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卡拉麥里有蹄類自然保護區地跨昌吉州、阿勒泰地區 輥縣,總面積1.7萬平方公里,屬國家保護的珍稀動物有蒙新野驢、"普氏野馬"、盤羊、鵝喉羚(黃羊)等.

1 卡拉麥里 -電影:卡拉麥里

  導演:嚴高山
  主演:王雙寶 呂晶 高一瑋
  類型:劇情 西部
  國家/地區:中國
  片長:90分鐘
  上映日期:2009-11-02
  對白語言:漢語普通話
  發行公司:北京合眾天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故事發生在戈壁、沙漠、草原。——中國西部著名的古爾班通古特大沙漠邊陲,一塊方圓無際的神奇地方。新婚不到一年的猛子,祖輩原是有名的獵手,猛子從小也練就了一身好槍法。但為了保護家鄉的生態環境,和所有人一樣,早已棄獵從牧。並響應政府的號召,雖然還背著獵槍,卻自願加入了以保護生態環境為責任的護林隊,成為了一名深居在邊陲地帶的優秀護林員。每天邊巡邏邊放牧,與身懷六甲的妻子金花,過著既溫馨又平靜的日子。可是,大漠戈壁突然的一聲槍響,卻打破了這一切。饒有經驗的猛子,尋著槍聲,火速趕往出事地點,果然發現了趙五等人的盜獵團伙正在追殺國家保護動物——沙漠羚。看著那些血淋淋的動物慘死於盜獵者的槍下,猛子無比心疼而又憤怒。他亮出自己的護林員證,嚴令趙五等人跟他去森林派出所接受處罰。可趙五等卻反過來對猛子威逼利誘,甚至要殺人滅口。不想,猛子卻根本沒把趙五等人放在眼裡,執意要趙五等放下槍跟他自首。窮凶極惡的趙五等人,終於對猛子下了毒手。猛子猝不及防,倒在了罪惡的槍口下。猛子的犧牲,頓時引起人們的極大震動。然而。狡猾的趙五等人,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竟製造了一個混淆是非,陷害猛子的假現場。這不禁引來人們的疑惑,也使得公安部門的偵破行動陷入艱難曲折之中。幹警們正欲展開細緻的調查取證,不料,悲痛中的金花提出了一個強烈要求:猛子是為反盜獵而犧牲的英雄,他應當被批准為烈士。幹警們十分理解金花的心情,但報批烈士需要些時間,甚至需要案件偵破結束。幹警們便極力安慰金花:猛子決不能白白犧牲,一定要將兇手抓拿歸案。可幹警們沒想到,金花根本不聽勸阻,不顧自己懷著孩子,竟隻身再次返回到那間小屋,並背上了猛子的那桿獵槍。從此,大漠中,黃沙飛舞,茫茫戈壁,渺無人煙,許多地方都留下了金花的身影。金花心裡只揣著一個目標:無論付出什麼,哪怕是自己的命,也要找到殺害猛子的兇手,要讓其為猛子償命。因為她相信,猛子的一切都是清白的,就像那碧綠的草原,絲毫沒有被污染。可是,尋覓兇手的蹤跡,金花的行動卻遇到了令人難以想象的挑戰。她不分白天與黑夜奔波著,只要發現一點點蛛絲馬跡,哪怕是個誤判,她都會拚命撲上去。不管路有多遠,有沒有路。炎炎烈日,熱浪翻滾,甚至沙子都被灼流所溶化。甚至被肆虐的沙塵暴所淹埋……。終於發現了一個重要線索,金花又不顧一切地撲上去,誰知遇到的卻是兇惡的狼群。她只好與狼搏鬥,廝殺。幸好被同樣在日夜追蹤的幹警們所救。不想,傷未痊癒,金花卻又悄悄趕回了小木屋,又背上了那桿獵槍。這一次,金花有了教訓,也有了經驗,終於徹底揪住了趙五等人的尾巴:從那不經意被人意識到的沙窩裡發現了他們的行動方向,甚至是必經之路。