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古埃及是世界文明的發源地 。其建築分為3個主要時期:①古王國時期的建築以舉世聞名的金字塔為代表。古埃及的建築師們用龐大的規模、簡潔沉穩的幾何形體、明確的對稱軸線和縱深的空間布局來體現金字塔的雄偉、莊嚴、神秘的效果。②中王國時期的建築以石窟陵墓為代表。這一時期已採用樑柱結構,能建造較寬敞的內部空間。建於公元前2000年前後的曼都赫特普三世墓是典型實例。③新王國時期的建築以神廟為代表。它主要有圍有柱廊的內庭院、接受臣民朝拜的大柱廳和只許法老和僧侶進入的神堂密室 3 部分組成 。其規模最大的是卡納克和盧克索的阿蒙神廟。

1 古埃及建築 -基本簡介

古埃及建築金字塔

埃及是世界文明古國,其古代建築主要分為三個時期:古王國時期(約公元前27世紀~前22世紀)、中王國時期(約公元前22世紀中葉~前16世紀)、新王國時期(約公元前16世紀~前11世紀),各個時期的建築分別以金字塔、石窟陵墓、神廟等為其代表。古埃及建築在藝術象徵、空間設置和功能安排等方面,有著深刻的文化印跡和濃厚的宗教意涵,反映了古埃及獨特的人文傳統和奇異的精神理念。

據史料記載,古埃及位於尼羅河谷,周圍的高山阻擋了外界的騷擾。溫暖而又安定的尼羅河每年定期泛濫之後,留下了肥沃的耕地,帶來一年又一年的豐收。這樣古埃及文明持續了3000年,光輝燦爛,從而成為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但其穩定的自然和社會秩序似乎達到永恆和靜態,使理性也靜態的。在建築藝術中其空間也同樣體現了永恆和靜態。如正方形,三角形一些穩固的幾何形體經常被用在建築設計中。從昭塞爾陵墓建築群到著名的古薩金字塔,都是其方形平面而獲得最穩定的空間造型,並象徵永恆的主題,許多太陽神廟的幽暗,神秘的空間石柱如林,排列密集,光線透過高窗落在巨大的柱子上,光影斑駁,給人神秘的壓抑感,同時也表現了古代埃及理性的局限,技術上的限制,是神廟內部空間非常狹小和壓抑,這種空間感是原始的宗教功能需要,也是一種非常幼稚的宗教空間。

2 古埃及建築 -藝術象徵

古埃及建築卡納克神廟

傳說中埃及人崇拜太陽,法老被看作是太陽的化身,認為人死後就象太陽西落一樣因此,各代君主都把自己的陵墓--金字塔建於尼羅河的西岸。映著西落的太陽,顯的沉穩而又從容,如似在默默的在祈禱自己會永遠遠離災難,由於每次在尼羅河泛濫退水后需丈量土地,因此發展了幾何學,金字塔就體現了其嚴密的幾何構圖,其協和的尺度與比例構成優美的組合,而成為著名的埃及金字塔式構圖,在現代建築中仍廣泛使用。最大的埃及金字塔--胡夫金字塔,用淺黃色石灰石砌築而成,外面貼一層白色石灰石,內部有三個墓室。從北面一個距地面18米高的入口進去,通過甬道可分別進入這三個墓室。在中心墓室的頂室,奇迹般的蓋有幾塊幾十噸重的大石塊。這個估計由230萬塊經過磨製的石頭壘砌而成的精確的方錐體,在平均重量約為2.5噸的每塊石頭之間竟然拼和得十分密實,甚至連一片薄紙也無法插進去,在當時技術手段還十分原始的條件下,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它給後人揭開了其謎底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同時也展現了古埃及人對神的崇拜已達到了極點,即使人死後也不停止向神禱告,祈求神的保佑,使自己永遠逃脫苦難,在幸福中升華而得到精神的慰籍,也體現了他們追求永恆的穩定和永久的平安的靜態的心理與強烈的殷盼。

3 古埃及建築 -歷史背景

古埃及建築金字塔大酒店

在所有地中海文化中,古埃及文化歷時最長,它的發展足足持續了數千年之久。古埃及文明的三大象徵——象形文字、金字塔、獅身人面像,其中有兩項與建築相關。在古埃及各式各樣的建築中,最引人注目的當首推金字塔。這個奇大無比的石丘,曾被早期的旅行家當成是「埃及的穀倉」。金字塔(pyramid)這個名字應來源於希臘文pyramis,它的意思是一種麵粉烤餅。中文「金字塔」,則是因其方錐形或台階形的輪廓近似於漢字「金」而得此譯名。很多人相信這種建築形狀本身象徵的是太陽,即尼羅河地區最高的神。當然,也有不少人並不這樣看,他們認為金字塔的建築形狀與古埃及人的原始生殖崇拜有關,認為它更可能是男根的象徵物,或源於對男根的某種崇拜。

