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所謂"即興詩",是就眼前實事而寫就的詩歌,是作者直抒胸臆的一種意境的表達。

1 即興詩 -基本信息

  所謂即興詩,就是依據當時情境,有感而發、即興而作,與當時環境密不可分所做的一首或一組詩詞。是作者直抒胸臆的一種意境的表達。每一首好詩是一首即興詩,每一首壞詩是一首即興詩,惟有所謂的實驗室詩處於中間狀態:它既不十分好,亦不特別壞,然而卻總是顯得才華橫溢、趣味盎然。

  在此道出這番話的人,就是即興詩人中的一個,他所厭惡的,也正是那種不能耐心等待靈感的詩人,那種終日呆在夢幻實驗室里靠字典中浩如煙海的辭彙創作的詩人。這些先生――或許還有女士――從早到晚同語言和語言材料打交道,捕捉著不可言傳的玄妙,他們喋喋不休,佔盡了沉默者的便宜,他們把自己的詩稱作文字,不願自己被人稱為詩人,我也不知他們願被稱為什麼。他們――如同我們所說――沒有靈感,從不認識繆斯。

  當實驗室詩人邊篇累牘地撰文談他的創作方法,甚至常常以小品文取得輝煌的戰績時,即興詩人卻在為如何嚴格地闡述自己的創作方法而大傷腦筋。儘管如此,作為一個地道的即興詩人,我卻要說:當我感覺到冥冥中又有了一首詩的蹤跡,我便戒食豆類,而且常乘著出租汽車有意無意地四處兜風。儘管這對我過於 奢侈,為的是捕捉到空氣中的那首詩――實驗室詩人或許要輕蔑地揚起眉毛,說我是個老派的、冥頑不化的獨得秘傳者。

  一個居然還相信豆類啦、乘車兜風啦的傢伙肯定是個人主義者;而實驗室詩人則憑藉觀點鮮明的小品文和卓有成效地廢除全部名詞――他的同事僅僅廢除了關係代詞――早就已經在XYZ之前克服了個人主義。

  然而即興詩人顯露出的某些技巧仍然吸引著我。因為在此涉及的不是實驗室中的秘密,而只是依樣畫葫蘆,也因為我的靈感完全不同於其他即興詩人的靈感,因此我盡可以自信而坦率地娓娓道來。

2 即興詩 -鄭板橋的即興詩

送賦詩

  鄭板橋年輕時家裡很窮,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沒有。一天晚上,忽見窗紙上映出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鄭板橋想:一定是小偷光臨了,我家有什麼值得你拿呢?便高聲吟起詩來:「大風起兮月正昏,有勞君子到寒門!詩書腹內藏千卷,錢串床頭沒半根。」小偷聽了,轉身就溜。鄭板橋又念了兩句詩送行:「出戶休驚黃尾犬,越牆莫礙綠花盆。」小偷慌忙越牆逃走,不小心把幾塊牆磚碰落地上,鄭板橋家的黃狗叫著撲住小偷就咬。鄭板橋喝住黃狗,還把跌倒的小偷扶起來,一直送到大路上,又送了兩句詩:「夜深費我披衣送,收拾雄心重做人。」

吟蟹詩

  鄭板橋任濰縣知縣時,知府大人坐著轎子路過濰縣,鄭板橋卻沒有出城迎接。原來那知府肚裡卻沒有一點真才實學,所以,鄭板橋瞧不起他。知府大人對鄭板橋不出城迎接,心中十分不快。

  在酒宴上,知府越想越氣。恰巧這時差役端上一盤河蟹,知府想:「我何不讓他以蟹為題,即興賦詩,如若作不出來,我再當眾羞他一羞,也好出我心中的悶氣!」於是用筷子指著河蟹說:「此物橫行江河,目中無人,久聞鄭大人才氣過人,何不以此物為題,吟詩一首,以助酒興?」鄭板橋已知其意,吟道:「八爪橫行四野驚,雙鰲舞動威風凌,孰知腹內空無物,蘸取姜醋伴酒吟。」知府聽后十分尷尬。

3 即興詩 -曹植的即興詩

七步詩

  曹植是曹操的三兒子,從小就才華出眾,很受到父親的疼愛。曹操死後,他的哥哥曹丕繼承當上了曹操魏王,后篡位當了皇帝。因為曹丕擔心留曹植會有後患,所以便以在其父亡故時沒來看望為由,追問逼迫他。而曹植則被押進朝廷。最終曹丕四兄弟的母親卞氏開口求情,曹丕勉強給了曹植一個機會,讓他在七步之內脫口一首詩,否則殺無赦。曹植就作了這首七步詩。

內容

  煮豆持作羹,

  漉菽(豉)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

  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上一篇[靜電紡紗]    下一篇 [加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