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去個性化(deindividuation),又叫個性消失,最早是法國社會學家G·勒邦提出的,意指在某些情況下個體喪失其個體性而融合於群體當中。

1 去個性化 -概述

定義

  去個性化(deindividuation),又叫個性消失,亦可叫去壓抑化、去抑止化,是指個人在群體壓力或群體意識影響下,會導致自我導向功能的削弱或責任感的喪失,產生一些個人單獨活動時是不會出現的行為。去個性化的外在條件有兩個:一是身份的隱匿;二是責任的模糊化。
  去個性化是一種自我意識下降,自我評價和自我控制能力降低的狀態。個體在去個性化狀態下行為的責任意識明顯喪失,會做出一些通常不會做的行為。如集體起鬨、相互打鬧追逐、甚至成群結夥地故意破壞公物、打架鬥毆、集體宿舍樓出現亂倒污水垃圾等,都屬於去個性化現象。
  我們還都有這樣的經驗,有時候太專註於某事情,以至於完全忽略他人,甚至忽略我們自己是如何看待我們的行為的,這種情況下個體是處於去個性化狀態的。此外,藥物、酒精和催眠等因素,也可造成人的自我意識和自我控制水平迅速降低,使人處於去個性化的狀態。概念來源

  這個概念 最早是法國社會學家G.L.博恩在其經典著作《人群》一書中提出來的。指個體在群體中或與群體一起從事某種活動時,個體對群體的認同,或以群體自居,使個體的個性溶化於群之中,從而失去了個性感。與這種去個性化相聯繫的是,個體似乎失去了作為個性的約束力,在群體的保護下,做出違反他們在社會情境中常常遵守的社會準則的事,表現出非正常的行事傾向。
  博恩認為,從歷史的觀點的觀點看,人類原本是是從要深蒂固的親屬關係、紐帶關係和部族關係中掙脫出來的,隨著這種掙脫,原選取表現在這些群體關係中的去個性化也由之獲得解放,個體重又獲得了個性。但是,個性的解放也潛伏著一種危機,那就是離開群體的心理距離越遠,個體在享受自由的同時也就越感到孤獨。個體的孤獨又激發著個體重新加入各種群體活動,於是個性又溶化於群體之中,去個性化復又出現。E.弗洛姆的《逃避自由》一書是對去個性化的最佳理論闡釋。
  費斯廷格和紐科姆認為,當具體的注意力投向群體時,他對自己的注意力便養活了。對群體的注意使個體失卻了個性環境,把個性淹沒在群體之中。由於去個性化減弱了作為個體時的約束力,也即社會對其的約束力,因此為個體從事反常的行為創造了條件。從心理學上來說,其原因有兩個:一是群體成員的匿名性。隨著加入群體,成為群體成員,溶化了個性,群體成員便會覺得自己是個匿名者而四邊,肆意破壞社會規範;二是責任分散。群體生活告訴群體成員,群體活動的責任是分散的,或者說分散在每個小組成員身上,任何一個具體成員都不必承擔該群體所招致的譴責。因此,按照這一公式,對群體的注意增強了去個性化,反過來又強化了通常受制約的行為。
  齊勒認為,個體在社會生活情境中學會了獎勵和懲罰的效應,於是把個性與獎勵情境匹配起來,把去個性化與懲罰情境匹配起來。當個體用其獨特性出色地完成了某項任務時,他會期望獎勵隨之出現;但是,當個體覺得無論如何要避免懲罰時,或者預測懲罰要到來時,他便會將自身沉浸於群體之中,用分散責任的策略來避免懲罰。所以,齊勒索認為去個性化問題應當同個體「趨獎避罰」的心理聯繫起來。
  津巴多提出了另一種關於去個性化的理論。該理論主要包含兩層意思,一是去個性化既可能導致反常的或消極的行為,也可能導致建設性或創造性行為,不能把個體加入群體后的行為作單極的分析,二是去個性化的原因除了把注意力投向群體或迴避對道德責任的否定評價外,還有大量的因素也可能導致去個性化,如匿名性、群體規模、情緒的激發水平、情境不明確時的新奇感、群體中獨特刺激(如毒品或酒精等)、參與群體活動的程度等等。所有這些因素導致去個性化,反過來又使個體對外部刺激反應麻木,對情緒和動機失去認知性控制。其結果是,個體只在群體內的約束下活動,從事那些不論是消極的(如攻擊)還是積極的(如創造性)活動,而對外部刺激,特別是社會規範和準則,則較少順從。這樣,便帶來了去個性化后的不利的社會結果。
  迪埃納認為,去個性化這一術語原本是思維領域的特定術語,主要用來描述情境之間、認知結構之間、情緒之間、行為反應之間的一組關係,因此他把去個性化與自我意識相聯繫,從而進一步作了理論修改。他認為,去個性化的個體並未注意到自己的行為,並未意識到自己是獨特的個體,因此便不能對自己的行為作出監視和反饋,不能從長時記憶中恢復適當的行為標準。結果,去個性化的個體缺乏遠見,缺乏預先考慮和計劃。特別是當幾乎沒有什麼自我調節時,個體更易傾向於對即時刺激作出情緒和動機反應。
  有人曾列舉了去個性化的特徵:匿名性,衣著類似性,激起,情景的新異性和無組織性。在去個性化的群體中,成員不會以個體的方式對此反應,或特別注意個別成員,所以,個體感到對衝動性行為或違反本來意願的行為的約束減少了。
  群體中的去個性化程度將會極大地影響群體中遵從的程度,辛格等人(1965)提出當群體的行為與個人的願望相反時,較少個性化的群體與較嚴重的個性化群體相比,前者表現出更多的非遵從行為。

