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卡廷事件」又稱「卡廷慘案」、「卡廷森林大屠殺」。1940年春,大約2.2萬名波蘭軍人、知識分子、政界人士和公職人員在卡廷森林遭到蘇聯軍隊殺害。直至1990年4月13日,時任波蘭總統雅魯澤爾斯基訪問蘇聯時,蘇方才正式承認對「卡廷」事件負全部責任,稱其是「斯大林主義的嚴重罪行之一」。11月27日報道,俄羅斯議會首次以決議方式,公開承認斯大林親自下令屠殺兩萬波蘭精英,一手製造卡廷慘案。這番表態,一改昔日俄方迴避硬拗姿態。

1 卡廷事件 -簡介

卡廷事件卡廷事件發生地

卡廷事件,又稱「卡廷森林大屠殺」、「卡廷大屠殺」或「卡廷慘案」,是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在蘇共中央的批准下,於1940年春對被俘的波蘭戰俘、知識分子、警察及其他公務員進行的有組織的大屠殺。

1940年,約2.6萬名波蘭軍人和公民在蘇聯斯摩棱斯克州以西的卡廷森林被集體殺害。1943年4月13日,攻入蘇聯的納粹德國宣布在卡廷森林發現大批波蘭軍人屍體,並稱這場屠殺為蘇聯所為,蘇聯隨即予以堅決否認。

在後來的幾十年間,蘇聯和波蘭兩國一直就「卡廷」事件爭論不休。直至1990年4月13日,時任波蘭總統雅魯澤爾斯基訪問蘇聯時,蘇方才正式承認對「卡廷」事件負全部責任,稱其是「斯大林主義的嚴重罪行之一」。

2 卡廷事件 -經過

1939年9月1日,納粹德國對波蘭發動閃擊戰,佔領波蘭西部地區。9月17日,蘇聯從東部進入波蘭,佔領寇松線以東的全部波蘭領土,俘虜約25萬名波蘭軍隊官兵。蘇聯隨後將波蘭官兵分別關押在一些新建的戰俘營。其中的斯塔羅別利斯克、科澤利斯克和奧斯塔什科夫3個戰俘營,關押著包括9000名軍官在內的共約1.5萬名波蘭戰俘。 

蘇聯政府認為波蘭戰俘是一個大包袱(一方面,蘇聯在緊張的備戰中為其要消耗寶貴的人力和物力;另一方面,波蘭戰俘可能隨時反抗蘇軍的監禁),遂決定先處理掉波蘭戰俘中的軍官。除掉了軍官,其餘的士兵就會處於群龍無首的境地。蘇聯有關方面認為,最好的辦法是從肉體上將他們消滅掉。1940年3月5日,蘇聯內務人民委員(內務部長)貝利亞專門就對2萬餘名以波蘭軍官為主的戰俘和犯人實施槍決一事寫出報告上交斯大林和聯共(布)中央審批,隨即獲得批准。

1940年4月初,處決波蘭戰俘的行動正式開始。數百名被俘的波蘭軍官被從上述三個戰俘營帶上汽車,秘密運往行刑地卡廷森林。行刑人員站在波蘭戰俘身後,用手槍對著他們的後腦開槍。掩埋之後,蘇方人員在上面鋪上了厚厚一層土。不久,第二批戰俘又被運到該地被同樣處理。直至當年5月中旬,蘇聯方面在卡廷森林共處決波蘭戰俘4421人。他們被分別埋入8個大坑,上面鋪滿松樹和白燁樹。除卡廷森林外,蘇聯方面還在斯塔羅別利斯克戰俘營槍決了3820人,奧斯塔什科夫集中營槍決了6311人,西烏克蘭和西白俄羅斯的其他戰俘營和監獄槍決了7305人。加上卡廷森林槍決的4421人,共計21857人,其中包括約1.5萬名波蘭官兵俘虜。

卡廷大屠殺具體發生在位於卡廷森林(俄羅斯斯摩棱斯克以西約19公里,臨近卡廷和Gnezdovo的村莊)的科澤利斯克戰俘營。在斯大林的命令下,除在卡廷森林外,同時發生的屠殺還有在斯塔洛柏斯克和奧斯塔什科夫戰俘營的處決戰俘行動以及發生在西白俄羅斯和西烏克蘭的處決政治犯行動處決地點包括設於斯摩棱斯克的內務人民委員部總部、當地一個屠場,以及加里寧、哈爾科夫、莫斯科等蘇聯城市的監獄。在這些屠殺之中,卡廷大屠殺規模最大。現代波蘭准對卡廷大屠殺的調查覆蓋上述所有的屠殺。

