就能實現他統治世界的夢想。而如果匈奴被徹底打垮,則羅馬很有可能迎來複興。但歷史選擇了雙方戰成平局。此役以後,阿提拉雖然繼續陳兵西羅馬邊境,但難以再給這個帝國造成毀滅性的打擊。而羅馬同樣在戰爭和疾病的打擊下元氣打傷,完全喪失了它昔日的光芒。它在歷史上的最後一頁很快便即將翻過去了。

5死亡原因

公元453年的一天,匈奴王阿提拉與一位年輕漂亮的日爾曼少女伊爾迪科舉行了盛大的婚禮,婚禮是在美酒與歡歌狂舞中度過的。當晚阿提拉醉熏熏地帶著新娘入了洞房。次日清晨,人們卻發現他在酩酊大醉中被自己的鼻血嗆死了,而那位可憐的新娘卻哆嗦著倦縮在床角。至於到底是中毒、「馬上風」惡化,還是××過度,謎底只有留待歷史學家解開和八卦者想象了。
有關匈奴王的事迹,好萊塢曾經將其拍成電影。詞條顯示的圖片就是該部美國與立陶宛合拍的影片的海報。根據電影的編寫 故事情節中阿提拉是死於同年輕漂亮的日耳曼少女的恭敬的毒酒而死,不是因為那個XX而死的。強悍的男人不會因為XX而死的。

6相關文獻

上帝之鞭阿提拉:一段鮮為人知的匈奴王傳奇
內容簡介
公元5世紀,來自遙遠東方的匈奴王阿提拉,憑藉弓弦和馬蹄,建立並率領一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蠻族軍隊,揮鞭擄掠廣闊的羅馬帝國,一度把羅馬帝國和整個歐洲踏在他的鐵蹄之下。在這段讓歐洲人喪膽的歷史中,阿提拉被形容為「上帝之鞭」(750年後成吉思汗和他分享了這一稱譽)。他多變的性格、殘暴的名聲、離奇的經歷和神秘的死亡都讓他成為一個不朽的傳奇。本書,將帶領讀者揭開這個讓歐洲人蒙羞的波瀾壯闊的歷史傳奇。

7稱霸歐洲

公元1世紀中葉,活躍於蒙古高原的匈奴被中國西漢王朝屢次擊敗,又受到蒙古高原新興的鮮卑族的擠壓,不得不向西遷移。此後300年的史書中很少提到匈奴人的去向,公元4世紀,這個神秘民族又現身歐洲,來到裏海北岸的頓河草原游牧。
公元375年,匈奴人開始大規模擴張,他們向西攻滅了阿蘭人和東哥特人在多瑙河沿岸所建立的國家,向南攻克亞美尼亞,一直打到波斯和敘利亞。匈奴人以兇殘聞名於世,他們所過之處往往留下一片廢墟,一地白骨。進佔匈牙利草原后,匈奴人暫時定居下來。公元433年,匈奴大單于阿提拉成為各部首領,建立了強有力的中央集權。東起伏爾加河,西至萊茵河,南抵多瑙河的廣袤土地上出現了一個龐大帝國。在阿提拉統治的20年裡,匈奴首都布達城成了歐洲的政治中心,各國使者雲集於此,爭先恐後地獻上自己的貢品,表示臣服。匈奴帝國步入極盛時期。

8匈奴剋星

公元5世紀,羅馬帝國已風雨飄搖。它在與各蠻族政權的衝突中越來越力不從心,不得不默認它們的獨立地位。就在此時,羅馬帝國歷史上一位偉大的人物出現了,他叫阿契斯。阿契斯生於高盧的名門望族,他的父親高登裘斯在西羅馬軍隊中屢立戰功,最後做到西羅馬帝國的騎兵統帥,被封為伯爵。阿契斯的青少年時期是在哥特人和匈奴人那裡度過的。阿契斯在匈奴做人質期間,結識了很多匈奴貴族。藉助匈奴人的支持,阿契斯迅速在羅馬政壇上嶄露頭角,成為西羅馬帝國的高盧總督。他在高盧同西哥特人、法蘭克人和阿蘭人等蠻族作戰,屢戰屢勝,聲名顯赫。
阿契斯和阿提拉自幼相識,兩人交情甚篤。阿契斯曾經給阿提拉找了一位博學多才的私人秘書,幫阿提拉打理外交;他還將自己的兒子送到阿提拉身邊學習騎射。阿契斯希望和匈奴帝國和平共處,他知道西羅馬對付境內的日耳曼蠻族已十分費力,決不能再與匈奴交惡。青少年時期做人質的經歷,使阿契斯對匈奴的認識非常深刻,他熟知匈奴人的戰法,並十分清楚匈奴人的軟肋是什麼。阿契斯的努力為西羅馬帝國贏得了20多年的和平,這段時間阿提拉多次進攻東羅馬帝國,但一直和西羅馬帝國相安無事。但利益之爭使這兩位好友最終拔刀相向,而阿契斯的豐富經歷使他成為名副其實的匈奴剋星。

