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古龍群俠 -1 【古龍群俠徵文】兩幕劇

古龍群俠古龍群俠


 一樓給百度  

2 古龍群俠 -2 回復:【古龍群俠徵文】兩幕劇


 南宮荃:玄青教教主的義子,司馬遺:玄青教教主,大長老:周天 

 第一幕
夜晚,玄青山上的風很大,四周清冷而又寂靜,無邊的黑暗壓下來彷彿要吞掉每一個生命。 
南宮荃站在總壇的頂部,總壇被建在最高的山頂上,他左手提了兩壇酒,就這樣一動不動的站在上面。 
這裡的風很大,他的衣襟都被風吹了起來,但南宮荃還是站的那麼穩,彷彿恆久就立在那裡一樣。 
南宮荃仰頭望夜空,只有幾顆暗淡的星星,冷風一直都在耳畔呼呼作響,使他清醒而又冷靜,手中的酒罈不知不覺間已經空了,南宮荃拋了出去,過了很久才傳來一聲悶響。 
他拎起另外一壇酒凌空翻身,便穩穩的落地了。 
他不願意回去,又倚在樹榦上,把那一壇酒也喝光了。 這紹興花雕酒後勁很大,雖然此刻南宮荃還不至於醉,但也覺得頭腦有些發熱。
他下山走到了半山腰裡,突然看到一個黑色的人影,此人穿著一身緊身衣,身手矯健。南宮荃一下子清醒了,他突然感到很高興,有種興奮的感覺,看著此人的身手,也算是個高手,他早就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衝動了。
他飛身而起,兩三個起落便據那個人十來米了,那人看見被人發現了,急忙往山下逃。可南宮荃不緊比此人輕功高出很多,而且又熟悉地形,凌空翻了個跟頭,便落在了那人的前面。
南宮荃沒有動,那個人也沒有動。
此人面上蒙著黑布,只露出一雙閃閃發光的眼睛,閃著惡毒的亮光。
兩人對視了一會,終於還是黑衣人忍不住了,他咬牙道:「你是什麼人?到底想幹什麼?」
南宮荃微笑道:「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
黑衣人眼珠轉了轉奸笑道:「你要是想知道,就跟我來吧!」他甩了甩胳膊,轉身待走。
南宮荃突然道:「你認識玄青教的人吧!」
那人的肩膀微一顫抖。南宮荃盯著他的肩膀緩緩道:「是哪位長老我心裡已經有數了。」
黑衣人轉過頭來嘿嘿一笑道:「隨你怎麼想,但我現在也明白了一件事。」
南宮荃到::「哦?」
黑衣人冷冷道:「你也不是好人!」
南宮荃微笑道:「此話怎講?」
黑衣人一把扯下臉上的黑布,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他自己解開了正面目應該讓人大吃一驚,但是南宮荃卻彷彿早就料到了一樣,依舊不動聲色,含笑看著他。
此人二十來歲,臉色有些發情,眼神兩耳犀利,堅挺的鼻樑下有一張緊閉的嘴,顯示出了內心的剛毅和執著。
他大笑道:「你就是玄青教的南宮荃了吧!」
南宮荃道:「我知道,你早就認出來了》」
黑衣人道:「南宮公子風度翩翩,英俊不凡,又有著一身好武功,我就算再不濟也會猜到了。不過我若不是早就聽說你行事心狠手辣,也不會知道你對司馬遺有二心了。」
南宮荃皺眉暗自道,我剛說的那些話並沒有和司馬遺有任何關係,他卻說我對司馬遺有二心,看來他不是故意唬我,就是聽到別人說了,而說的那個人必定是玄青教的人,而且還十分了解我。但是他想反客為主也是不可能的。想到這裡南宮荃緩緩道:「你剛才說的話對玄青教的任何一個人說都不會有人相信.」
黑衣人冷笑道:「是嗎?那你也太小看此人了吧!」
南宮荃身子一震,脫口而出道:「你竟是他派來的?」
黑衣人狂笑道:「不錯,我的確是司馬遺派來的,他早就懷疑你了!」
南宮荃沉聲道:「那你今晚死了又如何?」
黑衣人道:「我不會死的,要若死了,你也活不成了。」
南宮荃道:「我是以保護玄青教的名義殺的呢?」
黑衣人哼了一聲緩緩道:「你做事素來小心謹慎,怎麼會這麼魯莽的殺人呢?我今晚若是死了,司馬遺便會知道你對他的好都是假的,你時時刻刻都想著取而代之,他便會先下手為強了!」
他頓了頓又道:「可是我若是活著,你還有一半的希望繼續當你的少爺公子。」
南宮荃沉吟道:「有條件吧?」沒人能看得出來他的內心是開心愉悅的。
黑衣人道:「不錯,你只要答應了我這個條件我便放了你》」
南宮荃嘆了口氣道:「你說吧!」
黑衣人道:「既然我知道了你心裡的秘密,不管我再怎麼樣為你在司馬遺面前提你美言你都不會放心,早晚都是要除掉我的。」他頓住了語聲,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瓷瓶,然後道:『你把這個葯吃了,兩天之內給我十萬兩黃金,等我吃點全了,自會派人將解要給你。
南宮荃緩緩道:「我憑什麼相信你呢?」
黑衣人道:「
你即應沒有選擇了,前著你必死無疑,後者還能有生存的希望。」
南宮荃沒有接瓶子,他只是微笑著很鎮定的說:「
周天失算了。」
黑衣人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過了很久,他才握緊瓶子遞到了南宮荃的面前道:「你倒是吃還是不吃?」
南宮荃一動不動道:「你想知道你那裡做錯了么?」  
 

3 古龍群俠 -3 回復:【古龍群俠徵文】兩幕劇

 黑衣人沒有動,而握瓶子的手卻在發抖。
南宮荃微笑道:「其實你不該說你是司馬遺派來的,他行事謹慎老練,既然已經壞我了,就會找一個他相信的人來試探我,但這個親信又怎麼會背叛他給我要黃金呢?而且他現在還想用我就算被他知道了我的心思,也不會揭穿我的更不會殺我,只不過會小心提防我罷了。玄青山的西路,那兒的守衛一直都是周天的手下把手,我看見你是從哪裡上來的,周天的音魔鬼級我也是見識過的,所以他無論做出什麼事情我都不會吃驚,所以一開始便懷疑他了。」
黑衣人呆住了好久,過客很長時間才道:「你果然厲害,但是我知道你竟然現在沒有對我動手,就應該不會再動手了!有什麼條件你說吧!」
南宮荃微笑道:「你果然是個聰明人,那就讓大長老明天來我這裡一趟吧!」
黑衣人站著不動道:「還有呢?」
南宮荃道:「沒有了,你回去吧,在這裡呆的時間長了容易被人發現。」
黑衣人眼中充滿了敬意,他緩緩道:「沒想到大很臟老機關算盡,到最後還是落在你手裡,你雖然贏了,但卻沒有羞辱於我,既有聰明才智又有容人之量,實在讓我佩服!」
他怎麼也不相信眼前的這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人竟有如此的才幹和縝密的心思。
黑衣人轉身下了山,不一會便消失在了濃濃的黑夜中。

 第二幕
南宮荃下了山,遠遠地便看到自己的房間亮著燈。
他推門進去發現一個女人正站在床邊,她沒有穿一件衣服,像初生嬰兒一樣赤裸著,豐滿誘人的身體在水晶燈下發著耀眼的光。
南宮荃微笑著關緊了門,如果一個女人一絲不掛的在你的房間等著你,那她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上一篇[莫拉雷斯]    下一篇 [天籟之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