古埃及法老幻想能成為永久的統治者,為顯示其無上的權威,常在生前為自己建造金字塔。從古自今,金字塔一直被當成是古埃及法老即國王的陵墓,對它懷有一種驚奇、畏懼之感。一般認為,金字塔僅僅是整個墓地建築綜合體的一部分,這個綜合體還包括由一條隱蔽的地道相連接的祀廟以及其它一些建築物。比如,至今保存得最為完整、規模僅次於胡夫金字塔的哈夫拉金字塔,在它的附近就建有一個高約20米,長約73.2米,由一整塊天然巨石鑿成的獅身人面像,人們稱之為大斯芬克斯像。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一些學者對獅身人面像是哈夫拉金字塔整體結構中的一部分的看法表示懷疑。主要原因是獅身人面像在雕刻、造型等方面與金字塔的方錐形所形成的強烈對比,使人們對這個整體的範圍及意旨一直看法不一。也有一些學者認為獅身人面像的建築年代應在沙漠形成之前,證據是獅身人面像有被雨水侵蝕的痕迹。

4 古埃及建築 -文化遺迹

古埃及建築古埃及金字塔

至今仍聳立在吉薩台地上的胡夫、哈夫拉、孟卡拉三大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勾起人們無限的神秘遐想。為什麼早在5000年前,人類就有力量建造如此現代化的古墓?古埃及人是否得到外星人的協助?是否存在傳說中的古國?……金字塔不僅僅是建築學的一個迷,也是涉及人類文明的一個迷,更是人類由來與古代生產力的一個迷。對於神秘的金字塔,人們的看法或解釋可謂新說不斷、花樣翻新。比如,有日本學者認為金字塔可能不是法老的陵墓;英國學者則提出,應當把金字塔看作是與法老送葬儀式有關的場所;還有的學者指出,吉薩三金字塔具有某種天文學的特性,應把三大金字塔當作一個整體來研究……這些看似簡單實則謎團重重的問題,恐怕再過1000年也難以作出令人信服的解答。若從高深莫測的神秘感來看,金字塔無疑是古代留下的超越我們想象力的歷史遺迹。這些蘊涵千古之迷的「石頭的史書」,現已成為埃及最重要的旅遊資源和民族的歷史象徵。

由於「解釋人類學」特別是「詮釋學」的流行,使文化研究逐漸轉向內在「意義」的尋求,強調理解「傳統」的特殊重要性。一些詮釋學家認為,凡是有生命力的「傳統」都必然是變動而開放的,人文領域的研究者只有自覺地深入到文化的傳統之中,才能理解這個文化的種種外在象徵所顯示的內在意義。這種入乎其內的直接經驗,也就是中國金代文學家元遺山所說的「畫圖臨出秦川景,親到長安有幾人?」,即人類學家提出的「being there」的要求。1999年3月3日,香港鳳凰衛視中文台現場直播埃及古墓的發掘過程,著有《我鑽進了金字塔》的新華社記者唐師曾被邀為嘉賓,大概是因為他真正鑽過法老墓,講故事有「being there」之身臨其境吧!

5 古埃及建築 -藝術特點

古埃及建築古埃及建築、石牆、石碑

古埃及美術在建築,雕刻,繪畫和工藝美術等領域,都有輝煌的成就。 埃有人想信人死後可以在另一個世界里繼續「過活」。就像植物在冬季死去,來年可以再生一樣。他們崇拜的大神之一——執掌「陰司」的奧西利斯,就同時掌管著給植物帶來蘇生的洪水,而奧西利斯本身,也曾是給敵人殺死,後來經他的妻兒的法術才得以重生的。所以埃及的祭司們相信:只要把法老王的遺體保存起來,他們就可以在墓室內和墓室外繼續「生活」。這樣產生了著名的「木乃伊」(經藥物泡製、包紮和密封的屍體)以及裝飾豪華的棺匣和牢固的金字塔。 古埃及人的宗教思想還宣揚人的靈魂無所不在,金字塔越是龐大穩固,法老王也就可以永生不朽。有力學上說,這個底邊廣闊,體積宏大的方錐體,的確最為穩固,而在心理的感受上它也確實讓人覺得「不可動搖」。 在卡夫利法老王的金字塔旁邊,伏卧著高達二十米的巨大石雕「司芬克斯」——人首獅身像,這個怪物在戰亂和風沙的侵襲下,其面部呈現出一種朦朧的神秘感,所以人們常把「司芬克斯的笑容」作為一種神秘表情的同義語。

