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魯比亞1934年3月31日出生於義大利的哥利幾亞(Gorizia)的一個小城鎮中,父親是電氣工程師,他從小就對科學思想感興趣。他先在米蘭大學學習工程,後到比薩大學學物理,博士論文做的是宇宙射線實驗,在實驗中創造了新的實驗方法,研製了第一台脈衝氣體粒子探測器。

1 卡羅·魯比亞 -簡介

卡羅·魯比亞魯比亞

 卡羅·魯比亞(1934--)義大利物理學家。生於戈里齊亞。曾在比薩大學學習,並獲博士學位。現任美國哈佛大學教授。他與荷蘭物理學家范德梅爾共同發現了弱相互作用的傳遞場粒子W和I。由於這一重大貢獻,二人於1984年共獲諾貝爾物理學獎

2 卡羅·魯比亞 -經歷

卡羅·魯比亞哈佛
 魯比亞1934年3月31日出生於義大利的哥利幾亞(Gorizia)的一個小城鎮中,父親是電氣工程師,他從小就對科學思想感興趣。他先在米蘭大學學習工程,後到比薩大學學物理,博士論文做的是宇宙射線實驗,在實驗中創造了新的實驗方法,研製了第一台脈衝氣體粒子探測器。
1958年魯比亞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當訪問學者,在那裡的一年半時間和貝克爾(W.Baker)合作在Nevis同步回旋加速器上測量俘獲的極化μ子中的角不對稱性,這是又一個宇稱破壞的證明。從此魯比亞和弱相互作用實驗結下了不解之緣。當時他自然不會想到,以後將在這類的實驗中發現弱場的「光子」。
1960年前後,魯比亞返回歐洲,來到CERN。這裡的加速器比Nevis要強大得多。他和合作者為了探討弱相互作用的結構,做了一系列很有意義的實驗,其中值得一提的成果有:發現了正π介子的β衰變過程和用自由氫原子俘獲μ子的過程。
1964年夏,菲奇和克羅寧宣布發現了CP破壞,魯比亞受到激勵,停下了其它工作,立即致力於觀測K0衰變中的CP破壞和KL-Ks質量差的實驗。結果並不理想,於是又回到弱相互作用的研究中。
此時,CERN建立了交叉存儲環,可讓質子與質子對撞。魯比亞從一開始就參與了許多新的實驗。通過這些實驗,探測技術大為完善,發現新粒子的條件日趨成熟。
弱電統一理論預言了三重態中性矢量玻色子的存在,並且預計這種新粒子要比質子重100倍,CERN新建的質子加速器可以達到的能量雖然已經相當高,仍遠遠不能滿足理論的要求。於是,魯比亞和克萊因(D.Cline)及因泰爾(P.Intyre)在1976年提出用質子與反質子對撞的方案。這是一種嶄新的實驗方法,儘管十年前有一位蘇聯物理學家巴德克爾(Budker)曾經提出過類似的內容。為了實現這一新方案,魯比亞等人必須發展產生和約束反質子的一系列新技術。這些新技術有許多CERN的同事參加,其中貢獻最突出的首推范德米爾。 

3 卡羅·魯比亞 -能源與環境戰略論壇

卡羅·魯比亞魯比亞

 在2007諾貝爾獎獲得者北京論壇——能源與環境戰略論壇上,卡羅·魯比亞先生做了《21世紀的能源和環境》的主題演講。他致力於未來能源供應問題的研究,重點是發展可再生能源新技術。

4 卡羅·魯比亞 -記者訪問

今天下午,卡羅·魯比亞先生接受了記者訪問,我們可以從工作、生活等不同的側面近距離了解這位大師。 
得獎不是目的科學是一種團隊精神  記者:您對諾貝爾獎是一個怎樣的態度?在研究之初有沒有想到就是為了拿到它? 
魯比亞:得獎並不是我研究科學的動力,研究科學的原因就是為了很好的做事情。得到這個獎,證明我們的團隊工作得到了認可。科學是一種團隊精神,我背後有很多的人支持我,得獎不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標。 
記者:您追求的目標是什麼? 
魯比亞:我研究的課題是能源與環境。人類要不斷應對這些變化,只有解決這些問題才能夠生存下去。舉個例子來說,從我出生到現在這麼一個長的時間段,世界人口增長了4倍,而能源需求則增長了16倍。我們必須要找到一種辦法,實現滿足能源的需求,不能無限制的利用現有的資源。 
解決能源環境需要全球共同努力  
卡羅·魯比亞演講

 記者:您所從事的能源與環境的研究具體都包含什麼? 
魯比亞:進一步開發能源、保護環境的責任是整個星球的責任,而不僅僅是某個國家的責任。全球每天每秒會有3個人出生,所以對能源問題必須找到一個全球性的解決方案。必須合作來解決這個問題,而且合作要超越獨立國家的局限性。 
魯比亞:太陽能是新興能源,能量非常巨大。打個比方說,太陽每秒能帶給我們25公分厚的油桶里所含的石油的能量。而現在我們所使用的能源,全部收集起來也不過是太陽照射到的2公里以內的能源。完全利用太陽能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去努力。另一個就是新核能的充分利用。解決能源與環境問題最重要的就是科學技術的進步。 

科學研究讓我的生活充滿了樂趣  記者:您平常有什麼愛好? 
魯比亞:我24小時都在思考科學,科學研究對我來說是個使命,而不是工作。對我來說科學研究充滿了樂趣,所以我並不覺得生活少了樂趣。 
記者:您如何看待科學精神? 
魯比亞:年輕人應該感到從事科學研究是件快樂的事情,對於科學家來說,一切決策都是由我自己決定。現在的時代需要科學,沒有科學和技術將無法解決世界正在發生的這些變化。我希望更多的年輕人能夠參與到其中,一旦做出這種選擇就應該是終身致力於的。 
記者:您如何激勵年輕人科學研究? 
魯比亞:每個人不應該由別人告訴他該幹什麼。年輕人應該知道選擇什麼有不同的意義。年輕人有時會低估了自己的智慧,他們需要做讓自己感興趣、感到快樂的事情。我們可以幫助給他們更多選擇的機會,讓他們自己做出選擇。 
記者:您為何選擇科學研究? 
魯比亞:在我還是小孩的時候就想成為一個科學家。我身上的每一個骨頭都和科學密切相關。

  
上一篇[生命之源]    下一篇 [《束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