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卜尼法斯八世

標籤: 暫無標籤

卜尼法斯八世(1294~1303年在位)。紅衣主教本尼迪克特·加塔尼(Benedict Gaetani1235-1330在世)並不是虔誠的信徒,但是心誠與否並非是當教皇的必要條件,而且這個人一心想爬到那個位子上。教皇席位在這個世界上最為顯赫,而且加塔尼也特別想佔有這個席位帶來的權力和財富。1292年,教皇尼古拉四世去世,加塔尼看到了一線希望。

1競選

當時,羅馬的兩大望族-奧爾西尼家族和科隆納家族正在進行激烈的爭鬥,他們兩家尖銳的矛盾直接反映在選舉下一任教皇的主教團的意見中。一半成員希望下一任教皇出自奧爾西尼家族,而另一半成員則希望科隆納家族勝出。選舉陷入了無望打破的僵局。好幾個月過去了,人們仍然看不到新教皇的影子。本尼迪克特·加塔尼既不擁護奧爾西尼家族,也不擁護科隆納家族,而且對於任何一方而言,他的表現都是特立獨行的。選舉團的主教們無休止地爭吵時,他在一旁伺機觀望,並認為他們最後會選自己作為折中方案的。但下面發生的事情給了他不小的打擊。選舉團里的一個主教可能是打趣地提議他們不如結束對峙,選"摩羅尼的彼得"這位知名的隱士當教皇算了。其他的主教們不顧這個提議是否只是個玩笑,一致同意這個建議,因為此時此刻他們已經互相看看就想吐了。於是他們長途跋涉地來到了彼得在山中修行的岩洞,宣布他這個迷惑不解的隱士成為教皇。長期以來,世間的教皇全是從羅馬的富豪之家裡選拔出來的,所以大多數人都覺得這個質樸純潔的人能夠當選一定是聖靈插手的結果。但本尼迪克特·加塔尼並不這麼認為。他眼看著煮熟的鴨子飛上了天,而正在上演的這出滑稽劇令他羞憤不已。雖然他必須得接受這個結果,但他的心裡早就有了一番盤算。

2狐狸

"摩羅尼的彼得"現在是教皇切萊斯廷五世,世俗的教皇政務令他這個外行頭暈腦漲。他習慣於在深山老林里修行,而不是統治整個天主教世界。疑惑重重的教皇便把加塔尼當做專職顧問來諮詢,而加塔尼正挖空心思地想把教皇領下台呢。據記載,加塔尼在切萊斯廷五世的房間里安了一根管子。每天晚上教皇就寢的時候,他就在管子那端低聲呢喃道:"切萊斯廷,切萊斯廷,放下你的政務吧。對你來說這件事太大了。"切萊斯廷五世認為他聽到了上帝的聲音,於是歡天喜地地辭職了,本尼迪克特·加塔尼旋即當選為教皇卜尼法斯八世。 
在安心享受權力之前,卜尼法斯八世先得除掉自己的前任。前教皇切萊斯廷五世雖然變回了"摩羅尼的彼得",但是他退位以後仍然有很多人擁戴他。卜尼法斯八世不能容忍前教皇切萊斯廷五世成為民眾忠心的焦點。儘管彼得不求別的,只求回到山洞裡繼續平靜地祈禱,但他仍遭到了逮捕和拘禁。幾個月以後,他死在了污穢的囚洞里。 雖然彼得在骯髒的監獄里漸漸腐爛,但他的追隨者們仍然認為"他放下了教皇的頭銜,像神靈一樣休憩在綴滿紫色和金色飾物的躺椅上"。彼得在被捕以後給卜尼法斯八世下了一條非常準確的預言:"你像狐狸一樣溜了進來,你將像獅子一樣統治,並像狗一樣死去。"
卜尼法斯八世對他的預言充耳不聞。新教皇的對手不在了,這下他要好好地享受世界上最偉大的統治權了。他穿上了最華麗的紫色長袍,並在羅馬各地都豎起了自己的雕像,顯然他深諳此道。他睥睨一切,並把所有和他交往的人都拒之門外。阿拉貢國王的使節傑拉爾德·阿爾巴拉托寫道:"主教們全都盼他早點兒死,他們無法繼續忍受他的殘暴。紅衣主教蘭布爾夫說,和這樣的人一起生活還不如死了的好。他巧舌如簧而且眼觀六路,但是他身體的其他部位全都爛透了,所以他也活不了多久。"

