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北公爵無歡是陳凱歌導演的《無極》中的配角,由謝霆鋒飾演。

  人物介紹
北公爵無歡

郭敬明小說:《無極》 以及

  陳凱歌導演:《無極》中的配角。。。(由謝霆鋒飾演)

  姓名:無歡

  職位:北公爵

  居住地:極北之地,極樂宮

  兵器:扇子。。金手指 (被鬼狼用蛇刀剪短)

  性格:完美主義者,殘忍,具有女性的陰柔。。懷疑一切。。。佔有。。摧毀,但是,他的壞是由傾城引起的,傾城使他不相信任何人

  經典語錄:(對鬼狼)天下的東西要拿都拿的到,只要你夠壞!..(謝霆鋒最喜歡的無極里的台詞)

  愛的人:傾城 (夾雜著恨的成分在裡面。。包括佔有和摧毀。。無歡矛盾的愛,也許他是另一種愛)

  最"崇拜"的人:大將軍光明 (可以看出,有崇拜,又妒嫉。又有置之死地的心理)

  個人經歷:小時因為戰爭到處征戰,又因被小傾城欺騙,導致性格變化,從此不再相信任何人,內心一直愛著傾城。但是無歡的愛不是真正的愛。。。

  結局:影視版:死於奴隸崑崙的刀下

  小說版:死於光明大將軍的動術

  北公爵的命運:每一個人又有一個自己的無極。。。小說中 郭敬明給無歡安排的無極:自己這一生得不到自己的真愛。。。小說中有很大的出入 和 電影相比。小說里的無歡更像一個好人。然而在電影中 其實也不是壞人。小說的最後。。無歡為了傾城而死。兩種不同的結局。。但是無歡的命運是一樣的

  外表俊美,完美的一塵不染的白袍,擁有天下最好的動術。唯一一個出入王宮不用帶面具的人。永遠掛著一個微笑。一個完美的微笑。(小說《無極》)
相關評論

  ---------------------------------------以下轉載自 無歡吧

  北公爵無歡一出場就是個矛盾人物,時不時露出相當女性化表情和姿態的他卻又總邁著非常有男性氣魄的四方步,時而溫情脈脈時而殘忍無情,老謀深算卻能說出幼稚無比的話。細細看完《無極》后,覺得無歡是一個佔有慾很強的自私小鬼,對愛很貪婪但不知道怎麼愛人。而且有可能是個雙性戀者,那副娘娘腔和陰柔的表情動作來看,他的性取向可能不完全正常。但他肯定還是喜歡女人的,否則不會向傾城的美貌豎起金拇指,而且還兩次遲疑的撫摸傾城的面頰(其中一次被傾城憤怒地避開),還有對雪國那個小女孩,不知是那女孩像年幼的傾城還是被女孩的純真容貌吸引,公爵的狼爪可是差點就撫上小女孩的嘴唇呢。從他從小就戴著鷹形的頭盔出來現和房間里滿是繪著各種形態的鳥的屏風來看,北公爵大概很喜歡鳥類。所以對待喜愛的人、崇拜的人、感興趣的人,他表達的方式就是---給他(她)們穿上羽衣,或是關在金籠子里。或許對無歡來說,成為主人比成為愛人或者朋友更不容易被欺騙和背叛吧,所以他成為了一個收藏家,奪取最美麗的,佔有最強壯的,束縛最快的,制服最驕傲的。

  「你剝奪了我當好人的機會」---無歡和傾城 (說時有一絲悔恨)