2 去個性化 -社會作用

個性化與社會冷漠

  案例一:
  有過一則報道,說高樓頂上有個小夥子要跳樓自殺,救護車、消防車呼嘯而至,警察在為挽救生命苦苦努力。而高樓下看熱鬧的人越聚越多,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叫「快跳呀」,其他人也跟著附和起鬨,最後在眾人的「慫恿」和「鼓勵」聲中,年輕人對人間不再留戀,從樓頂飄然而下。在這種情境中,「看客」們是去個性化的,每個人都不再是自己,而是一個「匿名」的、和他人無差別的人。在去個性化的情境中,人們往往表現得精力充沛,不斷重複一些不可思議的行為而不能停止。人們會表現出平常受抑制的行為,而且對那些在正常情況下會引發自我控制機制的線索也不加反應。
  案例二:
  早在1972年,美國著名心理學家菲利浦,津巴多曾經做過一個模擬監獄實驗。實驗者將若干心理正常的大學生隨機分成「犯人組」與「看守組」,「逮捕」后的"犯人被戴上手銬,蒙住兩眼帶到了斯坦福大學地下室的一個「監獄」里。這些被試經歷了真正的犯人才會碰到的種種事情,如戴腳鐐手銬,全身噴消毒劑,換上監獄里統一製作的「布袋衣」,而且,「犯人」不再有姓名而只有一個號碼。「看守」也一樣。然而,這些原本平等的人,因為管教與被管教的不同角色,最後都產生了不健康的心理和擺脫社會規範約束的極端行為。如扮演「犯人」的被試逐漸變得軟弱、無助、抑鬱,而扮演「看守」的被試則越來越有虐待「犯人」的傾向。
  案例三:
  1969年,心理學家津巴多多試圖發現,擺脫正常社會約束和從事極端否定的行為的去個性化是如何產生的,也就是說,為什麼一些平時很老實的人,在一群瘋狂的人當中也會變得瘋狂。他做了一個有趣的電擊實驗。津巴多召集了一些女大學生作為被試,對她們說:實驗要求對隔壁一個女大學生進行電擊,不需要負任何道義上的責任,完全是為了科學實驗的需要。通過鏡子被試們可以看到那個被自己電擊的女大學生。實際上這個女大學生是金巴爾多的助手,她並沒有真正受到電擊。但當被試按下電鈕時,她假裝大喊大叫,流淚求饒,以使那些作為被試的女大學生們相信,她真的非常痛苦。被試分為兩組。第一組被試都穿上了帶頭罩的白大褂,每個人只露出了兩隻眼睛,因而彼此間誰也不認識。主持人請她們實施電擊時也不叫她們的名字,整個實驗在昏暗中進行。這種情景被金巴爾多稱為「去個性化的條件」。第二組被試穿著平常的衣服,每個人胸前都有一張名片掛著。在實驗時,主持人很有禮貌地叫著每個人的名字。房間里的照明很好,每個人彼此都能看得很清楚。這一情景稱為「個性化」。津巴多預言說:在去個性化條件下的被試將比在個性化條件下的被試在按電鈕時將表現出較少的約束。結果證實了他的預言。去個性化小組比個性化小組按電鈕的次數多達將近兩倍,並且每一次按下電鈕的持續時間也較長。
