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語種

當代世界上分布區域最廣的一個語系,使用者幾乎遍及整個歐洲、美洲、澳大利亞、紐西蘭,還有非洲和亞洲的部分地區。從15世紀開始,隨著歐洲殖民勢力不斷擴張,一些歐洲語言陸續傳到世界其他許多地區,這是印歐語系分佈如此之廣的直接原因。今天,以某一種印歐語言為自己母語的人,加在一起有15億以上,接近世界人口的半數。需要指出的是,歐洲的巴斯克語、匈牙利語、拉普語、芬蘭語、愛沙尼亞語、蘇聯的少數幾種阿爾泰語言、烏拉爾語言、高加索語言,以及印度南部的達羅毗荼(德拉維達)諸語言雖然也分佈於歐洲或印度,但均不屬印歐語系。

1簡介

Indo-European family
「印歐語系」這個語言學術語出現於19世紀初葉,因該語系分佈於印度和歐洲而得名。後來德國學者又參照同一模式,將其易名為「印度-日耳曼語系」。理由是,印歐語言中,最東部的阿薩姆語是一種印度語言,而最西部的冰島語是一種日耳曼語言。這個術語在歐洲學者、特別是德國學者中比較通行。此外還有少數學者用「雅(利安)-歐語系」,但現代語言學最通行的術語仍然是印歐語系。
語言特點
印歐語系各語言原來都是屈折語,原始的印歐語的名詞有3個性,3個數和8個格的變化(例如俄語這個特點保存得比較完好);廣泛利用詞綴和詞幹母音音變來表達語法意義;名詞和大部分形容詞有格、性和數的變化;動詞有時態、語態和語體的變化,主語和動詞在變化中互相呼應。另外,印歐語系各語言的詞都有重音。
但是許多語言,例如英語形態已經簡化,向分析語轉化。

2假說

顎音類和噝音類語言
主條目:顎-噝音同言線
顎-噝音同言線是將印歐語系進行劃分的主要標準之一,它根據原始印歐語中三組軟顎音在後繼語言中的轉化,將印歐語系劃分為顎音類語與噝音類語兩類。
推論
大多數學者至少認同,構擬出的古印歐語辭彙中的動植物都屬溫帶類型(樺樹,水獺,河狸,猞猁,熊,馬),不屬於地中海氣候類型(沒有柏樹,橄欖,月桂),也不屬於赤道地區(沒有猴子,大象,棕櫚,紙草)。這裡面,馬和蜜蜂的詞根最有用處。
蜜蜂和蜂蜜是基於絕大多數印歐語言中同源詞構擬出來的可信的重建辭彙。蜂蜜的一個衍生詞,*medhu-,也用來指代一種酒精飲料mead(蜂蜜酒),它很可能在古印歐人的宗教儀式中起著重要作用。蜜蜂不產於烏拉爾山以東,即西伯利亞,因為硬木樹種(尤其是酸橙樹和橡樹)作為蜜蜂喜歡營巢的樹種,在烏拉爾山以東很少見,甚至完全沒有。如果西伯利亞沒有蜜蜂和蜂蜜,古印歐語的故鄉也不可能是那裡。這就排除了整個西伯利亞以及東北亞的其他一些地區,包括哈薩克的中亞草原。「馬」的詞根,*ek*wo-,也被很可信地構擬了出來,同樣是有神奇的說服力的證明。雖然在公元前4500年至公元前2500年間,馬生存在遍布史前歐洲、高加索和安納托利亞(小亞細亞半島)的許多個孤立的地區,但它們在近東。伊朗和南亞次大陸極其稀見,它們只在歐亞草原上數量眾多並有重要價值。馬的詞根可以在激烈的爭論中排除近東、伊朗、南亞次大陸,並將我們的目光鎖定在歐亞草原上。於是只剩下了溫帶歐洲,包括烏拉爾山以西的草原,以及安納托利亞和高加索山區的溫帶部分。
(此外,古漢語中「蜜」字構擬的發音是mjit,有人相信它與原始印歐語的*medhu之間存在某種同源關係。)

