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戰國武士,三好氏一門眾,過繼執掌了贊岐豪族十河氏。綽號「鬼十河」。以作戰勇猛著稱。死因不明,多認為為松永久秀謀殺。

1個人簡介

十河一存(1530-1560),又名長正、之虎,官稱左衛門尉、民部大輔、贊岐守。阿波國領主三好元長的第四個兒子,三好長慶、三好義賢、安宅冬康的弟弟。幼名又四郎,初名長正。正室是公卿九條稙通之女,後來三好長正在天文元年時被過繼給贊岐豪族十河景滋,改名十河一存,並成為十河家當主,將三好家的勢力擴展至贊岐。

2少年成名

天文十年(1542)左右,十河一存進攻位於長尾名村的寒川元政居館池內城,交戰中,元政家臣鴨部神內左衛門及他的兄弟源次率精兵五十人突入一存本陣,神內左衛門奮起舉槍刺穿了一存左腕,而一存回手揮刀將其斬殺,源次也與其兄一同戰死。一存將槍露在外面的部分切斷,然後在傷口上抹鹽,並用紫藤的枝蔓層層卷在上面,如此結束了治療,以若無其事的表情繼續戰鬥,大勝后鎮定地回到本陣。世人對於這個十來歲孩子超人的忍耐力讚嘆不已,因其相貌魁偉,作戰勇猛,故皆稱之為「鬼十河」(或稱「夜叉十河」)。那個叫神內左衛門的,是源平滕戶會戰中武勇卓絕的鴨部某的子孫,本城就在鴨部的御殿山,受到寒川氏特別優渥的禮遇,而源次最初則是十河家臣,但由於不滿主君的侵略行動而回到鴨部。因野戰失敗陷於窘境的寒川元政請求幕府從中調解,細川晴元得報后即修書一封,希望他們能達成和睦,一存表示服從,撤兵歸去。

3三好進京

這一時期的十河氏與淡路的安宅氏,同為了主家稱霸京畿的夢想而竭盡自己的力量。天文十八年(1549),一存應兄長長慶的請求一舉攻破晴元的三重城,但卻因感念晴元的舊交而不忍從背後算計,遂渡過淀川。六月二十四日,一存在攝津江口討取了同族的三好政長,為三好方立下首功,此役共斬殺細川家重臣八百餘人,從而導致管領家喪失了軍事上的重要支柱。關於這一仗,《古老百話》里出現過很有意思的記載,說是當時在攝津天王寺附近住著一個盲者,可以根據音律占卜事情凶吉,江口之戰時,三好政長作為細川家大將擁兵三千餘騎在附近的水澤地帶布陣,扼住要害地形備戰,相對的,缺乏地利的十河軍在人數上也處於劣勢,但有一位盲者一聽十河軍馬隊疾馳的聲音便立刻判斷說「右京大夫殿下怕是要敗了」,果如其言。三好長慶乘勝入京,並擁立高國養子氏綱為細川家督,而晴元則被迫出家,后又流亡若狹。在攝津建立武勛的一存還沒來的及稍事休整,便踏上了返國的征程。

4支配贊岐

贊岐的傳統守護代集團對於因十河家的飛躍而被奪去既得利益的現實心懷怨恨,但長尾之戰後的幾次失利,又使他們認識到光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行的,必須將政策的重心偏向對外尋求援助。當然,這也不是什麼新花樣,早在永正年間大內義興擁戴足利義稙上洛時,贊岐豪族們就競相獻媚以求取支持,確實對十河氏造成了一定影響。而今毛利氏轉盛,豪族們又交通備前,引為強援。一存回到贊岐后,立即對由瀨戶內海到中國的水上交通實施管制,並與寺社勢力取得和睦。隨後就開始分化打壓領國內的反抗勢力,一方面親自領兵出戰,另一方面又得到了兄長三好實休(即三好義賢)的阿波北征軍的聯合響應。最大的成果,莫過於迫使安富氏徹底降伏:十河家迫切需要在地豪族的承認和支持,而安富氏的歸順正適應了這一需要,所以在短短數年時間內,安富氏就成了十河家中極有地位的臣僚,後來十河存保的順利嗣位,與安富氏的支持也有很大關係。在十河家的歷史上,一存統治時期的領國支配是最完備的,他雖然是以養子身份繼承家業,卻並不無原則的接受主家的命令,甚至往往借重主家的實力進行擴張,對此三好長慶則持默許的態度。很顯然的,如果不是認識到「一榮俱榮」的道理並付諸行動,三好兄弟絕不可能開創出雄據七國的局面。一存的婚姻也比較美滿,他的妻子是在戰國時代被認為最特立獨行的公卿九條稙通的獨生女,也許是一存的武勇恰與精通騎術劍道的稙通氣味相投吧。