  更有意思的是津巴多在又一次實驗前安排被試們聽一段錄音,內容是津巴多與兩位將要被「電擊」的女大學生的談話。這個談話表明二者具有不同的人格特點,其中一個十分可愛,樂於助人,而另一個則很自私自利,讓人厭惡。同樣在去個性化條件和個性化兩種情景下讓被試實施電擊,結果非常有趣。在去個性化條件下,不管面對的是可愛的人還是令人討厭的人,被試都去按電鈕。津巴多在實驗報告中寫道:這些可愛的,在正常情況下態度溫柔的女學生,幾乎在每一次有機會時,都會按一下電鈕,而根本不管被電擊的是一位可愛的或者可惡的人,而且她們一點也不為之感到緊張或內疚。相反,在個性化條件下,被試們就非常有鑒別力,他們按被電擊者的人格決定自己按電鈕的次數和時間長短。
  津巴多認為,去個性化產生的環境具有兩個特點:一是匿名性。即個體意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匿名的,沒有人認識自己,所以個體毫無顧忌地違反社會規範與道德習俗,甚至法律,作出一些平時自己一個人決不會作出的行為。二是責任模糊。當一個人成為某個集體的成員時,他就會發現,對於集體行動的責任是模糊的或分散的。參加者人人有份,任何一個個體都不必為集體行為而承擔罪責,由於感到壓力減少,覺得沒有受懲罰的可能,沒有內疚感,從而使行為更加粗野、放肆。有的成員甚至覺得他們的行動是允許的或在道德上是正確的,因為集體作為一個統一體參加了這一行動。津巴多還認為,一旦失個性化開始並聚集力量,就難以逆轉或是停止。
  案例四:
  1952年,費斯廷格(L. Festinger)、佩皮通(A. Pepitone)和紐康姆(T. Newcomb)進行了去個性化的實驗。他們要求各組男大學生在兩種條件下議論自己父母的缺點。一種條件是,被試身戴名簽,互稱名字,在明亮的教室里進行,這是可辨組;另一種條件下,被試身著長袍,頭戴面罩,只露出眼睛和鼻孔,相互都不知姓名,在燈光昏暗的房間里進行,這是去個性組。結果表明,去個性組肆無忌憚地數落、辱罵自己的父母,充分表現對自己父母的厭惡與不滿。在各組議論完了之後,以問卷調查的方式了解被試對再次參加議論的喜歡程度,結果,去個性化小組比其它小組對群體成員更加富有吸引力,也就是說,大學生們更喜歡在去個性化的小組裡再次議論自己父母的不是。 去個性化與社會攻擊