3二分法

印歐諸語言傳統上分作兩大類:K類語言和S類語言。K類語言包括拉丁語、希臘語、義大利克諸語言、凱爾特諸語言、日耳曼諸語言,以及赫梯語和吐火羅語。S類語言包括波羅的諸語言、斯拉夫諸語言、 阿爾巴尼亞語、 亞美尼亞語和印度-伊朗諸語言。 K類語言得名於拉丁語中表示「一百」的詞centum,其特點是保留了原始印歐語的 /K/音,如拉丁語centum(亦作kentum),希臘語he-katón,古愛爾蘭語cēt,吐火羅語k?nt;S類語言得名於阿吠斯陀語中表示「一百」的詞sat媅m,其特點是把原始印歐語中的軟齶塞音*/K/變為齒齦清擦音 /┎/,如阿吠斯陀語sat媅m,梵語▂atam,伊朗諸語言satem,立陶宛語┎zi掁tas或┎imtas,古斯拉夫語sйto。長期以來 K類語言被看作構成西部語群,而S類語言構成東部語群。但是,隨著20世紀初在中國新疆一帶的洞窟中發現吐火羅語文獻(見吐火羅語),以及釋讀用楔形文字書寫的赫梯語文獻,學者們看出,K類語言和S類語言的地理分佈不再象早先想象的那樣簡單。屬東部語群的吐火羅語並不屬S類語言,而是一種K類語言,因為它保留了K音。 學者們分析了赫梯人留下的銘文,發現赫梯語甚至還在原始印歐語分化為西部語群和東部語群之前,可能就已經有了分化。此外,語音方面的其他特點,如bh、dh和gh在凱爾特諸語言、以及斯拉夫和波羅的諸語言中簡化為b、d和g等,都說明僅對印歐語言作K類語言和S類語言的二分是不夠的,這兩類語言只是基本相符於印歐語系西部語群和東部語群。只能作為印歐語進一步細分的基礎。學者們曾經就赫梯語跟印歐語系其他語言的關係爭論了好些年,甚至一度導致「印度-赫梯語系」的假說。
日耳曼語族
約公元前 500年前,印歐語西部語群發生了一次重要的分化,產生了所謂原始日耳曼語(也稱「條頓」
日耳曼語族

  日耳曼語族

語),分化的導因是某些輔音發生了系統變化,即所謂「日耳曼語音變」。從而使不送氣清塞音p、t、k變為送氣音,濁送氣音bh、dh、gh變為濁塞音,濁塞音b、d、g 變為清塞音。這一現象是德國學者J.格林在比較某些印歐語詞的基礎上,於1822年首先發現的,因而稱為「格林定律」。
這次分化直接促進了日耳曼語族的形成。日耳曼諸語言就是從這個新階段發展起來的。日耳曼諸語言分西支、北支和東支:西支包括英語、德語(在德語基礎上衍生了依地語和盧森堡語)、荷蘭語、弗拉芒語(也有學者認為弗拉芒語只是荷蘭語的一種方言)、南非的阿非利堪斯語(南非荷蘭語)、以及弗里西亞語;北支包括斯堪的納維亞諸語言——瑞典語、丹麥語、挪威語和冰島語;東支的代表是哥特語,但在一千多年前就已消滅,因此有些學者不把東支算作日耳曼語族的一個語支。
凱爾特語族
凱爾特語族諸語言在不同時期曾分佈於從安納托利亞(又稱阿納多盧)到大西洋沿岸的廣闊地帶。後來,處於上升地位的拉丁語逐漸取代了某些凱爾特語言,使後者的使用範圍大為縮小。
凱爾特諸語言習慣分為兩大類:大陸凱爾特語和海島凱爾特語。前者公元500年以前已消亡;後者指不列顛群島凱爾特諸語言,以及通行於法國布列塔尼地區的布列塔尼語。迄今僅存的海島凱爾特諸語言分為北支和南支。北支即蓋德爾語支(又稱蓋爾語支),包括愛爾蘭語、蘇格蘭蓋爾語、以及20世紀已消亡的馬恩語;南支即不列顛語支(又稱布列塔尼語支),包括威爾士語、布列塔尼語,以及已消亡的科尼什語等。
斯拉夫語族
斯拉夫語族的形成與古代斯拉夫人的遷移密切相關。5 ~10世紀,斯拉夫人從最初的居住地向各方遷移,最後到達巴爾幹半島的大部和整個東歐,形成3個斯拉夫人集團:東部、西部和南部斯拉夫人。他們的語言也逐步分為3個相應的分支:東支包括俄語、烏克蘭語、白俄羅斯語;西支包括波蘭語、捷克語、斯洛伐克語、卡舒比亞語和盧薩提亞語(又稱文德語或索布語);南支包括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語、斯洛維尼亞語、馬其頓語、保加利亞語,以及古教堂斯拉夫語,後者是信奉東正教和拜占庭天主教的斯拉夫民族的禮拜儀式語言,也是最古老的斯拉夫語言。
其他語族
希臘語、阿爾巴尼亞語和亞美尼亞語各構成印歐語系中單獨的一個語族。此外,安納托利亞語和吐火羅語代表了印歐語系兩個已消亡的然而卻佔有一定地位的語族。其中,安納托利亞語族在歷史上分佈於小亞細亞(今土耳其的阿納多盧地區)一帶,主要包括阿納多盧西北部用楔形文字書寫的赫梯語,以及阿納多盧西南部的盧維亞語。基督紀元開始前,這些語言就消亡了。吐火羅語族包括兩支方言:東部方言,中國學者習慣稱作焉耆語,西方學者多稱為吐火羅語A;西部方言,中國學者習慣稱作龜茲語,西方學者多稱為吐火羅語B。這兩支方言消亡的時間不詳,有的學者認為是在9世紀以後。