5著名戰役

當然,贊岐統一的進程遠不如想象中那麼一帆風順。永祿元年(1558)六月,為配合一存「一戰消滅香川氏,掃平東贊岐敵對勢力」的戰略構想,三好實休統率從阿波、淡路徵募的軍隊八千餘人攻入贊岐,此時寒川政國、香西元政等皆望風披靡,並相繼加入討伐軍,接戰前夕,三好、十河聯軍已擴張到一萬八千人。七月,聯軍在金倉寺做最後的戰前準備,香川氏則以六千人退保天霧城。一周后,聯軍向善通寺進軍,擊敗香川前鋒后即直逼天霧城,由於天霧城地勢險要,守備謹慎,聯軍強攻一月都未能拔城。而此時在山城與細川晴元苦鬥的長慶又派人向弟弟們請求援助,聯軍在派出以三好康長為先鋒的畿內增援軍后戰力更加削弱,士卒疲憊不堪,於是由香西元政出面進行調停。和平協議達成后,實休、一存即匆匆帶兵前往贊崎。而這未經深思達成的和平協議,為贊岐註定將要發生的動亂埋下隱患。永祿二年(1559),一存大敗紀伊根來眾。永祿三年(1560),又渡海擊破河內守護田山高政,幫助其兄將河內納入三好家的控制範圍,進而以岸和田為主城壓制和泉南部的寺內町勢力,同年八月,發布了針對河內國觀心寺的三條「禁制」。

6最後之路

十二月,一存因瘡病複發前往有馬溫泉療養,此時松永久秀受命前來探慰,當他發現一存的坐騎是匹「菊花青」(葦毛馬),便說:有馬的權現君討厭這種毛色,您還是換乘別的馬吧。一存拒絕採納久秀的意見堅持騎著原先準備好的馬出發了,途中從馬上摔落得病,返回十河城後身體變的衰弱不堪,終於針葯罔效,於翌年三月(另說四月或五月)病亡。但是,也可能是得了病了特地騎馬,武勇善騎如一存,墜馬實在充滿疑問。此外也有史料記載他當年就急逝於有馬地方。根據其兄長們的年齡進行推斷,死時不過三十左右,法名清光院殿春月宗元禪定門,墓所就在十河城內一角(即現之稱念寺)。當然,也有學者認定他其實是被久秀暗殺。另有一種很奇怪的認為是一存因不願看到主家的沒落而故意落馬的(此說的最大證據是「義興的逝世導致長慶悲傷過度,神志昏亂中屢見愚行,三好家陷入混亂」,但根據資料,義興死於永祿六年,所以證據的準確度也就可想而知了。據推測,這個觀點應當是對賴山陽在《日本外史》中「三好長慶老耆昏聵,難以識人」一句斷章取義的結果)。一存歿后兩年,由於做為繼承人的獨子義興突然逝世,長慶遂決定過繼一存之子熊王丸承襲三好本家,而命義賢的次子孫六郎(存保幼名)作為一存後嗣繼承家業,並接任自一存起就由十河家擔任的堺所司代一職。這樣的安排,或多或少和熊王丸尊貴的母系有關。

7十河氏

十河氏在山田郡也不過植田分家而已,行事難以自專還屢遭主家掣肘,又是細川四天王等守護直屬家臣鄙薄的對象,動亂之世能否保障家名存續都成問題。但就在風中之燭的幽明搖曳間,十河氏居然成了贊岐的主人,對昔日同儕發號施令,致力掃平封建集權在地方上的發展障礙,成為三好政權稱霸畿內的一大支柱,其成就足以讓人咋舌。感慨未盡,四國已屢易旗幟,民部大輔戰死荒川,十河城也成了狐叢鼠聚的所在,經歷一百五十餘年的天下動蕩,名門如煙花凋零,又豈能以一身一家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