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作品評述

  首句為「妙手寫徽真 」,點出所題者即是高明肖像畫師手畫的崔徽像 。「徽真」即崔徽的寫真像。崔徽真的來歷,據元稹《 崔徽歌 》題下注云:「崔徽,河中府娼也。裴敬中以興元幕使蒲州,與徽相從累月。敬中使還,崔以不得從為恨,因而成疾。有丘夏善寫人形 ,徽托寫真寄敬中曰 :『崔徽一旦不及畫中人,且為郎死。』發狂卒 。」《歌》中雲 :「有客有客重丘夏,善寫儀容得恣把。」此即「妙手寫徽真」所指。

  蘇東坡曾有題為《章質夫寄崔徽真》的詩,詩中寫畫中崔徽形象是「玉釵半脫雲(發)垂耳,亭亭芙蓉在秋水 」,十四個字只作大略形容。對此,少游僅在這首詞的第二句用「水剪雙眸點絳唇」七個字概括,寫她的眼睛和嘴唇,給人的印象便自不同,如工筆畫之於剪影,精細得多了。由此可見,詩詞在表達上的不同。李賀《唐兒歌》「一雙瞳人剪秋水」,江淹《詠美人春遊》詩「明珠點絳唇」,是其用語所本 。眼睛和嘴唇是最能顯示美人神采和情韻的部位。

  「疑是昔年窺宋玉 ,東鄰 ;只露牆頭一半身」,繼續實現這幅寫真的畫面 ,透露出所畫的是半身像,借宋玉《登徒子好色賦》的一段文字來增加情趣。《賦》中說,宋玉東鄰的女子私慕他,登牆偷望他有三年之久。這個情節自然與崔徽本事無關,不過是由於畫像是半身的而想到鄰女窺宋,牆頭半遮玉體的形象。「疑是」者 ,非是而似是也 。「似是」言二美姿色之近。

  《賦》中如「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云云,宋玉所藉以盛稱鄰女之美色者,也不妨加之於崔徽,以補充上句的不足。

  「誰記當年翠顰」,顰眉承上「酸辛」,絕非寫美人的套語,而是反映了畫面上的真實。崔徽畫像上的神態可不是如宋玉東鄰女那樣的巧笑迷人,而是眉黛含顰。這是由於崔徽請畫師丘夏寫真時正懷著悲苦的心事,畫師又作了精確的反映。「往事已酸辛」一句,與東坡《章質夫寄惠崔徽真》詩中的「當時薄命一酸辛 」,辭意皆合。這兩句詞把崔徽的身世遭逢作一提挈。她的一段辛酸史既成往事,誰復省記,唯有這一幅寫真留下,言下之意,感慨無窮盡。

  最後詞人筆鋒一轉,寫賞鑒了畫像后的感受:「盡道有些堪恨處,無情」 。面對如此美艷絕倫的人物,如此高妙傳神的畫筆 ,觀賞之後還有什麼「堪恨處」呢?「無情」雲者,蓋即是如東坡前題詩中所謂「丹青不解語」,謂畫上美人 ,雖是極妍盡態,可惜不是真人,不通情愫吧。緊接著,詞人以拗折之筆挽轉一句,說「任是無情也動人」!全用晚唐羅隱《牡丹花》詩句「 若教解語應傾國 ,任是無情也動人」。「不解語 」的牡丹花,「少口氣兒」的美人圖,都是「無情也動人」。

  全詞以「妙手寫徽真」破題,以下都是從畫上真容著筆。詞中借用前人詩句,抒自己的感受,點化之妙,是見詞人功力。
上一篇[南鄉子·落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