6 古埃及建築 -藝術形象

古埃及建築外牆略為內傾

古埃及的雕刻和繪畫的獨特面貌,令人一眼就能看得出,而且留下深刻的印象。對於神和君王的崇拜,要求按照「應有」的樣子,而不是實際看到的,把他們表現為儘可能地充分和完滿,由此而造成了一定的格式。比如,法老王的立像常是左腳在前,坐像則必是兩手擱在膝上,右手握拳左手平伸,並且保持著絲毫沒有轉側的所謂「正面律」。 作品《拉荷特普及其妻諾夫爾特公主像》是古埃及雙人坐像的最初代表,按照古王國時期人像雕刻的慣例,用石灰岩製作的雕像通常是著色的。因男子常在戶外活動,風吹日晒,故軀體塗以棕色。女子深居簡出,軀體塗以淡黃色,這兩尊雕像線條柔和,舒展。為追求人物相貌的逼真,埃及雕像善於運用各種材料突出人物眼睛的生動性,用銅做眼瞼,乳白石英作角膜,透明水晶作虹彩,並嵌以磨光的微粒黑檀木作瞳孔,使之在透明的水晶中發生光輝。 《涅菲爾蒂王后像》是埃及新王國時期具有革新精神的代表作,強調藝術要從理想化的表現中解放出來,真實地描繪人及其周圍的世界,作品擺脫了長期以來的神化傾向,努力表現出人的特性,真實地刻畫了一個古代東方美麗女性的形象,自然生動,臉部洋溢著活力和女性的美,完全擺脫了過去王后雕像只是強調其高貴地位的舊手法。

古埃及人由於崇奉太陽神「拉」和地方神「阿蒙」,所以各地為「拉」和「阿蒙」神建造了許多神廟,卡納克阿蒙神廟便是其中最著名的。建於公元前1800多年,佔地24.28公頃,由許多部分組成,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柱廳,站在大廳中央,四面森林一般的巨大石柱,給人造成一種神秘而又幽深的感覺。 阿布辛貝勒神廟是埃及石窟神廟的代表作,是在尼羅河岸的一個懸崖上開鑿的。神廟前聳峙著四尊高21米的摩崖巨像,這是新王國時期拉美西斯二世自己的雕像。雕像面向東方倚山而坐,好像是從山崖中長出來的。

 

7 古埃及建築 -建築代表

金字塔

  是古埃及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築,被譽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由於原始的宗教不能滿足皇帝專制制度的需要,必須製造出對皇帝本人的崇拜來。這就必須把他們的陵墓發展為紀念性的建築物,而不僅僅是死後的住所。於是,第一王朝皇帝乃伯特卡在薩卡拉的陵墓,就在祭祀廳堂之上造了九層磚砌的台基,向高處發展的集中式紀念性構圖萌芽了。  外牆略為內傾
  

公元前三千紀中葉,在三角洲的吉薩,造了三座大金字塔,是古埃及金字塔最成熟的代表,也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大金字塔,在今開羅近郊,主要由胡夫金字塔、哈夫拉金字塔、孟卡拉金字塔及大獅身人面像組成。周圍還有許多「瑪斯塔巴」與小金字塔。   胡夫金字塔,是其中最大者。形體呈立方錐形,四面正向方位。塔原高149米,現為137米,底邊各長230米,佔地5.3公頃,用230餘萬塊平均需約2.5噸的石塊干砌而成。塔身斜度呈51°52′,表面原有一層磨光的石灰岩貼面,今已剝落,入口在北面地17米高處,通過長甬道與上、中、下三墓室相連,處於皇后墓室與法老墓室之間的甬道高8.5米,寬2.1米,法老墓室有二條通向塔外的管道,室內擺放著盛有木乃伊的石棺,地下墓室可能是存放殉葬品之處。這座灰白色的人工大山,以蔚藍天空為背景,屹立在一望無際的黃色沙漠上,是千百萬奴隸在極其原始的條件下的勞動與智慧結晶。據希羅多德《歷史》記載,為建造該座規模巨大的陵墓,法老胡夫徵召了三直余萬民工和軍工,先後用了33年才完成。   

吉薩金字塔群中的獅身人面像,人們稱它為斯芬克斯,第四王朝法老哈夫拉命令工匠仿照自己的面目琢造了這座長45.7米,高19.8米,僅面部就寬4.1米,口大2.6米的巨型獅身人面像。該巨型石像建成后,被埃及人尊為神,歷代都進行維修。

卡納克神廟

  卡納克的阿蒙神廟是在很長時間陸續建造起來的,總長336米,寬110米。前後一共造了六道大門,而以第一道為最高大,它高43.5米,寬113米。主神殿是一柱子林立的柱廳,寬103米,進深52米,面積達5000平方米,內有16列共134根高大的石柱。中間兩排十二根柱高21米,直徑3.6米,支撐著當中的平屋頂,兩旁柱子較矮,高13米,直徑2.7米。殿內石柱如林,僅以中部與兩旁屋面高差形成的高側窗採光,光線陰暗,形成了法老所需要的「王權神化」的神秘壓抑的氣氛。在卡納克神廟的周圍有孔斯神廟和其他小神廟,宗教儀式從卡納克神廟開始,到魯克索神廟結束。二者之間有一條一公里長的石板大道,兩側密排著聖羊像,路面夾雜著一些包著金箔或銀箔的石板,閃閃發光。這些巨大的形象震撼人心,精神在物質的重量下感到壓抑,而這些壓抑之感正是崇拜的起始點,這也就是卡納克阿蒙神廟藝術構思的基點。

上一篇[氮氣]    下一篇 [堪薩斯大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