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史前一萬年》(英文:10,000 BC)是2008年美國史前電影,由羅蘭·艾默里奇導演、史蒂文·斯崔特(Steven Strait)和卡蜜拉·貝兒和領銜主演。電影在台灣於2008年3月7日和北美同步上映。

1基本資料

譯 名 史前一萬年

劇照

劇照
片 名 10000BC
年 代 2008
史前一萬年
國 家 美國/紐西蘭
類 別 冒險/劇情
分 級 芬蘭:K-13/馬來西亞:U/新加坡 PG/美國 PG-13/韓國:15/澳大利亞:M/愛爾蘭:12A
製作成本 $75,000,000/estimated
拍攝日期 2006年4月24日 -
語 言 英語
片 長 109 min
北美首映:2008年3月7日
中國首映:2008年3月21日

2演職員表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劇照

史前一萬年劇照
職員表
  •  製作人:Cheryl de la O;羅蘭·艾默里奇/Roland Emmerich;威廉·費;Murray Francis;馬克·戈登/Mark Gordon;Tom Karnowski;哈洛德·克盧瑟/Harald Kloser
  •  導演:羅蘭·艾默里奇/Roland Emmerich
  •  副導演(助理):Emma Cross;Anna Foerster;Mark Hopkins;Jon-Luke Lourens;Darren Mackie;艾力克斯·奧克雷/Alex Oakley
  •  編劇:羅蘭·艾默里奇/Roland Emmerich;哈洛德·克盧瑟/Harald Kloser
  •  攝影:Ueli Steiger
  •  配樂:哈洛德·克盧瑟/Harald Kloser;托馬斯·旺克/Thomas Wanker
  •  剪輯:Alexander Berner
  •  選角導演:Mali Finn;Leo Davis;Lissy Holm
  •  藝術指導:Jean-Vincent Puzos
  •  美術設計:Marc Homes;Fleur Whitlock;Heather Cameron;David Warren
  •  服裝設計:Renée April;Odile Dicks-Mireaux
  •  視覺特效:Nicolas Aithadi;Karen E. Goulekas;Richard Higham;Andrew Lockley;John Lockwood
  •  布景師:Emilia Roux

3製作發行

製作公司
Warner Bros. Pictures
Legendary Pictures
Mark Gordon Productions
史前一萬年
Centropolis Entertainment
The Mark Gordon Company
發行公司
Warner Bros. Pictures (2007) (美國) (theatrical)
Karo Premiere (2008) (俄羅斯) (theatrical)
Warner Bros. (2008) (阿根廷) (theatrical)
Warner Bros. (2008) (日本) (theatrical)
Warner Bros. (2008) (荷蘭) (theatrical)
Warner Bros. (2008) (新加坡) (theatrical)

4上映日期

香港Hong Kong 2008年3月6日
中國內地China 2008年3月21日
日本 Japan 2008年2月22日......(Tokyo) (premiere)
德國 Germany 2008年2月26日......(Berlin) (premiere)
西班牙 Spain 2008年2月28日......(Madrid) (premiere)
阿根廷 Argentina 2008年3月3日......(Buenos Aires) (premiere)
《史前一萬年》海報

  《史前一萬年》海報

菲律賓 Philippines 2008年3月5日
美國 USA 2008年3月5日......(Hollywood, California) (premiere)
新加坡 Singapore 2008年3月6日
泰國 Thailand 2008年3月6日
印度尼西亞 Indonesia 2008年3月6日
阿根廷 Argentina 2008年3月6日
德國 Germany 2008年3月6日
澳大利亞 Australia 2008年3月6日
紐西蘭 New Zealand 2008年3月6日
智利 Chile 2008年3月6日
加拿大 Canada 2008年3月7日
土耳其 Turkey 2008年3月7日
巴西 Brazil 2008年3月7日
墨西哥 Mexico 2008年3月7日
印度 India 2008年3月7日
法國 France 2008年3月12日
比利時 Belgium 2008年3月12日
荷蘭 Netherlands 2008年3月13日
俄羅斯 Russia 2008年3月13日
葡萄牙 Portugal 2008年3月13日
以色列 Israel 2008年3月13日
匈牙利 Hungary 2008年3月13日
希臘 Greece 2008年3月13日
克羅埃西亞 Croatia 2008年3月13日
韓國 South Korea 2008年3月13日
芬蘭 Finland 2008年3月13日......(limited)
捷克 Czech Republic 2008年3月13日
科威特 Kuwait 2008年3月13日
英國 UK 2008年3月14日
冰島 Iceland 2008年3月14日
波蘭 Poland 2008年3月14日
巴拿馬 Panama 2008年3月14日
丹麥 Denmark 2008年3月14日
瑞典 Sweden 2008年3月14日
挪威 Norway 2008年3月14日
義大利 Italy 2008年3月14日
芬蘭 Finland 2008年3月14日
保加利亞 Bulgaria 2008年3月14日
哥倫比亞 Colombia 2008年3月14日
埃及 Egypt 2008年3月19日
斯洛伐克 Slovakia 2008年3月20日
愛沙尼亞 Estonia 2008年3月21日

