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禪宗公案

「南泉斬貓」公案的由來:南泉和尚因東西堂爭貓兒,泉乃提起云:「大眾道得即救,道不得即斬卻也!」眾無對,泉遂斬之。晚,趙州外歸,泉舉似州,州乃脫履安頭上而出。泉云:「子若在,即救得貓兒。」

1譯文

據載,普願座下東西兩堂的僧人爭要一隻貓,正好讓他看見,普願便對大家說:「說的出就救得這隻貓,說不出就殺掉它。」大家無言以對,普願於是殺掉貓。趙州和尚從外面回來后,普願把經過說給他聽,趙州和尚聽了,脫下鞋子放在頭上就走了出去。普願說:「剛才若你在場,就救了貓兒。」
Nanquan Kills A Cat
One day at Nanquan's the eastern and western halls were arguing over a cat. When Nanquan saw this, he took and held it up and said, "If you can speak I won't cut it."The group had no reply; Nanquan then cut the cat in two. Nanquan also brought up the foregoing incident to Zhaozhou and asked him. Zhaozhou immediately took off his sandals, put them on his head, and left. Nanquan said, "If you had been here you could have saved the cat." ---Trans. by Thomas Cleary

2禪意

趙州和尚把鞋放在頭頂,意為「本末倒置」,說的是為貓爭吵不休的和尚本末倒置了。
南泉普願禪師要說的是:修身說禪,得道成佛是僧人為之追求的重大目標;若為一隻貓兒的歸屬起紛爭,豈不是「道不得」?這些弟子們,沒人去關注自身追求,求小利而失大志,所以禪師提刀斬貓兒為兩段。而弟子從諗,恰這時回歸南泉寺,聽說禪師斬殺小貓時,不置一言,只是慢吞吞地脫下鞋子,頂在頭上,向禪師表達了眾僧奪貓糾紛之事是「本末倒置」。
兩堂爭貓本屬迷執,見貓又欲得貓;南泉斬貓為當機妙用,啟迪學人;趙州以草鞋作貓兒,意在警醒學人,一切唯心造,貓兒本幻相,眾生之心惑亂,無中生有,執幻為實,帶來無盡煩惱。
這個公案一千多年來一直是人們評論的熱門話題,被稱作「難關」。歷來見仁見智,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白隱慧鶴
白隱慧鶴(1683-?)對雪竇提出「一刀兩斷」的論點提出了不同評唱。他說:「雪竇評『南泉斬貓』說『一刀兩斷任偏頗』,我先不問『一刀兩斷』時貓怎麼樣?我只想說『一刀一斷』時的貓是什麼樣的情形?」「一刀兩斷」是「殺人刀」(否定意識),「一刀一斷」是「活人劍」(肯定意識)。「一刀兩斷」是將貓真的殺死,「一刀一斷」是假殺的意識。「一刀一斷」時貓的情形怎樣呢?肯定是「不殺」。白隱不贊成南泉的做法,為什麼要執著「一刀兩斷」呢?他認為趙州的態度是對的,他頂履而走,不管什麼貓不貓,殺生不殺生。這才是「禪者的超脫」。
契蓮尼師
清代契蓮尼師參究南泉斬貓公案很相契。一次,渤恆問她對此公案有何領會?她很快作偈呈給老師:
「斬貓機用誰能委?草履拿來費力多。
只向低頭舒一笑,任他伎倆又消磨。」
評價趙州和尚「脫履置頭而去」是嘲笑陷於雞貓之爭的僧眾是頭足倒置,只顧向外馳求,忘卻自己腳下事,不在學佛做人上下功夫,卻為爭貓奪狗的無謂細節爭論不休。
鈴木大拙
日本禪學者鈴木大拙說:「可憐的貓為什麼慘遭不幸呢?斬貓不是無宗教、無慈悲的行為么?四大皆空的僧侶爭一隻貓幹什麼?趙州把鞋頂在頭上不是發傻嗎?此外,絕對否定與絕對肯定真是相互對立的么?不,趙州和尚的行為都是十分認真、十分嚴肅的,只是不了解其中的奧妙,才會有上述疑問。禪不是一種教化,禪要把一切羈絆徹底拋卻「。
簡介
普願法師(公元748~834年),俗姓王,禪宗南嶽繫懷讓禪師的二世弟子南泉普願,是馬祖道一的得意門生。他九歲時跪請父母同意他出家。投奔密縣大隗山大慈禪師學習禪道。他刻苦勤勉,守志不渝,從事勞作,手足出繭,長出凍瘡,也毫不顧惜,因此深得大師喜愛。
南泉斬貓
汾陽昭頌: 兩堂上座未開盲,貓兒各有我須爭。
廣德光頌: 南泉提起下刀誅,六臂修羅救得無? 設使兩堂俱道得,也應流血滿街衢。
雪竇頌云: 兩堂俱是杜禪和,撥動煙塵不奈何。 賴得南泉能舉令,一刀兩段任偏頗。
白雲端頌: 可憐皮下皆無血,直得橫屍滿道途。
成枯木頌: 當機不薦眼如痴,豈辨鋒芒未露時。
楚安方頌: 南泉提起為諸人,自是諸人眼不親。
胡安國頌: 滿堂兔馬非龍象,大用堂堂總不知。
簡堂機頌: 青蛇提起血腥臊,幾個男兒有膽毛。 直下血流猶未覺,舉頭還見鐵山高。
綠雨蕉頌: 誓掃匈奴不顧身,三千貂錦喪胡塵。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無准范頌: 儘力提持只一刀,狸奴從此脫皮毛。 血流滿地成狼藉,暗為春風染小桃。

趙州頂履

雪竇頌云: 公案圓來問趙州,長安城裡任閒遊。 草鞋頭戴無人會,歸到家山即便休。
雪竇宗頌: 石里藏金誰辨別,遊人但見蘚痕斑。 卻被石人窺得破,鐵船載入洞庭山。
胡安國頌: 趙州牙如劍樹,南泉口似血盆。 兩個無孔鐵槌,打就一合乾坤。
天童頌: 此道未喪,知音可嘉。 鑿山透海兮唯尊大禹, 鍊石補天兮獨賢女媧。
萬松評唱: 南泉如大禹鑿山透海,顯出神用。 趙州如女媧鍊石補天,圓卻話頭。
《無門關》謂: 趙州若在,倒行此令。 奪卻刀子,南泉乞命!
胡安國頌:手握乾坤殺活機,縱橫設施在臨時。滿堂兔馬非龍象,大用堂堂總不知。
佛心才頌:草鞋頭戴與誰論?四海無風浪自平。解道曲終人不知,江頭贏得數峰青。
上一篇[趙州茶]    下一篇 [楊岐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