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北條早雲

北條氏綱(長享元年(1487年)——天文10年7月19日(1541年8月10日))戰國時代武將,后北條氏二代家督。北條早雲之子,容貌岸偉,擅長用兵。 沿襲其父策略進攻上杉氏。 作戰以攻心為上,到處散發對上杉氏不利的記略聞,離間上杉氏軍兵。繼承其父平定的伊豆國、相模國后,逐漸將領地擴張到武藏國半國、下總國一部分以及駿河國半國。在氏綱時代,改當初的伊勢氏為北條氏(大約在大永3年(1523年))。

1家族成就

永正15年(1518年),北條早雲退位,一年後,在韭山城去世,享年88歲。對於北條早雲的成就,各方一直爭論不休。有人批評他在無任何正當理由之下便竊取了伊豆與相模,將他歸類為戰國的梟雄;也有人稱頌他在其領地上所施行的仁政,奉為正義之師。有人說他是天才;更有人直指他的成功純屬運氣。
功過自由人評說,不管怎樣,早雲的出現開啟了日本戰國的大幕。北條早雲去世前一年,把家督之位讓給31歲長子氏綱。北條早雲半生戎馬,不近女色,直到五十齣頭,才娶了小笠原氏,並在兩年後產下長男氏綱。永正16年(1519年),北條早雲去世,氏綱繼其志。正式把姓氏改為北條。其實伊勢氏冒充平氏的名門北條氏,並以北條的鱗形為家紋,歷史上有據可查的最早記錄,就是在氏綱當政的大永二年(1522年)。為了和源平合戰時代的北條氏作區別,這一族習慣上被稱為「后北條氏」或「小田原北條氏」。
劇照

  劇照

2人物生平

大永6年(1526年),北條氏綱的後台老板兼姑表兄弟今川氏親去世,從此他就不買駿河那邊的面子,1537年,氏綱
北條氏綱
甚至向駿河開火,史稱「河東一亂」,雙方的關係日益惡化。但是如日中天的北條氏綱已是無所畏懼,同年又擊破扇谷上杉新任家督上杉朝定,陷松山城。就這樣,不出十年的時間,北條氏綱就兩敗扇谷上杉家,平定了整個武藏。晚年的氏綱和父親一樣老當益壯。天文7年(1538年),在下總國國府台城,第一次國府台會戰展開,交戰雙方是北條氏綱對決古河公方足利高基之弟、小弓公方足利義明和里見義堯的聯軍。
古河公方和堀越公方一樣為幕府在關東守護的兩支,一脈相承,但後來的關東將軍足利成氏尋機殺死了上杉憲實之子憲忠。招致幕府再次發動討伐,鎌倉失陷了,成氏逃至下總的古河,從此稱為古河公方。足利義明當初與其兄高基爭奪古河公方位置失敗,被迫流浪。上總真里谷武田氏,為了向下總的原氏領地發展,家主武田信保千里迢迢從奧州找來放浪的足利義明作為大義旗幟。義明得此機會,野心再熾。大永4年(1524年),原氏的主城小弓城被攻陷,義明在此建起了御所,自稱小弓公方
攻克小弓城,使足利義明威勢大盛。天文3年(1534年),武田信保受排擠而被迫出家,同年病歿。信保一死,他的兩個兒子——庶出的長子信隆和嫡出的次子信應開始爭奪家督之位,整個南關東都被捲入戰亂。房總諸將大都奉戴足利義明,支持信應,而正向相模擴張勢力的北條氏綱則援助武田信隆。而就在大戰一觸即發之際,北條家的盟友里見義堯突然毀約,轉而加入小弓陣營。形勢急轉直下,武田信隆的居城峰上失陷,信隆逃往武藏金澤城。基本掃清房總內憂的義明義堯聯軍遂北向追入武藏。天文7年(1538年),足利義明為主將,義明弟基賴與里見義堯二人為副將,總兵力約一萬,進駐國府台附近。北條氏綱趕緊向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求得討伐御內書。同年10月2日,命其子氏康率軍二萬進駐江戶。6日,足利義明在國府台正面渡河進擊,通過國府台與松戶台中間的低地,而氏綱則從江戶出發,渡淺草川,在松戶對岸的金町布陣。10月7日晨,北條軍出人意表,從金町直接渡河發起攻擊,在松戶台發現這一敵情的椎津隼人祐急忙要求義明驅全軍迎敵,但被拒絕。9時,戰鬥開始,北條軍士氣旺盛,勢不可當,於午後四時擊破椎津隼人祐等敵前軍,直指駐紮在國府台的小弓軍本陣。北條氏綱先作出迂迴側擊的假象,突然從正面直插敵陣,小弓軍陣勢大亂,足利義明兄弟先後戰死。正在和北條軍激戰的里見義堯見勢不妙,急忙向船橋方面退卻。
后北條氏(氏綱時代)形勢

  后北條氏(氏綱時代)形勢

義堯在退卻途中,救出義明的遺孤,放火燒毀了小弓御所,小弓公方家閃電滅亡,其遺臣逐漸都變成了里見氏家臣團的重要組成部分,里見的勢力,不但沒有衰退,反而還強大了。同年10月10日,北條氏進軍上總國,武田信隆奪取小弓城,原胤榮奪取峰上城。次年,北條氏綱侵入安房,但被義堯擊退,第一次國府台合戰結束。氏綱的獲勝,使北條家奪取關東南部,勢力再向安房下總方向擴展。可惜此戰之後,北條氏綱就卧病不起,1541年5月21日留下五條遺言給兒子北條氏康後去世,享年54歲。

3歷史評價

北條氏綱雄才大略,不輸於其父,他的目標,是廣大而富庶的武藏國。1524年1月13日,正月剛到,氏綱就利用江戶城主、扇谷上杉家重臣太田資高投誠過來的大好時機,在武藏高輪原與扇谷上杉家開戰,這還是氏綱第一次親自指揮戰鬥。結果,扇谷上杉家督上杉朝興慘敗,主城江戶(今東京)歸氏綱所有,次年他又攻克岩槻城,北條家的勢力開始滲入武藏。
1538年,欲吞併房總,與近鄰里見家的第一次國府台之戰中,雖勝但未取得明顯利益。儘管如此,已為日後氏康的擴展打下了基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