  個體常常會被淹沒在群體之中,當個體自我認同被群體的行動與目標認同所取代,個體便會進入「去個性化狀態」,這種狀態將淡化個體的自我觀察和自我評價,降低個體責任與個人對於社會評價的關注。當自我控制力量減弱,暴力與反社會行為就隨時可能出現。案例一:
  在正常情況下,學生對違反校紀和違反社會公德的行為,具有恥辱感、負罪感和自責感,因而能夠遵守社會道德規範和學校紀律。但有一部分學生卻往往將自己融於某群學生整體之中,他們喜歡集體起鬨、相互打鬧追逐、甚至成群結夥地故意破壞公物、打架鬥毆等,或者學生犯了錯誤后在老師面前說的第一句話是「某某也做的」。這種現象就是「去個性化」行為。
  「去個性化」的學生往往覺得自己處於某群學生整體之中,自己僅僅是以整體中的一員身份參與到某行為之中,人們的注意都指向在整體身上,教師不易覺察出自己的言行,即使造成了不良後果自己也不會被教師發覺,自己不會承擔由不良行為所招致的譴責,而責任將由所有參與的同學分擔,即「 責任擴散」,這樣,每個人的責任觀念就淡漠了。這部分學生往往失去原有的個性和自我控制能力,削弱了對自我行為的約束,沉溺於衝動、無理性和不負責任的行為之中,完全依從於該群體所處的情緒狀態,能作出平時自己獨自一個人時所不敢、不願做的事情。
  案例二:
  當今是信息時代,網路正以不可抗拒之勢滲入我們的生活,改變著我們的行為模式、思維方式甚至社會結構。然而網路也帶來了一些消極影響,如網路暴力、網路欺詐、網路盜版、散播病毒和垃圾郵件等等,這種網路中的去個性化是去個性化現象發生在網路條件下的一種特殊情況。
  網路中去個性化行為發生時,個體會表現出行為責任意識降低、行為與內在標準不一致、自制力降低、人格扭曲等問題,從而導致個體做出在現實社會中通常不會做出的事情。這種行為會給網民自身和他人帶來消極的影響。
  案例三:
  研究表明,群體處於激勵性、充滿令人心情紊亂的刺激狀態下,尤其是群體中的成員不易被識別的情形下,易使個體成員產生去個性化現象,如起鬨、球迷鬧事、聚眾鬥毆中都存在去個性化現象。一旦個體處於去個性化狀態,會表現出無自知性,從而產生一些個人單獨活動時不會出現的重複的、衝動的、情緒化的、有時甚至是破壞性的行為。在去個性化狀態下,人群不分青紅皂白地攻擊目標,並且攻擊的強度遠超尋常而不能停止。去個性化與推託懶惰行為

  群體活動是去個性化最常見的情境。比如說「一個和尚挑水吃,兩個和尚抬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去個性化的積極作用

  去個性化的根本作用在於其去抑止化,所以對於「去個性化」這一心理現象,我們要善於辯證地分析看待,既要利用其積極的一面,又要克服其消極的一面。如果你是一個比較內向、膽小、孤僻的人,你希望改變自己的性格,你就可以多參加一些熱鬧的、激烈的活動,在一哄而上的人群中,你也會不由自主地席捲入其中,很可能平靜下來之後,你會驚訝於自己的表現,發覺自己性格中原來也有外向、開朗的一面。而如果你是一個群體的管理者,建議你事先一定搞好統籌安排,令所屬人員每個人清楚有關規章制度,明白各自應承擔的責任與義務,防止他們產生法不責眾的僥倖心理,做到賞罰明確,才能使你這班人井然有序,臨危不亂,避免許多無謂的紛爭,始終保持較高的工作效率及質量。

3 去個性化 -去個性化與網路

  網路作為現代人一個重要的精神活動場所,其中的種種心理現象,都是值得認真研究的。作為網路種種心理現象中發生較多較頻繁而又有別於現實生活中群體條件下去個性化的網路中去個性化,更是迫切需要得到研究。1、概念界定

  網路中去個性化研究是去個性化研究的一個分支,它的不同之處僅在於將以往凝聚於群體條件下的視角轉移到網路中來,即只是在另一種情景——網路條件下——進行去個性化研究,因此可以借鑒以往研究中對去個性化的定義。
  網路中去個性化就是指在以互聯網為基礎的賽博(Cyber)空間內,個體喪失其同一性和責任感的一種現象。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個體的行為責任意識會明顯喪失,從而導致個體做出在現實社會中通常不會做出的事情。
  這裡所謂的責任意識不僅指從屬於社會倫理道德規範的通常意義上的責任意識,還應當包括個體對自己各種角色和行為方式的明確認知與遵從的主觀意識;因此所謂責任意識喪失也不僅指通常表述的意義,還包括個體對自己原有各種角色和行為方式明確認知與遵從的主觀意識的放棄,所以這種責任意識的喪失不應當簡單地以通常的道德標準來評價,更不應當作為對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表現的簡單評價標準。而衡量個體在網路中的行為是否去個性化行為主要是看個體是否做出在現實社會中通常不會做出的事情。2、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的表現

