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北歐五國是位於北歐的丹麥、芬蘭、冰島、挪威和瑞典及其附屬領土如法羅群島、格陵蘭和奧蘭的統稱。

1簡介

北歐五國及三自治地區的歷史背景緊密連繫,社會和政治制度也相近。政治上,雖然它們不是共同體,但都參與北歐理事會;語言上,北歐地區有三種語系,分別為印歐語系的斯堪的納維亞語支、烏拉爾語系的芬蘭-烏戈爾語族和薩米語,以及愛斯基摩-阿留申語系的格陵蘭語。北歐五國共佔地350萬平方公里(格陵蘭占其中60%的土地),人口約2500萬。
近年,普遍被歸類為波羅的海三國的愛沙尼亞爭取躋身成為北歐國家一員。該國的確在語言、種族和文化上與芬蘭有關聯,在文化上與瑞典和丹麥有相似的地方,而北歐五國也是愛沙尼亞重要的投資和貿易夥伴。

2歷史

北歐五國有共同的歷史,在社會和文化上關係密切。在黑暗時代,現時挪威、瑞典、丹麥和冰島一帶有著相似的文化、語言(古諾爾斯語)和宗教(北歐神話)。基督教於1000年傳入后,本土化使丹麥、瑞典、挪威形成三個獨立王國。由12世紀起,現時是芬蘭的地區(語言上屬芬蘭-烏戈爾語族)開始融入瑞典,形成了瑞典王國;而冰島、法羅群島、設德蘭群島、奧克尼群島、格陵蘭和大部分蘇格蘭和愛爾蘭則屬於挪威。所有北歐五國跟隨宗教改革並接納路德宗。
14世紀,丹麥、挪威(連同冰島)和瑞典(連同芬蘭)組成卡爾馬聯盟,由同一君主統治。丹麥很快主導了聯盟,但在16世紀初期,瑞典重新成立獨立王國;而丹麥對挪威的支配,直至1814年被迫將挪威割讓予瑞典國王才完結;冰島、格陵蘭和法羅群島仍屬丹麥。17世紀,瑞典躋身成為歐洲大國之一,但其後逐一失去領土,甚至到1809年失去芬蘭;芬蘭成為附庸俄羅斯沙皇的自治芬蘭大公國。
1905年,瑞典與挪威自19世紀開始的聯盟隨著挪威不滿而瓦解。與此同時,斯堪地那維亞主義在斯堪地那維亞冒起,旨在統一瑞、挪、丹三國,但成效不大。一戰及俄國十月革命期間,芬蘭成為獨立國家,組成北歐國家共同體的想法開始出現。二戰期間的1944年,冰島由丹麥獨立出來,至此,其後在1952年組成的北歐理事會的成員才全部成立。
二戰後,北歐五國的政策有共同的特色,如所有北歐國家都有由稅收支付的龐大公共福利體系,以及社會民主主義的立法政體,主要由在兩戰期間上台的社會民主主義者主導。
北歐三國因何逃過歐債危機
北歐五國之所以能在歐債危機中獨善其身,主要得益於三方面的傳統優勢這些優勢不僅幫助其擁有一道抵禦南歐重債國風險的天然屏障,也幫助其構築起抵禦危機的核心防線,即穩步上升的經濟競爭力
法寶一:與歐洲大陸的經貿關係進退自如
從地理上看,芬蘭瑞典和丹麥三國與歐債危機的肇始國及重災區——南歐諸國相距甚遠,經濟相關性較小,從而在危機中擁有一個天然屏障
事實上,北歐五國與歐洲大陸之間若即若離的關係不僅體現在地理位置上,更體現在政治和經濟聯繫上三國中僅有芬蘭加入了歐元區;而瑞典和丹麥雖為歐盟國家,卻始終無意涉足歐元區
一方面,不加入歐元區,使得瑞典和丹麥在源頭上避免了被歐元"綁架"在歐洲貨幣聯盟框架內一損俱損的風險
歐債危機的根源是歐元區在統一的貨幣政策下缺乏統一的財政政策,導致各成員國的財政缺乏有效監管,南歐國家過度借債消費,自身經濟增長動力長期缺失卻無法通過貨幣貶值刺激出口,從而陷入螺旋式惡性循環,逐步走向債務違約的邊緣相比之下,獨立於歐元區之外的瑞典和丹麥則能夠靈活運用獨立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保持自身經濟穩定並抵禦外部風險,如維持較低的融資成本等
