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叔齊,商末孤竹國(今河北盧龍西)君少子,名致。孤竹君立次子叔齊為繼承人。孤竹君死後,叔齊讓位於伯夷。伯夷不受,兄弟相偕去周,投奔西伯(即周文王)。西伯死後,武王東進伐紂,他和叔齊叩馬而諫,以為父喪而用兵,是不孝不仁。武王滅商后,他們逃到首陽山(今山西永濟南),不食周粟,飢餓而死。

1簡介

叔齊

  叔齊

叔齊:姓墨胎氏,名致,字公達,是商朝末年孤竹君的次子,死後謚「齊」,故後人稱之為「叔齊」。
起初,孤竹君欲以叔齊為繼承人,及孤竹君卒,叔齊讓位於長兄伯夷。伯夷以為逆父命,遂逃之,而叔齊亦不肯立,亦逃之。後來二人聽說西伯昌善養老人,盡往歸焉。及至,正值西伯卒,武王興兵伐紂,二人叩馬而諫,說:「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武王手下欲動武,被姜太公制止,說:「此義人也」,扶而去之。後來武王克商后,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食周粟,逃隱於首陽山,採集野菜而食之,及餓將死,作歌。其辭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於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餓死於首陽山。

2事迹

修養
伯夷

  伯夷

縱觀伯夷叔齊二人的一生,確實沒有轟轟烈烈、引人注目的功業,但他們的所作所為,充分體現出他們做所有事情的發心都是為了大群人生,為了長治久安,而沒有一私一毫的私慾存於其中。所以中國後世永遠懷念他們。仁義道德,是每一個人、每一個民族的安身立命所在,是每一個人、每一個民族真正的生命所在。所以中國人評論人物,首看德性修養。有此德性修養,即使一生無大的業績,仍受人感念,如伯夷叔齊,如泰伯仲雍,如管寧,如陶淵明,如林逋,如李清照,甚至小說戲劇中人物如花木蘭、劉蘭芝等,皆得列為中國人物上乘之選。德性很差,所作所為皆為一己之私,即使此人有蓋天的功業,此人也永為中國人所不齒。如秦始皇、曹操、司馬懿諸人。今人屢欲為曹操翻案,不知如果真以曹操為楷模,不知有多少人都想篡權,天下不知又增加幾多痛苦混亂。今人只看到曹操功業的一面,謂其能促進國家統一,不知其所有功業的目的都是為了一己一家之私利,為了使曹家子孫最終能登上皇位。學曹操,必使後人都如曹操般以功業掩其個人野心,不惜以天下滿足其私慾。縱收一時一地之效,而大群利益長遠人生必深受其害矣。中國古人深鑒於此,故取人以德。而有德者必有學,有學必有才。
西方人於此理不深知,只看到個人有才可以興事業,遂推崇才能,強調個人能力。雖然個人有才能可以興事業,自己可以名利雙收,但沒有道德基礎的才能就是一把雙刃劍,最後很有可能害人又害己。今中國人,一味西化,於人才取捨的標準上也崇才抑德,認為德性是無關緊要之事,有能力才能興事業,有事業才能於社會有貢獻。以為事業是人生之本,尤其對於男性更是如此要求。放眼天下,不知有多少男性英雄為了所謂的事業而無事生非,無中生有,給本該平靜安寧的生活增添了幾多波瀾。道德為天下最大的事業。此理誰又知之。
直諫
再看叩馬而諫。它同樣體現了伯夷叔齊二人以大群人生千秋萬代之幸福為處事出發點的思想。固然,當時紂王無道,天下困之久矣。武王伐紂,確是救民於水火的正義之舉。但以臣伐君,終究是特殊情況下的不得己之舉。君仁臣敬,才是長治久安的人倫正道。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正是奮不顧身,向武王說明什麼是長治久安的人倫正道。其為了大群人生千秋萬代的幸福而著想的發心,昭然若揭。正因為如此,所以孔子才力贊二人為古之仁人。仁者,人也。仁者愛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些倫理規範,的的確確是保證社會長治久安和諧安寧的基本要求。君不盡其責,臣不盡其職,為父母者不以義方教子,為子女者不知孝道為何物,如此,社會還談何安定和美,還有何幸福可言!今人論叩馬而諫此事,只看到了武王伐紂之舉的正義性,而沒有看到此舉的短期性和負面影響。中國古人知人論世,必首先考慮其事對大群人生長治久安的長遠影響,絕不會限於一時一地而論其短長。
餓死
叔齊廟