  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的表現可分為積極和消極兩個方面,而目前對網路心理學的研究大多關注的是消極方面的各種表現,雖然其並沒有能明確指出這些表現是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的表現。這些消極表現主要有以下四種
  ⑴個體違規行為增加。網路中違規乃至犯罪行為多種多樣,常見的如製造和傳播電腦病毒,竊取機密和隱私,實施網路恐嚇與欺詐,宣傳反動言論和散布色情內容,瀏覽反動和色情網站等等。現實生活中,個體受到各種道德倫理的規範和規章制度的約束,絕大多數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免違規行為的發生。但是一進入網路,去個性化狀態下的個體往往無所顧忌地釋放內心各種衝動,使得違規行為激增。網路病毒諸如「蠕蟲」、「CIH」、「木馬」等層出不窮便是這種違規行為增加的一個表現。
  ⑵個體羞辱感淡化。現實社會中,個體一旦違規,不但要受到外在的懲罰,還會感受到內心的羞愧,因此很少願意有人提及,更不用說對別人宣揚自己的違規行為。但是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個體的羞辱感普遍淡化,個體不再忌諱論及涉己的各種違犯行為,有的還會因為成為黑客而自豪,或者與網友互相介紹色情網站的網址,甚至在公眾聊天室內進行赤裸裸的性語言挑逗。
  ⑶個體自我評價降低。自我評價是自我意識的一種,是主體對自己思想、願望、行為和個性特點的判斷和評價,它直接影響到個體的行為和表現。個體在現實生活中總是將自己的言行符合社會道德倫理規範看作是個人的自覺行為,因而有較高的自我評價。而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往往表現為自我評價降低,並認為不在社會道德倫理規範壓力下的自我,即個體在網路中表現出來的自我,才是真實的自我。個體會認為在現實生活中的自我評價是由於受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影響而偏高,這實際上是為自我評價的降低找借口。
  ⑷個體自控能力降低。自我控制是個體對自身的心理與行為的主動掌握。在現實社會中,個體總是逐漸從受到外部規範的約束轉向自控,一般的正常成人總是表現出適應社會生活的較高的自控能力,而這種自控能力正是在與社會規範的不斷碰撞中形成的。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個體往往表現出自控能力下降。尤其是在面對網路中各種不良誘惑的時候,這種自我控制能力的下降,往往使得個體干出在現實社會中通常不會作出的事情。
  然而,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個體的表現並不全都是消極的,有許多個體表現出來的是積極的行為,並且是他們在現實社會生活中不會或很少表現出來的。這些積極表現主要有以下兩種:
  ⑴利他行為增加。這裡指的利他行為主要是助人行為。對助人行為的心理學研究始於20世紀60年代,研究顯示:現實生活中當可提供幫助的人為數眾多時,往往產生「旁觀者效應」,從而削弱了個體的助人行為。這不僅因為人數越多,在提供幫助時每個人的責任感就越少;而且由於人的高度社會化,人們對事件的判斷總是相互影響和制約,這時候人們總不願先採取行動,而更願意看看別人如何反應。但是在網路中,由於網上人數的難以判斷和人們基本上不作判斷,加上人們幾乎不可能得知其他人的反應,所以一般來說不會發生「旁觀者效應」。常見的是許多人對同一個幫助請求給予答覆。另外,對助人心理學幾十年的研究證明,在網上人們總是比實際生活中更樂於幫助陌生人。
  ⑵不斷自我超越。現實社會中的自我幾乎都是在諸如「遺傳基因」、社會期望、現實規定性等因素的制約下形成的,個體的可選擇性是非常有限的,因此對大多數人來說或者認為自我超越是一種理想難以實現,或者根本就安於現狀不求超越。但是網路提供了一個突破和超越現實社會種種局限和束縛的人性化生存空間,人們在其中可以自由地呈現和塑造自我,因此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還往往表現為不斷地自我超越。這種超越不僅較多地表現為對網路中知識技能掌握程度的不斷提高上,還時常表現為個性的改變上,如現實中害羞者可能是網路中的大膽者,現實中的孤僻少言者可能在網路中的呈現熱情主動、能言善辯的個性特徵。一般來說,對自己的現實自我滿意度高的人,比較可能在網路中保持現實自我,而在現實生活中無法實現自我或對自我呈現不滿的人,往往呈現另類自我。但不管怎麼說,自我超越由於其總是指向自我實現需要和為個體自我實現服務的,因而總是具有積極意義的。3、網路中去個性化行為的特點

