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十二分教(梵文:dvādaśānga—buddha—Vacana),又稱十二分聖教、十二部經。是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一切言教,依其內容和形式可分為十二類:契經、祇夜、記別、諷頌、自說、因緣、譬喻、本事、本生、方廣、未曾有法、論議。

1簡介

十二分教是在經典結集的歷史中逐漸形成的,因此在不同的部派中有不同的排列次序。也有部派主張只有九分教。關於十二分教的形成,據印順在《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所述,最原始的狀態是三分教(契經、祇夜、記別),後來隨著經典不斷的集出而有九分教的說法,然後又隨著律部與論評的發達,又補充了因緣、譬諭、論評三者而擴充為十二分教。由於十二分教是次第形成而非同時間依同一標準的分類,所以其內涵或有重疊的部分。下面依水野弘元《佛教要語的基礎知識》書中所釋,說明如下:

2分類

十二分教的分類有些是依據經典的表現形式,有些是依據教說的內容,兩種是混合在一起的。同一部經,可以從內容或形式兩方面分別稱呼,這種分類是缺乏嚴密性的。另外,十二分教所分類的教法,依照時代、部派與學派的不同,其範圍也並不確定。
例如原始佛教時代,經、律、論三藏中,只有經可以稱為法,經可分為九種或十二種。可是到了部派佛教時代,不再只是經,進而把律也加入其中,後來甚至連論也包含在內。到了大乘佛教時代,不只是小乘三藏,連大乘的經與論也包括在裡面。關於十二分教的項目與列舉順序,由於部派與文獻的不同,也有相當的差異。下面所列舉的是較具有代表性的。茲依序列出,解釋如次:
祇夜
(geya,geyya,應頌、重頌):其本意是「可以唱出來的」,但在文學形式里是指用韻文來重複散文所敘述的作品。也就是說散文與韻文(偈)兼而有之的佛說法形式。所謂應頌是「對應著散文的頌(韻文)」,所謂重頌則是「重複散文內容所說的頌」。
諷頌
(gāthā,伽陀、偈):這是一種只有韻文的文學形式,如法句經、長老偈、長老尼偈等都是其中一例。
因緣
(nidāna,尼陀那):這是指說法時,在某種因緣條件下,說出一種序文式的故事。這就是經典一般所說的因緣,有一些偈所說的因緣故事,制定戒律戒條的因緣。在巴利文的九分教中並不包含因緣,如本生故事的序章中載有釋尊從過去世修行直至今生成道的種種因緣故事(Nidāna-kathā),這也可稱為因緣。但這不是佛說的,而是後世註釋書的一部分。
本事
(itivṛttaka,itivuttaka,伊帝目多伽、如是語):這一項巴利佛教的如是語(itivuttaka)與說一切有部的本事(itivṛttaka)在內容上也不相同。如是語是「這樣說」(itivuttaka);本事是「這樣轉起來」、「以前古代所發生的事」(itivṛttaka),兩者的意義完全不同。關於用巴利文來解釋的如是語,在現在巴利文小部的如是語經(Itivuttaka)中可以看出來,在各經的開頭都有『Vuttam hetam bhagavata vuttam arahatā ti me sutam』(事實上我所聽到的這個事情是世尊說的,是阿羅漢說的)這樣的定型句。另外在佛說法之後也集有像『etam attham bhagava avoca,tatth'etam iti vuccati』(這樣的義理是世尊說的,是這樣說的)這麼一句佛所說的韻文附在最後。
『Ayam pi attho vutto bhagavatā iti mesutam』(這個義理也是世尊說的,我聽到的)在經典最後都有這樣的句子。從文章形式來看,這也是散文韻文的夾雜使用,如上所述,都具有這樣特別的定型句。大概是由於具有這樣的定型句:itivuttaka(像這樣說),才稱之為如是語經吧!
反過來說,所謂本事經(itivṛttaka)就是「說過去所發生的事情」、「過去世的故事」。釋尊在菩薩時代的過去世故事稱為本生,在九分教與十二分教中都有本生這樣的體裁。而本生以外的,佛弟子等過去世的故事,就是本事。可是實際上這也相當於十二分教中的譬喻。也就是說沒有包含本生與譬喻的「過去世故事」,而是過去佛的世界所發生的事情,或轉輪王的故事的意思。但這意思相當含混。在這個意義下的本事,應該是巴利語「如是語」的意思吧!
方廣
方廣(vaipulya,vedalla,毗佛略、毗陀羅、有明):關於方廣,巴利文的巴vedalla與梵文的vaipulya並不相同,因此兩者在內容上也有差異。首先,所謂的vedalla就是為了得到知識上的滿足而有詢問,以及針對這個詢問所作的解答。這種問答體的經典就是方廣。「重層的教理問答」就是vedalla。現在巴利中部之中有Mahāvedalla-sutta(大毗陀羅經、有明大經),及Cullavedallas.(小毗陀羅經、有明小經),所列的這些都是重層的教理問答體。
其次,vaipulya譯為方廣,一般而言都是指大乘方廣。它在語義上是這樣的:「廣說種種甚深的法義」,本來指的是小乘部派中所詳細解說的經典,但大乘佛教出現后,就用這個名稱來稱呼大乘經。如:《華嚴經》全名是《大方廣佛華嚴經》。另外,方廣又稱為方等(vaitulya,vetulla)。Vedalla這個字從語形上來看,無疑的與方等比較接近。也許是vedalla->vetul-la(vaitulya)->vepulla(vaipulya)這樣變化的吧?方等也與方廣相同,都是指大乘,例如《大方等大集經》。
論評
(upadeśa,優波提舍、論議):這是指與略說不同的廣說,是一種詳細註釋的說法。並不一定是佛所說的。後世阿毗達磨論書也可以包含在論議中。所謂註釋,是原始經典中與「略說」不同的「分別」(vibhanga),這個意思下的分別經在阿含經中隨處可見。另外與總說(uddesa,法說)不同的義說(niddesa,義釋)也有註釋的意思。
巴利小部經中有所謂的義釋(Niddesa,由大義釋與小義釋所組成),這個是經集的部分註釋。經集(Suttanipāta)也同樣包含在小部經裡面。這種意義下的義釋與論議是類似的。
所謂論議,具體而言是指阿毗達磨論書,而義釋也是阿毗達磨的前驅。到大乘佛教時,像《妙法蓮華經優波提舍》、《無量壽經優波提舍》、《轉法輪經優波提舍》等,都是大乘的論議。《法華經》、《無量壽經》、《轉法輪經》等經典的註釋書也都以「優波提舍」稱之。優波提舍一名,在阿毗達磨論的註釋書中似乎不用。
論書的註釋書稱為毗婆沙(vibhāṣa)或釋論(vyākhyā)。也就是說,優波提舍是指對佛所說經典的註釋說明。
以上是九分教與十二分教的各項目的說明。如前所述,這個分類中有些是依據表現形式來分類(契經、應頌、偈),有些是依據敘述方法與形式來分類(自說、如是語、毗陀羅、方廣、論議),也有些是依據內容性質來分類(因緣、譬喻、本生、未曾有法)。佛所說的法,有時屬於上述中的一項,有時屬於兩項,或是三項,所以三藏聖典要用九分教與十二分教來加以具體的整理分類應是不大可能的。』
上一篇[比次]    下一篇 [曇摩難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