4主要特點

在印歐諸語言的早期階段,共同特徵比較明顯,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語言間的差別逐漸增多,有的甚至出現了廣泛的差別。儘管如此,有些結構特徵還是當代印歐語所共有的。語音方面,所有印歐語言都有較多的塞音,並有清濁對立,如p、t、k和b、d、g,但擦音較少,母音系統較嚴密,但w、y 、r、l、m和n等響音,則既可起母音作用,也可起輔音作用;鼻母音不普遍;聲調用來區別詞義的情況極為罕見。在語言演變過程中,語音也發生了某些變化。如在印歐諸語言發展的遠古時期,塞輔音的發音方法不下3種,而在現代印歐諸語言中減為兩種,只在亞美尼亞語、庫爾德語、奧塞梯語和某些現代印度語言里才仍然保留著3~4套塞音體系。另外,除前述日耳曼語音變外,希臘語中的唇化軟齶輔音在不同情況下變為幾個不同的塞音。在古希臘雅典城邦的希臘語中,Kw在a或o前變為p,在e或i前變為t,在u前變為k。語法方面,名詞有性、數、格的變化,有自然性別;動詞有人稱、數、式、態的變化,有些語言還有體的變化。但是印歐語言總的發展方向是:屈折變化系統所起的作用逐漸由大到小,而詞序和虛詞在決定語法關係時所起的作用則越來越大。只有波羅的諸語言和斯拉夫諸語言等,仍保留了複雜的屈折變化系統。辭彙方面,農業方面的許多常用詞很相似,大多來源於某個早期共同形式。許多語言有結構相似的數詞。
古印歐語的語法在所有印歐語系語言中都留下了或深或淺的印跡。在所有的印歐語言中,名詞都有詞尾變化;也就是說,名詞的形式隨著它在句子中的使用方式而改變。英語在從盎格魯-撒克遜語開始演化的過程中喪失了絕大部分的名詞詞尾變化,但所有其他的印歐語言都還保存著這一特徵,而且,英語中還存留了一些隨語境變化的代詞(陽性的he,his,him/陰性的she,hers,her)。甚至,絕大多數印歐語言中的名詞詞尾變化方式都很相似,都帶有同源的詞尾,還有整齊的語法格的體系(主格,屬格,賓格,等等),並且都被同樣的三種語性(陰性,陽性,中性)區分開;具有特殊詞尾變化的名詞也有相似的形式類和格變化。印歐語言中的動詞也有相似的動詞變化形式(第一人稱,第二人稱,第三人稱,單數,複數,過去式,現在式,等等),相似的詞幹變化(run-ran,give-gave),以及相似的詞尾。這一包含思維形式、結構、變形和詞尾的獨特集合,在人類語言中完全不是必要的,或者普遍存在的。作為一個系統,它是獨特的,只在印歐語系的語言中出現。共有這一語法系統的各種語言當然是某一個語言的後代,從那裡它們繼承到了這一體系。
一個例子可以說明,如果說這些語言共有這些語法結構是由於偶然因素,將是多麼的不可能。動詞to be在單數第一人稱有一個形式(am),而在單數第三人稱時有另一個形式([he/she/it] is)。它們是從古日耳曼語的動詞形式im和ist繼承來的。古日耳曼語中的這兩個詞有如下確定的、業已證明的同源詞:古印地語中的asmi和asti;希臘語中eimi和esti;古宗教斯拉夫語中的jesmi和jestu。所有這些詞都是從一對可構擬的古印歐語動詞,*he'smi和*he'sti演化而來的。所有這些語言共用同樣的動詞類系統(第一人稱,第二人稱,第三人稱),並用同樣的基本詞根和詞綴來指代這些類別,——這證明它們是起源上相關的語言。
印歐語使用許多不同的文字。赫梯語用楔形文字和一種特殊的象形音節文字;古波斯語用楔形文字;梵語用天城體、婆羅米和其他文字;阿吠斯陀語等使用幾種特殊的文字;新波斯語用阿拉伯文字;歐洲的語言則使用自古代腓尼基文字派生的各種不同類型的文字,主要有拉丁文字、基里爾文字等。
印歐語最古老的直接文獻是用赫梯語的楔形文字書寫的,可上溯至公元前14世紀或更早的時期。用邁錫尼線形文字B書寫的希臘語早期文獻,出現的時間略晚於赫梯語楔形文字。而在20世紀初發現赫梯語和釋讀線形文字B之前,用梵文書寫的吠陀經典之一 ──《梨俱吠陀》,通常認為就是印歐語系中最古老的文獻。