  無歡對傾城無疑恨極,但很可能也夾雜著愛的成份。他說「從那以後,我也再沒有得到過愛,我找了你這麼多年,就是為了這一天」,這樣的執著也許是因為是初戀,愛恨交集,所以難以忘懷。謝霆鋒和張柏芝在金鳥籠里的那段的表演精彩至極:傾城風情萬種地斜靠在樓梯上,輕輕吐出似有似無的喘息,唇邊是魅惑的笑:「我們今晚就睡在這兒嗎?」別認為她是個壞女人,在那個時代里她要活下去只能這麼做,就像「媽媽死了,但傾城要活下去」(滿神語)一樣。無歡似乎被誘惑了,走近她,伸出手似乎要碰她的臉......傾城的喘息聲加重了......無歡突然收回手,柔柔地:「你以為我搶你回來當北公爵夫人?收回你這一套。」傾城喘息驟停,但又馬上笑道:「難道不是嗎?」抬高玉腿,把無歡勾到身前......突然拔出小刀,架在無歡的脖子上,美麗的容顏掛著勝利的微笑。無歡也笑:「我以為你會感謝我呢.....」不得不承認:他慢慢地用手撐著身體向後退的動作,嘲諷的眼神,邪惡的笑,實在帥斃了!卻說著這麼無情的話:「如果沒有我,你可能永遠不會感到被愛的滋味,儘管只有一瞬間。可你愛的人在哪兒呢?你為了自己活著,把他給害死了......」張柏芝的表演也很出彩,只見傾城先是一怔,接著緊抿著唇,眼中閃著淚光,握刀的手微微發抖......眼淚終於落下,臉哭得皺成一團......她用力揮刀!理所當然的被躲開了,本來就不存在什麼脅持,實力明擺著。只是覺得自己被小小的欺騙了一下,就故意說這些話刺傷她。沒有愛情經驗的人往往也這樣,對自己暗戀的人有點殘忍,不由自主地說些重話刺傷他,逼迫他。最後一場,傾城把刀偷偷踢給崑崙,無歡看成傾城,一臉複雜的表情。將死之際,他說「你還是得不到」。沒錯,不管無歡實際上愛不愛傾城,他想做的只不過是把她關在金籠子里,欣賞她的痛苦罷了。無論是恨是愛,無歡選擇的都是最極端的表達方式。

  「大將軍,我崇拜你」---無歡和光明

  無歡和光明是一陰一陽的兩極存在。大將軍光明一出場就威風凜凜,狂傲不羈。當扮他的崑崙殺入王城時,銀衣軍團紛紛退避,正如他所說「只要我一出現在王城,北公爵的軍隊就會不戰自潰」。受人愛戴的光明威武榮耀,略遜一籌的無歡對其是深深的嫉妒和崇拜,以及收服他的決心。「我一直有一個夢想,讓你穿上這黑袍子,我應該放棄這夢想嗎?」意思是「我想讓你當我的收藏品,我想當你的主人已經很久了」。當光明回答「把袍子給我」時,無歡居然潸然淚下。在《無極》還沒公演時,我就看到報上的評論說鬼狼最後對崑崙產生了曖昧的感情,或許我比較遲鈍,但我壓根沒覺得兩人有什麼特別的情愫。但看到無歡和光明的這一段對白時我著實嚇了一跳,不是吧?難道他喜歡他?!不然實在沒法解釋那滴眼淚。好,就算無歡是為了終於超越了大將軍、找了個好奴隸喜極而泣,又或是因為終於找到了知音激動地落淚,那怎麼解釋他放大將軍下來?如此精明的人會犯這樣低極的錯嗎?不過話說回來,《無極》中無法解釋的事不少。總之,這一次相信沒帶來什麼好結果,得到自由的光明一劍刺來。無歡低頭看著自己的傷,再抬頭,一臉被背叛的陰鬱。從鬼狼勝光明,無歡勝鬼狼來說,無歡的實力應該不低於光明,可能被偷襲的傷太重,可能扇子不如長矛順手,無歡先是很倒霉地輸了,接著又很狡猾地反敗為勝。靜靜地看著倒在地上漸漸死去的光明,他的心裡在想什麼呢?或許沒有這一瞬間的失神,傾城和崑崙翻盤的機會小得多。

