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故事背景與作品推出

井上雄彥

  井上雄彥

2004年12月,為了紀念《灌籃高手》累計銷售突破一億冊,井上雄彥以其公司「I.T.Planning.Inc」的名義,在神奈川縣(《灌籃高手》的發生場景)一所廢棄的中學教室的黑板上,用粉筆畫了23間教室的黑板,描繪出在《灌籃高手》大結局「湘北對山王工業之戰」發生10天後的「他們」。
流川、赤木、宮城、三井、以及——櫻木花道。不僅僅是這些湘北高中的隊員們,那些與他們共同演繹了眾多經典決勝畫面的對手們也出現在了這些黑板中。井上雄彥將這部畫在黑板上的作品命名為《灌籃高手十日後》。 為了畫這些畫,井上雄彥一個人安靜地構思兩天,又安靜地畫了兩天。展出的時候,相繼而來的人們懷抱著當年的熱情,有的還帶著自己的孩子,來赴這個8年前的約會。井上並沒有把畫滿漫畫的黑板用圍欄圍起來,因為他相信這麼做就意味著自己失敗了:「那是陪著我們走過青春的作品,大家都會珍惜。」 展出3天後,井上雄彥默默地把黑板上的漫畫擦去,也算是為這個故事畫上了一個真正的句號。 相信很多人都有著和我一樣的心情,與其說是珍藏十多年後井上先生筆下那些不曾老去的容顏,不如說是珍藏自己的一段青春。
市場反應
記者幾天前在網上看到,已經有不少網上賣家掛出了從台灣代購《十日後》的信息,預訂者不在少數,動漫迷「搖擺人」就是其中之一。他告訴記者,早在半個月前,當他在網上無意中看到可以預訂《十日後》的信息,就立即下了單,他現在每天都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掰著手指,計算著《十日後》什麼時候能夠到自己手裡。「網上的賣家告訴我,估計再過一個星期我就能拿到書了。」「搖擺人」滿懷期待地說。
「我是在讀初一時看的《灌籃高手》,那也是我這輩子看的第一本動漫書。因為《灌籃高手》,我迷上了動漫,也喜歡上了打籃球。」目前已經大學畢業、成為一名室內裝潢設計師的「搖擺人」說,「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著和我一樣的心情,與其說是珍藏十多年後井上先生筆下那些不曾老去的容顏,不如說是珍藏自己的一段青春。」

2故事內容

《十日後》的他們
宮城良田:已經當上了湘北籃球隊的隊長,為了更好地管理手下的隊員,開始看起了心理學書,並研究如何當一名兇惡的隊長。
三井壽:繼續練習著他的三分球,並且希望在冬季選拔賽中好好表現,以爭取大學推薦入學的名額。但是訓練的艱苦讓他再次後悔自己之前虛度了兩年時光。
赤木剛憲:由於離開籃球而有些心不在焉,上課時被老師提問,卻回答不上來。
流川楓:為了自己的美國之旅而苦讀英語,一邊騎車一邊還聽著英語會話的磁帶。
赤木晴子:成為湘北高中籃球部經理,仍然與櫻木保持著書信聯繫,並且在信中繼續鼓勵櫻木。
彩子和安西教練:兩人在晨跑時巧遇。安西教練是遵照醫囑而鍛煉,而彩子則是為了減肥。兩人打過招呼,又各自繼續跑步。
櫻木花道:一邊康復一邊遙望著NBA,當醫生說起日本的第一個NBA選手已經誕生,並鼓勵櫻木向康復的新階段挑戰時,櫻木自信滿滿地回答:「看著吧!下一個去NBA的人是我,因為我是天才!」

3相關報道與評價

我愛灌籃高手「十日之後」的故事
十年之後,看「十日之後」的故事,看完后,感覺又找到當年初中的那種感動,記得當時第一次看灌籃高手是中考之際,每天等家長走了后,偷偷的,斷斷續續的看,到了暑假,看了重播才算是完整的看了一遍。喜歡結尾的一首歌——《直到世界的盡頭》,聊記如塵的記憶。 2004年8月11日井上雄彥先生的漫畫『スラムダンク』發行達一億冊。當天井上老師在日本六大報紙上刊登了六款整幅廣告(湘北六人),以表示對廣大FANS的感謝。然後老師在同年12月3日到5日期間,又在神奈川縣立三崎高校的舊址舉行三天的感謝活動。這一活動最引人注目的是老師在24間教室的黑板上繪製的題為『あれから10日後』的黑板漫畫。漫畫中老師交代了各位主角和配角在原書結束后10天的生活片段,也算是原著的續篇吧!

觀《灌高》十日後有感

johnny9999 發佈於 2006-02-20 15:30:04
2004年12月,為了紀念《灌籃高手》累計銷售突破一億冊,井上雄彥以其公司「I.T.Planning.Inc」的名義,在神奈川縣一所廢棄的中學教室的黑板上,用粉筆畫了23間教室的黑板。描述了山王之戰之後,那些籃球少年們的生活瑣事。
我看了之後感動不已。私以為《灌籃高手》最讓人記念之處就是在山王之戰後,湘北再也無力再戰,沒能夠實現「全國制霸」的目標。
故事就到這裡嘎然而止了。不管Fans的呼聲有多高,井上雄彥再也沒有想法畫續集,讓人不由得焦灼地想象,在那之後的孩子們,到底怎樣了
「十日後」的這個補完,似乎一下子把我們又帶回了那些日子,那個時候,櫻木他們剛剛結束一生中第一次重大的比賽,肢體的興奮和傷痛,還有思維的微微失落和暢然還沒有從他們年輕的身體上消退。 而我們卻已經過了八年沒有Slam Dunk的日子,當年和我們一樣瘋狂追尋Slam Dunk的人們,有的可能已經為人父母。而櫻木、流川、赤木、宮城、三井、彩子、晴子、騰真、阿神、牧、櫻木軍團、安西教練……他們還在八年前。
回想起《灌籃高手》,它似乎不是一部漫畫,而是我們的生活。我時常會有錯覺,以為自己一直就是湘北高中的學生。在澚熱的盛夏午後,沒有人的體育場,地板上還留著運動鞋的擦痕,黑貓跳在窗台上騷動著耳朵,似乎剛才比賽中熱烈的聲浪還在耳畔隱隱迴響。它已經太緊密地和我的,我們的少年時代結合在了一起,以至於它對我而言似乎更像是現實。
如果沒有它,我可能不會在大學里體育再差也能把籃球PASS,不管是三步上籃還是五點投籃或是運球往返跑……零度投籃,籃球完美的命中(完美的僅限於球的運行軌跡而非我的姿勢)。我就不會對NBA有什麼熱衷,收集央視發行的金卡銀卡。 很多時候,它就是我的力量源泉,精神依託。我最喜歡的那個櫻木,我最不願意喜歡的那個流川,當漫畫中兩頁的跨幅記錄下來的他們的擊掌,讓我再也忍不住流了淚。那比任何一場現實中的比賽都讓我動容。 所以,櫻木,即使在八年後你只有個背影出現,我還是為你感動!雖然你什麼時候看起來都像是傻乎乎的紅毛猴子…… 我突然覺得井上雄彥是多麼感性、體貼的人,我突然覺得2004年那短短三天在那裡的人是多麼幸福。
直到世界的盡頭———我會等你的愛。
上一篇[混合錄音]    下一篇 [MSDOS.SYS]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