1941年,德軍佔領卡廷森林。1943年,納粹德國揭發在卡廷森林發現集體墓地。德國的揭發導致使蘇聯與設於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斷絕外交關係。蘇聯一直否認卡廷大屠殺,直到1990年才承認內務人民委員部實施並隱瞞了卡廷大屠殺。俄羅斯檢察總長的一項調查證實蘇聯需要為卡廷大屠殺負責,但是並未按波蘭政府的意願將其承認為戰爭罪行或種族屠殺,因而無須對尚健在的屠殺參與者進行起訴。俄羅斯同時拒絕承認遇難者是斯大林壓迫的受害者,使他們不能得到正式死後平反。俄羅斯在2005年公布的調查報告中聲稱這段時間俄羅斯和烏克蘭地區共俘有14,542名波蘭軍民,其中1,803名死亡,沒有跡象顯示曾發生種族屠殺,且拒絕交出機密檔案。

3 卡廷事件 -解密

卡廷事件卡廷事件的埋屍坑

此次屠殺起源於拉夫連季·貝利亞的關於處決所有波蘭軍隊成員的提議;正式文檔於1940年3月5日由蘇共中央政治局(包括斯大林和貝利亞)全體簽署批准。

遇害人數估計約為22,000,最常見的數字為21,768。屠殺在卡廷森林、加里寧、哈爾科夫等地。受害者中約8,000人是1939年蘇聯入侵波蘭的戰俘,其餘則是被指控為「情報人員、憲兵、破壞者、地主、工廠主、牧師及官員」而遭逮捕的平民。由於波蘭的徵兵制度規定除非獲得當局豁免,所有大學畢業生必需服兵役,接受後備軍官培訓,蘇聯得以網羅大批波蘭籍知識分子,其中包括波蘭籍猶太人、烏克蘭人、喬治亞人及白俄羅斯人。

1943年4月13日,攻入蘇聯境內的納粹德國軍方宣布,在德軍佔領的蘇聯斯摩棱斯克市附近的卡廷森林地區發現被蘇聯軍方屠殺的波蘭軍人萬人坑。4月15日,蘇聯發表公報,對此予以斷然否認,宣稱這些波蘭戰俘在德軍入侵蘇聯之後落入德軍手中,是被德軍所殺害的。此後,蘇聯和德國均組織調查團前往卡廷進行實地調查,但都沒有沒有取得明確的結果。戰後,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在審訊納粹德國戰犯時也迴避對卡廷事件的明確表態,從而使之成為一樁未了的迷案。

此後,波蘭方面和國際社會針對蘇聯政府的說法多次提出懷疑並展開激烈爭論,但蘇聯政府始終堅持既定的立場。

1985年戈爾巴喬夫成為蘇聯黨和國家領導人之後,蘇聯和波蘭組成由由歷史學家參加的聯合委員會,對涉及此次事件的大量文件進行深入細緻的研究。

1990年4月13日,在波蘭總統雅魯澤爾斯基訪問蘇聯之際,蘇聯正式承認對卡廷事件負全部責任。

1992年10月14日,葉利欽總統的特使皮霍瓦到達華沙,向波方移交了有關「卡廷」事件的20份絕密檔案,其中最重要的是聯共(布)中央政治局1940年3月5日關於槍決1.47萬名波蘭軍官和在獄中關押的1.1萬名波蘭公民的決定。波方立即將其中幾個重要文件公之於眾。至此,兩萬多名波蘭人被屠殺的悲劇、波蘇(波俄)關係史上歷時半個世紀的最大懸案——卡廷森林慘案,其真相終於水落石出。

4 卡廷事件 -影響

直到現在,「卡廷」事件還是波俄兩國最為敏感的那根神經。2007年,波蘭眾議院決定將每年4月13日定為「卡廷」事件遇難者紀念日,並出資將斯摩棱斯克郊區的那片森林建為「卡廷紀念地」,還修建了一個別緻的大門。沿著大門走進去,有一塊巨石,上面用俄語寫著:這裡不但葬有波蘭軍人,還有那些不願意殺害波蘭戰俘的俄羅斯軍人;他們被自己的同胞殺死,也被埋葬在這裡。

5 卡廷事件 -原因

卡廷慘案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而是一系列政治紛爭的結果。蘇聯希望建立一個全球性的無產階級政府,而戰前的波蘭與蘇聯之間的敵意也在不斷加深。在1920年波蘇戰爭以波蘭的勝利為結束后,蘇聯不得不放棄將革命推向西方,斯大林被批評其在波蘭戰線上的錯誤決定,蘇維埃當局把西方鄰國看作是主要的敵人。波蘭在協約國和羅馬教廷支持下的向東擴張,紅軍在華沙戰役中的完敗。1921年3月18日締結的里加條約讓波蘭獲得了西白俄羅斯和四分之一個烏克蘭。作為這場戰爭的犧牲品,12-13萬蘇維埃戰俘於1919-1921年間被關押在波蘭,其中的65000到70000回到了俄國,超過6000人成為了白衛軍(在波蘭、德國、羅馬尼亞和波羅的海國家),2000人成為波蘭居民並加入國籍。根據波蘭和俄羅斯兩國的國家檔案機構共同出版的文獻,約有18,000至20000名紅軍戰俘在1919至1922年間死亡。在1937年到1938年的蘇聯 「大清洗」(Great Terror,旨在平息醞釀在全國的反布爾什維克叛亂)運動期間,蘇聯人用極端的手段打擊國內的波蘭人群體。當時超過7萬波蘭人(蘇聯公民)被人用手槍擊中後腦而死亡,大清洗中,每十個受害者中就有一個是與波蘭有關係的。後來,蘇聯使種族清洗的機制更加精密了。