3獅子

卜尼法斯八世與中世紀最後幾任教皇格列高利七世和英諾森三世等人一脈相承,他也公開宣稱教皇的最高權力,其聲勢之大簡直蓋過了他的前輩們。"羅馬教皇就是法律,"他號令天下,"只有不加思考地服從於羅馬教廷才是得到救贖的基本要素。"雖然卜尼法斯八世既缺乏對宗教的虔誠態度,又沒有道德準則,但他可以大言不慚地說:"我們聲明、宣布並闡述我們的一貫立場-對於每個人來說,要想得到救贖就必須臣服於羅馬教皇。"而他在私下裡說的話和他的公開言論就差之千里。"怎麼啦,和女人、男孩子上床就與搓搓手一樣簡單。"這是他對性道德的看法,而且如果他不是教皇的話,他對靈魂不朽的看法也會讓他上火刑柱的:"希望死後永生的人和餐桌上那隻烤雞沒什麼差別。" 
卜尼法斯八世的議事日程上沒有精神救贖那一項,只有聚斂錢財的計劃。一位西班牙外交官給他下了個不錯的結論:"這位教皇只關心3件事:長命百歲、榮華富貴以及家底雄厚。"為了達到這些目的,至少是最後兩個目的,卜尼法斯八世利用教廷的財產在羅馬周邊地區不斷攫取土地和城池,他想建立起可以匹敵羅馬所有望族的加塔尼王朝。然而,加塔尼家族的擴張卻損害了科隆納家族對財產和繼承的特權。他們之間必然的衝突最終導致卜尼法斯八世不光丟了面子,還丟了教皇的統治權。
一切始自一次大膽的搶劫。科隆納家族的年輕成員斯蒂芬·科隆納(Stephen Colonna)劫掠了一輛馬車,那輛車上裝著教皇打算用來買地的黃金。科隆納家族的兩個主教聽說這個後果嚴重的冒犯之後,主動找到教皇懇求他恕罪。卜尼法斯的答覆是只要他們把劫走的東西還回來就可以了,這聽上去合理得近乎虛假。但是他進一步要求教皇的軍隊要進駐科隆納家族在羅馬周圍的領地,這一點對科隆納家族來說是不可忍受的侮辱。 
科隆納家族不但沒有服從這個命令,反而揭竿而起。他們在羅馬散發傳單,質疑卜尼法斯八世的合法性,並指控他從"隱士教皇"切萊斯廷五世手中竊取了皇位。於是教皇奮起迎戰,他把整個科隆納家族都逐出了教會,"甚至第4代也未能倖免"。這是一種強有力的精神武器,因為被逐出教會就意味著這個人得不到法律的保護,任何人都可以殺掉他或是奪走他的財產,而且這麼做還是值得稱道的。 
卜尼法斯八世繼續得寸進尺。他召集了十字軍攻打科隆納家族。雖然沒有多少人願意為了讓教皇自己撈好處而加入軍隊,但支持摧毀該家族的人也足夠了。最後,戰敗的科隆納家族成員聚集到了僅剩的領地-古城帕萊斯特里納中。帕萊斯特里納的城牆固若金湯,他們還可以阻擋一陣,但是卜尼法斯八世的軍隊完全有能力攻進去。他騙取了科隆納家族的信任,讓他們認為只要放棄城市並向他屈服便可解決所有問題。 
科隆納家族全體成員都在教皇面前跪了下來,族長們親吻著教皇的雙腳,乞求他的原諒。然而,卜尼法斯八世沒有放過他們。我們可以在但丁的《神曲·地獄篇》中找到卜尼法斯八世在最後一擊中的所作所為以及他的下場(卜尼法斯死了以後,他和其他幾位教皇被打入地獄的第8層-臉朝下栽進一條裂縫中)。教皇下令將帕萊斯特里納城徹底清剿。這座擁有無價古迹和悠久歷史的輝煌城市頃刻間化為烏有,城內愷撒大帝的宮殿也遭到了滅頂之災。教皇手一揮就把帕萊斯特里納夷為了平地,而且還命人在耕地中撒上鹽使之永遠貧瘠。卜尼法斯八世似乎贏了,至少他自己這麼認為,但科隆納家族在得到了法國國王腓力四世的協助以後必將報仇雪恨。 
教皇和美男子腓力四世之間的矛盾就是一個金錢問題。他們倆都需要大量的資金,腓力四世需要用錢鞏固剛開始擴張的封建帝國,卜尼法斯八世則需要用錢來資助他不斷膨脹的領土擴張野心。教皇想阻止腓力四世繼續掠奪法國教廷的財產,因為那是十分重要的資金來源。矛盾的起因在於腓力四世想對法國國內的教堂財產收稅,卜尼法斯八世不讓,腓力四世一怒之下宣布所有的財產和貨物對外國禁運——其實就是禁止對教皇國運,這麼導致教皇直接失去了法國地區所有教廷對教皇國的進貢。卜尼法斯八世無奈,只好同意腓力四世可以對教會徵稅。但是雙方的梁子就此結下了。腓力四世依然不睬教皇,準備制定一個法案來限制教皇的權力,教皇立刻責令法國大主教訓斥腓力四世,結果腓力四世火冒三丈,逮捕了大主教,交給了法國世俗的法庭要審判他。這下教皇毛了,宣布了「聖一至聖」的詔諭,故伎重演,開除了腓力四世的教籍。卜尼法斯八世警告說:"我的前任們一共罷黜過3任法國國王。你要知道,一旦事態必要,我們會把你貶為馬夫的。"