  「把袍子還給我」---無歡和鬼狼

  很明顯,鬼狼在無歡手下沒過上什麼好日子。鬼狼在無歡面前總是怕得瑟瑟發抖,連話都說得不利落,無歡一個扔掉頭盔的動作都能把他嚇一跳,估計當無歡的奴隸很是受了些苦(可以理解,那麼喜怒無常的人)。鬼狼對崑崙說過「不要去殺無歡,你和我一樣殺不了他!」說明鬼狼也許也曾反抗過,沒得到什麼好果子吃是肯定的了。為了幫助同族的崑崙,鬼狼還是跟無歡對決了。無歡制住鬼狼后,是存心想殺他的,幸虧我們的英雄崑崙及時趕到,扭轉了形勢。兩個雪國人正在慶幸得到了鮮花盔甲時,情勢再度逆轉,黑壓壓的銀衣軍團站在了無歡的身後。無歡:「鬼狼,我也要你選,盔甲還是袍子?......你過去背叛了雪國人,現在你背叛了我,你的救命恩人。」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下面的話明明是說給鬼狼聽的,卻是對著崑崙說的:「既然你這麼愛你的同族,把袍子還給我。」(意思是「你要帶他走,我就要他死!」)又轉向鬼狼,厲聲:「把袍子還給我!」(你看,他還覺得他受了委曲)鬼狼最終灰飛煙滅。這就是一個極端的收藏家的佔有慾:你可以離開我,但你必須死!

  「你知道一個奴隸,連命都不是他自己的」---無歡和崑崙

  無歡恐怕對崑崙沒什麼好感,原因有三:一、他是傾城真心愛的男人;二、他是他最嫉妒的大將軍光明的奴隸;三、他直接導致了鬼狼的背叛。

  但做為一個收藏家,他顯然很欣賞崑崙的能力。劇中,無歡、鬼狼、光明的武功應該是不相上下,各有所長,而超級塞亞人崑崙總是能把無歡打得飛出幾米遠。所以無歡在激怒鬼狼時說「把我的袍子還給我,我已經找到了比你更適合的人做他的主人,更何況他本來就是個奴隸」

  無歡和鮮花盔甲

  鮮花盔甲代表著百戰不殆的光榮,可是無歡說:「......別以為我在乎什麼鮮花盔甲,天下戰神之類的屁話!我留著它,要派個大用場。」如果不是為了當天下戰神,那他穿著鮮花盔甲做什麼呢?

  無歡和羽毛

  奴隸崑崙手中的羽毛是愛與美的象徵,是他對傾城愛情的一片殘夢。無歡把它往火里一丟,卻意外地發現自己的手下正圍著火爐搶著,彷彿嘲弄般,他哈哈大笑。但當羽毛飛過他眼前時,笑聲戛然而止,連他也不禁怔怔看著這片羽毛。

  還有就是鬼狼的袍子上落下一段羽毛,他用槍挑著:「人呢?」手下:「逃走了。」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公爵一臉的刻毒:「叛徒!」一揮手,黑羽落在火中,冒著綠盈盈的火光,忽明忽暗。

  北公爵無歡或許就像他的表演者小謝說的那樣,無歡應該是五個人中感情付出最多的人,卻每每遭背叛。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不會愛人的人是不會嘗到被愛的滋味的。

  ----------------------------------------------- 論無歡 及 《無極》演員

  論無歡

  無極自首映后便頗受爭議,主要為兩方面:特技和演員。而演員中受批判最多的便屬謝霆鋒。其原因大概有以下幾點:1.張東健、劉燁、真田廣之在演技上都已得到肯定,都獲過國內外的演技大獎,大家批判起來肯等會保留點;2、張和真田都屬外援,而中國影迷的一貫作風是對外援比較寬容的;3、陳紅和張柏芝都是女演員,這就足以使人手下留情了,何況她們表演的都很好,而春曉的聲音也為張柏芝填補了不少缺陷。所以一個人就成為了眾矢之的——謝霆鋒。

  在這蒼煙不叮無縫的蛋,這位小帥哥向來就是個問題少年,在演技上又沒得到過肯定,長得又有點好看,理所應當的被歸為偶像派,大家也理所應當的拿他開刀了。甚至在我看這部影片的過程中也是這麼想的,「這位哥哥是出來搞笑的嗎」,「他有病啊」。直到影片最後我才明白,他真的是出來搞笑的,而且真的有病。可是我卻已經喜歡上了這個角色,喜歡上了謝霆鋒的演技。

