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召虎,又稱召虎,史稱召穆公。三國志張遼傳、張飛傳等中所言之召虎即召穆公也。

1 召虎 -召穆公

  三國志張遼傳、張飛傳等中所言之召虎即召穆公也。

  又稱召虎,史稱召穆公。周厲王暴虐,「國人」圍攻王宮,他把太子靖藏匿在家,而以自己的兒子替死。厲王死後,擁立太子靖繼位,即周宣王。周宣王時,淮夷不服,宣王命召虎領兵出征,平定淮夷。《詩·大雅·江漢》所詠「江漢之滸,王命召虎」,指的就是這件事。遺物有「召公簋」。

  據考證,這個召虎是西周初年與周公姬旦(周文公)共同輔政的召公姬奭(召康公)的後人,世襲相傳,召虎即召穆公姬虎。按司馬遷《史記》中說,共和行政是周公、召公共同行政,這裡的召公就是召穆公姬虎(召虎),宣王時期是重臣。

  具體參考《左傳》《史記》《今本竹書紀年》和五年琱生簋、六年琱生簋、五年琱生尊。

2 召虎 -周宣王時武將

  註:以下引用均出自演義小說《東周列國志》,並非歷史

  召虎,周宣王時名將、賢臣,任大宗伯,後周宣王託孤於召虎、尹吉甫,周幽王繼位不久便去世了。

  召虎歷史記載較少,但在小說《東周列國志》 中多次出現。

  《東周列國志第一回 周宣王聞謠輕殺 杜大夫化厲鳴冤》

  又虧周召二公同心協力,立太子靖為王,是為宣王。那一朝天子,卻又英明有道,任用賢臣方叔、召虎、尹吉甫、申伯、仲山甫等,復修文、武、成、康之政,周室赫然中興。

  《東周列國志第一回 周宣王聞謠輕殺 杜大夫化厲鳴冤》

  次日早朝,三公六卿,齊集殿下,拜舞起居畢。宣王將夜來所聞小兒之歌,述於眾臣:「此語如何解說?」大宗伯召虎對曰:「厚,是山桑木名,可以為弓,故曰臣弧。箕,草名,可結之以為箭袋,故曰箕舵。據臣愚見:國家恐有弓矢之變。」

  《東周列國志第一回 周宣王聞謠輕殺 杜大夫化厲鳴冤》

  至期,王乘玉輅,駕六騶,右有尹吉哺,左有召虎,旌旗對對,甲仗森森,一齊往東郊進發。那東郊一帶,平原曠野,原是從來遊獵之地。宣王久不行幸,到此自覺精神開爽,傳命扎住營寨。吩咐軍士:「一。不許踐踏禾稼;二不許焚毀樹木;三不許侵擾民居。獲禽多少,盡數獻納,照次給賞;如有私匿,逍出重罪!」號令一出,人人賈勇,個個爭先。進退周旋,御車者出盡馳驅之巧;左右前後,彎弧者誇盡縱送之能,鷹大借勢而猖狂,狐兔畏威而亂竄。弓響處血肉狼藉,箭到處毛羽紛飛。這一場打圍,好不熱鬧!宣王心中大喜。日已挫西,傳令散圍。眾軍士各將所獲走獸飛禽之類,束縛齊備,奏凱而回。行不上三四里,宣工在玉輦之上,打個眼臉,忽見遠遠一輛小車,當面衝突而來。車上站著兩個人,臂掛朱弓,手持赤矢,向著宣王聲喏曰:「吾王別來無恙?」宣王定睛看時,乃上大夫杜伯,下大夫左儒。宣王吃這一驚不小,抹眼之間,人車俱不見。間左右人等,都說:「並不曾見。」宣王正在驚疑。那杜伯左儒又駕著小車子,往來不離玉輦之前。宣王大怒,喝道:「罪鬼,敢來犯駕!」拔出太阿寶劍,望空揮之。只見杜伯左儒齊聲罵曰:「無道昏君!你不修德政,妄戮無辜,今日大數已盡,吾等專來報冤。還我命來!」后未絕聲,挽起朱弓,搭上赤矢,望宣王心窩內射來。宣王大叫一聲,昏倒於玉輦之上,慌得尹公腳麻,召公眼跳,同一班左右,將薑湯救醒,兀自叫心痛不已。當下飛駕入城,扶著宣王進宮。各軍士未及領賞,草草而散。

  《東周列國志第二回 褒人贖罪獻美女 幽王烽火戲諸侯》

  是夜王崩。姜后懿旨,召顧命老臣尹吉甫、召虎,率領百官,扶太子宮涅行舉哀禮,即位於柩前。是為幽王。

  《東周列國志第二回 褒人贖罪獻美女 幽王烽火戲諸侯》

  也是西周氣數將盡,尹吉甫、召虎一班老臣,相繼而亡。幽王另用虢公、祭公與尹吉甫之子尹球,並列三公。

上一篇[苦集滅道]    下一篇 [怪錯有情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