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戰役簡介

卡斯蒂永戰役Battle of Castillon(1453.7.17) 英法百年戰爭(HundredYears′War)中的最後一次戰役。施魯斯伯里伯爵約翰·塔爾博特(John Talbot,Earl of Shrewsbury)率領一支英國軍隊前去解救被圍的卡斯蒂永​。1453年7月17日,英軍1000名騎兵首先發起進攻,但在法軍猛烈而準確的炮火轟擊下傷亡慘重。儘管英軍步兵5000人趕到正在激戰的戰場,並立即投入戰鬥,但法軍躍出塹壕向英軍側翼發動反攻,一舉擊潰英軍,施魯斯伯里伯爵陣亡。卡斯蒂永的英國駐軍被迫於次日投降。

2戰役經過

法軍圍點打援
七月中旬法軍開始圍攻多隆河畔的卡斯蒂永城。法軍的統帥不止一位,但實際上的總帥是德高望重的讓·德·布魯瓦老爺,他是一個不列塔尼人,佩里高爾的伯爵兼利摩日的子爵,同時也是龐蒂埃弗的伯爵。其他統領如讓·德·布約以及雅克·德·香巴尼在之後的故事裡還將提到。然而,最重要的領導人是著名的攻城工程師——讓·布赫兄弟(帝國時代2的百年戰爭任務版最後一關中口出豪言的約翰布赫即是此君)——同時也是彈道專家(當時他們並沒有工程師的頭銜,而且此後這一榮譽也從未被布赫家族享有), 加斯帕爾這位當時實際上的「工程師」指揮了攻城行動。貴族指揮官們按照他們的專長指揮重騎兵此次戰役的顯著特點是法軍圍城隊由混合部隊組成。布赫兄弟參加了1451年的圍城戰因而熟悉這一地區。這就解釋了為何一支僅700人的法軍工程隊能在短時間內在多隆河的支流利多爾河的故道上開鑿了一條設防的野戰壕。 法軍陣列的不規則參數長期以來困惑著歷史學家。.另一顯著的特點是法軍的構成。文獻說明有300門甚至更多的加農炮和射石炮隨軍機動。雖然不能確定那些大炮和火繩槍是否故障頻出,但是毫無疑問火繩槍在武器中佔據了很大比重,他們可能是由熱那亞傭兵吉里包特監製的。法軍的營帳簡直可以說是個大炮停車場。步兵人數在6000左右,有些材料估算為9000人。1000名騎兵由法王的附庸不列塔尼公爵提供,駐紮在大營以北1.5公里處。法軍不合常理的布陣是否是因為蜿蜒的乾涸河床造成,或是為了是火槍手獲得最佳的射擊效果,這些都不得而知。營帳處於卡斯蒂永城的炮火射程之外,而且攻城方也沒有試圖建立更近的戰壕。幾乎可以肯定,布赫準備圍點打援而非強攻。千餘名法軍弓箭手在熱尚·盧沃的統領下部署於卡斯蒂永以北的聖洛朗的前哨要衝,這裡是來自波爾多的援軍的必經之地。
卡斯蒂永戰役地圖

  卡斯蒂永戰役地圖

雖然塔爾伯特更希望等待法軍開近波爾多,但是出於榮譽和勇氣的考慮,他仍被說服去救援卡斯蒂永城。塔爾伯特於7月16日出城,他率領著一支裝備精良的騎兵,跟隨其後的是數量眾多的步軍和炮隊。他在波爾多的總兵力不下6千人,算上在最後時刻加入的忠誠的加斯科涅人大約有9千人。塔爾伯特於日落時到達利博涅,他的馬軍包括500名軍士和800人的馬上弓箭手繼續夜行,穿過聖埃米利昂。截止17日黎明盎格魯-加斯科涅聯軍的先頭部隊到達距聖洛朗咫尺之遙的樹林。塔爾伯特軍突襲了法軍弓箭手,殲滅了一部份,其餘的弓箭手在逃往法軍大營時遭到截擊。經過長達30公里的強行軍后,塔爾伯特及時地讓部隊停下修整。一部份英軍尾隨潰退的法軍弓箭手一直追到法軍大營。 當塔爾伯特的部眾休息和造飯時,法軍從卡斯蒂永撤退的消息傳來。目擊者說法軍的戰馬和推車正在駛離營地。塔爾伯特意識到機會來了,痛擊撤退中的法軍,這個想法實在是太誘人了。塔爾伯特決定立即發動進攻。雖然聯軍步兵尚未全部到達,但是戰機稍縱即逝,不容等待。

