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十老安劉是中央戲劇電視台根據歷史故事所拍攝的一部戲劇,講述的是發生在漢代的歷史故事。由《監酒令》《盜宗卷》《 淮河營》等京劇傳統劇目組成的。

1 十老安劉 -基本信息

  名稱:十老安劉
  版本:京劇
十老安劉

  電視台:cctv-1
  語言:普通話
  地區:中國大陸
  主要演員:
  
朱 強 飾 蒯 徹
  杜鎮傑 飾 張 蒼
  舒 桐 飾 劉 長
  李宏圖 飾 劉 章
  徐孟珂 飾 欒 布
  陳俊傑 飾 李左車
  張馨月 飾 呂 后
  韓勝存 飾 陳 平

2 十老安劉 -情節

  西漢初年,漢惠帝劉盈死後,他的母親呂雉臨朝稱制。呂后立侄呂台、呂產、呂祿和呂台的兒子呂通為王,又封諸呂六人為列侯。呂雉這種「非劉氏而王,非有功而侯」的措施,大大地違反了她的丈夫漢高祖劉邦的遺言,於是劉氏一些宗親和老臣便設法要刈除諸呂的勢力。當時,劉邦的少子淮南厲王劉長鎮淮南,有兵權;蒯徹(蒯通)、欒布和李左車三個顧命舊臣親去淮南說服劉長起兵除呂扶漢。劉長的母親原是故趙王張敖的美人,從劉邦后,被呂雉害死;劉長為呂雉撫養成人,不了解這種情況。蒯徹等講明因由,劉長堅持要看到皇家宗卷才肯相信。不想呂雉懼怕泄露事實,早將宗卷焚毀;因此淮南派出盜取宗卷的田子春以無法復命劉長,便向陳平追究,陳平則向守卷官張蒼索取。張蒼焦急得想要自殺,幸虧他的兒子張秀玉把真正宗卷交出,說是呂雉燒的乃是張秀玉抄錄的偽本,才解救了他的困難。劉長得到真的宗卷,便聯合當時做內應的朱虛侯劉章,兵圍長安,屠戮諸呂,脅迫呂雉自焚死,並推舉劉恆繼位。劉恆就是史書所稱的漢文帝。

3 十老安劉 -註釋

  《十老安劉》里的「十老」指的是在這個封建統治階級內部傾軋事件里反對呂雉的劉賈、劉交、蒯徹、陳平、欒布、王陵、周勃、張蒼、李左車、田子春等十人。傳統劇目只有《監酒令》和《盜宗卷》,馬連良先生在一九三七年至一九三八年之間根據《史記》、《漢書》和《西漢通俗演義》,並參酌有關的地方劇本,交由吳幻蓀先生貫串成為今本。其中如呂雉自焚等與史實不符的情節很多,則系遷就故事內容完整性而使然的。《淮河營》的蒯徹和《盜宗卷》的張蒼是馬連良先生創造出來的兩個性格鮮明的人物,前者以機智勇敢而富有說服力量的念白取勝,後者以表現忽喜忽懼而感情急遽變化的演技擅長,都是他的代表作。
  十老安劉是由《監酒令》《盜宗卷》《 淮河營》等京劇傳統劇目組成的,由於全折時間太長,以及對演員要求較高,通常只演出其中的一段或幾段,不會輕易演出。

