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韓宣子憂貧,叔向反向他賀貧。他舉的兩個例子,都是晉國不久前的事。八卻五大夫三卿,聲勢何等榮耀!「一朝而滅,莫之哀也。」不愁自己未能建立德行,卻愁自己財產不夠,這是錯誤的。難怪韓宣子對他感激萬分。

1 叔向賀貧 -原文

  《叔向賀貧》 
  叔向見韓宣子②,宣子憂貧,叔向賀之。宣子曰:「吾有卿之名而無其實③,無以從二三子④,吾是以憂,子賀我,何故?」
  對曰:「昔欒武子⑤無一卒之田⑥,其宮不備其宗器⑦,宣其德行,順其憲則⑧,使越⑨於諸侯。諸侯親之,戎狄懷之,以正晉國。行刑⑩不疚(11),以免於難(12)。及桓子(13),驕泰(14)奢侈,貪慾無藝(15),略則行志(16),假貨居賄(17),宜及於難,而賴武之德(18)以沒其身(19)。及懷子(20),改桓之行,而修(21)武之德,可以免於難,而離桓之罪(22),以亡於楚(23)。夫郤昭子(24),其富半公室(25),其家半三軍(26),恃其富寵(27),以泰於國(28)。其身屍於朝(29),其宗滅於絳(30)。不然,夫八郤,五大夫,三卿(31),其寵大矣,一朝而滅,莫之哀也,唯無德也。今吾子(32)有欒武子之貧,吾以為能其德矣(33),是以賀。若不憂德之不建,而患貨之不足,將吊(34)不暇,何賀之有?」
  宣子拜,稽首(35)焉,曰:「起(36)也將亡,賴子存之,非起也敢專承(37)之,其自桓叔(38)以下,嘉吾子之賜。」

2 叔向賀貧 -大意

  (一)自「叔向見韓宣子」至「叔向賀之」
  記敘叔向賀(韓宣子)貧。
  (二)自「宣子曰」至「何賀之有」
  說明貧能其德為可賀。
  (三)自「宣子拜」至「嘉吾子之賜」
  記敘韓宣子拜謝。

3 叔向賀貧 -人物簡介

  叔向:晉國公族,晉武公之後,姬姓羊舌氏,名肸,字叔向。羊舌職之子,於悼公、平公、昭公、頃公任大夫,忠君為國的賢臣,在職期間,積極維護晉君。然晉平公窮奢極欲,生活糜廢,六卿強悍,勵精圖治。叔向預測晉國將亡。
  韓宣子:晉國公族,曲沃桓叔之後,姬姓韓氏,名起,謚宣。韓厥之子,於悼公、平公、昭公、頃公任卿,晉國巨貪,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於前541年執政后,利用職務之便,竊國養家,為政27年不問國政,榨乾公族,架空君權,致使韓氏一族富可敵國。
  欒武子:晉國公族,晉靖侯之後,姬姓欒氏,名書,謚武。欒盾之子,於景公、厲公、悼公任卿,晉國權臣,心狠手辣的奸雄。於587年起執政晉國長達14年之久,素有清貧之名。前583年,殺趙同、趙括,前574年,殺郤錡、郤犨、郤至、胥童,前573年,弒晉厲公,立晉悼公。後下落不明。
  欒桓子:晉國公族,晉靖侯之後,姬姓欒氏,名黶,謚桓。欒書之子,於悼公、平公任卿,晉悼公寵臣,為下卿。從悼公多有征伐,然性剛烈,得罪於眾人。后其妻欒祁淫亂,通姦於家臣。欒黶盛年暴亡。
  欒懷子:晉國公族,晉靖侯之後,姬姓欒氏,名盈,謚懷。欒黶之子,於平公任卿,為下卿。素有才名,聰慧過人,性豪爽,好交豪傑,從者甚眾。范宣子怨其父,故逐欒盈。欒盈以曲沃討范氏,事敗。欒氏被滅。
  郤錡:晉國公族,三郤之宗主,姬姓郤氏,名錡。食采於郤、駒,故號駒伯。郤克之子,於景公、厲公任卿,性剛烈。從晉君多征伐,屢有戰功,累遷為次卿。後為欒書讒殺。
  郤犨:晉國公族,姬姓苦成氏,名犨,食采於苦成,故號苦成叔子。步揚之子,於厲公任卿,將新軍。饒有才辯,博文強識,使中原諸侯多從於晉國。後為欒書讒殺。
  郤至:晉國公族,姬姓溫氏,名至,謚昭,食采於溫,故號溫季子,稱郤昭子。蒲城鵲居之子,郤錡族弟,郤犨之侄,於景公、厲公任卿,晉國能臣。才學卓越,多謀善斷,果敢剛毅。后遭嫉於欒書,為之讒殺。