5相關研究

歷史比較語言學是從對印歐語系的具體語言進行大量研究中產生的。W.瓊斯首次提出印度的梵語跟歐洲的希臘語、拉丁語、哥特語等語言有親屬關係。其後,歐洲的語言學家把瓊斯的經驗性見解提高到科學的論證。丹麥的R.K.拉斯克對於《古諾爾斯語和冰島語的起源》(1818)做了探索;德國學者F.博普的《論梵語動詞變位系統與希臘語、拉丁語、波斯語和日耳曼語的比較》(1816)第一次把梵語、波斯、希臘、拉丁、德語諸語言同出一源的情況做了詳細的考證。瓊斯稱為「相似點」的現象, 到這時已發展為對應關係。德國語言學家J.格林在他的《德語語法》(1819~1837)中提出了印歐諸語的音變定律,這一定律又在1875年得到丹麥語言學家K.維爾納的修正,使原來認為是例外的現象得到統一的解釋。德國學者A.施萊歇爾是歷史比較語言學的集大成者,他吸取黑格爾的歷史哲學和達爾文的進化思想,寫出了《印歐、梵語、希臘語、拉丁語比較語法概論》(1874~1877),他是提出語言譜系觀的第一人。K.布魯格曼和B.德爾布呂克合著的5卷本《印度-日耳曼諸語言比較語法概要》 (1886~1900)更是這門學科的巨著。上述學者,無不從語言的實地調查開始,特別對梵語、波斯語、立陶宛語等古老語言,用力尤勤,他們中間,懂十幾種語言的不乏其人,甚至懂幾十種的也有,師承前輩,而又做到后勝於前,他們的工作贏得了世界學術界的尊重,今天,語言學研究的重點雖然已經轉移,但是歷史語言學的研究並沒有中斷,格林兄弟在19世紀中葉發起編纂的《德語詞典》(1852),經過幾代學者的努力,終於在1960年全書出版,便是一例。