5劇情介紹

在一個遙遠偏僻的高山部落,年輕的獵人達雷(史蒂文·史崔特飾演)找到了心上人 – 美麗的伊芙樂 [別稱:艾弗拉特] (卡米拉·貝爾飾演)。但神秘外族入侵,村莊突遭洗劫,心愛的戀人被搶走

史前一萬年的劇照

史前一萬年的劇照
,於是達雷毅然決定率領小簇族人踏上漫漫追蹤之路。當他們第一次來到未知的大地,發現了文明的存在,人類的生存方式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一路顛簸中,不斷有其他部落同樣遭受滅頂之災的人群加入,不知不覺中達雷的追蹤小隊壯大成了一支軍隊。命運的驅使,讓毫無作戰經驗的勇士們必須面對史前猛獸的襲擊並不斷與惡劣的大自然作殊死搏鬥。在即將結束他們英勇頑強地長途跋涉的時候,他們偶然發現了失落的文明,大金字塔雄偉壯觀的景象讓他們最終領悟到他們的終極命運被一個無法想象的帝國掌握。他們必須抵抗帝國的統治者——一個自稱神靈的暴君。達雷在這場腥風血雨的洗禮中終於明白:他的使命不僅僅在於營救伊芙樂,而是拯救整個人類的文明。

6製作團隊

《史前一萬年》導演羅蘭艾默里奇(Roland Emmerich)拍過許多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大片,主題從星際大戰到全球災難都有,執導過的賣座強片包括《獨立日》及《後天》。這次,他把鏡頭移到遠古的過去,打造「史前一萬年」的世界。這部電影可說是這位導演最有野心、最具挑戰性的作品。
他表示:「我一直很喜愛傳統的說故事方式,就是大家圍著營火,上一代為下一代講述永恆的故事。當故事的主題是早期人類時,說故事者就大有機會編造一個全能英雄的傳奇寓言。我拍攝這部電影,是想讓觀眾彷佛進入一個不同世界,裡頭的景觀和氛圍都是前所未見的。」
為了帶領觀眾踏上這趟不同時空的冒險旅程,羅蘭艾默瑞奇率領其演員與製作團隊遠赴世界的另一端。拍攝地點從冬日嚴寒的紐西蘭、濕熱的南非開普敦,到乾燥的非洲那米比亞國沙漠。
製作人麥可威瑪(Michael Wimer)表示:「羅蘭艾默瑞奇總是想製作出具有原創性的東西,但電影中想創造出新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各個層面來說,這樣的目標都具有極大的挑戰。事實上,羅蘭艾默瑞奇自己也說過這部電影是他拍過最困難的作品,不過對於像他這樣的導演,挑戰性反而是向上的動力。」
哈洛德克羅瑟(Harald Kloser)跟羅蘭艾默瑞奇合作為這部電影編劇,他表示:「《史前一萬年》的背景當中,神秘性及精靈界是組成生物世界的主要部份。我跟羅蘭艾默瑞奇從未想過把《史前一萬年》這樣的題材拍成一部紀錄片。相反地,我們要創造出一個偉大的人類冒險旅程,史前的人類必須面對一切他們無法解釋的力量。我們都喜歡向極限挑戰。」
製作人馬克高登(Mark Gordon)這次是第三度與羅蘭艾默瑞奇合作,他表示:「羅蘭艾默瑞奇是那種絕不願意拍攝重覆題材的導演。他的想像力讓他能夠神遊到一般人無法到達的境界。這個故事合他胃口,而且他的視覺表現又極為震撼,所以他是執導這部電影的最佳人選。

7評價

影評家給予《史前一萬年》的評價,根據2008年6月14日的電影評論網站爛番茄,119篇評論中只有9%的影評家給予正面的評價。而Metacritic網站25篇的影評中,平均分數100分只拿到37分,持負面評價的批評者認為:除了視覺可看之外,劇本太差勁且跟現有西方科學(幾百年)的所認知與歷史教導完全不一樣

8幕後故事

穿梭於洲際之間,創造史前一萬年的世界
艾默里克與自己的幕後創作團隊為本片創造出了一個原始荒蕪的史前世界,觀眾無法想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