4死狗

但是教皇沒有意識到君主們受到教皇控制的時期已經漸趨終結了。在卜尼法斯八世的威脅和命令面前,腓力四世不但沒有誠惶誠恐地順從於他,反而召開三級會議尋求幫助,大會宣判教皇為罪人,並秘密資助了遠征羅馬的行動。1303年9月,一群武裝分子進入了阿納尼城,那裡是卜尼法斯八世的出生地,也是他喜歡去休養的地方。這群人在一位科隆納家族長者的帶領下攻入了教皇的宮殿,卜尼法斯八世正傲慢地坐在寶座上等待著他們的光臨。 
老科隆納看著曾經毀滅了自己家族的教皇那傲慢的樣子不由得怒髮衝冠,他攥著匕首衝過去意欲手刃仇人。就在匕首即將刺中教皇的最後一刻,他的同伴由於害怕這個瀆神的行為會觸怒上帝而攔住了他。卜尼法斯的性命保住了,但是他的尊嚴全完了。老科隆納和同伴們剝下了教皇的法衣,並把他用鎖鏈套走了。對之極盡侮辱嘲笑之能事,卜尼法斯八世氣的發抖,拍著腦袋說:「你們可以囚禁我,殺了我,但是我是教皇,就是死,也要死的像一個教皇那樣!」本來腓力四世是想把他老人家帶到法國受審的,後來可能覺得審判教皇畢竟太驚世駭俗了,於是過了段時間也就把他放了,據說在那段時間裡他的精神失常了。儘管在加塔尼家族勢力的影響下,卜尼法斯最終恢復了自由,但他已經不是原來的他了。一個月以後,中世紀最後一任教皇在頹喪和絕望中咽了氣。不過他死後有件事情還是值得一提的,就是他的墳墓在300年後被挖開,發現完好無損,沒有任何腐爛的徵兆。或許是上帝憐憫他作為第一個差點被世俗法庭審判的教皇,就賜予他肉身不腐吧。死後本尼狄克十一世即位。
上一篇[千瓣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