6年代學

如果我們能夠奇迹般地與一個生活在一千年以前的講英語的人交談,雙方將無法溝通。很少有自然語言,即在家裡學到並在家裡使用的語言,能夠在一千年以後保持足夠的穩定,而仍被看作「同一個語言」。語言變化的速度怎樣測量呢?語言一般有各種方言,即區域性的口音,而且在所有地區都有富於創新性的使用者(演藝者,士兵和商販)以及保守性的使用者(最富的一部分人和最窮的一部分人)。你的語言可能會改變的很快或者很慢,這取決於你是誰。不穩定的狀態——侵略,飢荒,舊勢力集團的倒下和新勢力的崛起——會加快語言演化的速度。語言的某些部分變化得較早較快,而有些部分保持相對穩定。對後者的觀察使得語言學家Morris Swadish編寫出一個標準辭彙表,這些單詞從最穩定的辭彙中選出,在絕大多數語言中它們傾向於保留而不被取代,即使經歷過侵略和征服后也是如此。他希望,通過分析很長時間裡這個穩定單詞表中單詞被替換的平均速度,能夠得到語言演化速度的可信的標準度量——他稱之為「語言年代學」。
在1950年到1952年間,Swadish發表了一個包含100個單詞和一個包含200單詞的基本核心詞表,這是一個標準化的穩定辭彙列表。他提出,所有語言在某些特定方面都趨向於保留其自有的辭彙,包括身體器官(blood,foot),基本數詞(one,two,three),親屬關係(mother,father),基本生活需求(eat,sleep),基本自然事物(sun,moon,rain,river),一些動植物(樹,當地的動物),一些代詞(this,that,he,she),以及連詞(and,or,if)。這一列表中的內容能夠並且已經改造得適用於其他語言——事實上,選用的英語兩百基本辭彙表包含215個單詞。英語核心辭彙對於變化因素體現出極強的穩定性。雖然英語總辭彙中超過50%是從拉丁語系語言中借用來的,主要來源於法語(反映出講法語的諾曼人對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征服即英國歷史上著名的「諾曼人征服」事件)和拉丁語(經歷了數世紀的法庭、教堂、學校的專業訓練),但是只有4%的英語核心辭彙來源於拉丁語系語言。在核心辭彙中,英語保持著日耳曼語言的本色,真實反映了其盎格魯-撒克遜起源,他們在羅馬帝國衰敗后從北歐移民到不列顛群島。
通過對比具有長期歷史記錄的語言中核心辭彙的舊形式和新形式(古英語/現代英語,古埃及語/中世紀埃及語,古漢語/漢語普通話,晚期拉丁語/現代法語,以及其他的九對語言),Swadish計算出,對於100單詞的核心辭彙表,每1000年的變化率是14%,對於200單詞的核心辭彙表,每千年的變化率是19%。他指出,19%是一個可接受的所有語言的平均值(這個值常被四捨五入到20%)。為闡明這一變化率的意義,義大利語和法語在200詞表中的相互獨立的、無關的辭彙數目佔總數的23%,而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的這一數值為15%。作為一基本規則,如果兩種方言中超過10%的核心辭彙不同,它們要麼互相無法通話,要麼即將達到這一狀態。亦即,它們是獨立的語言或者即將分離為獨立語言。於是,平均來說,由於每1000年裡核心辭彙14%到19%的變化率,我們可以想象,絕大多數語言(包括英語)在一千年以後對我們自己的後人來說都將是難以理解的。

7非印歐語

大多數歐洲語言屬於印歐語系,也有一些獨立在外。
烏拉爾語系:包括匈牙利語、愛沙尼亞語、芬蘭語和薩米語(拉普語)。
高加索語系
巴斯克語:孤立。
伊特魯里亞語:孤立,已消亡。
另外馬爾他語和土耳其語也是今日歐洲的語言,但起源不在歐洲,馬爾他語大部份繼承自阿拉伯語,土耳其語則屬於阿爾泰語系的突厥語族。

8 一般特徵 [編輯]

這個動詞有兩個基本意義。在不太顯著的語境中它是簡單的系詞(「I'm tired」;「That's a shame!」),這個功能在非印歐語言可能表達得非常不同。在更顯著的語境中它表達存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在它們之間的分界線不總是容易劃出的。此外,很多印歐語言使用這個動詞作為輔助來形成複合(迂迴)時態(「I'm working」; 「I was bitten」)。其他功能隨語言而各異。例如,儘管在基本意義上「to be」是靜態動詞,英語在固定搭配中把它作為動態動詞使用(「You are being very annoying」)。
系詞在很多印歐語言中都是不規則動詞。這部分的因為它比其他動詞更經常使用,部分的因為原始印歐語提供了適合這個功能的多於一個動詞,這導致了後代語言以不同的方式趨向於形成異干動詞範例。本文描述從一系列詞根發展出不規則形式的方式。

9原始印歐語詞根

*bʰuH
詞根 *bʰuH- (它在原始印歐語中沒有母音變換變體) 可能意味著「to grow」,也可能意味著「to become」。這是英語不定式 be 和分詞 been 的來源(日耳曼語分詞帶有後綴 -an),例子還有蘇格蘭蓋爾語「將來」時 bithidh,和斯拉夫語不定式等,例如俄語 быть (byt』)。PIE 的 *b 變成了拉丁語的/f/,因此拉丁語將來分詞 futūrus 和完成時 fuī;拉丁語 fiō「I become」也來自這個詞根,還有希臘語動詞 φύω,physics 和 physical 從它派生。這個動詞的現在時直陳語氣可以重構如下:
人稱
單數
複數
第一人稱
*bʰúH-i-h₂e(i)
*bʰuH-i-mé-
第二人稱
*bʰúH-i-th₂e(i)
*bʰuH-i-(t)é-
第三人稱
*bʰúH-y-e
*bʰuH-y-énti
*h₁er
詞根 *h₁er- 意味著「to move」。這可能是古諾爾斯語和後來的斯堪地納維亞語言現在時詞幹的來源: 古諾爾斯語 em, ert, er, erum, eruð, eru;其中的第二人稱形式被借用到英語中成為 art 和 are。 其他作者把這些形式聯繫於 *h₁es- 並假定了 grammatischer Wechsel (/s/→/r/),儘管在一定程度上在現在時詞幹中這是難以解釋的。
赫梯語
赫梯語動詞「to be」派生自印歐詞根 *h1es-

