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厚德錄 -原文

  錢若水為同州推官。……有富民家小女奴逃亡,不知所之。奴父母訟於州,命錄事參軍鞫之。錄事嘗貸錢於富民,不獲,乃劾富民父子數人共殺女奴,富民不勝榜楚,自誣服。具獄上,官審復,無反異,皆以為得實。若水獨疑之,留其獄,數日不決。留之且旬日,知州屢趣之不能,上下皆怪之。若水一日詣知州,曰:「若水所以留其獄者,密使人訪求女奴,今得之矣。」知州乃垂簾引女奴父母問曰:「汝今日見汝女識之乎?」對曰:「安有不識也?」因從簾中推出示之。父母泣曰:「是也。」乃引富民父子,悉破械縱之。其人號泣不肯去,曰:「微使君之賜,則某滅族矣。」知州曰:「推官之賜也,非我也。」其人趨詣若水廳事,若水閉門拒之,曰:「知州自求得之,我何與焉?」知州以若水雪冤死者數人,欲為之奏論其功,若水固辭。於是遠近稱之。

2 厚德錄 -翻譯

  錢若水擔任同州推官,知州性情急躁氣量狹小,多次憑臆測決斷事情而不恰當,若水堅持爭論但不能達到目的,就說:"又該陪著你一起交納贖罪的錢了。"(意思是這樣錯下去,你受罰,我也要陪著你受罰。)不久果然被朝廷及上級批駁,知州和推官都被處以罰款。知州向錢若水表示慚愧道歉,但不久又是老樣子。前前後後像這樣子已經好多次了。有個富民家的小女奴逃跑了,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女奴的父母告到州里,知州命錄事參軍(州里掌管文書的官)審問這件案子。錄事曾向富民借過錢,沒借到,於是就揭發富民父子數人共同殺死了女奴,並拋屍於水中,於是找不到屍體。這些人中有的是主犯,有的是跟著做幫凶的,都應該是死罪。富民受不了鞭杖拷打的酷刑,就自己屈招了。錄事呈報知州,知州等人複審后認為並無相反或異常的情形,都把審出的話作為此案的真實情況。只有錢若水懷疑此事,留下這案子好幾天不判決。錄事到若水的辦公處罵他說:"你接受了富民的錢財,想出脫他的死罪嗎?"錢若水笑著道歉說:"現在幾個人都判了死罪,怎可不稍微留下案件幾天,仔細看看他們的供詞呢?"留下案子將近十天了,知州多次催促他也沒有結果,州里大小官員都責怪錢若水。有一天,錢若水去見知州,屏去他人後對知州說:"若水拖延此案的原因,是我在秘密派人尋找女奴,現在找到了。"知州吃驚地說:"在哪裡?"錢若水於是秘密派人將女奴送到知州官府。知州便垂下窗帘,領女奴的父母來問道:"你們今天如看到你們的女兒還認得嗎?"回答說:"怎麼會不認得呢?"知州於是就從窗帘后推出女奴給他們看。女奴的父母哭著說:"這是我的女兒啊!"知州於是叫人帶來富民父子,全部卸下枷鎖釋放了他們。富民哭著不肯走,說:"如果沒有您的恩賜,我們一家就要全完了。"知州說:"這是推官的恩賜,不是我的功勞。"那人又趕往錢若水的辦公處,若水關上門不見他,說:"這是知州自己求得實情的,我又參與了什麼?"知州因若水替幾個被判死罪的洗雪了冤情,想為他上奏請功,錢若水堅決拒絕說:"我只求審判公正,不冤枉處死人罷了。論功行賞不是我的本意。"知州感嘆佩服。錄事到錢若水處叩頭表示慚愧道歉。於是遠近都一致稱讚錢若水。

厚德錄的學科

  所屬類別:文理學科

  所屬子類: 語言學

  《厚德錄》中有一段,朝士劉廷式本田家,鄰舍翁有一女,約與廷式為婚。卒與成婚,閨門脊雍睦。

  翻譯: 朝廷里一名叫劉廷式的官員本來是農家,鄰居家老翁有一個女兒,約定和劉廷式結婚。最終和她結婚,家庭力女性之間相處和睦。

  《厚德錄》中有:許昌士人張孝基,娶同里富人女。富人惟一子,不肖,斥逐去。富人病且死,盡以家財付孝基。孝基與治後事如禮。久之,其子丐於途,孝基見之,惻然謂曰:「汝能灌園乎?」答曰:「如得灌園以就食,甚幸!」孝基使灌園。其子稍自力,孝基怪之,復謂曰:「汝能管庫乎?」答曰:「得灌園,已出望外,況管庫乎?又甚幸也。」孝基使管庫。其子頗馴謹,無他過。孝基徐察之,知其能自新,不復有故態,遂以其父所委財產歸之。

  翻譯:

