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熵的概念

熵的概念是由德國物理學家克勞修斯於1865年所提出。克氏定義一個熱力學系統中熵的增減:在一個可逆性程序里,被用在恆溫的熱的總數(δQ)
克勞修斯對變數S予以「熵」(希 εντροπια = entropia, 德 Entropie, 英 entropy)一名,發音同(商),希臘語源意為「內向」,亦即「一個系統不受外部干擾時往內部最穩定狀態發展的特性」[3]。與熵相反的概念為「反熵」(希 εκτροπια = ektropia, 源意「外向性」, 德 Ektropie, 英 entropy)。
「熵」字的由來
1923年,德國科學家普朗克來中國講學用到entropy這個詞,胡剛復教授翻譯時靈機一動,把「商」字加火旁來意譯 entropy,創造了「熵」字。
值得注意的是,這條公式只牽涉到熵的增減,即熵一詞只是定義為一個添加的常數。往後,我們會談到熵的另一個獨特的定義。

2熵的增減與熱力機

克勞修斯認為S是在學習可逆及不可逆熱力學轉換時的一個重要元素。在往後的章節,我們會探討達至這個結論的步驟,以及它對熱力學的重要性。
熱力學轉換是指一個系統中熱力學屬性的轉換,例如溫度及體積。當一個轉換被界定為可逆時,即指在轉換的每一步時,系統保持非常接近平衡的狀態。否則,該轉換即是不可逆的。例如,在一含活塞的管中的氣體,其體積可以因為活塞移動而改變。可逆性體積轉變是指在進行得極其慢的步驟中,氣體的密度經常保持均一。不可逆性體積轉變即指在快速的體積轉換中,由於太快改變體積所造成的壓力波,並造成不穩定狀態。可逆性程序亦被稱為半靜止程序。
熱力機是一種可以進行一連串轉換而最終能回復開始狀態的熱力學系統。這一進程被稱為一個循環。在某些轉換當中,熱力機可能會與一種被稱之為高溫熱庫的大型系統交換熱能,並因為吸收或釋放一定的熱量而保持固定溫度。一個循環所造的結果包括:系統所做的功(可以是負數,就像對系統做的功是正數般)  
高溫熱庫之間的熱能傳遞
基於能量守恆定律,高溫熱庫所失的熱能正等於熱力機所做的功,加上熱庫所賺取的熱能。(請參閱循環過程)。
當循環中的的每個轉換皆是可逆時,該循環是可逆的。這表示它可以反向操作,即熱的傳遞可以相反方向進行,以及所作的功可以正負號調轉。最簡單的可逆性循環是在兩個高溫熱庫之間傳遞熱能的卡諾循環。

3 反 熵(shāng) 的 精 神

反熵這是熱力學中的一個術語,王小波同志不只一次的提起這個詞,這個詞的意思簡而言之就是說投入的多但釋放出來的能量少,也就是「費力不討好」的現象在物理學中表現的一種形式,王小波用反熵這個詞來形容自己的寫作行為。
我的了解是這樣的,王小波在生前名聲寂寥,有時出書還要自己往裡面搭錢,總之那時他的書沒有一本是所謂的暢銷書,換句話講王小波的遭遇是典型的反熵現象。儘管他完全有能力和才智使自己成為一名科學領域中的教授導師,賺取大量的人民幣,但是他偏偏在自己短暫的生命里最終選擇了一項費力不討好的「反熵」工作——寫文章。需要指出的是,他似乎一心一意的要寫那種絕對不讓自己暢銷起來的另類文學,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詮釋他寫作的意義,才能表現他一意孤行的反對病態、呻吟文學的戰鬥精神。王小波這種在極其清醒的狀態下表現出來的反熵行為,讓我心臟里的血液很自然的洶湧了良久。
現在王小波已經辭世多年了,不管怎麼說他夢想中的寫字公司至今沒有人成立起來,擁有反熵精神的鬥士們,還在飽含著名滿天下、人心可以復古的豪情,等待上天好生之德的惠澤。
除了寫作這種早就不被人們欣賞的職業外,還有許許多多處於反熵狀態下的事業,隨著歲月的流失慢慢的走向衰敗。但是那些固守著理想堅守陣地的反熵英雄們是我真正佩服的人,有他們的存在,我們才得以保留更多的生活元素,才可以在今天這樣刻板的、社會分工日益明細的社會中,獲得更多的精神皈依,才可以在枯燥乏味之後認真的審視自己認知世界。攀登珠峰而魂宿雪山的閻庚華,散盡家財只為使一項藝術門類能夠流傳下去的民間藝人們,他們以自己單薄的力量,無聲的抗爭,來迎接這個時代的各種挑戰,他們在瘋狂的耗費掉大量於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財產精力之後,獲得了精神上的寄託和滿足。這些費力不討好的行為,就像當年畫家梵高割下自己的耳朵獻給一個根本不愛自己的妓女一樣瘋狂,然而現在梵高的畫作成了價值連城的珍品,我甚至在懷疑是不是正因為梵高生前異乎尋常的反熵履歷,才使得自己的畫作在拍賣會中添上了重重的砝碼。但是我只能為自己的這種想法感到無盡的羞愧,因為我們必須承認在那些優秀的作品中傾注了作者無比純潔的精神,那些用生命譜寫出來的作品,和出自各種匠人手中的作品是完全不同的。有生命的玫瑰雖然經不起一日光陰的折磨,那玫瑰的香味卻給戀人心中留下了永恆的記憶,而那些塑料製作的花朵,儘管可以永保絢麗多姿,卻永遠散發不了一絲幽香,而這一絲幽香正是花朵的靈魂。沒有靈魂的東西閻王爺見到了也只能繞道走,容不得也收不得。
反熵精神是我們任何時代都不可缺少的一種精神,因為存在這樣的反熵鬥士們,我們才有機會獲得更多的生命啟示,生活靈感,才不會丟掉人類最後的凈土——精神的伊甸。
「因為有山在那裡,所以就要有人去爬」,這是爬山者回應別人問及爬山動機時最聰明的答案,也是反熵精神的一種最具反熵意義的詮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