現在時直陳語氣
過去時直陳語氣
祈使語氣
第一人稱代數
ēšmi
ešun
ēšlit
ēšlut
ašallu
第二人稱單數
ēšši
ēšta
ēš
第三人稱單數
ēšzi
ēšta
ēšdu
第一人稱複數
(ašweni)
ēšwen
第二人稱複數
ēšteni
ēšten
ēšten
第三人稱複數
ašanzi
ešer
ašandu
希臘語
古希臘語動詞eimi (I am)派生自印歐詞根 *h1es-

荷馬式希臘語
古典希臘語
現代希臘語

現在時直陳語氣
第一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單數
第三人稱單數
第一人稱複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三人稱複數
εἰμί (eimi)
εἶς, ἐσσί (eis, essi)
ἐστί(ν) (esti(n))
εἰμέν (eimen)
ἐστέ (este)
εἰσί(ν), ἔασι (eisi(n), easi)
εἰμί (eimi)
εἶ (ei)
ἐστί(ν) (esti(n))
ἐσμέν (esmen)
ἐστέ (este)
εἰσί(ν) (eisi(n))
είμαι (ime)
είσαι (ise)
είναι (ine)
είμαστε (imaste)
είστε (iste)
είναι (ine)
過去時直陳語氣
第一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單數
第三人稱單數
第一人稱複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三人稱複數
ἦα, ἔον (ēa, eon)
ἦσθα, ἔησθα (ēstha, eēstha)
ἦ(ε)ν, ἔην (ē(e)n, eēn)
ἦμεν (ēmen)
ἦτε (ēte)
ἦσαν (ēsan)
ἦ(ν) (ē(n))
ἦς, ἦσθα (ēs, ēstha)
ἦν (ēn)
ἦμεν (ēmen)
ἦστε, ἔατε (ēste, eate)
ἦσαν ἔσαν (ēsan, esan)
ήμουν (imoun)
ήσουν (isoun)
ήταν (itan)
ήμασταν (imastan)
ήσασταν (isastan)
ήταν (itan)
虛擬語氣
第一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單數
第三人稱單數
第一人稱複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三人稱複數
ἔω ()
ἔῃς, ἔοις (eēis, eois)
ἔῃ(σι), ᾖσι(ν), ἔοι (eēi(si), ēisi(n), eoi)
ἔωσι(ν) (eōsi(n))
ὦ (ō)
ᾖς (ēis)
ᾖ (ēi)
ὦμεν (ōmen)
ἦτε (ēte)
ὦσι(ν) (ōsi(n))

祈願語氣
第一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單數
第三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三人稱複數
εἴην (eiēn)
εἴης (eiēs)
εἴη (eiē)
εἶτε (eite)
εἶεν (eien)
εἴην (eiēn)
εἴης (eiēs)
εἴη (eiē)
εἴημεν, εἶμεν (ei(ē)men)
εἴητε, εἶτε (ei(ē)te)
εἴησαν, εἶεν (eiēsan, eien)

祈使語氣
第二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複數
ἔσσο, ἴσθι (esso, isthi)
ἔστε (este)


不定式

εἶναι, ἔμ(μ)εν(αι) (einai, em(m)en(ai))
εἶναι (einai)

分詞

ἐών, ἐόντ- (eōn, eont-)
陰性 ἐοῦσα (eousa)
ὦν, ὄντ- (ōn, ont-)
陰性 οὖσα (ousa)