然而,金花不知道,她的行動已令趙五等又震驚又惱恨。趙五等人原以為除掉了猛子,這一片地方,就可以暫時為他們的盜獵行為少卻一個障礙,可沒想到不僅引來警察的日夜追蹤,同時在他們苦心設計的路線上又出現了一個大肚子女人,便決定製服金花,讓她永遠再也不能爬出那個小木屋。就在那條路上,金花終於等到了她想見到的人。並通過戴在趙五手上的表,證實了這就是殺害猛子的兇手。而此時的金花竟顯出少有的冷靜,她幾乎和猛子一樣,要趙五等跟她去派出所自首,可回答她的卻是趙五等人的一陣嘲笑。這讓金花毫不猶豫地舉起了那桿槍,可倒下去的卻是金花:她被趙五的手下擊昏了。趙五做出了一個殘忍的決定:讓手下哈娃子挑斷金花的腳筋。十幾歲的哈娃子哆嗦著雙手,恐懼之極…… 死裡逃生的金花,回來的路上卻救下了想要脫離趙五團伙的哈娃子。哈娃子逃跑不成。終於決定幫助金花送信。可哈娃子剛剛上路,趙五等人卻突然包圍了小木屋,並點起了大火。火光中,金花的那桿槍終於射出了憤怒的子彈。飛速趕來的幹警們沖入了火海,趙五等終於落入法網。不久。金花終於收到了那個烈士證書。上面鮮紅的印章像是猛子的一滴血。那間小木屋重新修好了,雄渾的大漠中,茫茫戈壁灘、還是那個碧綠的草原,成群的駱駝群中,人們彷彿又看到了以往美好的一切。
  幕後花絮:數字電影《卡拉麥里》導演闡述 嚴高山 敘事規矩流暢。劇本因故事和題材取向而產生不甚單一的結構、人物與線索設置。這就要求敘事棄繁求簡,以清晰明確為方向,避免刻意而複雜的手段化處理,規規矩矩講故事。清晰劃分敘事段落,明確各段落之情緒、節奏、氣氛,尤其主旨,集結必要的敘事技巧為該主旨服務,所謂必要,即可有可無以無為上。同樣,各段落結合須服務於更高主旨,段落只是漿,划槳是為行船,船便是故事整體。上述結合便是本片敘事之最高目的,整體平穩流暢。 表演真實自然。故事假定性強,人物之身份與關聯距現實甚遠。越是如此,越要求演員處理角色時強調人的認真,表現戲的內在。在鋪墊、展開、延伸戲劇動作與矛盾衝突的同時,突出人物在飽含張力的特定情境下的真實、自然。另,適當尋找和創造毛邊,但若與人物整體和敘事之情緒、節奏、氣氛相悖,寧可不要。 攝影穩中尋破。畫面創作始終圍繞敘事這個核心,但又要在規則中尋求稍許的不規則。構圖大膽,避免中規中矩,要追求符合敘事要求的別緻新穎。低調用光,尤其夜戲和內景可減低照度多用大光孔,使用中短焦距的同時打薄景深,在突出人物與人物、人物與空間的物理關係的同時強調人物個體。色彩亦然,尋找整體色調趨向中的一點破,追求不平衡中的協調感。 美術實虛結合。景、服、化、道的設計和實現都應相對真實,符合故事的基調氛圍與人物的身份性格。但若太拘於實事,則欠飄逸少神韻,所以不須循規蹈矩,應加入適當的虛化與誇張。而過於誇張虛幻,則失憑藉,有礙觀眾的接受與聯想。所以場景、人物和物件造型應凝成形神兼備的統一體,實虛結合方能收到最佳效果。 音樂簡繁相輔。簡化主題,將變奏處理得儘可能豐富——不要拘泥於旋律,而要將變化延伸至節奏、配器乃至音色處理。在圍繞兩三個主題的同時,用不同的變奏明確表現各段落的情緒、節奏與氣氛,自始至終圍繞敘事進行創作。
  
上一篇[渋谷樹生]    下一篇 [渋谷龍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