9土地

野心勃勃的阿提拉早就對高盧和義大利的繁華富庶垂涎三尺。公元449年,西羅馬帝國皇帝的妹妹奧諾莉亞和侍衛長私通被發現,皇帝瓦倫提尼安將她送進一個修道院軟禁起來。生性風流的奧諾莉亞暗中寫信向阿提拉求救,稱願以身相許。阿提拉立刻向西羅馬皇帝索要奧諾莉亞,並要求西羅馬帝國拿一半的國土作為嫁妝。如此過分和羞辱性的要求,遭到西羅馬皇帝的拒絕。於是阿提拉以此為借口發動了對西羅馬的戰爭。
公元450年,阿提拉集結匈奴軍和被征服民族的僕從軍50萬人,向西羅馬的高盧發動進攻。隨著高盧名城一個接一個地陷落,阿提拉兵鋒直指名城奧爾良。阿提拉大軍對高盧北部的蹂躪震驚了西羅馬帝國的所有蠻族,大家都意識到單憑自己的力量無法與匈奴對抗。阿契斯抓住這個同仇敵愾的良機,四處奔走,終於聯合各蠻族建立起一個抗擊匈奴的統一戰線。高盧和西班牙各地的日耳曼蠻族,甚至不列顛的克爾特部落都派兵支援,和阿契斯打了20年仗的西哥特王特奧多里克也親自領兵前來助戰。當阿提拉屯兵奧爾良城下的時候,阿契斯的西羅馬聯軍日益壯大,已經集結了50餘萬人,並正式向匈奴人開戰。兩位昔日的朋友終於在戰場上兵戎相見了。

10奇迹生還

阿提拉得知西羅馬聯軍逼近奧爾良后,立刻撤圍北去,同時命令在高盧各地劫掠的匈奴部隊向香檳平原集結。阿契斯率領大軍尾隨而來,兩軍在馬恩河畔的沙隆附近相遇,擺開決戰的陣勢。西羅馬聯軍方面,由阿契斯親率西羅馬軍團組成左翼,西哥特軍隊在右翼,而中央是阿蘭人和其他蠻族。阿契斯這樣部署相當冒險,因為他把西羅馬聯軍最弱的部分放在中間,非常容易被匈奴軍隊從中心突破,將西羅馬陣線攔腰斬斷;但從另一方面講,中心突破的匈奴部隊也有被西羅馬聯軍從兩翼包抄的危險。阿契斯面對他的老朋友阿提拉,走出了一步險棋。阿提拉針鋒相對,親率匈奴精騎居中,把東哥特人放在左翼,其他蠻族軍隊組成右翼。
公元451年9月20日,兩軍在沙隆展開決戰。雙方在這次會戰中投入的兵力超過100萬。匈奴聯軍首先發動進攻,在遮天蔽日的箭雨掩護下,匈奴精騎風馳電掣般沖向西羅馬聯軍的中央,由蠻族組成的中央戰線抵擋不住,被匈奴騎兵以楔形深深插入。這時匈奴騎兵開始向左旋轉,包抄西哥特軍隊。阿提拉對戰局洞若觀火,他知道西羅馬軍團抵擋不住匈奴人最猛烈的攻擊。但西哥特人兵強馬壯,是個勁敵,如果能將其殲滅,就勝券在握。他組織匈奴聯軍的兩翼一起壓上來,會戰到此已經變為一場混戰,西羅馬聯軍形勢危急。戰鬥雖然只持續了5個小時,但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有16萬人喪生。
強悍的西哥特人挽救了西羅馬聯軍。年過六旬的西哥特王特奧多里克親率鐵甲騎兵反擊,結果中箭落馬,被緊跟其後的西哥特鐵騎踐踏而死。失去首領的西哥特人只出現了片刻慌亂,在王子托里斯蒙的指揮下迅速恢復了秩序。西哥特騎兵凌厲的反擊將匈奴人壓了回去,而慌不擇路的匈奴騎兵迎頭撞上了左翼西羅馬軍團的盾牌防線,紛紛倒在標槍的攢射之下。這時匈奴左翼的東哥特人也抵擋不住西哥特鐵騎的衝擊,率先敗逃,沙隆會戰到此分出勝負。
阿提拉被迫率領匈奴殘軍撤回馬恩河畔的營地,用匈奴人的大篷車首尾相連,弓箭手密布其間,組成一道相當堅固的防線。阿提拉用木製馬鞍堆起一座小山,將他所有的金銀珠寶和妃嬪置於其上,他自己端坐在中間,打算一旦西羅馬軍隊攻破他的營壘,就引火自焚。
阿契斯關鍵時刻放了阿提拉一馬。這位西羅馬的傑出領袖具有長遠的政治眼光,他認為西羅馬帝國的心腹大患不是匈奴,而是高盧蠻族。保留匈奴這個外患可以讓以西哥特人為首的蠻族有所忌憚,不得不和西羅馬帝國繼續合作。如果阿提拉一死,匈奴帝國勢必崩潰,高盧蠻族肯定要掉轉矛頭來對付西羅馬帝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