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作者簡介

北島,1949年出生,本名趙振開,曾用筆名:北島,石默。祖籍浙江湖州,生於北京。漢族,1969年當建築工人,后在某公司工作。1978年,北島和詩人芒克,創辦了民間詩歌刊物《今天》。1990年,旅居美國,曾任教於加州戴維斯大學,現為香港中文大學東亞研究中心人文學科講座教授。曾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

2北島的詩

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
看吧,在那鍍金的天空中,
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
冰川紀過去了,
為什麼到處都是冰凌?
好望角發現了,
為什麼死海里千帆相競?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
只帶著紙、繩索和身影,
為了在審判之前,
宣讀那些被判決的聲音。
告訴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如果海洋註定要決堤,
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陸地註定要上升,
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
新的轉機和閃閃星斗,
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
【點評】他的詩刺穿了烏托邦的虛偽,呈現出了世界的本來面目。一句「我不相信」的吶喊,震醒了茫茫黑夜酣睡的人們。
結局或開始---獻給遇羅克
我,站在這裡
代替另一個被殺害的人
為了每當太陽升起
讓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過整個國土
悲哀的霧
覆蓋著補丁般錯落的屋頂
在房子與房子之間
煙囪噴吐著灰燼般的人群
溫暖從明亮的樹梢吹散
逗留在貧困的煙頭上
一隻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烏雲
以太陽的名義
黑暗公開地掠奪
沉默依然是東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畫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為什麼不再歌唱
難道連黃河縴夫的繩索
也象崩斷的琴弦
不再發出鳴響
難道時間這面晦暗的鏡子
也永遠背對著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雲
我尋找著你
在一次次夢中
一個個多霧的夜裡或早晨
我尋找春天和蘋果樹
蜜蜂牽動的一縷縷微風
我尋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陽光變成的鷗群
我尋找砌在牆裡的傳說
你和我被遺忘的姓名
如果鮮血會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頭上
成熟的果實
會留下我的顏色
必須承認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戰慄了
誰願意做隕石
或受難者冰冷的塑象
看著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別人的手中傳遞
即使鴿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體溫和呼吸
它們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飛去
我是人
我需要愛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里
度過每個寧靜的黃昏
在搖籃的晃動中
等待著兒子第一聲呼喚
在草地和落葉上
在每一道真摯的目光上
我寫下生活的詩
這普普通通的願望
如今成了做人的全部代價
一生中
我多次撒謊
卻始終誠實地遵守著
一個兒時的諾言
因此,那與孩子的心
不能相容的世界
再也沒有饒恕過我
我,站在這裡
代替另一個被殺害的人
沒有別的選擇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將會有另一個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風
風上是閃爍的星群
也許有一天
太陽變成了萎縮的花環
垂放在
每一個不朽的戰士
森林般生長的墓碑前
烏鴉,這夜的碎片
紛紛揚揚
【走吧 】
走吧, 落葉吹進深谷, 歌聲卻沒有歸宿。 走吧, 冰上的月光, 已從河面上溢出。 走吧, 眼睛望著同一片天空, 心敲擊著暮色的鼓。 走吧, 我們沒有失去記憶, 我們去尋找生命的湖。 走吧, 路呵路, 飄滿了紅罌粟。
【一切】
一切都是命運
一切都是煙雲
一切都是沒有結局的開始
一切都是稍縱即逝的追尋
一切歡樂都沒有微笑
一切苦難都沒有淚痕
一切語言都是重複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愛情都在心裡
一切往事都在夢中
一切希望都帶著註釋
一切信仰都帶著呻吟
一切爆發都有片刻的寧靜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無題】
把手伸給我
讓我那肩頭擋住的世界
不再打擾你
假如愛不是遺忘的話
苦難也不是記憶
記住我的話吧
一切都不會過去
即使只有最後一棵白楊樹
象沒有銘刻的墓碑
在路的盡頭聳立
落葉也會說話
在翻滾中褪色、變白
慢慢地凍結起來
托起我們深深的足跡
當然,誰也不知道明天
明天從另一個早晨開始
那時我們將沉沉睡去
〖紅帆船〗
到處都是殘垣斷壁
路,怎麼從腳下延伸
滑進瞳孔的一盞盞路燈
滾出來,並不是星星
我不想安慰你
在顫抖的楓葉上
寫滿關於春天的謊言
來自熱帶的太陽鳥
並沒有落在我們的樹上
而背後的森林之火
不過是塵土飛揚的黃昏
如果大地早已冰封
就讓我們面對著暖流
走向海
如果礁石是我們未來的形象
就讓我們面對著海
走向落日
不,渴望燃燒
就是渴望化為灰燼
而我們只求靜靜地航行
你有飄散的長發
我有手臂,筆直地舉起
【和弦】
  
樹林和我
  緊緊圍住了小湖
  手伸進水裡
  攪亂雨燕深沉的睡眠
  風孤零零的
  海很遙遠
  我走到街上
  喧囂被擋在紅燈後面
  影子扇形般打開
  腳印歪歪斜斜
  安全島孤零零的
  海很遙遠
  一扇藍色的窗戶亮了
  樓下,幾個男孩
  撥動著吉他吟唱
  煙頭忽明忽暗
  野貓孤零零的
  海很遙遠
  沙灘上,你睡著了
  風停在你的嘴邊
  波浪悄悄湧來
  匯成柔和的曲線
  夢孤零零的
  海很遙遠
上一篇[太陽城札記]    下一篇 [清蒸圍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