英法決戰城下

塔爾伯特的騎兵涉過法軍大營以西600碼的利多爾河。盎格魯-加斯科涅聯軍並沒有從西面直接與法軍接戰,而是企圖迂迴到營壘南面更長的堤岸軸線上展開隊伍發動進攻。當他接近法國人時,老謀深算的塔爾伯特可能已經意識到他錯誤判斷了戰場形勢。但塔爾伯特萬萬沒有想到他正在自掘墳墓,幾乎是正面走向火槍手的齊射。
卡斯蒂永戰役油畫

  卡斯蒂永戰役油畫

法國人正在靜待他步入射程。塔爾伯特指揮部隊下馬作戰,而他自己仍安坐在他的白色座騎上。隨著一聲吶喊:「塔爾伯特和聖喬治」。盎格魯-加斯科涅人發起了衝鋒,那些在槍林彈雨中倖存的人們越過壕溝攀上木牆。托馬斯·埃弗林根成功得把他的戰旗插上了城牆,這也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榮光。攻城方一次次的攀上城頭,而法國的加農炮和射擊孔里伸出的火繩槍又用齊射一次次得把進攻者趕下去,進攻者橫屍城下傷者更是不計其數。交戰雙方在某幾處城牆甚至展開了肉搏戰。雖然在總數量上占絕對優勢,但英軍的後續部隊只是像撒胡椒面一樣投入戰鬥,最終到達戰場的可能接近4000人,即使這樣,其兵力不夠攻陷早有準備的法國守軍。
塔爾伯特的炮隊則從來沒有準時到達過。盎格魯-加斯科涅人在法軍的炮火下只有埃打的份。他們堅持戰鬥了1個小時,直到日近中午。就在這個當口,不列塔尼騎兵趕到,衝擊了英軍的側翼,這天早些時候撤離的法軍弓箭手則重新組織起來從營牆后衝出,佔據有利位置射殺潰逃的英軍。慌不擇路的潰兵涉過多隆河的羅贊河峽,逃往河心小洲尋找避難所。此時,塔爾伯特的座騎被加農炮彈擊中,他被壓在馬下。一個法國弓箭手——米歇爾·佩魯寧用戰斧砍下了塔爾伯特的腦袋,從此名垂青史。塔爾伯特的兒子也被殺死。一部份盎格魯-加斯科涅人逃到了卡斯蒂永,其餘的則被趕到鄰近的市鎮。

3戰役總結

傷亡:法軍: 100(-).英軍: 4,000(-), 多數受傷后被俘。塔爾伯特的慘敗致使再也沒有英軍再無可用的野戰部隊。加斯科涅市鎮在法軍炮隊到達后迅速投降。當波爾多城再次向查理七世投降的時候,百年戰爭的主要部份終於結束了。卡斯蒂永是西歐戰抗史中火器成為決定性的力量的最早戰例之一。唯一的更早的例子是1420~1433年的胡斯戰爭​,與卡斯蒂永戰役極其相似。這種眾多射擊部隊在既設防禦陣地開火的作戰計劃實質上是英國長弓戰術的一種延伸。然而要在脆弱的防禦陣地上使用這種新式武器必須獲得相應的技術進步。讓·布赫​採用的戰術和胡斯軍隊的指揮官約翰·傑式卡何其相似。有確切的證據證明德國人在火器特別是輕火器上改進上的成果很快被查理七世的軍隊吸收,國王很有可能從那裡雇傭了一批火槍手。從1450年的庫米尼戰役​中可以得出結論,在這一領域槍炮比長弓有效射程更遠,如果指揮得當,他們可以在陣地戰中所向披靡。但是塔爾伯特選擇了後者。同樣應該指出的是,騎兵繼續對此類戰役的結果產生決定性的作用。否則,失敗方僅僅是被「擊退」,仍然需要指出的是,射擊戰術從本質上說仍是一種防禦性戰術,只有當對方發起進攻時方能奏效。
下一篇[黑太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