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原始森林總因為「原始」二字顯得神秘莫測。只有曾經走進這綠色世界的人,才會真的為眼前呈現的一切而驚嘆、折服,才能真正地體會到這份獨有的古老的美麗。 幾千年前.火山噴發覆蓋並摧毀了澳大利亞從北部庫克敦的雨林到南部阿瑟頓高原的廣大區域。有趣的是,位於其中部丹特里地區一千二百多平方公里的濕熱帶原始森林卻未受絲毫損傷,依然保持著往日的生機。

1神秘的原始雨林

原始雨林

  原始雨林

然而,走進濕熱帶原始森林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定的氣候,會讓林子里潛伏著各種奇異而危險的動物。那裡有大量傳播疾病的昆蟲,植物上總是爬滿了咬人的大螞蟻。地面潮濕的樹葉層下經常是又滑又軟的泥漿和腐爛的木頭。一團團的藤蔓和亂七八糟匍匐的植物使行走變得更加困難,再加上林子里悶熱異常,身陷其中的人不久便會滿身大汗。
丹特里的原始森林上空,總是霧氣蒸騰,恍如仙境。林子里處處可見怪異的樹根,像章魚的觸手,穿過其他樹木的底部,順著地面綿延展開,往往是一棵樹就佔去好大一塊兒地方。樹榦也多是七扭八歪,或直躥高空,或由同一根部分別長出.再緊緊地纏繞在一起。繁茂的枝葉會在半空中搭起一個密不透風的天棚,把裡面圍得水泄不通。無論發生過什麼,叢林都會把留下的痕迹掩蓋掉。

2原始雨林的植被

丹特里的原始森林直到現在,都未被砍伐和打擾過。包括糾結的無花果樹,平滑的棕櫚樹、高聳的雨林,和另外一些世界上最奇特的動植物。那些五顏六色的真菌,形態各異,裝飾著倒在地面的木頭,而傘狀的蘑菇在這裡似乎是最沒創意的造型了。在生長中,它們將慢慢地把朽木的營養歸還紿大地。

3原始雨林的動物

當然,除了濕熱帶原始森林所特有的各種植物外,這裡還棲息著很多鮮為人知的動物。如果不去刻意觀察,很容易錯過,比如扁尾葉蜥,斑駁晦暗的外衣和橫七豎八的朽木簡直一模一樣,連眼睛的顏色也相同,如此偽裝,使它與周圍環境完全地融為一體。自然,危險也降到了最低點。
蔥鬱的熱帶植物為雨林中的鳥類提供了必要的掩護,鳥算得上是這裡最龐大的公民群體了。像丹特里分水嶺上的金亭鳥,黃色的羽毛足以和真菌相媲美,可即使有這樣鮮艷奪目的裝扮,人們還是很難在森林裡找到它,只能隨著雄鳥的叫聲追尋而去。它們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用樹枝建造小屋,用黴菌和真菌把樹枝粘在一起,再用苔蘚和白花裝飾外觀。
藍色三趾翠鳥是澳大利亞兩種最小的翠鳥之一,身體還沒有火柴盒大。這種外號為「獨行俠」的翠鳥是丹特里的珍稀鳥類,它們喜歡住在偏遠的地方,所以想看見它們的確太難了。
如果在林中,你發現了吊在藤蔓上像垃圾一樣的東西,可千萬不要碰,那很可能就是大嘴沙刺鶯的巢。雌鳥在孵卵,而附近的雄鳥在看守它們的小家,對於侵犯者,它們肯定會發動強烈的攻擊。而同樣是垂吊著的房子,光澤干鶲的就顯得浪漫多了一它們總選擇把巢像吊床一樣吊在水面上,再配以綠色的苔蘚外衣,可以一邊休憩,一邊欣賞水上風光。
金頭扇尾鶯是一種神奇的鳥,人們習慣叫它裁縫鳥。它們可以把葉子拉到一起,用喙鑽孔,然後用蛛網縫上,就像用縫紉機一樣。雄鳥最喜歡用蜘蛛的卵囊來紡線,平均每六天築成一個巢。裁縫鳥縫得很松,但網線很快收縮,收緊了針腳。它們驚人的縫補技巧,有點兒熟練,有些雜亂無章,但最終總能構建一個結實、隱秘、舒適的家。
色澤亮麗的雜訊八色鶇也是珍稀鳥類。作為雨林的地上居民,它們每年10月到來年1月都要在樹根或木樁上築造圓頂的巢穴。選擇這些地方築巢,是要擔風險的,因為鳥肉是大雜斑蟒蛇的最愛。大雜斑蟒蛇拖著長長的身體靜悄悄地出沒,瘟神一般,在森林的地面上貪婪地覓食,一旦被它鎖定目標,大多在劫難逃。不過,它也有為之心驚膽戰的敵人——澳大利亞最強大的草原蜘蛛。這種蜘蛛個頭不大,卻生性好鬥,長著8毫米長的尖牙,能殺死鳥和蛙,連蟒蛇也不放在眼裡。任憑平日里怎樣橫行霸道的巨蟒見到它,都會灰溜溜地趕快逃走。
也許很少有人意識到,大自然中,只有不到35%的小鳥能安全長大。因為這裡有飢餓的鷹.有以雛鳥為食的螞蟻,有爬行動物和食肉巨蜥,尤其是類似史前動物的樹巨蜥,更是強悍可怕。當棕胸極樂翠鳥的雛鳥用叫聲向雌鳥要食的時候,往往會引來巨蜥,嗷嗷待哺的雛鳥在瞬間就會成為惡魔的美餐。成鳥此時往住會向這個怪物猛衝,但也只是徒勞,在巨蜥把雛鳥吃光之前,什麼也阻止不了它的行動。
為了孩子的安全,在樹上築巢的黃色擬黃鸝甚至會吃掉雛鳥的糞便,以此來消除蹤跡。想一想,這些鳥為什麼要延續祖先的習慣呢?為什麼要冒這個常見的風險呢?這就是大自然的問題。它總是以某種奇特而神秘的方式維繫著良好而脆弱的平衡。

4原始雨林的水生植物

在丹特里的原始森林裡,有一條河叫丹特里河。睡蓮和其他水生植物在混濁的水裡蓬勃生長。以此為家的水雉在浮葉上輕盈漫步。它們細長的腿和腳趾很容易支撐輕盈的身體,就像是金庸老先生筆下的神秘英雄,輕功十分了得。在這片蜿蜒曲折的水面上,樹榦、樹冠錯綜複雜,誰也不知道在下一個拐彎後面,會是什麼樣的風景。

5原始雨林里的鱷魚

當然,在這樣的濕熱帶雨林里,來自鱷魚的威脅自然是少不了的。它們喜歡在中午曬太陽,雖然看上去懶洋洋的,但千萬別上當。不管在陸地上還是在水裡,它的速度都很驚人。誰要是驚動了它,也許在瞬間就會遭到襲擊。若是人或動物不慎掉進它的勢力範圍,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濕熱帶原始森林,美麗迷人卻又險象環生。也許在大家讀這篇文章的時候,丹特里的原始森林又出現了很多妙趣橫生、讓人浮想聯翩的新事物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