  無歡,一個瘋狂的人,不應該說是一個任性到瘋狂的小孩。過著看似一帆風順卻無能為力的優越生活,也築就了他單純卻又複雜的性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謝霆鋒的境遇是和他十分相像的,所以,他們的性格也十分的相向。他們都力爭完美,單純的為著一個目標而奮鬥,也十分希望得到別人的肯定,但由於過於的要強愛面子使得他們不想讓別人看到他們的努力,甚至做出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荒唐行為。而這些仔細來看都只是一個叛逆期的小孩的愚蠢行為,而無歡是在公爵的頭銜下,謝則是在明星的光環下作出這些行為,其結果都是一樣的——批判如潮。

  不說他們的性格了,畢竟我和他們都不認識,多說了也顯得愚蠢。回歸主題,說說他的演技。

  幼稚。很多人都覺得這是謝霆鋒在這部戲里最大的演技缺陷,尤其是當大家知道無歡的原定演員是張國榮之後……張國榮的陰柔俊美自然是不用說了,他眼神里透露出的點點曖昧和對人物拿涅準確的成熟演技絕對是非謝霆鋒所能望其項背的。然而,我覺得謝霆鋒在這部戲裡面略顯幼稚的演技正好是他的亮點所在。老實說,在我的眼裡無歡真得是個孩子,他雖然比傾城要年長,但在為人處事上他比傾城要幼稚多了。傾城自小便諸多磨難,個方面都得到磨鍊,為人自然早熟。而無歡在公爵的頭銜下也會早熟,而那種早熟的背後是無比脆弱的心靈和幼稚的思想。有一句台詞「是你讓我失去了做好人的機會」,這句話被譽為《無極》搞笑之大成所在,而我卻覺得這正是無歡幼稚性格的最好體現。無歡說的話,我們無法判斷真假,他太聰明了。但無論真假,這句話都很幼稚。如果他說得是真的,拿他的執著未免太過天真,而且天真得可悲可憐。如果他說的是假的,那就是把所有的錯都推到傾城頭上,這不由得就讓我們想起了打碎花瓶的小男孩絞盡腦汁地想推託罪責,卻只想出了一個幼稚得可笑的理由。謝霆鋒把這種幼稚很好的演了出來,我甚至想說就算是張國榮來演,也無法演出這種幼稚,這種包含在外表的成熟和地位的顯赫下的最真的幼稚。而正是這種幼稚才是的無歡這個角色更加立體,更加與眾不同。

  的確無歡是這部戲里最與眾不同的。崑崙,一個英雄的成長故事。這種故事滿大街都是,尤其金庸的小說里就是一抓一大把。但是就像陳凱歌導演所說的,他拍這部片子就像給人帶來哪怕是一點的希望,那這樣的角色的確是必不可少的。光明,一個英雄墮落的故事。這種故事就不用進小說找了,現實中隨便想想就有一堆,畢竟人的基本屬性就是不進則退。相比之下,無歡就顯得是那麼的與眾不同。他是一個極其複雜的人,他似乎擁有最多,但也似乎一無所有。他似乎想得到一切,但似乎得到什麼都不能讓他快樂。他力求完美,但他的性格缺陷卻惹來所有人的憎恨。他的身上充滿著人們難以讀懂的複雜,而謝霆鋒似乎讀懂了,所以把這種複雜所導致的任性、瘋狂和神經質表現得淋漓盡致。當他把無歡的瘋狂和神經質都表現出來之後,就自然而然的會有搞笑的效果。畢竟一個瘋狂的人做出的行為是會引人發笑的。

  最喜歡的謝霆鋒的一場戲便是在雪國下令射殺的那場,一邊無情的下了通殺令,一邊還做無辜狀地說:你們雪國人還真是冷酷無情的種族啊。這一場把無歡的殘忍、幼稚、瘋狂、任性都充分的表現出來了。當時只想打他、又想笑他也想同情他。這就是無歡,一個與眾不同的無歡、一個陰柔俊美、冷酷無情、天真幼稚、任性妄為、在生活中我們永遠見不到的狂人——無歡。