1939年9月,與希特勒簽訂了條約后,斯大林向正在抵抗德國人的波蘭發起進攻,他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永久摧毀波蘭的獨立地位。在入侵最開始的時候,蘇聯一如既往地隔離(或當場槍殺)那些他們認為是波蘭領導集團的代表人物,特別是官員。可以想像,蘇聯當局對種族清洗是早有預謀的,就像德國人在他們的領地所計劃的一樣。對於被囚禁者,蘇聯並沒有按照國際法對待他們,所以他們一直堅持著他們如此一致的謊言。

隨著1943年波蘇關係惡化,以及蘇聯在1944-1945年支配了波蘭的領土,蘇聯成功把這個被征服的國家以共產主義傀儡政府的形式一直統治到80年代。在這段時期,任何要求獲知卡廷事件真相的人均被看作是反對蘇聯和反對波蘭人民共和國份子。這就是戰後波蘭一直被 「卡廷謊言」所駕奴的原因。

6 卡廷事件 -和解紀念

《新京報》11月27日報道,俄羅斯議會首次以決議方式,公開承認斯大林親自下令屠殺兩萬波蘭精英,一手製造卡廷慘案。這番表態,一改昔日俄方迴避硬拗姿態。
眾所周知,數百年間俄波兩國歷史糾葛不斷。沙皇俄國參與瓜分波蘭在前,蘇聯干涉操縱波蘭內政在後。1940年卡廷慘案,一代波蘭精英———兩萬多位科學家、軍官、知識分子慘死,令波蘭元氣大傷。
冷戰結束,俄波分道揚鑣。對於最重大的歷史遺留問題———卡廷慘案,兩國各執一詞,時有齟齬。
如何化解卡廷慘案難題,解開俄波歷史心結,實現兩國關係和解,成為橫亘在俄羅斯歷屆政府面前的當務之急。無怪乎,葉利欽與普京兩位總統任內,俄羅斯政府立場均有所鬆動,陸續釋放重新認定卡廷慘案責任信號。
今年4月波蘭總統卡欽斯基訪俄,紀念卡廷慘案七十周年途中,不幸飛機失事遇難。噩耗傳來,舉世震驚。一時間,各種陰謀論滿天飛,為剛剛啟動的波俄和解進程,蒙上一層厚厚的陰影。

愁雲慘霧的悲情之下,所幸波俄兩國領導人識大體,顧大局,及時引導民意。俄總統梅德韋傑夫第一時間表達哀悼之情,總理普京破天荒單腿下跪,祭奠卡廷慘案遇難者,波蘭民眾反應強烈。此後俄羅斯國家電視台多次播放《卡廷慘案》電影,震撼人心。國民心理距離迅速拉近,為政治家修補兩國關係,推動民族和解,奠定了民意基礎。危機反而化為轉機。
波俄能否順利開啟民族和解進程,實乃觀察俄羅斯與東中歐諸國,重建正常關係的風向標。歷史上,命運多舛的波蘭,多次慘遭歐洲大國瓜分入侵,弱者心態,悲情難免,尤其值得大國俄羅斯多加體諒。俄羅斯若能以大事小,將心比心,坦然正視卡廷慘案,還原歷史真相,一肩扛起政治責任,則改善兩國關係,並非難事。
君不見,法德爆發多場戰爭,勢不兩立。二戰結束,痛定思痛,戴高樂與阿登納,排除重重阻力,毅然推動民族和解。兩國官方鼓勵青年交流互訪,聯手編寫歷史教科書。這一段化干戈為玉帛的成功經驗,傳為佳話。
曾記否,1970年西德勃蘭特總理華沙驚世一跪,懺悔法西斯暴行。1997年英國首相布萊爾代表英國政府,對愛爾蘭大飢荒公開道歉。二十世紀以降,就歷史上不義行徑,一國政府公開表達懺悔、承擔道義責任的國家道歉,漸成歷史潮流。還原歷史真相,釐清政治責任,彌合歷史創傷的國家道歉,是通向民族和解的不二法門。
承認歷史真相,是民族和解的起點,只有和解,才能告別不堪回首的歷史,邁向充滿希望的未來。 
上一篇[尚比亞克瓦查]    下一篇 [辛巴威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