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人物介紹

墨薇
銀白色的長長披肩發流淌著一條條泛起漣漪的光芒,柔滑的髮絲交叉著,如同暗夜飛舞的月華,有一種飄逸的美。發上停著一隻小巧的蝙蝠,造型栩栩如生,仔細看才會發現那是一隻發卡;白嫩的手指漫不經心的撥弄發卡上拖下的絲帶,絲帶長及兩膝,輕輕搖曳著,似是在不經意間觸動了那根最脆弱的心弦。梳向左邊的劉海擋住了左眼,夢幻的淺紫色右瞳隱隱有些順潤,泛起遺忘的漣漪,是永不被泯滅的痕迹。目光宛若被束縛的夢境般,越過淺而蒼白的夕陽,沒有意義地凝視著。彷彿希臘大理石精心雕琢的面龐有些病態的蒼白,籠罩在交疊的光影間顯得清冷,如一個平淡的冬夜。凝脂樣的頰上略染了一抹淺淡的羞澀,與她冰冷的神情並不相仿,但都是那樣的純凈,都是那樣的凄婉,如蓮。單袖的上衣點綴著精細的鏤空蕾絲花邊,似是暗夜的墨黑色裹著她纖細高挑的腰身,淺淺的雪白自下擺延伸開來,哥特式的牛仔裙是初夏盛放花朵似的美麗與大氣。幾乎遮蓋了整條腿的皮靴子口上,是一圈點綴金屬十字架的鑲邊。
表裡不一的哥特蘿莉,願意為最重要的人付出一切,黑十字架——墨薇。
迎春
棕綠色柔順的斜盤發被整齊地梳到腦後,每一彎都彷彿是一個微笑的弧度,給她精緻的臉增加了幾分亮色;金色的塔夫綢打了一個繁複的蝴蝶結,固定著細密的髮絲,是那溢於言表的凄美。劉海一大縷巧妙地在右邊挽起,另外一小縷梳向左邊。琥珀般的橙色瞳孔永遠讀不出什麼來,彷彿映出了一切卻什麼也沒有留下;那種橙色不似賀美樣的天真活潑,只是凄迷如煙地氤氳著。奢華的長睫微卷,飄散出海市蜃樓的悠揚。金黃色的華美長裙抹胸,彷彿瑩潤的花瓣上柔滑的肌理似的,用金線勾勒出朵朵美麗的迎春花,而她自己就像這些金星般的花朵,如同清晨微寒的風中一束閃爍搖曳的微光。裙擺上精細的花邊紋理描繪出空谷幽蘭中隱藏的記憶,托起她朦朧的臉龐,精美的容顏卻比高山上終年不化的冰雪還要冷漠,風輕雲淡的表情靜得如一汪清水。穿一雙與裙子配套的高跟鞋,鞋跟踏在地面上像是雨點輕敲迎春花的花瓣。她身上的十字架標誌一直沒被發現,其實十字架就藏在她濃密的斜盤發里。
播撒悲傷與歡樂的精靈,以別人的心靈做出金線,通向自己的心靈。第四少女——迎春
雲櫻
黑褐色披肩發,在末端微彎起些弧度,卻彷彿並沒有微笑的美麗,只是髮捲的死板。褐色的瞳孔永遠寫著失望和憂愁:他似乎從未滿意過,他似乎沒有完全依賴過一個人,包括她的唯一的女兒。勻稱的身材常套一件黑色旗袍,卻從未見他在公共場合上如此穿過。父親的一句話,讓她從清純的少女變成了一個老練的女人;她從未給墨薇哪怕一絲的愛,她怕墨薇從此有了情感,會變得像其他人一樣事事都依賴他。她有的是心計,也絲毫不怕被揭穿:她總有辦法來圓謊。她只是為了打倒對手,竟把女兒培養成女殺手! 不為別的,僅為了自己的虛榮心,她決心,只要能使這個公司重新發達起來,即使連自己的命也要賠上,也在所不惜!

2作者簡介

筆名:鶴子
生日:3月30日
居住地:遼寧丹東
最喜歡乾的事:發文、喝飲料、和毛豆【是人啊】嘮嗑
最討厭乾的事:早睡早起、寫小楷
最鄙視的事:無理不饒人
最喜歡的作家:抄襲別人的
最喜歡的食物:炒豆芽、薯條、洋蔥圈
夢想:成為人神共憤的超級大懶人=v=
口頭禪:話說……的來著
座右銘: 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可以侮辱我的朋友!!!!!!
上一篇[沙巴卡]    下一篇 [私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