象也從未有過如此逼真的感同身受。儘管影片沒有說明故事發生的特定地點,但艾默里克一直覺得是在非洲。「那裡是人類的起源,」他說,「但因為我們的故事,它就變成了我們自己想要的非洲。」影片的拍攝地點主要在紐西蘭周邊的一些頗具特色的地方,並在非洲選擇了一些故事情節需要的地點。包括開普敦,南非以及納米比亞的月色。
影片原本計劃只在紐西蘭拍攝數日,但在開拍前六周的一次直升機空中選景時,艾默里克被這片迷人的「伊甸園」深深地吸引住了。 「我們花了一整個上午在空中選址,剛回到酒店還沒坐下就收到艾默里克的緊急留言讓我們立刻回到直升機上,說他發現了更棒的東西。 製作人維摩回憶說:「當時我都已經準備勸說艾默里克,開機時間就在眼前了,不能再隨意更換拍攝地點了。但還沒機會開口,我就已經重登直升機,當飛機上升到某一高度,艾默里克痴迷的那一片天地突然出現在了我的眼前,和劇本里的情節描述一模一樣,感覺劇本就是根據這裡描寫的,我們別無選擇,就把拍攝地點定在了那裡!」
冰天雪地、烏山黑林的景色會和南非熱帶叢林的鬱鬱蔥蔥形成奪人心魄的強烈對比,影片的中間部分依靠的就是這種自然的背景天幕。 納米比亞地域燃燒般炙熱的橙色和紅色也為影片近三分之一的情節提供了巧奪天工的拍攝條件。 正因為有了這些場景,紐西蘭的「白色和黑色」場景就越發顯得魅力難擋。所以攝製組為了能如願拍到最好的景色,向紐西蘭地區千變萬化的天氣做了太多的妥協和讓步,根據隨時而來的霧雪風暴或立即萬里無雲的反常變化作適時地拍攝進度調整。
維摩說:「我們特別希望通過掌握當地地形的特色體會我們劇中角色在當時那個年代是如何艱難的生活著的,但同時,在如此廣博的天地中生活,又是件多麼美妙的事情。 正因如此,我們必須在那裡拍攝,感覺特別的宏偉,美得不真實。」
拍攝地點風景如畫,也為拍攝組提出了各種要求極高的保護措施。「為了不留下過多過重的痕迹,我們使用了四輪車調動各種拍攝器材,拍攝過程中盡量採用超輕量級小車,這樣車輪碾過草地也不至於留下痕迹。」紐西蘭拍攝場地主管傑拉德·康農說。 「我們還大量依靠直升機來回搬運用於搭建亞高族部落的道具和布景。」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

懷奧魯雪場位於離紐西蘭瓦納卡鎮(世界著名的試車基地)不遠處的南部島嶼上,海拔5000英尺,為本片的拍攝提供了五個重要場景。包括亞高族部落的村莊,巴庫的石頭,殺戮現場和牧草地。影片幾乎有三分之一的部分在那裡拍攝完成。紐西蘭境內其他的拍攝地點包括艾斯派林山國家公園和普奔水壩。
對艾默里克來說,雪場與他腦海中想象的影像不謀而合。「這種地方能讓你從高處隨意掌握鏡頭的角度,感覺就象漫遊月球,你拍到的東西就象在月球表面看到的,」他興奮地說道:「給你很多你想象中遠古時代的感覺。我們劇中的人物在旅途中展開他們的故事,我們需要宏大的場景將現在的世界轉變成他們旅途中進入的世界。所以環境的千變萬化是非常有用的。」
在開始基本場景的拍攝前,製作組邀請了 Ngāi Tahu (南部區域毛利族的酋長) 去實地考察一處即將用以舉辦傳統毛利族慶典儀式的地方。「那地方還保留有一些最原始血統的族民。」主演之一,具有毛利血統的克里夫·克蒂斯解釋道:「喚醒對那片土地的神往是極其重要的。每一個參與影片拍攝的人都對這種膜拜情愫產生了共鳴,尤其我們的故事又與之息息相關。」
為了搭建亞高族村莊,工作人員分析了他們的生活方式以及他們當時賴以生存的那片土地。「亞高族手中的可用材料有限,」 艾默里克說:「他們只有猛獁象的骨頭,尖牙和皮毛可以用來搭建他們居住用的帳篷。因為我們把他們想象成靠精神信仰賴以生存的人群,我覺得他們的住處應該是獨特並且能夠體現出他們的智慧和創造力的。」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