而即使作為北歐五國中唯一的歐元區國家,芬蘭經濟受到歐債危機一定負面影響,但仍憑藉其在信息通信清潔技術等領域的獨有競爭力和創新意識,成為歐元區維持主權信用最高評級的少數國家之一
另一方面,北歐五國並未完全與歐洲大陸隔離,在貿易科技創新環保等領域,始終與歐盟保持合作,不斷為自身經濟"加油"
尤其在貿易領域,芬蘭瑞典和丹麥同屬於歐盟國家,加入歐盟意味著融入到整個歐盟市場中,可在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領域中擁有建議和推動相關立法的權利,並能夠與其他國家分享所簽訂的協議
總體來說,北歐五國與歐洲其他國家若即若離的關係,使其進退自如,既能在危機中不受較大拖累,又能在發展中從歐盟覓得機遇
法寶二:全民創新機制激發經濟內生動力
雖然北歐五國的人口數量和經濟規模遠不及南歐國家,但北歐國家的創新能力卻遠高於南歐國家在英國《經濟學人》信息部(EIU)2009年發布的《全球最具創新力國家和地區排名》中,北歐諸國名列前茅,其中芬蘭創新力高居全球第三,而南歐國家無一進入前20名高水平的創新能力為北歐經濟注入了源源不斷的內生動力
北歐五國遙遙領先於南歐國家的創新能力,應歸功於其全民創新機制的推行在北歐,企業始終是創新的主體,其次是高校等科研機構,而政府在創新體系中扮演著指揮者支持者和協調者的角色,主要表現為統籌公共研發資金架構創新系統配置創新資源,最終構建起一個執行力強的全民創新機制與南歐及世界大多數國家相比,北歐五國的創新投入及研發隊伍規模均處於較高水平
全民創新已經成為北歐國家的一種傳統以瑞典為例,鼓勵創新不僅僅是學校教育的任務,而且融入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這片誕生了諾貝爾獎的土地上到處都能看到創新的影子世界各地的消費者也都在受益於瑞典的創新產品,從代步工具(薩博汽車)到生活起居(宜家家居),從家用電器(伊萊克斯電器)到網路視頻通話(Skype網路電話)
在瑞典,無論是初出茅廬的大學畢業生還是有多年工作經驗的從業人員,只要有創新的技術就有可能獲得政府資金支持瑞典於2001年成立了國家創新署,主要職責就是打造世界領先的創新國家2001年以來,國家創新署從政府拿到約20億瑞典克朗(1美元約合6.623瑞典克朗)的資金,注資於大學研究機構及一些有創新能力的企業有調查顯示,2008年至2010年間,60%的瑞典企業積極從事各類創新活動調查將企業創新分為產品創新工藝流程創新組織管理創新和市場創新四類,其中產品創新最為普遍,特別是中小企業從事創新活動的比例超過六成
而同樣得益於創新機制,芬蘭和丹麥也不乏諾基亞諾維信這類具有代表性的創新型知名跨國企業比如芬蘭經濟曾以森林造紙業和金屬工業為主,後來轉向以諾基亞為代表的信息技術,如今又在經歷重大結構轉變,清潔技術等許多新興產業嶄露頭角
法寶三:倡導外貿合作帶來豐厚收益
由於人口少,北歐內部市場狹小,發展空間有限,必須依靠對外貿易合作芬蘭瑞典和丹麥三國經濟均屬出口導向型經濟,出口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接近或超過一半以上,遠高於歐盟平均水平與南歐國家的出口經濟相比,北歐的外貿策略以自由貿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