  網路中去個性化行為與現實生活中群體條件下去個性化行為比較而言有如下特點:
  ⑴單獨性。即指發生網路中去個性化行為的個體並非處於群體之中。一般情況下,個體都是單獨面對一台電腦終端。在單人單機上網的情況下,個體可以單獨發生去個性化行為。
  ⑵隨時性。其一是指網路中去個性化行為隨時都有可能發生,而不像現實生活中群體條件下去個性化行為必需要達到一定人數和具備一定情境才會發生;其二是指網路中幾乎每時每刻都有去個性化行為發生,而現實生活中去個性化行為的發生卻不可能有如此高的頻率。
  ⑶主動性。即指個體對網路中去個性化行為的發生具有一種主觀意願或期待性。現實生活中發生在群體條件下的去個性化個體雖然表現出了去個性化行為,但是在此行為發生之前,個體並不具有主觀如此行為的意願。而在網路中去個性化行為發生前,總能找到個體主觀意願或期待的影子,甚至可以說個體是去享受這種去個性化行為。
  ⑷沉浸性。主要是指個體在網路中發生的去個性化行為總是具有重複性,並且在一段時間內這種行為會高頻發生。P·G·津巴多曾說過,去個性化一旦開始,並集中了動力,就很難扭轉或制止,這只是說明了現實生活中群體條件下一次去個性過程中的特點。而網路中去個性化一旦開始,不僅就當前這次行為來說很難制止,並且在今後的各個時期,只要個體處於上網狀態,就難以避免。資料顯示,目前中國約有157萬學生沉迷上網,7.6成沉迷網上聊天及色情網站。是為證明。4、影響網路中去個性化的因素

  影響現實生活中群體條件下去個性化的因素同樣影響網路中去個性化,其一為匿名,其二為責任消失。所不同的是,群體條件下的匿名主要是通過隱去個體的身體特徵來達到的,而網路中則由於網路本身去身體的特性,而通過隱去個體的姓名來實現;群體條件下個體往往由於責任的模糊性和分散性感到責任的消失,網路中卻是由於匿名帶來的責任無法落實而給個體以責任消失感。
  另外,影響網路中去個性化的因素還有同一性實驗。同一性實驗的概念是美國心理學家E·H·埃里克森提出的,他認為從兒童期進入青春期要經過同一性的危機,然後在暫停/獲得/暫停/獲得(簡稱MAMA)的循環過程中,或出現同一性的獲得,或出現同一性的混亂。當網路出現的時候,當人們上網的時候,同樣的情況發生了,現實社會中的權威不一定是網路中的權威,現實生活中的小子也能是網上的霸主,人們在現實生活中形成的同一性不能適應網上的存在,因此個體就會不斷地在網路中進行質疑和同一性實驗。個體在這種同一性實驗中不停地嘗試各種角色和行為,為網路中去個性化的發生提供了可能。並且只要願意,個體可以長時間停留在某一個角色上重複同樣的行為,即將暫停狀態放大,如果這種角色和行為方式與個體現實生活中的身份及行為方式並不一致,其本身就是去個性化。最典型的莫過於網上易性行為的發生。
  最後,究竟是什麼最終影響了網路中去個性化的發生呢?是本我的釋放。根據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論,本我不知道「對」與「錯」,對現實世界的可能性和不可能性一無所知,對自己沒有抑制,它只是尋求滿足,按照「愉快原則」行事。由於本我的以上特性,以及它與現實社會的矛盾,本我在現實社會中總是被深深地壓抑在無意識的層面,而個體也只能依照自我的「現實原則」行事。但是到了網路中,與本我相矛盾的現實社會不復存在,只要技術能夠達到,個體就可以遵循「愉快原則」行事,因此,網路中去個性化的發生可以看作是本我釋放的一種形式。三、對網路中去個性化的正確認識

