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作品原文

鴻雁出塞北,乃在無人鄉。
舉翅萬里余,行止自成行。
冬節食南稻,春日復北翔。
田中有轉蓬①,隨風遠飄揚。
長與故根絕,萬歲不相當②。
奈何此征夫③,安得驅四方④!
戎馬不解鞍,鎧甲不離傍。
冉冉老將至⑤,何時反故鄉!
神龍藏深泉⑥,猛獸步高岡⑦。
狐死歸首丘⑧,故鄉安可忘!

2作品註釋

①轉蓬:飛蓬,菊科植物,古詩中常以飛蓬比喻征夫遊子背井離鄉的漂泊生活。
②不相當:不相逢,指飛蓬與本根而言。
③奈何:如何,這裡有「可嘆」、「可憐」的意思。
④安得:怎能。去:離開,避免。以上兩句的意思是,可嘆這些征夫們,怎樣才能免除這種四方漂泊的苦楚呢?
⑤冉冉:漸漸。
⑥深泉:應作「深淵」,唐人抄寫古書時常把「淵」字改為「泉」,以避唐高祖李淵之諱。
⑦猛獸:應作「猛虎」,唐人為李淵之父李虎避諱,常把「虎」字改寫作「猛獸」。
⑧狐死句:屈原《哀郢》中有「鳥飛反故鄉兮,狐死必首丘」。首丘,頭向著自己的窟穴。狐死首丘是古來的一種說法,用以比喻人不該忘記故鄉。最後四句以龍、虎、狐的不離故地,不忘窟穴,來反比征夫們的流離輾轉,有家不能歸。

3作品賞析

曹操的樂府詩,往往慷慨而多氣,甚有風骨。他是歷史上有作為的人物,故其詩作也大開大闔、舒緩從容,表現出非凡的氣度和胸襟。這首詩以沉鬱悲涼之筆寫征夫思鄉之情,也顯示了曹詩的這一特色。
詩的首六句採用比興手法。一開頭,詩人略一勾勒,便寫出了鴻雁的境遇及其春來冬去的候鳥特徵。「塞北」、「無人鄉」強調其孤寂寥落,「萬里余」則突出路途之遙。鴻雁萬里遠征,與同類結伴而行,相濡以沫,處於寂寞凄涼的環境中;它們只能服從節令的安排,嚴冬則南飛而食稻,陽春則北翔而重回,其辛勞困苦不言而喻。「田中有轉蓬」四句為第二層次,詩人沒有像通常詩歌那樣在比興后立刻引入正題,而是再用一比興手法,寫蓬草隨風飄蕩,無所歸止,也永遠無法回歸故土。「相當」意為與故根相遇。「鴻雁」與「轉蓬」這兩個藝術形象極不相同,鴻雁有信,依節侯歲歲而回;轉蓬無節,隨輕風飄蕩不止。但是,它們本質上是一樣的,都不得不轉徙千萬里之外。詩歌寫鴻雁舉翅「萬里」之外,其空間距離感鮮明突出;轉蓬「萬歲」不能歸於故土,其時間漫長感異常強烈。而兩者實是互文見義,路途遙、時間長,都是詩人所特彆強調的。
在完成了連續的鋪墊以後,詩歌第三層切入正題,僅以寥寥六句寫征夫之狀,卻括盡他們艱險苦難生活的內容:一為出征之遙,遠赴萬里,鎮守四方;二為出征之苦,馬不解鞍,甲不離身;三為年歲飛逝,老之將至;四為故鄉之思,返還無期,徒作渴念。這幾方面有緊密關係,而思鄉不得歸是其關鍵。唯其願望不能實現,其思鄉之情也就日益加深。這一層將征夫的深愁苦恨,都在其對現實狀況的敘述中宣洩出來。由於前兩層中,詩人已經用比興手法渲染了情結氣氛,故這一層所表現的鄉關之思顯得極為真切和強烈,雖然沒有一個愁、苦之類的主觀色彩的詞語,但本色之語,卻更能收到動人心魄的效果。
「神龍藏深泉」四句為詩歌最後一層,詩人於描寫正題后又將筆墨宕開,連用神龍、猛獸、狐狸等數個比喻。神龍藏於深泉,猛獸步於高岡,各有定所,各遂其願,令有家歸不得的征夫羨慕不已。「狐死歸首丘」典出《禮記·檀弓》:「古之人有言曰:『狐死正首丘,仁也』。」屈原《哀郢》:「鳥飛反故鄉兮,狐死必首丘。」動物至死尚且不忘故土,遠離家鄉的征夫們更不能忘。「故鄉安可忘」這極平直的一句話,在全詩的層層襯映,鋪墊之下,也具有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這首詩結構甚有特色,開頭連用兩組比興,最後又以比興作結,首尾相互照應。鴻雁、轉蓬、神龍、猛獸、狐狸,其表象各不相同,詩人卻善於抓取它們有助於表現主題的本質特徵來描寫,故全詩顯得和諧統一、渾然一體。儘管詩歌大部分篇幅是寫比興內容,描寫詩中主題的僅寥寥數句,但因其比興起到了延伸、拓展、發揮、強調主題的作用,所以整首詩仍然給人以含蓄深沉、內蘊豐富之感。比興手法的反覆使用,給詩歌帶來了從容舒捲、開闔自如的藝術美感。詩歌寫思鄉情結,雖充滿悲涼凄切情調,但結處以神龍、猛獸等作比,悲涼中不會顯得過於柔綿,反而回蕩著剛健爽朗之氣,這正是曹操詩的特點之一,也是建安文學慷慨悲涼之特色的體現。全詩絲毫不見華麗詞句,唯見其樸實之語。鍾嶸《詩品》評曹操詩說:「曹公古直,甚有悲涼之句。」從這首詩來看,「古直」二字評價很中肯。

4作者簡介

曹操畫像

  曹操畫像

曹操(155~220),即魏武帝。三國時政治家、軍事家,詩人。字孟德,小名阿瞞,譙(今安徽亳縣人)。東漢末年,在鎮壓黃巾起義軍中,逐步擴充軍事力量。192年(初平三年)佔據兗州,分化、誘降青州黃巾軍的一部份,編為「青州兵」。196年(建安元年)迎獻帝都許(今河南許昌東),挾天子以令諸侯,先後削平呂布等割據勢力。官渡之戰大破軍閥袁紹后,逐漸統一了中國北部。208年(建安十三年),進位為丞相,率軍南下,被孫權和劉備的聯軍擊敗於赤壁。后封魏王。其子曹丕稱帝,追尊曹操為武帝。 

5時代背景

曹操按舊題寫的新詞,是曹操的傳世名篇之一。據考證,這首詩作於曹操的晚年,即東漢末年的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曹操大敗於赤壁之戰以後。當時曹操已經53歲,年事漸高,面對戰亂連連,統一中國的事業仍舊未完成的社會現實,因而憂愁幽思,苦悶煎熬。但他並不灰心,仍以統一天下為己任,決心廣泛招攬人才,招納賢士致力於建功立業。
上一篇[基金存續期]    下一篇 [特雷諾指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