藝術指導讓-文森特·普佐斯把亞高族的住處設計成用骨頭和皮毛搭制的,極具視覺衝擊力和逼真的效果。「老媽媽居住的帳篷內部結構是用一萬根猛獁象骨頭搭建的,加上頂樑柱就是一副完整的猛獁象骨架。」他描述道:「我們用這個場景作為影片的開始,老媽媽在棚屋內主持著一場儀式。我們希望用它訂下主基調。」
經過廣泛的調查,從大量的考古學書籍中獲得參考數據,普佐斯挑出了20付不同的猛獁象骨架。「我們仿製的骨頭在比例上稍做了修改,這樣在大屏幕上的視覺感受會更有衝擊力。」 普佐斯說。「我們選擇利用雕滿部落符號的骨頭和猛獁象頭骨來裝飾老媽媽的帳篷,加強精神信仰的神秘感,藉此為影片的開始造勢。」
用木頭代替骨頭的樣子,普佐斯團隊里的雕工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南非開普敦製作基地製做骨架,與此同時,另一支隊伍專心製作猛獁象的皮毛。完成後海運至紐西蘭的瓦納卡鎮,再由工作人員花費五周的時間組裝。
維摩回憶當時的情況說:「我們有一屋子的人忙著打磨用木頭做成的猛獁象骨架,都是在開普敦加工完成,零散海運到紐西蘭。我們還花了不少時間讓海關相信,它們不是真的動物骨頭。」 維摩笑道:「運輸方面麻煩還不小呢,但至少保證了特別理想的結果。」
至於村莊內其餘部分的裝飾,工作人員在紐西蘭因地制宜地利用了很多不同的自然材料。「農場主們幫我們收集骨頭,」現場裝飾員艾米里亞·薇溫德說:「我們還找到很多漂亮的海藻來裝飾`帝克`居住的帳篷。
最關鍵的道具是普佐斯設計的白矛槍,將由帝克作為傳位的象徵物移交給他的繼任。白矛槍必須設計得實用但又外觀精緻。最後的成品是一根大約六英尺長,頂端的象牙上刻滿經文,拔掉象牙裝飾可以變成利器的長矛槍。
和藝術設計相似,影片的服裝設計歐達雷·迪克斯-米若和芮妮·阿普麗也極力希望演員的裝束做到簡單合理。迪克斯-米若從不列顛博物館和開普敦的檔案資料館開始了她的研究。但是,她認識到,「在不列顛博物館幾乎沒有什麼可參考用於服裝設計的資料。唯一的關於那個年代的直觀記錄就是一些在南非的畫在岩石上的畫。所以我們只能從劇本里汲取靈感並決定用不同的顏色來標識不同的部落:亞高族部落的顏色很簡單,他們的顏色與他們生活的地形吻合。我們想到了一個辦法,用非洲跳羚的皮毛保證了我們質料的來源。」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

服裝設計把亞高族的裝束設計成抗寒,抵禦環境侵害的樣子。「沒讓他們穿鞋,」 阿普麗說,「他們一定很擅長利用動物的皮毛保暖,所以我們用厚重的羚羊皮代替猛獁象的毛皮製成他們的服裝。由於天氣的惡劣條件,抗寒裝備已經比以前進步了很多。「我們也給演員們準備了能儲備熱量的裝束,因為拍攝現場實在太冷了。」 阿普麗笑道。
戲服,髮型,化妝和拍攝地點對史崔特上戲前的準備工作來說都不算難。「在紐西蘭的山頂上拍攝,由於你的髮髻長到胸口使得你看上去很象一個猛獁象獵手,」他說:「我臉上自然長毛,再加上帶頂假髮,然後又把我的皮膚弄黑,感覺象常年在外被風吹日晒。儘管在每天早上上戲前得花點功夫,但看到結果覺得還挺值得的。」
至於襲奴軍,迪克斯-米若設計的服裝相對亞高族來說看上去更怪異但效果非凡。「我們運用了和亞高族使用的棕褐色完全不一樣的色彩,」她說:「我們在麻布和毛織品中摻上了很多藍色和紅色,為了強調他們是生活在馬背上的部落,我們用馬尾為他們的裝束增加效果。根據非洲部落資料,我們還為他們設計了面具和其他用麂皮製成的裝束。
迪克斯-米若把汲自現存的非洲部落的靈感繼續用來為亞高族勇士們旅途中遇到的其它部落設計服裝。比如納古族,郝大族和大河族。 「納古族的色彩比較艷麗,我們還用土陶珠子製成的項鏈來代表這是個比亞高族更進步的部落。」她說。
最後一場戲,當達雷直面神靈和他的法師們,阿普麗設計了葡萄酒色的充滿多種文化元素的裝束,包括來自西藏和埃及的靈感。那些複雜的珠寶和化妝師托馬斯·奈倫設計的臉部刺花,完善了整個角色的形象。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

