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即興表演 (IMPROVISATION) 指在一部電影的拍攝過程中,演員不先靠劇本而自然流露出的動作和對白表演。演出時,表演人員忽然冒出不在劇本的上對白,叫做「即興台詞」(AD LIB)。

1 即興表演 -簡介

即興表演指沒有寫好的劇本、台詞,也不經排練就向觀眾演出的一種戲劇表演。從希臘、羅馬時代就在民間開始產生併流傳。至17世紀時,形成義大利即興喜劇,逐漸興盛起來,成為一個劇種,深為當時民眾喜愛,對戲劇的發展產生過深遠影響。即興喜劇的特徵,第一是表演者除青年男女主角外,都戴假面具上台,故又稱「假面喜劇」;第二是採用「幕表制」,即有一個故事梗概,安排人物上下場。演員可按自己所扮人物,結合當時社會形勢即興進行表演,隨口編念台詞;第三是角色有定型。這種戲劇是有傳統程式的,故事一般有固定的行動和主題,對話也有傳統套子,演員只是根據實際情況變換方式而已。這種表演的方式在中國早期話劇的「文明戲」和上海特有的「滑稽戲」中,也以極為近似的形態出現過。

即興表演還是一種訓練演員技巧的方法,曾被廣泛採用。西方戲劇學校設有專門的即興表演課。在蘇聯、東歐各國和中國戲劇表演教學中也貫徹類似的教學法。在表演訓練的「小品」練習中,用的也是即興表演的方法。

即興表演在西方某些先鋒派戲劇演出中頗受重視,從20世紀20~30年代的阿爾托到當代美國的生活劇院,都強調演員的即興創作。實際上在戲劇演出中,任何扮演主要角色的演員,每次演出都會有不同程度、不同量的即興表演要素在起作用,處理得當,會使角色更加生動、豐滿。但是不能離開角色去隨意發揮。

2 即興表演 -實例

在鮑里斯·戈爾多夫斯基(Boris Goldovsky)導演的《弄臣》 (Rigoletto,又譯《里戈萊托》)中,年輕時的謝里爾·米爾恩斯扮演里戈萊托,他正在用英語吟誦里戈萊托的獨白《我們倆人多麼相像》,這段最後一句台詞是「那是一個壞兆頭。噢,不,那是瘋狂。」但謝里爾卻說走了嘴,把evil(壞的、邪惡的)念成oval(卵形的、橢圓形的),把omen(兆頭)念成eeman,於是整個意思變成了「那是一個橢圓形」,但他立刻意識到自己唱錯了詞,於是他即興發揮,把下半句改成「噢,不!那是一個回合。」

在《游吟詩人》最後的二重奏中,樂隊嚴重地不同步,男高音奧雷利亞諾·佩爾蒂萊很生氣,便用一個辦法報復他們。根據劇本,他本應該唱「噢,這個可惡的女人出賣了她的愛情!」(Ah,quest』 infamel』anlore venduto!)但他即興變動了一個詞,改為「噢,這個可惡的、背叛的樂隊!」(Ah,quest』infame orchestra venduto!)

有一個年輕的美國男低音和他的朋友打賭說,他敢在《阿依達》審訊一幕中將「拉達梅斯」唱成「腐臭的雞蛋」,結果,他這樣唱了,當然也被解僱了。

在芝加哥,菲奧多爾·夏里亞賓扮演鮑里斯·戈都諾夫,他知道觀眾中幾乎沒人懂俄語,所以,他即興地對站在側幕里他自己的僕人說:「拿瓶威士忌來,這齣戲快結束了。」

在《蝙蝠》一劇中,貝弗莉·西爾斯扮演羅莎琳娜,在被投進監獄這一幕里,她穿了一件低胸的夜禮服,男高音弗羅施(Frosch)扮演喝醉酒的獄卒,他即興發揮,長久地盯著西爾斯的乳溝並對觀眾用低聲旁白道:「嗯,特大號的!」等笑聲平息后,他假做酒醉、步履蹣跚地走過去又仔細地看了片刻,迴轉身來對觀眾補充說:「還有兩個過濾嘴。」

一次在德國上演一出歌劇,在最後一幕,男中音扣動扳機,槍聲卻沒響。男高音抓住他的胸部,即興唱道:「你仇恨的目光殺了我。」這時,剛才該響沒響的槍聲突然又響了,於是,男高音做出貴族式的痛苦狀呻吟道:「這還不夠,你還要打死我!」

在另一齣戲里,當槍聲效果沒有在射擊時響起,男中音便瀟洒地沖著男高音的臀部踢了一腳,男高音立刻即興地唱道:「那靴子是有毒的。」隨後倒在台上。

上一篇[阿布沙羅斯]    下一篇 [蟲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