4 十老安劉 -唱詞

  呂祿:【西皮搖板】老王晏駕歸海藏,
  呂產:【西皮搖板】國太登基封十王。
  劉章:【西皮搖板】怒在心頭笑在面,滿腹心事不敢言。
  呂雉:【西皮搖板】此女生來好貌相,天生一對美鴛鴦。
  李左車:【西皮搖板】大家悄悄過小巷,來到蒯侯府門牆。
  蒯徹:【西皮導板】忽聽家院一聲報道,【流水】不由得老夫怒心梢!我也曾告職歸林朝事不問了,聖旨召我就為哪條?
  劉賈:【西皮搖板】可恨呂后把位篡,
  劉交:【西皮搖板】指使劉長殺劉淵。
  劉賈:【西皮搖板】眼見社稷遭危險,
  劉交:【西皮搖板】有勞列公走淮南。
  蒯徹:【西皮流水】果然是中了我判斷,定有緣故在其間。一定是欒布老兒把我薦,叫我一人去闖難關。低下頭,心盤算,拉他二人一同走淮南。
  劉賈:【西皮散板】有勞三位淮南到,
  李左車:【西皮散板】粉身碎骨不辭勞。
  欒布:【西皮散板】我今倒被他算了,
  蒯徹:【西皮散板】你誇嘴的大夫葯不高。
  蒯徹:【西皮搖板】奉使命來淮南逞說舌辯,
  欒布:【西皮搖板】我三人來到了這鬼門關前。
  蒯徹:【西皮搖板】淮南王他把令傳下,
  李左車:【西皮搖板】分作三班去見他。
  蒯徹:【西皮搖板】分明是先把虎威詐,不由得吾等——
  蒯徹、李左車:【西皮搖板】笑哈哈。
  欒布:【西皮流水】戰鼓不住咚咚打,只打得欒布心內麻。乘此機會我就溜了吧,生死的關頭屎也不叫拉。
  蒯徹:【西皮流水】此時間不可鬧笑話,胡言亂語怎瞞咱?在長安是你誇大話,為什麼事到如今耍奸滑?左手拉住了李左車,右手再把欒布拉。三人同把那鬼門關上爬,【散板】生死二字且由他。
  李左車:【西皮搖板】小劉長擺下刀和劍,要嚇左車難上難。
  李左車:【西皮搖板】香宮娘娘死得慘,空留幼主在人間。
  劉長:【西皮搖板】聽一言來怒滿膛,花言巧語你罵孤王!進得淮營胡亂講,搬弄是非你罪怎當?人來囚起候發放,再宣二班就見孤王。
  欒布:【西皮小導板】轅門擺下刀槍陣,【流水】明晃晃好不怕煞人!來至在營門我用目睜,兩眼昏花我也看不真。
  欒布:【西皮流水】忽聽得裡面傳將令,嚇得我欒布心內驚。此一番進去怒惱了他的性,那時節推出了那轅門以外,本兒八古幾老命就歸了陰。大著膽兒我就鑽刀陣,他問我一言我答一聲。
  欒布:【西皮散板】霎時之間上綁繩,嚇得我欒布心內驚。我高叫老蒯來救命哪!
  蒯徹:【西皮散板】虞侯為何上了刑?
  欒布:【西皮散板】劉長這小子他是概而不論,不容我分說就上綁繩。咱三人倒有兩個上了捆,這救命的全仗你一個人!
  蒯徹:【西皮散板】聽罷言來笑吟吟,我有言來你是聽:你既知小劉長暴虐烈性,為什麼舉薦我來見他人?這也是你耍刁滑自己的報應,要求救你只好另請高明。勸虞侯且忍耐略等一等,待我去見劉長捨命拚生。但願得說動他乃炎漢之幸,也不枉我三人千里迢迢走淮營,我們同來同行。全憑我三寸舌在敗中取勝,
  欒布:【西皮散板】你進去也得留著點神!
  蒯徹:【西皮散板】低下頭來暗思忖,怎樣說動就把他贏?我將主意來拿穩,衣帽斜跨見他人。撩袍我且鑽刀陣,看他把我怎樣行!
  劉長:【西皮搖板】他那裡一言將我問,【流水】我這裡答辯不出聲。本當與他動蠻橫,怎奈是先王駕前年邁蒼蒼一老臣!暫且忍下我心頭恨,再與蒯徹說分明。
  劉長:【西皮搖板】聽罷蒯徹三罪論,如夢方醒愧在心。急忙下位禮恭敬,多蒙先生訓後生。
  蒯徹:【西皮搖板】冒瀆千歲失恭敬,快快赦回二老臣。