戲服往往能幫助演員進入角色,貼近並深刻理解角色的存在意義。「一穿上這些衣服你就覺得你已經進入了角色的世界,」 卡米拉·貝爾體會道:「它們會帶你進入角色,你會發現自己的行為舉止都跟原來的自己完全不一樣了。」
除了主要演員的服裝,服裝設計組要為影片最後一場戲中近800多個群眾演員負責奴隸的裝束。先不說這數量,「阿普麗說:「這些服裝我們無法批量訂貨,也無法用機器製作,全部裝束必須手工完成,否則,會露餡。 我們幾乎擁有一支專門在工作室做土陶,玻璃珠子的軍隊,並把它們一一縫製到服裝上去,還有一部分的工人負責紡織品的製作和頭飾。
六個部落的裝束從頭到腳都各具風格,服裝設計組根據群眾演員各自的尺寸,訂做了近1000雙戲鞋。
「我們還必須確保所有的服裝看上去不能過於簇新,通過各種手段讓它們看上去象穿過多年的舊衣服。阿普麗回想說:「這個電影的意境充滿了野心勃勃的架勢,外景地的選址令電影的拍攝工作更為艱難。但在南非和納米比亞的工作團隊真的都很棒!我們和當地很多技術熟練的工匠一起工作,比如鞋匠和帽工,他們的工作做得很到位。」
v攝製組從紐西蘭移師南非開普敦,這個國家已經為全球的電影製作行業提供了很多便利的基礎條件。開普敦每年幾乎和美國洛杉磯一樣,要接待絡繹不絕,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攝製組。劇組在那裡找到了一片麥場和一間叫Table Mountain的攝影棚,適合用以拍攝達雷和夥伴們抵禦食人鳥侵襲那場戲要用到的失落的山谷所需的內部結構。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

Table Mountain的攝影棚和麥場位於開普敦的外圍,為「失落的山谷」的構建創造了條件。為了製造高聳草叢,使影片里食人鳥在攻擊人類之前的埋伏藏身之處效果逼真,開普敦場地主管凱蒂·萬弗和她的團隊花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在麥場植草植樹,養植草叢。在開普敦,攝製組還在雷電城利用一間巨大的飛機修理棚完成了用陷坑誘捕劍齒虎的情節。
影片拍攝的最後一部份是在納米比亞西南部的無人區沙漠完成的,包括質樸卻聞名遐邇的Spitzkoppe岩石,艾默里克特別提到:「真是棒極了!只有納米比亞你才會看到那樣的風景和沙丘。」導演把叢山峻岭和沙漠的景觀用合成鏡頭連了起來。 但是,每到一處,他總是被當地令人窒息的大自然景觀迷得神魂顛倒。
讓艾默里克對Spitzkoppe心馳神往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覺得Spitzkoppe岩石在他心裡的地位之高是由於當年斯丹利·庫布里克上世紀60年代就是用這塊岩石作背景板攝製完成了電影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著名影片《2001太空漫遊》。「這是個魔幻般的地方,不可思議!」
製作人維摩補充道, 「Spitzkoppe 最與眾不同的地方就是它真的會有共振產生,這種非同尋常的能量全世界只能在極個別特定的地方才能找到。無法統計它的數量,但真的讓你感受到石體內這種能量的存在,很神奇!」
攝製組的人員被獲准運用這塊石頭的神奇結構,在亞高族和納古族相遇以及達雷開始掌握自己即將揭曉的命運的場景里都用到了它。納古族是個發展完善的草原部落,以放牧和耕作為生。藝術總監羅賓·奧德說:「他們的村莊由建在岩石壁架上的小房子組成。小房子或者是建立在四面有框的架子上或者是建立在一個圓框上面,屋頂是用土磚蓋住的。整個建造過程相當複雜。
Spitzkoppe是一處於公共境界的國家級歷史文物,所有的地點徵用費都上繳給當地社團。130名當地人被前期製作組聘用建造公路,用以圈圍起影片中需要用到的跳羚和斑馬的的柵欄。電影拍攝結束后,這些動物被捐贈給了當地社區正在籌備中的自然公園。
在靠近Spitzkoppe周圍的地區沒有酒店,整個攝製組駐紮在一個特別搭建的帳篷區,並有熱水,電視和互聯網設施。拍攝期間,每天6萬公升的淡水從70公里以外的地方的運送進帳篷區。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