4 叔向賀貧 -註釋

文體

  記敘文。(國語偏向記言)解釋

  (1)選自《國語》。《國語》相傳是春秋時左丘明作,二十一卷,主要記西周末年和春秋時期魯國等國貴族的言論。叔向,春秋晉國大夫羊舌肸(xī),字叔向。
  (2)韓宣子:名起,是晉國的卿。卿的爵位在公之下,大夫之上。
  (3)實:這裡指財富。
  (4)無以從二三子:意思是家裡貧窮,沒有供給賓客往來的費用,不能跟晉國的卿大夫交往。二三子,指晉國的卿大夫。
  (5)欒武子:晉國的卿。
  (6)無一卒之田:沒有一百人所有的田畝。古代軍隊編製,一百人為"卒"。一卒之田,100頃。是上大夫的俸祿。
  (7)宗器:祭器。
  (8)憲則:法制。
  (9)越:超過。
  (10)刑:法,就是前邊的"憲則"。
  (11)行刑不疚(jiù):指欒書弒殺晉厲公而不被國人責難。
  (12)以免於難:因此避免了禍患。意思是沒有遭到殺害或被迫逃亡。
  (13)桓子:欒武子的兒子。
  (14)驕泰:驕慢放縱。
  (15)藝:度,準則。
  (16)略則行志:忽略法制,任意行事。
  (17)假貨居賄:把財貨借給人家從而取利。賄,財。
  (18)而賴武之德:但是依靠欒武子的德望。
  (19)以沒其身:終生沒有遭到禍患。
  (20)懷子:桓子的兒子。
  (21)修:研究,學習。
  (22)離桓之罪:(懷子)因桓子的罪惡而遭罪。離,同"罹",遭到。
  (23)以亡於楚:終於逃亡到楚國。
  (24)郤(xì)昭子:晉國的卿。
  (25)其富半公室:他的財富抵得過半個晉國。公室,公家,指國家。
  (26)其家半三軍:他家裡的傭人抵得過三軍的一半。當時的兵制,諸侯大國三軍,合三萬七千五百人。一說郤家人佔據了晉國三軍中一半的職位。晉國有三軍,三軍主將與將佐,合稱為「六卿」。
  (27)寵:尊貴榮華。
  (28)以泰於國:就在國內非常奢侈。泰,過分、過甚。
  (29)其身屍於朝:(郤昭子後來被晉厲公派人殺掉,)他的屍體擺在朝堂(示眾)。
  (30)其宗滅於絳:他的宗族在絳這個地方被滅掉了。絳,晉國的舊都:在現在山西省翼城縣東南。
  (31)八郤,五大夫,三卿:郤氏八個人,其中五個大夫,三個卿。
  (32)吾子:您,古時對人的尊稱。
  (33)能其德矣:能夠行他的道德了。
  (34)吊:憂慮。
  (35)稽首:頓首,把頭叩到地上。
  (36)起:韓宣子自稱他自己的名字。
  (37)專承:獨自一個人承受。
  (38)桓叔:韓氏的始祖。

5 叔向賀貧 -文言文翻譯

  叔向去拜見韓宣子,韓宣子正為貧困而發愁,叔向卻向他表示祝賀。
  宣子說:"我有卿大夫的名稱,卻沒有卿大夫的財富,沒有什麼榮譽可以跟其他的卿大夫們交往,我正為此發愁,你卻祝賀我,這是什麼緣故呢?"
  叔向回答說:"從前欒武子沒有一百頃田,家裡窮的連祭祀的器具都備不齊全;可是他能夠傳播德行,遵循法制,名聞於諸侯各國。各諸侯國都親近他,一些少數民族都歸附他,因此使晉國安定下來,執行法度,沒有弊病,因而避免了災難。傳到桓子時,他驕傲自大,奢侈無度,貪得無厭,犯法胡為,放利聚財,該當遭到禍難,但依賴他父親欒武子的余德,才得以善終。傳到懷子時,懷子改變他父親桓子的行為,學習他祖父武子的德行,本來可以憑這一點免除災難;可是受到他父親桓子的罪孽的連累,因而逃亡到楚國。那個郤昭子,他的財產抵得上晉國公室財產的一半,他家裡的傭人抵得上三軍的一半,他依仗自己的財產和勢力,在晉國過著極其奢侈的生活,最後他的屍體在朝堂上示眾,被誅九族。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八個姓郤的中有五個做大夫,三個做卿,他們的權勢夠大的了,可是一旦被誅滅,沒有一個人同情他們,只是因為沒有德行的緣故!現在你有欒武子的清貧境況,我認為你能夠繼承他的德行,所以表示祝賀,如果不憂愁德行的建立,卻只為財產不足而發愁,我表示哀憐還來不及,哪裡還能夠祝賀呢?"
  宣子於是下拜,並叩頭說:"我正在趨向滅亡的時候,全靠你拯救了我。不但我要感謝你的教誨,我的子孫也會感謝你,我的世世代代都會感激你的恩德。"

6 叔向賀貧 -導讀

  本文通過人物對話的方式,先提出"宣子憂貧,叔向賀之"這個出人意料的問題,然後層層深入地展開論述。文章先不直接說明所以要賀的原因,而是舉出欒、郤兩家的事例說明,貧可賀,富可憂,可賀可憂的關鍵在於是否有德。繼而將宣子與欒武子加以類比,點出可賀的原因,並進一步指出,如果不建德而憂貧,則不但不可賀,反而是可吊的,點出本文的中心論點。最後用韓宣子的拜服作結,說明論點,有巨大的說服力。這樣既把道理講得清清楚楚,又使人感到親切自然。本文引用歷史事實,闡明了貧不足憂,而應重視建德,沒有德行,則愈富有而禍害愈大,有德行則可轉禍為福的道理。

7 叔向賀貧 -提示

  這段文字記敘了叔向向韓宣子提建議的過程。叔向的建議,採用了正反結合的闡述方法,因此相當有說服力,他的言論一方面固然是為了卿大夫身家的長久之計,另一方面也對「驕泰奢侈,貪慾無藝」的行為提出了批評,這無論是在當時還是在現在,都是有很深刻的警示作用。本文語言上難度較大,應在把握文意的基礎上,了解文中人物的關係,結合註解和上下文,再來理解較難的詞語和句子。
上一篇[展禽論祀爰居]    下一篇 [春秋三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