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徐渭

《南詞敘錄》,明代徐渭撰,成書於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是一部論述南戲的專著,又是宋元明清四代,唯一的一部研究南戲的專著,其在中國戲曲理論批評史上的貢獻是不可低估的。全書比較全面地論述了南戲的源流和發展、南戲的藝術風格和特色、南戲的聲律、南戲的作家作品,以及南戲常用術語、方言的考釋等,最後附以戲文目錄。

1作者簡介

徐渭(1521-1593年),初字文清,后改文長,號天天池山人、青藤道士、田水月,山陰(今浙江紹興)人,明代文學家、書畫家。
徐渭少年即有文名,但屢應鄉試不舉。他早年被總督胡宗憲聘為幕府書記,協助參與平倭事宜,屢出奇謀。宗憲被殺,因懼禍佯狂而去。后因誤殺繼室,下獄論死,得好友力救獲釋。他晚年靠賣書畫為生,以狂放不得志終其一生。徐渭在詩文、書畫、戲曲和理論批評方面,均有很高成就,自謂:「吾書第一,詩次之,文又次,畫又次之。」一生著述宏富,有《徐文長集》三十卷,《逸稿》二十四卷,雜劇《四聲猿》、《歌代嘯》,戲曲論著《南詞敘錄》等。

2書籍簡介

《南詞敘錄》,明代徐渭撰,成書於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是一部論述南戲的專著,又是中國古代專論南戲的唯一著作。南戲為當時文人所歧視,但在民間又相當活躍,富於生機。徐渭撰述此書,一方面是為其爭名,同時也是填補學界空白。著者自謂:「北雜劇有《錄鬼簿》,院本有《樂府雜錄》,曲選有《太平樂府》,記載詳矣,唯南戲無人選集,亦無表其名目者,予嘗惜之。客閩多病,咄咄無可與語,遂錄諸戲文名,附以鄙見。」
全書比較全面地論述了南戲的源流和發展、南戲的藝術風格和特色、南戲的聲律、南戲的作家作品,以及南戲常用術語、方言的考釋等,最後附以戲文目錄。關於南戲的源流,《南詞敘錄》認為:「南戲始於宋光宗朝,永嘉人所作《趙貞女》、《王魁》二種實首之」,接著著者又引用了另一則見解:「或云:宣和間已濫觴,其盛行則自南渡,號曰『永嘉雜劇』,又曰『鶻伶聲嗽』。」此二說對南戲的源流闡述已頗為清晰。關於南戲的發展,則謂:「其曲,則宋人詞而益以里巷歌謠,不葉宮調,故十大夫罕有留意者。元初,北方雜劇流入南徼,一時靡然向風,宋詞遂絕,而南戲亦衰。順帝時,忽又親南而疏北,作者蝟興,語多鄙下,不若北之有名人題詠也。永嘉高經歷明……乃作《琵琶記》雪之,用清麗之詞,一洗作者之陋。」這一段表述有兩點值得注意:一是認為南戲乃「宋人詞而益以里巷歌謠」,既肯定了曲與詞的關係,同時又肯定了「里巷歌謠」在南戲形成中的地位,這頗為符合南戲形成的實際情況;二是比較概括而準確地縷述了南戲從宋代到明初的演化跡象。
在《南詞敘錄》中,作者還較為全面地分析了南戲的特色。在徐渭看來,早期南戲在音律上「本無宮調,亦罕節奏,徒取其畸農、市女順口可歌而已」,肯定南戲在初創時期音律上的靈活狀況。同時,早期南戲「語多鄙下」,至高則誠「以清麗之辭,一洗作者之陋」。但南戲發展到明初,以《香囊記》為始,「以時文為南曲」,「南戲之厄,莫甚干今」,於此肯定了南戲在初創時期的藝術面貌。
關於南北曲的異同,《南詞敘錄》中有一則著名的論述:「聽北曲使人神氣鷹揚,毛髮洒淅,足以作人勇往之志……南戲則纖徐綿渺,流麗婉轉。」徐渭高度評價南戲,與其對於「本色」的弘揚密切相關。他認為南戲「有一高處:句句是本色語,無今人時文氣」,這是徐渭戲曲主張的核心。王驥德曾言:「先生好談詞曲,每右本色。」(《曲律》)所謂「本色」,就是要通俗自然,以家常語入曲,而反對以「秀才家文字語及引傳中語」(《崑崙奴題詞》)寫曲,要求在創作中做到「俗」與「真」的統一,這是徐渭「本色」論的主要內涵。徐渭對當時尚處於民間狀態的南曲四大聲腔,作了較早的考察和評價,特別對崑山腔,給以有力的辯護,將其與隋唐之雅樂相提並論,旨在提高崑山腔的身份。另外,《南同敘錄》在南戲的宮調音律問題上的淪述,以及對南戲作品的評價也都頗有價值。
徐渭的戲曲創作和理論研究,促進了明後期戲曲創作和理論上的繁榮。他的勇於創新的精神,對湯顯祖影響尤大。「越中」曲論家王驥德、呂天成、孟稱舜等,更直接受到其創作和理論思想的影響。《南詞敘錄》全面地論述了南戲這一藝術門類,在宋元明清四代,是唯一的一部研究南戲的專著,其在中國戲曲理論批評史上的貢獻是不可低估的。

3版本

《南詞敘錄》今存有「壺隱居黑格鈔本」、《讀曲叢刊》本、《曲苑》和《中國古典戲曲論著集成》本等。
上一篇[樂昌分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