影片中最神秘的情節就是達雷在沙漠中發現的失落的文明的見證。編劇科洛瑟之一說道:「當我們的英雄來到一個沙丘的頂端,他們看見了巨大的文明象徵- 這些『神峰』,這些神話般的金字塔,對他們來說根本無法相信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東西。他們長途跋涉的一部分原因也是渴望了解是什麼樣的文化讓那麼多人俯首為奴,要怎麼樣才能挑戰一個這樣的帝國。」
金字塔的建造位置在沙漠的七號沙丘處,靠近斯瓦科普蒙德(納米比亞最著名的海濱城市)。藝術設計小組在這裡建造了一個採石場,一個巨大的斜坡和法老的宮殿。 在利用直升機拍攝了人物長途跋涉的航拍鏡頭后,艾默里克想用相同的手段來展現金字塔的壯觀場面。於是他讓他的工作人員創建了一個巨大的金字塔模型,用spydercam攝影裝置和一個遙控的有線攝像機拍攝。
工作人員在慕尼黑以1:24 的比例搭建起了金字塔的複製小樣,宮殿,奴隸廣場和靠近金字塔的尼羅河,再分15個海上集裝箱運送到納米比亞,總佔地面積在100平方米左右。 spydercam攝影裝置為導演自由地穿梭於小型複製現場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並提供了360度全方位的空中鏡頭,完成了影片的航拍場景。
「Spydercam攝影裝置象直升機一樣,」艾默里克說,它可以通過程序控制進行實時拍攝。燈光強度符合場景需要,背景部分又有真實的沙丘。對這組鏡頭的拍攝我相當自豪,因為它們是老式模型和現代技術的完美融合。
在與艾默里克合作了五次以後,電影攝影師猶利·斯特格特別珍惜與這位野心勃勃的導演在一個如此刺激的項目上一起工作的機會。「他是個特別合作的導演,有一流的想象力,」 斯特格說:「他在你還未加入他的項目前就已經把大部分他想要的東西搞定了,但又總是願意傾聽任何人給他的建議並做適當的調整。」
為了讓影片保持其自然主義色彩,斯特格把攝像機和燈光的掌握控制在最小的範圍內。盡量讓自然光線為電影情節增效,帶來最理想的感覺。「我們經常同時使用幾部攝像機,這樣當陽光充沛的時候,我們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它。」他說:「你的工作進度必須很快。我們通常會花數小時演習然後用三到四個攝像機進行拍攝,希望一次就顧及到所有的角度。
史前一萬年