希臘語
古希臘語動詞eimi (I am)派生自印歐詞根 *h1es-

荷馬式希臘語
古典希臘語
現代希臘語

現在時直陳語氣
第一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單數
第三人稱單數
第一人稱複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三人稱複數
εἰμί (eimi)
εἶς, ἐσσί (eis, essi)
ἐστί(ν) (esti(n))
εἰμέν (eimen)
ἐστέ (este)
εἰσί(ν), ἔασι (eisi(n), easi)
εἰμί (eimi)
εἶ (ei)
ἐστί(ν) (esti(n))
ἐσμέν (esmen)
ἐστέ (este)
εἰσί(ν) (eisi(n))
είμαι (ime)
είσαι (ise)
είναι (ine)
είμαστε (imaste)
είστε (iste)
είναι (ine)
過去時直陳語氣
第一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單數
第三人稱單數
第一人稱複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三人稱複數
ἦα, ἔον (ēa, eon)
ἦσθα, ἔησθα (ēstha, eēstha)
ἦ(ε)ν, ἔην (ē(e)n, eēn)
ἦμεν (ēmen)
ἦτε (ēte)
ἦσαν (ēsan)
ἦ(ν) (ē(n))
ἦς, ἦσθα (ēs, ēstha)
ἦν (ēn)
ἦμεν (ēmen)
ἦστε, ἔατε (ēste, eate)
ἦσαν ἔσαν (ēsan, esan)
ήμουν (imoun)
ήσουν (isoun)
ήταν (itan)
ήμασταν (imastan)
ήσασταν (isastan)
ήταν (itan)
虛擬語氣
第一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單數
第三人稱單數
第一人稱複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三人稱複數
ἔω ()
ἔῃς, ἔοις (eēis, eois)
ἔῃ(σι), ᾖσι(ν), ἔοι (eēi(si), ēisi(n), eoi)
ἔωσι(ν) (eōsi(n))
ὦ (ō)
ᾖς (ēis)
ᾖ (ēi)
ὦμεν (ōmen)
ἦτε (ēte)
ὦσι(ν) (ōsi(n))

祈願語氣
第一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單數
第三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二人稱複數
第三人稱複數
εἴην (eiēn)
εἴης (eiēs)
εἴη (eiē)
εἶτε (eite)
εἶεν (eien)
εἴην (eiēn)
εἴης (eiēs)
εἴη (eiē)
εἴημεν, εἶμεν (ei(ē)men)
εἴητε, εἶτε (ei(ē)te)
εἴησαν, εἶεν (eiēsan, eien)

祈使語氣
第二人稱單數
第二人稱複數
ἔσσο, ἴσθι (esso, isthi)
ἔστε (este)


不定式

εἶναι, ἔμ(μ)εν(αι) (einai, em(m)en(ai))
εἶναι (einai)

分詞

ἐών, ἐόντ- (eōn, eont-)
陰性 ἐοῦσα (eousa)
ὦν, ὄντ- (ōn, ont-)
陰性 οὖσα (ousa)

波羅的語族

立陶宛語
拉脫維亞語
古普魯士語
不定式
būti
būt

現在式
esu, esmi (rare), būnu (rare)
esi, būni (rare)
yra, esa (rare), būna (rare)
esam(e), būname (rare)
esate, būnate (rare)
yra, esti (rare), esa (rare), būna (rare)
esmu, esu (rare)
esi
ir
esam
esat
ir

過去簡單式
buvau
buvai
buvo
buvom
buvote
buvo
biju
biji
bija
bijām
bijāt
bija

完成式

bijis
bijis
bijusi (f), bijis (m)
bijuši
bijuši
bijušas (f), bijuši (m)

將來式
būsiu
būsi
bus
būsim
būsite
bus
būšu
būsi
būs
būsim
būsiet, būsit (rare)
ir

祈使式

būk

būkime
būkite
esiet, būsiet (second person plural)

疑問式

esot, būšot

條件式

būtu

義大利語族
  • 更多資料:羅曼系詞
除了拉丁語,古老的義大利語言非常少有被證實的,但是我們有奧斯坎語set (they are), fiiet (they become), fufans (they have been) 和 fust(he will be),和翁布里亞語 sent (they are)。本節將解說拉丁語,和從它演化來的羅曼語言。
在西班牙語、加泰羅尼亞語、加里西亞-葡萄牙語和在更小範圍內的義大利語中,有兩個平行範例,一方面是ser/èsser/essere來自拉丁語esse「to be」,另一方面是 estar/stare來自拉丁語stare「to stand」。
為了簡單,本表只列出現在時的完整變位,和某些其他時態的第一人稱單數形式。

