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厭惡損失(Loss Aversion)定義 在行為金融學中,用於描述投資者按照自己心理賬戶的「平衡」來作投資決策,在調整資產結構時,往往賣出組合中某些「盈利」的品種,而留下仍然「虧損」的品種的投資行為。

1 厭惡損失 -來源

  「行為經濟學預期理論」的核心理念揭示了人們是「厭惡損失」的。
  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以色列籍教授卡尼曼(Daniel.Kahneman)把「心理學研究」和「經濟學研究」有效地結合起來,從而解釋了人在不確定條件下要如何做出一種對「自利」有利的決策。
  卡尼曼把心理學運用到現代經濟學最成功的方面是「預期理論」。卡尼曼認為,在可以計算的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對「所損失的東西的價值」估計要高出「得到相同東西的價值」的兩倍。人們的視角不同,其決策與判斷是存在「偏差」的。 
  卡尼曼與其合作者特韋爾斯基的研究表明,人在不確定條件下的決策,好像不是取決於結果本身而是「結果與設想之間的差距」。也就是說,人們在決策時,總是會以自己的視角或參考標準來衡量,以此來決定決策的取捨。

2 厭惡損失 -舉例說明

  比如DU客去賭場DU博,隨身帶了3000美元,賭客贏了100元,這時要求他離開賭場可能沒什麼;但如果是輸了100元,這時同樣要求他離開賭場可能就很難。
  這是為什麼?
  贏100元時身上的現金為3100,輸100元時身上的現金為2900,其本身是兩個獨立的結果:贏100為本金+100;輸100為本金-100。但是:在這種情況下DU客的「感覺」卻和3100、2900這兩個不同的結果並沒有多大關係,而是和這兩個結果「之間的差距」有關。換句話說就是:輸100元就是輸100元,但是DU客心理上「感覺」不止輸了100元,而像是輸了「200(3100-2900=200)元」,以此類推,就知道為什麼很多DU客「越輸越多」裡面一樣也是「心理學」和「經濟學」雙向在同時起作用了。
  由此可以揭示:人們對財富的「變化」十分敏感!
  而且人們一旦超過某個「參照點」,對同樣數量的損失和贏利,其「感受」是相當不相同的。在這個「參照點」附近,一定數量「損失」所引起的「負效應」>同樣數量「贏利」所帶來的「正效應」。
  還是以上面的例子為例:簡而言之:此人輸了100元所帶來的「不愉快感受」要比贏了100元所帶來的「愉快感受」要強烈。而隨著「價值數量」的增加,這種「正負感受」也會同樣升級,「厭惡損失」的「感受」比「得到價值」的「感受」到一定階段要強烈得多得多。
  損失帶來的痛苦遠大於收益給你的滿足,這就是「行為經濟學預期理論」的核心理念。
  人們是「厭惡損失」的。
  於是,「厭惡損失」會導致一些賭客在輸錢的時候,有一種「不惜一切代價」都要竭力避免損失的「心理」。抱著這種「心理」,無法把握自己逐漸喪失的「理智」卻偏要抓住「已經失利的局面」不放,最後就是「越輸越多」,直到「輸得精光」。
  通過以上的分析,卡尼曼的「預期理論」確實能幫助我們在千變萬化的「DU局」裡面,在自己情緒起伏不定面前,以最快的時間做出對「自己」相對最有利的「決策」。

3 厭惡損失 -延伸

  在博智的《打敗莊家》一書中通過對上面的分析,就有了相當「建設性」的【贏的策略】和【輸的策略】:
  【贏的策略】---每當機會來臨,贏得每場資本額,應將「原始資本額(本金)」收入口袋,用「贏來的錢」作為「最新資本額」,繼續投注;同樣地,機會若再次來臨,贏得另一個資本額時,就應將贏得的兩個資本額中的一個資本額收入口袋作為「初步獲利」,繼續用「贏來的錢」投注,以此階梯式地向上(向前)發展。當然,每一位賭客設定的獲利滿足點不一,因此,在贏的階段中,可以隨時喊停,獲利出場。經常有這樣的情況:某一天,贏的錢到了一個最高點之後,就很難再往上贏,這時應考慮今天是否就到此為止;特別是,出現了最高點之後開始往下掉,如果出現了最高利潤失去一半的情況,我們應該守住這還剩下的一半利潤,迅速出場。贏錢,不管多少,總是令人愉快的,這就是「贏的策略」。
  【輸的策略】---現代賭場對DU客的心理有相當深刻的研究。在輸錢的時候,DU客或多或少,或長或短,無一例外都會表現出種種的「非理性」,而賭場的荷官往往就會在這個時候利用自己的手勢和語調來「誘惑」DU客下注,甚至讓DU客在失利的情況下DU注反倒下得更大。作為DU客應該明白「DU錢不DU氣」的道理,靈活地和賭場周旋,連輸4,5(6,7)次要換桌,換桌之後如果還是不好就換賭場。只有懂得「適度的迴避」才不會在賭場受制於人,只有克服由於資金有限而產生的不良心理和不理智行為,認清自己與生俱來的特點,才可以突破自己的「弱點」,做到「收放自如,靈活周旋並胸有成竹」,這就是「輸的策略」。
上一篇[耕牛]    下一篇 [法之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