  史前一萬年

最後的元素就是《史前一萬年》的配樂了。哈羅德·科洛瑟在此片的幕後擔任的第三個角色是和他的同伴,作曲家托馬斯·萬德共同譜曲完成的 。 兩位作曲家和導演密切合作,希望從音樂的角度捕捉獨特的故事情節中行為和感情上的表現。
導演說:「故事是個精彩的英雄神話,音樂必須和它相呼應。但它又包含很多部落民族的元素,大喇叭,和聲和鼓類樂器。拍電影還有個很有樂趣的地方就是期待音樂怎麼和你的人物形象相吻合。奇妙的時刻就是當你把第一部分用交響樂表達出來以後,你就覺得萬事順意。
對艾默里克來說,最後的剪輯合成是把每一個辛苦創造的碎塊拼湊在一起,這也是享受所有艱苦勞動后的最佳回報。「拍電影是件錯綜複雜但又特別好玩的事情。完成一個電影之前要顧及到方方面面,我特別喜歡讓自己身在其中並樂此不疲。我也總是喜歡在整個過程中發現或發明更有意思的做法。不過不管科技有多發達,最關鍵的還是故事裡的角色。再精彩紛呈的情節如果沒有人物的穿針引線,也就索然無味了。」
通過一個年輕人一段非凡的旅途,《史前一萬年》的故事中延伸開了好幾段不同意義的主題,包括英雄主義本身的定義、人類團結的力量,以及人與人之間存在的階級關係。「每個人都得自己決定自己想生活在一個多大的人際圈裡,」 艾默里克說:「是僅僅自己愛的人,他的家庭還是一個更廣闊的範圍?我們故事裡的英雄必須通過一段千辛萬苦的長途跋涉才能找到答案。他必須從一個懵懂自私的孩子迅速成長為一個領袖。關鍵就在於他如何圈定自己……你在你的圈子裡包容了多少人。」
羅蘭德·艾默里克在自己的職業領域裡一直試圖挑戰視覺效果的所有可能性。在他之前的作品中,類似《獨立日》中白宮爆炸等驚心動魄的大場面以及《後天》中滔天巨浪淹沒紐約城,已經有目共睹。艾默里克一次次地釋放著他無窮的想象力並藉助不斷發展的技術讓他在《史前一萬年》里的創作再一次過足了癮。
艾默里克力邀曾經和他在《哥斯拉》和《後天》中合作過的視覺效果指導卡倫·古麗卡絲與他第三度聯手,監督本片大場面的製作。「卡倫是我合作過的最有獨創精神,並最擅長開發視覺效果的專家,」導演說,「對她來講,沒什麼是不能做到的。我深信,有了她的協助,我最具野心的想象也能在銀幕上得以實現,甚至比我當時的想象更壯觀可信。」
本片最繁重的工作就是對遠古時代各種動物的再現,巨型猛獁象,劍齒虎和食人鳥。 艾默里克要求這些動物有最逼真的動作,接近已然進化至今的它們的後代。「我們參考了大量的大象,老虎和鴕鳥的影像資料,」他說,「主要的問題在於人們沒有見過真實的猛獁象是什麼樣的。它們是一種極其獨特的動物。只能從現有的影像資料里汲取可利用的東西。」
而最具挑戰性的是近距離再現遠古動物的毛髮,猛獁象的毛髮長而糾結,食人鳥的羽毛和劍齒虎遇水后的處理。 「我們基本上必須重新創造新的毛髮形態的模塊,才能使這些動物在影像里想真的一樣,」 艾默里克說:「要做好還真不容易,我們在英國聘用了兩個專業公司完成這部分的工作,現在你能看到的動物真實得觸手可及。
兩年前,主體攝影還未開始,古麗卡絲就已著手開始影片視覺效果方面的工作,將劇本根據場景的需要做分解修改。把故事中想象的動物和場景變成具體可見的雛形,設計初步的草圖(掃描雕塑品到電腦里)和製作模型。她的工作重點就是本片最出彩的三個環節:捕殺猛獁象,食人鳥的追逐場面,達雷和劍齒虎對峙的場景。
古麗卡絲創建了一個圖庫,收集了各類照片和從電視里截取的CG影像,作為本片史前動物創造的資料源泉。她還特地走訪了位於美國洛杉磯市漢考克公園內的拉布雷亞瀝青坑,在那裡尋找到了對研究猛獁象極有參考價值的資料。另外,古麗卡絲還去了南非德班的野生動物園,拍攝了很多野生動物的高清影像資料,例如非洲獅,老虎,美洲豹,大象和鴕鳥。她的這些資料給動畫組的工作人員提供了以各種角度研究動物的可能性。
古麗卡絲最大的工作挑戰就是食人鳥的製作:不會飛的食肉動物,長有巨嘴。這種動物的創造靈感來自於南美現存的一種動物。「它們身形龐大,」 古麗卡絲說,「我們已知的是一隻鴕鳥的奔跑速度以及它的一隻腳所能帶來的殺傷力。於是我們把已掌握的確鑿事實和可參考資料相結合,比如說食人鳥和恐龍一定有某種關聯,這樣一來,就可以越來越準確地把已經混合的動物形象特徵經過想象勾勒出來。」
將動物的動作完美化需要跟導演艾默里克一起,通過對它們的設計進行千錘百鍊才能完成。「這是個徹底的挖掘過程,」 古麗卡絲說,「你不斷地修改再修改,直到完全符合為止。這部電影的製作建立在無數的創新、通力合作以及無盡的開拓上。羅蘭德給我支了很多招,同時又沒有給我任何約束。」
一旦動物的主體形象設計確定,古麗卡絲手下的18人團隊,包括動畫師,道具、布景製造等工作人員便開始了前期的造型視覺化工作,為所有的情節製作3D效果的串聯板。「比如說,達雷和劍齒虎在陷阱里的那場戲,我們製作了整個陷阱的3D模型和演員的模擬形象,並從鳥瞰的角度設計了老虎縱身一躍的動作場景, 以此確定所有該有的動作。」 古麗卡絲解釋道:「然後我們設計調整各個鏡頭的角度,通過視覺效果編輯史蒂文·龐和視效小組的努力,展示出預演的效果。我們對每個鏡頭的分割進行逐一地討論,對每個演員實地拍攝時需要做到的具體內容進行確定。」
前期視覺效果製作漸漸成為實地拍攝時演職人員最為依賴的寶貴工具。「我總是讓演員在場景搭設前先觀看視覺效果演示,這樣他們就能提前知道即將在他們身邊發生的各類情況。」艾默里克說。
對攝影指導猶利·斯特格來講,視覺效果演示為燈光的設計也起到了非同一般的作用。 「視覺效果演示對一個特定場景的拍攝有實際指導作用,」 斯特格肯定地說:「當然,最後拍攝完成的效果正因為有了視覺效果演示的指導,才讓我們在真實拍攝的過程中做到揚長避短,結果自然就更為出色。」
艾默里克的民主工作作風使得古麗卡絲的創作團隊在想象的王國里自在徜徉,導演和視覺效果工作組保持著輕鬆密切的工作關係。「我們經常討論他們的新想法並設法把這些想法運用到工作中去。」她說:「這使得我們的工作質量更上一層樓。視覺效果藝術家們的使命責任感令他們經常覺得自己也有講故事的責任。」
在拍攝現場,古麗卡絲和她的團隊參與到演員和其他工作人員們中,用工具丈量計算虛擬的史前動物角色正確的方位和運動軌跡,並用藍色標記出需要後期用數碼製作的影像替代的部分。「 食人鳥的動作場景里,我們把一個塗成藍色的食人鳥頭固定在標尺的一頭,按照既定的軌跡運動,方便攝影機取景拍攝。」她解釋道:「而在拍劍齒虎的動作場景時,我們按1:1的尺寸把老虎畫在標記上,以此為依據取景。如果鏡頭出現偏差,會給後期製作帶來很大困難。有了模擬的動物配合,演員的表演就有了互動,導演也能拍攝到他想要的畫面。」
對片中年輕的演員來說,與視覺效果專家們的合作是段極其有趣的經歷。「這是個好好利用你的想象力的絕佳機會」,史蒂文·史崔特說:「它給了你足夠的空間,任你發揮而不會受任何阻礙。在拍攝捕殺猛獁象的那些場景的時候,享受自由發揮,與不存在的東西做互動是件刺激的事情。」