  網路中去個性化是個體接觸網路時很難避免的一種現象。辯證地看,時下網路心理學研究中只關注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的消極表現,並將之當作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的全部表現,從而採取簡單否定的態度是不可取的。如上所述,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狀態下的行為表現也存在積極的方面,即使是那些消極表現,也有其存在的合理因素,可以看作是個體不良心理能量的一種宣洩方式。因此,在對個體網路行為的指導中,更重要地是如何趨利避害,對個體在網路中去個性化行為作出正確引導。

4 去個性化 -產生去個性化的因素

一、外部因素

  1、 匿名性:
  《中國大百科全書·心理學卷》提出,發生去個性化現象的關鍵因素是匿名的作用。生活在群體中的人既有代表群體的一面,也有代表個體的一面。所以,當他代表群體或以群體的面目出現時,由於可以匿名,使人難以辨認個體的真實姓名和身份,誰也不知道他是誰以及他在幹什麼,他就很可能任意行為,不受規範的約束。此時群體的無標準的整體行為戰勝了個體的規則行為,個體的獨特性沒有了,個體的自我糾正能力沒有了。群體成員的匿名性,三K黨的成員就是如此,他們穿著同樣的衣服,攜帶同樣的武器,保護性面罩遮住面孔,於是就隱藏了他們的個性。2、 責任分散因素:
  費斯廷格等人提出,在群體中的個人覺得他對於集體行為是不負責任的,因為當個人隱匿在群體中,不易作為特定的個體被辨認出來時,他就會發現,對於集體行動的責任是模糊的或分散的。由於感到壓力減少,覺得沒有受懲罰的可能,沒有內疚感,從而使行為更加粗野、放肆。有的成員甚至覺得他們的行動是允許的或在道德上是正確的,因為集體作為一個統一體參加了這一行動。一個學生違反紀律,是一個人的事,所謂一人做事一人當,但如果是幾個學生一起鬧,那麼責任完全由一個人承擔的可能性就相當小,個體甚至可以把責任推給別人。
  3、情緒的激發水平,情境不明確時的新奇感等。二、內部因素:去個性化者的主觀狀態

  已有對去個性化狀態的研究表明,匿名、重視群體、期望、避免道德責任的消極評價、群體大小、喚醒水平、模糊情景的新穎性、亂用藥物、捲入群體活動的程度等因素影響或導致了去個性化狀態的產生。
  自信心不足是產生去個性化現象的重要原因。學生在群體活動和交往中因感到自信心不足、力量有限,就會不顧判斷標準去迎合群體的心理,喪失責任感和自我控制能力,即群體的淹沒性。比如在課堂教學中,學生想發表自己的見解但又害怕出錯,從而迎合群體的現象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對他人的期望也能產生去個性化現象。俄國教育家烏申斯基說過:「只有個性才能作用於個性的發展和形成,只有性格才能養成性格」。教師的認知優勢、年齡優勢、社會地位等在學生心目中產生一定的權威形象,這一權威形象使得從幼兒園到高校的學生都有模仿老師的傾向,教師的世界觀、價值觀、理想、興趣和認知方式、認知態度、認知風格會對學生的學習和行為產生深遠的影響,教師往往被學生看作「社會的代表」、「倫理的化身」,成為學生學習、模仿的榜樣。
  去個性化行為的發生離不開群體誘因。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群體情境必然導致去個性化行為。換句話說,個體自我意識水平的高低,是決定去個性化行為會不會發生的關鍵因素。當一個人能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的角色,意識到個人對自己、對他人、對社會的責任,他就能做出正確的自我導向。即使外界的去個性化誘因十分強烈,他也不會產生去個性化行為。即,「超我」沒有很好發展,甚至沒有發展,失去了用「超我」指導「自我」、限制「本我」的衝動和控制行為使個體符合社會規範要求的功能。因此,被壓制的本我就會釋放出來,個體遵循「快樂原則」行事,做出與平常不一致的行為。
  「重視群體」是去個性化產生的條件之一,因此對於處於去個性化狀態的個體,群體的行為極具導向性,由群體中極少數人的不道德行為引發整個群體的不道德行為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如果此時群體中存在少數對某種道德無知的個體,在特定情境下他們會做出相應的不道德行為,而此時由於在其他個體眼中他們是代表整個群體的,就可能引發群體的不道德行為。從而使個別個體的無知心理影響擴大到整個群體。由於處於去個性化狀態的個體「喚醒水平」較高,對群體的標準較容易認同,如果這種不道德行為在群體中反覆出現,就可能導致其他個體最終對此種行為產生內部認同,改變自己的道德體驗,甚至進而改變自己的道德認知,使自己又回到對這種道德的無知狀態。以後即使脫離了原有群體,仍然會保持這種不道德行為,也就是所謂的「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5 去個性化 -去個性化消極作用的防範