  叔齊廟

於是就餓死在首陽山之上。他們的讓國和不食周粟,以身殉道的行為,得到了儒家的大力推崇。當子貢問孔子「伯夷叔齊何人也?」孔子立即回答說:「古之賢人也。」又問:「他們對所作的事不覺得後悔嗎?」孔子說:「他們求仁而得仁,沒有什麼後悔的。」後來又進一步的說:「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民到如今稱之,其斯之謂與。」原來伯夷叔齊的行為正符合儒家的價值觀。

墓地

伯夷叔齊墓,墓地墳堆高達7尺左右,直徑丈余,周圍古松參天,綠草如茵。墓前設一高大石碑,上有左文襄公篆刻的「百世之師」和「有商逸民伯夷叔齊之墓」的碑文。兩邊有隴西著名書法家王霖書刻的對聯:「滿山白薇味壓珍魚肉;兩堆黃土光高日月星辰」,橫額:「高山仰止」。墓地後面,為奉伯夷、叔齊的「清聖祠」。據碑文記載,此祠始建於唐貞觀年間,歷經坍塌復修,最後一次復修於清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祠內牆壁左側鑲嵌清光緒時湖南范秉誠所撰《首陽山懷古並序》碑文,右側有近代汪陵所撰《重修清聖享堂碑記》。前殿拆除,正殿廂房尚存,廊檐下原有清陝甘總都左宗棠「首陽山宜清聖祠辯」碑,現存有左部督軍范紹儒將軍「首陽懷古」詩碑。

3記載

初,孤竹君欲以次子叔齊為繼承人,及父卒,叔齊讓位於伯夷。伯夷以為逆父命,遂逃之,而叔齊亦不肯立,亦逃之。後來二人聽說西伯昌善養老人,盡往歸焉。及至,正值西伯卒,武王興兵伐紂,二人叩馬而諫,說:「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武王手下欲動武,被姜太公制止,說:「此義人也」,扶而去之。後來武王克商后,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食周粟,逃隱於首陽山,採集野菜而食之,及餓將死,作歌。其辭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於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餓死於首陽山。

4評價

西漢太史令司馬遷曾說:「末世逐利,彼乃奔義;讓國餓死,天下稱之。」
孔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求仁得仁,又何怨乎?」孔子在《論語》里品評古今人物,除了堯舜禹湯這些上古聖王之外,最推崇的第一是吳太伯,第二就是伯夷、叔齊。要知道孔老夫子對「仁」字一貫用的慎重,很少說自己的朋友或弟子是仁人,卻毫不吝惜地評論:「古之賢人也,求仁而得仁」。可見這兩人在夫子心中的地位。
伯夷、叔齊餓死前所唱的那首《採薇歌》,十分感人,千載之下,猶如親聞:「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於嗟徂兮,命之衰矣。」太史公接著評道:「由此觀之,怨邪非邪?」這是接著孔子的「求仁得仁,又何怨乎」說的,可見太史公並不完全贊成孔子的說法,伯夷、叔齊大概仍是有怨在心的;不過這怨並非為了自己的利益得失,而是為了理想的破滅,正符合「哀而不傷,怨而不怒」的詩教。這樣的怨,就算再多一點又何妨呢?
伯夷、叔齊兄弟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不為王位相爭而相讓,是可貴的。因此有關伯夷、叔齊的美德,自古以來就廣為傳頌,對謙恭揖讓的民族傳統的形成產生過積極影響,他們身上所折射出的高尚民族氣節,永遠值得我們去繼承和弘揚。
上一篇[佩琉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