  劉長:【西皮散板】傳令快把二老請,
  李左車:【西皮散板】想是蒯徹把功成。
  蒯徹:【西皮小導板】辭別千歲長安轉,【流水】得意洋洋笑連天。看半副鑾駕排列站,這一場榮耀非等閑。死裡逃生我好險,似這樣虎口扳牙的事兒哪一個大膽敢向前!搖搖擺擺我出前殿,
  李左車:【西皮散板】實不愧舌辯侯——
  欒布:【西皮散板】名不虛傳!
  劉長:【西皮搖板】蒯徹大膽逞舌辯,口似懸河膽包天!低下頭來暗思念,霎時七孔又生煙!
  李左車:【西皮搖板】忽聽又把三班喚,
  欒布:【西皮搖板】這回進去可要玩兒完!
  蒯徹:【西皮搖板】三人一同上金鑾,見了千歲便開言。
  劉長:【西皮搖板】忙將三老上了捆,
  田子春:【西皮搖板】急忙走進淮河營。快將三老來松捆,要斬先斬我田子春。
  劉章:【嗩吶二黃導板】微風起露沾衣銅壺漏響,【原板】披殘星戴斜月巡查宮牆。站立在金水橋舉目觀望,又只見,又只見紫霧騰雲繞建章。這龍樓與鳳閣依然無恙,只不見當年的創業高皇。
  劉章:【西皮原板】憂國家只覺得神魂飄蕩,細思量又添了無限惆悵。高皇帝三尺劍起義芒碭,風雲會斬白蛇威名四方。【二六】用張良與韓信登台拜將,滅秦楚興炎漢霸王死在烏江。錦山河歸一統不能安享,【搖板】只落得星月冷空照未央。
  周勃:【西皮搖板】恨呂后謀山河妄起風浪,
  王陵:【西皮搖板】倘遇那朱虛侯再做商量。
  劉章:【西皮搖板】炎漢家與呂氏如同鷸蚌,何懼那權奸賊有俺劉章!請二公在午門一同守望,顯忠勇我定要掃滅強梁。
  周勃:【西皮搖板】看起來漢江山卻還有望,
  王陵:【西皮搖板】用言語打動那小劉章。
  呂雉:【西皮慢板】高皇爺晏了駕龍歸靈境,自立為女國王九五之尊。理應當榮祖先大封同姓,好保我坐龍樓獨掌乾坤。
  八王:【西皮搖板】一個個冠戴起都要齊整,未央宮擺酒宴慶賀公卿。
  劉章:【西皮搖板】著蟒袍戴金冠威風凜凜,俺本是親宗侄天衍麒麟。我欲得除國賊假意恭敬,臣劉章特地來叩賀皇親。
  劉章:【西皮搖板】朱虛侯今做了飲酒監令,未央宮俱都是呂氏宗親。向席前施一禮列公俱請,今日里當盡醉同樂太平。
  劉章:【西皮搖板】俺奉旨監酒令大似軍令,你這等區區輩焉敢不尊!有三尺龍泉劍要爾姓名,
  呂產:【西皮搖板】膽大的小劉章擅殺皇親!我這裡走向前與你拚命,
  呂雉:【西皮搖板】大膽的小劉章擅殺皇親!
  劉章:【西皮搖板】謝皇娘不降罪出離宮廷,想謀朝欲圖位只恐不能!
  陳平:【西皮散板】未央宮中火光現,急忙進宮見君前。
  陳平:【西皮散板】一言未發退宮殿,陳平有口也難言。撩袍端帶出宮殿,張蒼做事無心肝。宗卷本在孝廉殿,不該拿來獻君前!若是淮河發人馬,你一家大小難保全!
  張蒼:【西皮散板】一見陳平變了臉,嚇得我張蒼就不敢言。倘若是淮河發人馬,我一家大小難保全。
  田子春:【西皮搖板】淮河奉了幼主命,盜取宗捲走一程。
  田子春:【西皮搖板】不吃酒來假裝醉,昏昏沉沉倒街心。
  田子春:【西皮搖板】聽說宗卷被火焚,不由子春吃一驚。低下頭來暗思忖,忽然一計想在心。
  張蒼:【西皮流水】正在府中愁悶壞,陳平有貼請我來。
  張蒼:【西皮搖板】家院掌燈把路引,相見陳平飲杯巡。
  陳平:【西皮流水】背地裡只把國太怪,火焚宗卷理不該。將身且坐二堂外,等候張蒼他到此來。
  張蒼:【西皮流水】心中只把國太恨,宗卷不該用火焚。家院與我把路引,不覺來到相府的門。