  許昌有個士人叫張孝基的,娶同鄉某富人的女兒。富人只有一個不孝的兒子,便罵著把他趕走了。富人生病死了,把家產全部交付孝基。孝基按禮數為富人辦了後事。過了許久,富人的兒子在路上討飯,孝基見了,同情地說道:「你會灌園嗎?」富人的兒子答道:「如果讓我灌園而有飯吃,很高興啊!」孝基便叫他去灌園。富人的兒子能自食其力了,孝基有點奇怪,又說道:「你能管理倉庫么?」答道:「讓我灌園,已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何況管理倉庫呢?那真是太好啦。」孝基就叫他管理倉庫。富人的兒子很順從、謹慎,沒犯什麼過錯。孝基慢慢觀察他,知道他能改過自新,不會像以前那樣,於是將他父親所委託的財產還給他了。

  作者 明](約公元一五六一年至一六三六年前後)字叔濂,益都人,約生於明世宗嘉靖四十年,卒於穆宗崇禎中,年約七十餘歲。萬曆八年(公元一五八○年)進士,除滑縣令。時年甫弱冠,多惠政。累官工部尚書,會群奄用事,遂自劾歸。旋奪官。崇禎初,復官,久之卒。羽正詩多感激時事之作,有《崇雅堂集》十五卷,《四庫總目》行於世。

3 厚德錄 -個人履歷

  [明]鍾羽正(公元一五五四年至一六三七年)字叔濂,號龍淵,青州益都人,生於明世宗嘉靖三十三年,卒於明思宗崇禎十年,壽八十三。萬曆八年(公元一五八零年)進士,除滑縣令。時年甫弱冠,多惠政。升任禮科給事中、吏科都給事中,因爭國本言立太子事,削職為民。林居三十年。天啟年間起複,累官工部尚書,會群奄用事,以「冬衣案」遂自劾歸。旋奪官。崇禎初,復官,久之卒。贈太子太保。羽正詩多感激時事之

  作,有《崇雅堂集》十五卷行於世,著錄於《四庫總目》。

4 厚德錄 -社會評價

  他26歲出任滑縣知縣;此縣「素稱繁劇」。他廣到任,即著手處理積案,「斷決如流,三日而畢」。接著又清丈農田,整頓賦稅。魏南有600餘頃農田經常被淹,而賦稅照收,他親臨現場查清上報,請求免稅,獲免十分之七。當時,全國勘實田畝,地方官多以「增地為功」。滑縣多丈出土地100餘頃,但他卻不以此請功邀賞,而是用多出土地的稅額來抵補荒年所欠賦稅。兩河地區有一疑案,「牽累甚重,十年不決」。兩河官員呈請轉託羽正處理,審訊時,「觀者如堵」,他「談笑摘發」,不多時結案,眾皆貼服。 他的才華受到朝廷的重視,奉調進京,升禮科給事中。當時,萬曆皇帝長期不理朝政,對大臣奏章,有的置而不覽,有的覽而不用。且不聽公議,對有罪的內監張鯨,赦免留用。他便上疏:「朝講不宜輟,張鯨不宜赦」,力陳皇帝按時臨朝聽政的重要,建議皇帝「先出視朝,次出聽講,章奏留中者,次第發出。斥逐張鯨,以明元惡之罰」。

  在擔任工科給事中,出視宣府邊務時,他不畏權勢,嚴懲貪官。兵部左侍郎許守謙撫宜府;受賄,被他劾去。侵盜軍資的副總兵張充實等人,亦被他劾罷。他視察上谷時,有貲郎隱屯糧、侵軍餉,懼怕羽正,便託人送禮,他查實罪行后,立即嚴懲。

  回京后,任吏科都給事中。禮部侍郎韓世能、薊遼總督蹇達、大理寺少卿楊四知、洪聲遠玩忽職守,都受到他的禪劾。他還奏請嚴禁內外大臣互饋贈禮物。他說,為臣的罪過莫大於貪,假如使內臣貪而外臣不應,外臣貪而,內臣不受,則會互相顧畏,不敢放肆。如今內以外為府藏,外以內為窟穴,交通賂遺,比周為奸,要想使吏治清明,社會安定,是不可能的。皇帝認為他的話很有道理,便敕命閣部大臣,一切公事均在朝房計議,不準在私人宅邸接待賓客。又命外官不得與京官私通,有事照章辦理,辦完即日出城,不得擅自逗留。

  吏部推薦孟一脈為應天府丞,蔡時鼎為江西提學,此二人因常進諫,引起皇帝不滿,不被任用。他便向皇帝進言:陛下不用一脈、時鼎,則會使人們認為敢於爭諫之臣,不止因言辭不合帝意而一時見斥,而且再無進取之路。這樣會「銷忠直之氣,結諫爭之舌」,對國家不利。結果鍾羽正因此獲忤旨罪受降俸處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