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品牌圍巾

《南歌子》,詞牌名,源於唐教坊曲名。有單調、雙調兩體。宋詞一般為雙調。溫庭筠、秦觀、黃庭堅、李清照等著名詞人都用過此調。

1簡介

《南歌子》是詞牌名稱之一,又名《南柯子》、《春宵曲》、《風蝶令》、《望秦川》、《水晶簾》、《碧窗夢》、《十愛詞》、《恨春宵》。《金奩集》入「仙呂宮」,廿六字,三平韻。例用對句起。宋人多用同一格式重填一片,謂之「雙調」。首二句對偶,與平起五律頸聯相同。唐人另有《南歌子詞》,單調廿字,平韻,即五絕,與此調不同。
《南歌子》,原唐教坊曲名,後用為詞牌。隋唐以來曲多以「子」名,「子」有小的含義,大體屬於小曲。調名本自漢張衡《南都賦》:「坐南歌兮起鄭舞」句,取淳于棼事。此調首創於溫庭筠。

2格律

雙調
格律對照詞:蘇軾《南歌子·雨暗初疑夜》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韻)。
雨暗初疑夜,風回便報
中平中仄仄平平(韻),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韻)。
淡雲斜照著山明, 細草軟沙溪路馬蹄輕。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韻)。
卯酒醒還困,仙村夢不成。
中平中仄仄平平(韻),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韻)。
藍橋何處覓雲? 只有多情流水伴人
(說明:詞牌格律與對照詞交錯排列。格律使用宋體字排印,對照詞使用斜體字排印。詞牌符號含義如下:
平:填平聲字;仄:填仄聲字(上、去或入聲);中:可平可仄。逗號「,」和句號「。」:表示句;頓號「、」:表示逗。粗體字:表示平聲或仄聲韻腳字,或可押可不押的韻腳。下劃線:領格字。『』:例作對偶;〖〗:例作疊韻)

3典範詞作

1.【唐】溫庭筠《南歌子·手裡金鸚鵡》(單調23字平韻)
2.【五代】毛熙震《南歌子·惹恨還添恨》(雙調52字平韻)
3.【宋】石孝友《南歌子·春淺梅紅小》(雙調52字仄韻)
4.【宋】周邦彥《南歌子·膩頸凝酥白》(雙調54字平韻)
5.【宋】秦觀《南歌子·靄靄迷春態》(雙調55字平韻)
6.【宋】秦觀《南歌子·香墨彎彎畫》(雙調52字平韻)
7.【宋】秦觀《南歌子·玉漏迢迢盡》(雙調52字平韻)
8.【宋】李清照《南歌子·天上星河轉》(雙調52字平韻)
9.【宋】黃庭堅《南歌子·槐綠低窗暗》(雙調52字平韻)
10.【宋】賀鑄《南歌子·疏雨池塘見》(雙調52字平韻)
11.【宋】呂本中《南歌子·驛路侵斜月》(雙調52字平韻)
12.【清】王鴻《南歌子·詠鯉魚溪》(雙調52字平韻)
13.【遼】徐俯《南歌子(山樊)》(雙調52字平韻)

4相關信息

南歌子呂本中
驛路侵斜月,溪橋度曉霜。
短籬殘菊一枝黃,正是亂山深處過重陽。
旅枕元無夢,寒更每自長。
只言江左好風光,不道中原歸思轉凄涼。
這是一首描寫旅途風光景物與感受的小令。詞人作此詞時不但有一個時令背景(重陽佳節),而且有一個特殊的歷史背景(北宋滅亡后詞人南渡,流落江南)。正是這個特殊的歷史背景,使這首詞具有和一般的羈旅之作不同的特點。
上片為旅途即景。開頭兩句,寫早行時沿途的風景。天上還掛著斜月,就動身上路了。驛路上映照著斜月的寒光溪橋上尚凝結著一層曉霜。兩句中寫詞人自己動作的詞只一「度」字,但第一句寫斜月映路,實際上已經暗含人的早行。兩句意境接近溫庭筠詩句「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的意境,但溫詩前面直接點出「客行悲故鄉」,呂詞則情含景中,只於「驛路」、「曉霜」中稍透羈旅之意。此外「曉霜」兼點時令,為的是下面提出「殘菊」不突然。
「短籬殘菊一枝黃,正是亂山深處過重陽。」這兩句說的是路旁農舍外詞人看到矮籬圍成的小園中,一枝殘菊正寂寞地開著黃花。看到此景,詞人想起今天是應該飲酒賞菊的重陽佳節,又感慨到今年這節日,竟亂山深處的旅途中度過了。上句是旅途所見,下句是由此觸發的聯想與感慨。佳節思親懷鄉,是人之常情,更何況對於有家難歸(呂本中是壽州人)的詞人來說,由此引起的家國淪亡之痛便更為深沉了。但詞人這裡並未點破這種痛苦,只是用「亂山深處過重陽」一語輕輕帶過,留待下片集中抒發感慨。兩句由殘菊聯想到重陽,又由重陽想到眼前的處境和淪亡的故鄉。詞人思緒曲折感慨萬千,而出語卻自然爽利。
「旅枕元無夢,寒更每自長。」下片的頭兩句,由早行所見所感想到夜間他鄉客宿情景。旅途中住宿,詞人因為心事重重,老是睡不著覺,所以說「元無夢」;正因為深夜不能入睡,就更加感到秋夜的漫長,所以說「寒更每自長」。句中著一「每」字,可見這種情形已非一日,而是羈旅中常有的。「元」、「每」二字,著意而不著力,言外更令人凄然。
一般的羈旅之行,特別是佳節獨處的時候,固然也會令人有這種難眼的寂寞和憂傷,但詞人之所以有此感,卻是另有一番滋味心頭。「只言江左好風光,不道中原歸思轉凄涼。」江左即是江東,這裡指的是南宋統治下的東南半壁河山。江左風光,歷來為生長北方的文人墨客所嚮往。如詞人今身江東了,詞人卻並未感到喜悅。原因是中原被占、故鄉難歸,寂寞的旅途中,詞人思鄉之情不禁更加強烈,憂國的凄涼情緒也更加深沉了。兩句用「只言」虛提,以「不道」與「轉」反接,抑揚頓挫之間,正蘊含無窮憂傷時事的感嘆。詞寫到這裡,感情達到高潮,主題也就得到了集中的體現,它和一般羈旅之作不同的特點也自然流露出來了。
這首詞著力表現詞人的中原歸思,同時感情又有一個由隱至顯的過程。詞人結合特定的景物、時令、旅途狀況,層層轉進,如剝繭抽絲般地來抒發感情,最後凄然歸思,這樣抒情便顯得很自然。詞的感情基調雖比較凄涼傷感,但格調卻清新流暢。這種矛盾的統一,構成了一種特殊的風格美,使人讀來雖覺凄傷卻無壓抑之感。
上一篇[綠色藍寶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