  去個性化的研究為解釋暴力行為和反社會行為找到一條途徑。去個性化是一切不道德行為、暴力行為、反社會行為發生的條件之一。
  例如,研究表明,大城市偷盜、搶劫等各種反社會行為增加的原因之一,是由於城市人口密集、流動性大,人們彼此直接接觸較少,因此同鄉村人相比,城市人匿名性更大,去個性化程度更高,因而犯罪率也更高。津巴多把一輛汽車置於紐約市區街道旁,用望遠鏡在遠處觀察,結果發現,在26小時內,汽車上的冷卻器、收音機、雨刷、汽油桶等所有容易拆卸的都被偷走了。而且都是穿著整潔的白人乾的。而在小村鎮放兩樣一輛汽車長達九天,除去有一天下雨,一位過路人把開著的引擎蓋子蓋好之外,無人碰它。
  因此,要使人們的行為更加符合社會行為規範,使人們循規蹈矩遵紀守法,一個可行的辦法是儘可能減少去個性化的程度,使責任分工明確,處在他人的監督之下,使每個人都難以逃避自己的責任。比如,各行各業的人們有一些職業服裝,軍人要穿軍裝,警察要穿警服,學生要穿校服,戴校徽,這相當於給每個人貼了個標籤。一名警察穿上警服走在街上,面對歹徒行兇,就很難袖手旁觀;大學生帶上校徽,在很多情況下,對自己的行為和責任就有了更多的約束。如果不安排值日生,教室里就沒有人擦黑板,如果不僅安排了值日生,而且把值日生的名字每天寫在黑板上,情況就會完全不同。試想,如果每個黨員都能戴上一塊「黨徽」,其先鋒模範作用會得到更好的體現。
  以教學活動為例,主要體現在下面幾個方面上:
  1、 形成積極的群體規範,控制學生個體的消極行為。良好的群體規範有助於控制「去個性化心理」驅使下的消極行為。教師必須及時調整群體規範的內容,營造正確的輿論導向樹立好的模仿偶像,及時改變有傾向性的消極行為,強化正確行為。讓個體的言行植根於優良的群體規範沃土中。
  2、 改變學生在群體中的地位,增強角色意識。由於角色、地位的不同,學生對群體的依賴、貢獻也有所不同。因此老師在鼓勵學生在群體中加強交往,強化角色的主體意識,以增強個體的責任心,擺脫群體責任分散對其消極行為的誘惑。
  3、 加強「知行統一」促進個體社會化。從提高學生的思想素質入手,以經常的、系統的、有針對性的教育形式對學生進行自我意識、自我管理和自我監督等方面的和善引導與耐心教育,不斷增強和提高學生的是非觀念和修養水平,強化組織紀律觀念。
  4、 提高自我意識,克服不良性格。「去個性化心理」是群體只成員普遍具有的一種心理,既可能導致消極行為,也可導致建設性、創造性行為,必須利用群體動力為我所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