  張蒼:【西皮搖板】張蒼撩衣進府門,【流水】裡面為何冷清清?站立二堂用目睜,只見陳平飲杯巡。
  陳平:【西皮流水】正在府中把宴擺,府門外來了張御台。走上前,忙下拜,過往神靈聽開懷。我若有心向國太,老天與我降禍災。叩罷頭,抽身擺,我看張蒼怎起來。
  張蒼:【西皮流水】雙膝跌跪在塵埃,過往神靈聽開懷:我若有心向著呂,老天與我降禍災。叩罷頭,抽身起,問聲相爺可安泰?
  張蒼:【西皮小導板】聽一言嚇得我魂飛不定,【散板】黑洞洞摸出了相府的門。
  張蒼:【西皮散板】張蒼撩袍跪埃塵,拜謝我主的爵祿恩。一把鋼刀項上刎,這明亮亮的鋼刀就嚇煞人!我站立在前廳高聲叫,叫了十聲九不應。捨不得嬌兒我到書房叫,不知奴才往哪廂存?人活白歲也是死,不如一命了殘生。這一把鋼刀項上刎,
  張夫人:【西皮散板】老爺為何這樣行?
  張夫人:【西皮搖板】聽一言來吃一驚,一家性命難保存。
  張秀玉:【西皮搖板】忽聽前堂放悲聲,急忙上前問分明。
  張秀玉:【西皮搖板】後堂取出宗卷本,雙手付與老爹尊。
  張蒼:【西皮流水】小奴才被我膽嚇懵,拿本古書當卷宗。是與不是從頭看,叫一聲夫人你掌燈紅。【搖板】高祖起義在沛豐,【快板】拔劍斬蛇路途中。頭排寫的漢高祖,呂後娘娘是正宮。三宮六院有排位,關東十王也有名。宗卷看到第七部,劉長本是那趙妃生。
  張蒼:【西皮搖板】辭別夫人出府門。
  張蒼:【西皮散板】家院掌燈把路引,有了宗卷我伯何人!小首不坐在大首坐,他問我一言我就答一聲。
  張蒼:【西皮搖板】辭別相爺出府門,再與相爺把話雲。
  張蒼:【西皮搖板】辭別相爺出府往,
  陳平:【西皮搖板】重振漢室錦家邦。
  呂雉:【西皮導板】聽說劉長造了反,【散板】心中好似亂箭穿。
  劉長:【西皮導板】三軍困了皇宮院,【散板】今日要報生母冤!
  呂雉:【西皮散板】悲切切我把親兒喚,快將人馬撤淮南。
  劉長:【西皮搖板】孤王非是你親養,
  劉章:【西皮搖板】趙國母是他親生的娘,你不該將她來毒喪,
  劉長:【西皮搖板】今日要報冤一場!
  呂雉:【西皮搖板】為何聽信他人講?無憑無據你太荒唐!
  劉長:【西皮搖板】說什麼無憑太荒唐,現有宗卷做主張。
  劉章:【西皮搖板】宗卷本在宮內藏,焉能流落在外廂!
  劉長:【西皮搖板】說什麼宗卷大內藏,霎時叫你看端詳!坐立雕鞍喚張蒼,
  張蒼:【西皮搖板】午門以外下絲韁。國太可曾把位讓?要看宗卷在這廂。
  劉長:【西皮搖板】你把宗卷高聲講,字字行行要念端詳!
  張蒼:【西皮快板】顧不得喘息話難講,高舉宗卷念端詳:老王爺寫在這第一卷上,呂國太寫在這宗巷二章。關東十王宗親黨,第七卷寫的是香官娘娘。她也曾宮中幼主養,爵封淮南名劉長。他母實被呂毒喪,看來報應行昭彰!
  劉長:【西皮搖板】坐立雕鞍把令降,誅呂扶漢功非常!
  呂雉:【西皮搖板】劉長翻臉不商量,啼哭打動他心腸。
  劉長:【西皮搖板】國太珠淚如雨降,霎時打動兒心腸。養育之恩怎能忘?
  劉章:【西皮搖板】此時叫我也彷徨。
  張蒼:【西皮快板】淮南王哭得意慘傷,功敗垂成心意慌。上前扯過太尉講,有什麼妙計你定家邦?
  呂雉:【西皮快板】三軍齊把劉長向,倒叫哀家無主張。宮中自盡把火放,
  張蒼:【西皮搖板】大家齊把午門闖,
  大太監:【西皮搖板】捧來玉璽接大王!
上一篇[波姬·小絲]    下一篇 [林凱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