  「他們快死了,你去看看他們吧。」他割斷了傾城的繩索,儘管他知道傾城永遠的不會撲向他。可就算當他知道自己快死的時候,也很要面子的告訴自己最愛的女人,別人快死了。更沒有卑微的乞求這個女人來看自己一眼,儘管他心底有無比的期望,這,就是他無歡的驕傲,就算這驕傲會使他一無所有,他也必須堅持,因為,他是無歡。

  但那個小男孩把小女孩從樹上放下時,他是單純的;但他把帽子遞給小女孩時,他是天真的……

  ------------------------------------------------美與毀的極致

  《無極》里,北公爵無歡最為看重他那貴族的凌駕於一切之上的尊嚴。而對外界的一切,他看重的是至純至美--於人心是忠誠勇敢,於物件是奢侈華美。因為追求外在的至純至美和貴族的尊嚴,他的服飾和住所(甚至連作戰的盔甲和軍隊裝備)都可以美不勝收。因為看重人心的忠誠勇敢和貴族的尊嚴,他不顧一切去尋找適合的奴隸。但同時他是活在自己世界的人,外界所有一切都必須服從他的尊嚴。而當尊嚴受辱,人心沒有忠誠勇敢時,他決計是要毀滅和懲罰他們的。

  於是在無歡他所定義的價值世界里,小傾城讓小無歡丟了尊嚴,一併同時違背承諾背後的忠誠,所以終究要毀掉她。

  不發一言的雪國女孩刮傷了他,傷害了他的尊嚴,而雪國人寧死不當他的奴隸又違背了無歡心中所定義的勇敢,所以更要毀掉他們。

  在最後的關頭選擇了當奴隸的鬼狼,因為崑崙而背叛他,沒有了作為奴隸的忠誠,所以一併死不足惜。

  而光明,一併擁有著勇敢和對王的忠誠,讓他很為看重。直到王死,而光明出於私心欺騙傾城之後,洞察一切的無歡就已然決定毀掉他。然而在元老院里,光明最終因為愛上傾城,重拾了勇敢和對愛的忠誠。這很出無歡的意外,所以他毫不掩飾的以自己的方式向這一刻的光明表示了欣賞。

  雖然崑崙自始至終一併擁有著忠誠和勇敢,但卻屢次傷害他的尊嚴,最後更成為傾城的戀人,那毀掉他同時也可以給傾城痛苦,所以無歡要殺他毀她。

  深諳人心陰暗的他(最初的原由也許來自幼時經歷),冷眼旁觀著他人的世界,一併掌控和操縱,如同一場遊戲。而他的貴族地位和對人心的掌控能力讓毀滅成為了可能。

  在鳥籠和傾城的交鋒,是第一場勝利。看他的輕聲言語形態陰柔,彷彿傾城心中的自己突然跳脫了出來,說著最敏感脆弱的獨白,傾城於是開始崩潰。

  在兵庫和鬼狼的交鋒,是第二場勝利。看他厲聲高吼,凜然英氣,懦弱的鬼狼先輸於聲勢,而收回黑袍更是鬼狼最為害怕的威脅。雖然鬼狼的死更多的是出於自身的醒悟,但對無歡來說,目的卻已經達到。

  光明在元老院里意外的轉變,讓無歡的遊戲出現轉折,最後的交鋒終於開始。

  這一場,無歡失敗了。無歡的獨白從小時候的羞辱開始,以「我們誰都不能相信誰」告終。至於臨死前的「他們要死了,去看看他們」,自覺得並不完整,另有深意。也許在無歡看來,讓傾城活著卻失去愛人是對一直以來渴望真愛的傾城最大的毀滅和懲罰。

  集合了美與毀的極致,過於偏執和在意貴族的尊嚴,無歡他只能擁有外在物件的華美,而得不到至純至美人心,所以他不是神而成了魔,註定是個毀滅者,也註定無歡。

  結語:人或笑無歡看不穿,但誰知轉頭看看,也許永遠都是為自己而活的無歡,雖然虛無,但世間卻無人可如他般,萬般感情話語永出自心。甚至這個鏡中人,就是那自己那某些被放大的部分

上一篇[集體攔網]    下一篇 [2005年12月15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