9相關資訊

在好萊塢上映的動作片《史前一萬年》(10000 B.C.)今天(21日)就在中國內地公映。這部電影由《獨立日》及《後天》的導演羅蘭德·艾默里奇執導,影片的特技效果和震撼場面自然最受期待。
但該片在北美上映時雖然首周票房超過3000萬美元尚屬不錯,但評論界的口碑卻差得離譜,「一部很傻的片子」已經是比較客氣的評價,有人還說《史前一萬年》涉嫌抄襲。日前該片在廣州舉行媒體試片,本報記者在看過影片之後總結出幾個疑問,趁著昨日身在美國洛杉磯的羅蘭德·艾默里奇接受媒體電話採訪時把質疑拋給他。 導演說是巧合,兩部電影分別創作,而《史前一萬年》後期製作時間較長,所以上映較晚。
《史前一萬年》講述一個勇士召集眾多受壓迫部落前往解救心愛的女子及其他受難者的故事。開始不久,史蒂文·史崔特扮演的勇士達雷及夥伴們與一群猛獁象追逐搏鬥的場景相當震撼,但這種場面接下來便較少出現。達雷打獵途中掉到水坑裡,起初氣氛緊張,結果卻是虛驚一場。結尾預期的大戰也草率離奇地結束。據說為節約時間,動物們的毛髮在製作時減少了一半。
《後天》的特效非常震撼,而在《史前一萬年》我們也看到了幾個震撼的場景,但似乎還不夠過癮。
其實我們的製作費雖然沒有很高,但還是有很多故事的設計。我們的特效是與故事結合,可能你們不會很習慣這樣的變化?
對於一部好的電影,故事一定要吸引人。這部電影的故事首先吸引了我。我想好的視覺效果讓觀眾能夠更好地進入角色,比如《後天》的故事就很重要。
古文明的信仰是簡單的
男主人公達雷的歷險,經過了三個預言開始:老媽媽預言,殺死「四條腿惡獸」的勇士將成為藍眼睛女孩伊芙樂的丈夫。達雷誤打誤撞做了勇士。這時伊芙樂被抓走,達雷決定營救愛人。納古族人決定幫助達雷,因為祖先預言有個會和老虎說話的人來幫助他們。最後,達雷爭取不到奴隸們的幫助,因為他不是預言中身上有星星標誌的人。
故事從頭到尾都是預言,人物動機變得不那麼讓人信服,劇本設置出於什麼考慮? 對於這個問題,導演解釋大意是:關於古文明,人們有一種信仰,非常簡單樸素的信仰,認為神明無處不在。然後我們到一種更高級的文明形式,他們相信未來是由星宿決定的。故事發生在史前一萬年,我們需要表現出所有不同文明層次的人們。另外,所有神話故事裡的主角都需要衝出自己熟悉的世界,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一個英雄,需要有個精神方面的支撐。預言只是一種表現形式,每個傳說都有這樣的元素在裡面,很多英雄神話都是這樣。
金字塔公元前一萬年就有?
金字塔未必是古埃及人造的
影片前段我們看到神秘的族群部落、巨型猛獁象的捕獵場景、始祖鳥的追逐……後段,達雷終於找到伊芙樂及族人被困的地方,這時一座修建中的巨大金字塔出現,不禁令人疑惑:金字塔史料記載不是公元前2000多年建造的嗎?怎麼會出現在公元前一萬年?
片名是個實數還是虛數?若是實數,存在於公元前5000年左右的古埃及文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金字塔呢。起初我看一個美國的電視節目,一個介紹獵殺猛獁象的紀錄片。我記得那段節目講述的時間是史前一萬年。我就想要創作一部叫《史前一萬年》的片子,但當時並沒有很清晰的概念。後來,更多的創作元素展現在我面前。我把「史前一萬年」輸入搜索引擎,發現有種理論說其實埃及金字塔並不是古埃及人建造的,而是源自另外一種遺失的文明。那些奇怪的頭飾、服裝、房屋和各種儀式等等,是否都經過了具體的考證?
你知道這個故事本身是有點幻想感覺的,但我們仍做了大量研究,比如猛獁象獵人們怎麼生活,金字塔是怎麼建立的。希望影片能夠給人非常真實的感覺。

劇照

劇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