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古代詞人南唐後主

李煜(937-978),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南唐中主第六子。徐州今屬江蘇人,一說湖州(今屬浙江)人。宋建隆二年(961年)在金陵即位,在位十五年,世稱李後主。38歲時,宋師長驅渡江,迫圍金陵,明年城陷降宋,被俘至汴京,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后被宋太宗趙光義毒死。 初名從嘉,字重光,號鍾隱,為五代時出色的詞人。

1詞作風格

李煜的詞,可以分為前後兩期,以宋太祖開寶八年(975) 他降宋時作為界線。前期的詞已表現出他非凡的才華和出色的技巧,但題材較窄,主要反映宮廷生活與男女情愛,如《玉樓春》「晚妝初了明肌雪」、《喜遷鶯》「曉月墜」、「宿雲微」、《一斛珠》「晚妝初過」、《菩薩蠻》「花明月暗飛輕霧」等;也有寫離別相思的作品如《清平樂》「別來春半」等,寫景抒情,融成一片,比較健康可讀。到了後期,李煜由小皇帝變為囚徒。屈辱的生活,亡國的深痛,往事的追憶,「此中日夕只以眼淚洗面」(王□《默記》),使他的詞的成就大大超過了前期。《破陣子》「四十年來家國」反映了他身世與詞風的轉折。《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浪淘沙》「簾外雨潺潺」、《烏夜啼》「林花謝了春紅」、「無言獨上西樓」等是他後期的代表作,主要抒寫自己憑欄遠望、夢裡重歸的情景,表達了對「故國」、「往事」的無限留戀,抒發了明知時不再來而心終不死的感慨,藝術上達到很高的境界。

2文學成就

李煜將詞的創作向前推進了一大步。表現在:①擴大了詞的表現領域。在李煜之前,詞以艷情為主,內容淺薄,即使寄寓一點懷抱,也大都用比興手法,隱而不露。而李煜詞中多數作品則直抒胸臆,傾吐身世家國之感,情真語摯。所以王國維說:「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人間詞話》)②具有較高的概括性。李煜的詞,往往通過具體可感的個性形象來反映現實生活中具有一般意義的某種境界。「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虞美人》)、「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浪淘沙》)、「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烏夜啼》)、「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清平樂》)等名句,深刻而生動地寫出了人生悲歡離合之情,引起後世許多讀者的共鳴。③語言自然、精鍊而又富有表現力。他的詞不鏤金錯彩,而文采動人;不隱約其詞,卻又情味雋永;形成既清新流麗又婉曲深致的藝術特色。④在風格上有獨創性。《花間集》和南唐詞,一般以委婉密麗見長,而李煜則出之以疏宕。如《玉樓春》的「豪宕」,《烏夜啼》的「濡染大筆」,《浪淘沙》的「雄奇幽怨,乃兼二雄」(俱見譚獻《復堂詞話》),《虞美人》的自然奔放,「如生馬駒不受控捉」(周濟《介存齋論詞雜著》),兼有剛柔之美,確是不同於一般婉約之作,在晚唐五代詞中別樹一幟。正如納蘭性德所說:「花間之詞,如古玉器,貴重而不適用,宋詞適用而少質重,李後主兼有其美,饒煙水迷離之致。"(《淥水亭雜說》)

3人物生平

李後主畫像

  李後主畫像

周世宗顯德六年(959),太子弘冀毒殺晉王景遂不久,自己也死了。李煜的其他幾個哥哥也都早卒。煜以次改封吳王,以尚書令知政事居東宮。宋太祖建隆二年(961),立為太子。同年李璟病亡,遂即位於金陵。年僅二十五歲的李煜硬是被歷史推上了政治舞台。此時的南唐政權已經日薄西山,早在周世宗顯德五年,李驟就去帝號,改稱江南國主,奉周正朔,盡獻江北郡縣。璟還給周世宗上表,卑稱與周「外雖君臣,內若父子」,隨貢金銀布帛若干。嗣後,宋代周。懾於大國的威嚴,璟繼續進貢,歲費數萬計。據《通鑒》記載:「南唐自淮上用兵,及割江北,臣事於周,歲時貢獻,府藏空竭,錢益少,物價騰貴。去年鑄當十大錢及當二錢文。」內優外患,風雨飄搖。一種亡國的緊迫感沉重地壓在李煜心頭。想振作,想圖強嗎?談何容易!以乃父之英武明斷,尚不能保社稷於不衰,自己這個懦弱文士又怎能挽狂瀾於既倒?大廈將傾,李煜不僅沒有拯救危局的魄力和才能,甚至連這個設想都不曾出現過。「外示恭儉,內懷觀望。」這是他做皇帝十五年所奉行的基本國策。即位當年,他就給宋太祖上表奏稱:「既嗣宗訪,敢忘負荷。惟堅臣節,上奉天朝。若曰稍易初心,輒萌異志,豈獨不尊於祖禰,實當受譴於神明。方主一國之生靈,遐賴九天之覆蓋。」他希望以自己的一片赤誠,換取宋太祖的寬容之心:他主動削去唐號,稱江南國主,請罷詔書不名,貶損一切制度;宋使來唐,他衣紫抱,去甌吻;他每年從國庫拿出大量財物貢宋,名定曰助祭、助葬,名之曰犒師、買宴、賀節令;他還奉宋旨意,寫書與南漢主劉鋹,約與俱事宋。開寶六年(973),宋盧多遜來求《江南圖經》,李煜深知這是宋將南伐的前奏,但他還是令人抄錄一本送去了。宋於是熟知江南十九州屯戍遠近,戶口多寡,為用兵做好準備。同年,南都留守林仁肇,密言後主,勸他乘宋疲於征討之時,出師壽春,以復故境。為了替後主起兵作開脫,林甚至說:「兵起日,請以臣舉兵外叛聞,事成國家饗其利,不成族臣家,明陛下不預謀。」後主膽量畢竟太小了,對此他竟不敢信從,而且聽信讒言把林酸殺了。是年,內史舍人潘佑有感於國運衰弱,用事者充位,憤切諫言,連上八疏,詞窮理盡。後主大怒,以為是其友李平所激,殺平,佑自剄。佑所上表章說:「陛下既不能強,又不能弱,不如以兵十萬助收河東,因率官朝覲,此亦保國家之良策也。」這話說得十分剴切。於宋,李繼既不敢稍事違抗,又不甘心俯首貼耳前去朝覲。他存的是僥倖心理。南唐晚亡一天,似乎他這個嗣主便算盡到了義務,也算對得起列祖列宗了。
李煜太天真了。「天下一家,卧提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開寶七年,宋太祖遣李穆為國信使,持詔約煜同閱犧牲,且諭以王師將討,宜早入朝之意,煜以疾辭。王師將臨,煜大失所望,他回報說:「臣事大朝,冀全宗把,不意如是,今有死而已。」於是修葺城堡,教習戰船,開始備戰。第二年,宋與吳越會師圍金陵,想欲盡室自焚不得,遂率百官親屬肉袒出降。
上一篇[蹤跡]    下一篇 [湖區[智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