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東周時期由於「禮崩樂壞」,形成「春秋無義戰「的局面。莒國東夷文化由此卻得到舒展、發展的機遇。


  1.春秋莒國是海岱區政治舞台上僅次於齊、魯的最重要的東夷大國之一。以隱公二年「莒人入向」,首開《春秋》滅國記錄。又有「莒人伐杞」,「莒人滅曾」的記錄。莒國國君,除春秋早期一些不書其名的「莒子」外,有茲平公、紀公、渠丘公、犁比公、展輿(自立之後當年就逃往吳國)、著丘公、共公、郊公。莒國以公元前431年,楚簡王元年,滅於楚。


  2.據《山東通志.文物志》,春秋莒國故城「位於今莒縣縣城四周,東鄰沭河,城內以西周至春秋遺物最多」。


  3.有關春秋莒國的考古發現主要有幾批:


  (1) 莒南縣花園村和老龍腰兩座莒國殉人大墓。


  (2) 沂水縣劉家店子兩座春秋墓葬和一座車馬坑。這兩座墓地大墓的墓主顯系莒


  國高級貴族,有《莒叔之仲子平鍾》銘文為證。


  (3) 莒縣城東前集出土包括《司馬南叔匜》等一批銅器。


  (4) 沂水縣李家莊發現的一組高品位的銅器、有罍、鬲、卣、匜、盤、帶穿壺。


  (5) 莒縣縣城東北天井汪出土的編鎛、編鐘、列鼎一組、盤、鑒、傘狀夔紋蓋罍、


  蓋鼎、蛇鈕平蓋壺、歪頸匏壺等21件春秋中期銅器。這組器物屬莒器,極富特色。


  (6) 莒縣寨里河鄉老營村出土一組銅器,如龍紋鼎、渦紋鼎。


  (7) 莒縣中樓鄉於家溝出土歪頸瓠狀《莒大叔壺》,盒形敦等器。


  (8) 沂水縣楊庄鎮李家坡清理一座春秋早期墓葬,出土一批銅器有銅鼎、鬲、盤等。


  (9) 日照市日照河崖崮日照市日照河崖崮一批完整的春秋初期貴族墓葬,出土有萊


  伯嫁女媵器。很可能是莒萊聯姻的物證。日照還有其他春秋葬墓的發現。


  (10) 沂水全美官莊等地發現也有零星東周墓下層士庶墓葬發現。


  以上所列僅是一部分,全部資料,莒縣及其鄰縣境內各縣市的文物考古同行、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會了如指掌。從上述材料中,我們就已經看到:


  (1) 莒國故土的貴族大墓有墓道,墓道偏在墓室東壁南部。墓室很大,近百平


  米。


  (2) 有腰坑、有殉犬,有寬大的器物坑。


  (3) 有數以十計的有葬具的從死者和殺殉的奴隸。


  (4) 頗具特色的銅禮器、陶禮器。


  莒國葬制,在墓室結構、殉人制度、隨葬制度、隨葬品類別上,都與魯故城墓葬有著明顯的區別,而與東夷族的寺國、鄅國目的有較多的共性,堪稱東夷文化的典型。不過,他們也隨葬作為周禮載體的「王朝正統禮器」,在隨葬車馬坑方面(劉家店子的車馬坑至少有40米長,至少隨葬留輛車子)、在隨葬物品物質文明精品方面如金劍柄等金器、嵌金漆勺、雕花漆器、成組玉佩、車傘開合裝置以及上面提到的大量精美的,甚至是海岱區最精美的,莒國銅器侈糜、誇富方面,反映出莒國統治者的貪慾、享受是必定向齊魯大國看齊的,甚至以能「僭越禮周」為榮。同時也反映了莒國社會經濟水平並不比齊魯大國為差。


  莒國公室內弒殺、政變不絕於史,莒國國君暴虐無道,如莒子庚輿,喜歡劍,每鑄成一劍,必以人試,成為國人大患。


  終春秋一世,莒同齊、魯都保持著自恃平等、時而修好、時而交惡,卻從不屈從的關係,周旋於晉、楚、吳霸主之間圖存圖利,既被征伐,又欺壓弱小。墨子有言:「東方有莒之國者,其為國甚小,間於大國之間,不敬事於大,大國亦佛之從而愛利。是亦東者越人夾削其壤地,西者齊人兼而有之。計莒之所以亡於齊越之聞者,以是攻佔也」。墨子之言並非完全中肯,但莒國國君暴虐,莒國沒有明智、謹慎的外交政策,而與海岱區大小國家敵對,又反覆於霸主之間,不能不說是莒國自取速滅亡的原因。這些也不可能展開分析了

上一篇[怪怪奇奇]    下一篇 [敕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