拉丁語
古法語
法語
西班牙語
義大利語
葡萄牙語
加泰羅尼亞語






不定式
esse
stāre
estre
ester
être
ser
estar
essere
stare
ser
estar
ser, ésser
estar
現在時直陳語氣
sum
es
est
sumus
estis
sunt
stō
stās
stat
stāmus
stātis
stant
suis
es
est
sommes
estes
sont
este
estes
este
estons
estez
estent
suis
es
est
sommes
êtes
sont
soy
eres
es
somos
sois
son
estoy
estás
está
estamos
estáis
están
sono
sei
è
siamo
siete
sono
sto
stai
sta
stiamo
state
stanno
sou
és
é
somos
sois
são
estou
estás
está
estamos
estais
estão
sóc
ets
és
som
sou
són
estic
estàs
està
estem
esteu
estan
現在時虛擬語氣
sim
stem
sois
este
sois
sea
esté
sia
stia
seja
esteja
sigui
estigui
過去時
fuī
stetī
fus
estai
fus, ai été
fui
estuve
fui
stetti
fui
estive
fui
(unused)
estiguí
(unused)
未完成時
eram
stābam
ier
estais
étais
era
estaba
ero
stavo
era
estava
era
estava
將來時
erō
stābō
serai
esterai
serai
seré
estaré
sarò
starò
serei
estarei
seré
estaré
過去分詞

stātum

esté
été
sido
estado
stato
stato
sido
estado
estat / sigut
(dialect)
estat
在一些現代羅曼語言中,完成時同英語一樣是用分詞形成的複合時態,但是古拉丁語完成時倖存在在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中共用的過去時,並作為法語、義大利語和加泰羅尼亞語中書面「過去歷史時」。
有用從stare(或更特殊化的它的動名詞(supine),statum)派生出的過去分詞替代從esse派生出來的主系詞的趨勢。例如,法語分詞été來自statum

日耳曼語族

主條目:日耳曼動詞

古諾爾斯語
冰島語
丹麥語
古瑞典語
瑞典語
古英語
英語
古高地德語
德語
荷蘭語
哥德語

不定式
vera
vera
være
vara
vara
wesan
bēon
be
wesan
sein
zijn / wezen
wisan
直陳完成式
em
ert (est)
er (es)
erum
eruð
eru
er
ert
er
erum
eruð
eru
er
er
er
er
er
er
æm/ær
æst
ær
ærum
ærin
æru
är
är
är
är (äro)
är (ären)
är (äro)
eom
eart
is
sint
sint
sint
bēo
bist
biþ
bēoþ
bēoþ
bēoþ
am
(art)
is
are
are
are
bim, bin
bist
ist
birum, bir(e)n
birut, bir(e)t
sint
bin
bist
ist
sind
seid
sind
ben
bent/zijt
is
zijn
zijn/zijt
zijn
im
is
ist
sijum
sijuþ
sind
虛擬現在式
sjá
sér

sém
séð

sért

séum
séuð
séu

være (rare)

sē(i)/vari
sēi(n)/vari(n)

vare (rare)
sīe
sīe
sīe
sīen
sīen
sīen
bēo
bēo
bēo
bēon
bēon
bēon

be

sīs(t)

sīm, sīn
sī(n)t
sīn
sei
sei(e)st
sei
seien
sei(e)t
seien
zij
zij/zijt
zij
zijn
zijn/zijt
zijn
sijau
sijais
sijai
sijaima
sijaiþ
sijaina
直陳過去式
var
varst
var
várum
várið
váru
var
varst
var
vorum
voruð
voru
var
var
var
var
var
var
var
vast
var
vārum
vārin
vāru
var
var
var
var (voro)
var (voren)
var (voro)
wæs
wǽre
wæs
wǽron
wǽron
wǽron
was
were (wast)
was
were
were
were
was
wāri
was
wārum
wārut
wārun
war
warst
war
waren
wart
waren
was
was/waart
was
waren
waren/waart
waren
was
wast
was
wēsum
wēsuþ
wēsun
虛擬過去式
væra
værir
væri
værim
værið
væri
væri
værist
væri
værim
værið
væri
var
var
var
var
var
var

vāri
vāri(n)
vore
vore
vore
vore
vore (-en)
vore
wǽre
wǽre
wǽre
wǽren
wǽren
wǽren
were
(wert)
were
were
were
were
wāri
wārīs
wāri
wārīm
wārīt
wārīn
wäre
wärest
wäre
wären
wäret
wären
ware
ware/waart
ware
waren
waren/waart
waren
wēsjau
wēseis
wēsi
wēseima
wēseiþ
wēseina
過去分詞
verit
verið
været
varin
varit
been
giwesan
gewesen
geweest

古英語保持動詞wesanbēon遍及現在時詞幹是分離的,儘管在我們找到的使用中對它們有一致區別的性質是不清楚的,如在西班牙語中那樣。但是在過去時,這兩個範例結合了起來。古英語對這個動詞沒有分詞。
上一篇[月經初潮]    下一篇 [北京萬芳亭公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