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史前能量 是科幻動畫《太空堡壘》中,一種從神秘植物生命之花提煉的生物能量。有時也被譯為「史前文化」、「史前文化能量」、「原始文明」。

  

  史前能量是一種珍貴的生物能源,提煉自生命之花。在史前能量存儲罐中,它的能量密度超過了常規核能。

  太空堡壘遠征軍通過將處理后的史前能量儲存於標準化的能量罐中,掌握了分配史前能量的技術。

  生命之花:

  奧普特拉行星特產植物「生命之花」,外形類似牽牛花,花色淡紅,每株三枝花蕾。對於奧星居民因維德人來說,生命之花不僅是他們的牛奶麵包而且也是他們的「聖經」,它是因維種族得以生存並不斷進化的能量源泉。基於這種純粹的共生關係,因維德人自古以來就掌握了繁殖生命之花的原始技術,並且生命之花本身對因維德人以外的一切生物都是無用的。

  這種原本在宇宙某個角落裡安靜生存的植物。在洛波特統治者星際大探險中被推到了宇宙歷史前台。當洛波特統治者科學家佐爾發現了從生命之花中提煉史前能量的秘密后,整個宇宙的能源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紀元。所謂「史前能量」是一種潔凈的生物能源,它在採用外界壓力抑制生命之花種子的有絲分裂的情況下,來自種子內部產生的低溫核聚變過程。這個聚變的過程需要將生命之花的種子放在一種富含鋰、氘以及種子生存所需有機營養的培養基質中才可能發生,這種基質被稱為史前能量母體。

  洛波特統治音首領為了獨霸史前能量資源,想把因維德人趕盡殺絕;但生命之花的種子一旦發芽,成長為新的植株,便無法再產生史前能量,只有因維德人才知道如何繁殖生命之花。因此當佐爾不滿上司的霸道而用SDF-1帶著史前能量母體和剩下的生命之花種子叛逃后,洛波特統治者首領便失去了可持續的能量來源。佐爾在逃亡途中遭因維德人攔截身亡,而藏匿史前能量最後機密的SDF-1則穿越銀河,墜落在地球。洛波特統治者首領陷入能源枯竭的危機,他們建立在史前能量上的文明即將坍塌。而對地球而言,這個意外恩賜雖然帶來了人類科技的巨大飛躍,但也帶來了幾乎滅頂的三次宇宙大戰。

  史前能量:

  生命之花與史前能量是洛波特統治者社會與文明的基礎,也是《太空堡壘》的科幻設定核心。運用史前能量,洛波特統治者發展了「洛波特技術」和「生命改造技術」。天頂星和洛波特統治者軍隊的武裝就是機器人技術的代表作,地球人類在研究了SDF-1后也學會了洛波特枝術,並開發出以著名的變形機甲系列為代表的武裝體系。天頂星人和洛波特統治者的三位一體形態則是應用生命改造技術的產物,尤其是天頂星人,他們將創造該種族的史前能量視作神秘的「史前文明」,因此誤以為能夠自我繁殖的地球人也掌握了「史前文明」並對地球文明產生敬畏,從而直接導致第一次宇宙大戰的雙方的力量發生根本性轉折。事實上,三種外星文明都和史前能量息息相關,當史前能量的神秘面紗逐漸褪去,侵略地球的三族外星文明互相之間的恩怨糾葛也昭然若揭。

  參照robotech unofficial 2060的研究文章《生命之花與史前能量》,史前能量過程的技術細節據傳是利用生命之花種子進行受控常溫核聚變:

  史前能量是指從生命之花的種子中提取能量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通過增加壓力阻止種子萌發,富含鋰和氘的溶液滲透到種子和周圍的環境中,其中的微量元素髮生冷核聚變,釋放出能量。在自然條件下,這個反應的強度受到反應所需的同位素丰度的限制,但在人工環境中,可以依據所需的能量產生速率來製備溶液,濃度可以相當的高。在種子細胞特定的分化組織中有一類特殊的蛋白質長鏈,通常被稱為聚變序列,它可以結合必須的反應物,扭曲成緊密的一束,從而把鋰-6原子核和氘原子核擠壓到足夠緊密發生聚變的程度。這些原子核屬於波色子(自旋是普朗克常數的整數倍),因而可以被緊密擠壓在一起,不受泡利不相容原理的影響。原子核之間的庫倫斥力於是成為發生核聚變的唯一阻礙。

  這種溶液同時也含一些有利於種子存活的營養物質,它的正式名稱是史前能量基質。但是,由於經常被簡單的稱為史前能量,從而產生一個普遍的誤解,雖然史前能量本質上是指一個能量釋放的過程,但是常常被誤認為是一種供給機甲和反應堆需要的燃料。根據實用中對能量釋放形式的不同需求,史前能量基質可以進行必要的調整。在生物活性處於停滯狀態的情況下,生命之花種子/史前能量基質這一相互作用體系逐漸釋放出它們儲存的能量,鋰-氘溶液濃度越高,能量釋放的速度越快。為了維持一個穩定的能量輸出,溶液的濃度和壓強需要保持在適度的水平上 。大部分的民用和艦/船用史前能量反應堆都是在這樣的條件下工作的。在理想的狀態下,由於種子強大的自我修復能力,只要向溶液中持續補充反應原料和營養物質,發動機幾乎可以無限制的輸出能量。然而,在聚變反應中會產生碳原子和其他反應廢料,這些物質會結合在一起形成簡單的有機分子,並且同種子結合在一起,無法濾出。從而使得種子可以獲得足夠的營養,打破逐漸受到削弱的種子外殼而萌發。發芽的孢子產生器將不再消耗史前能量基質,能量的釋放就此停止。泰洛機器人統治者實際上把生命之花當成了寄生植物,由於缺少因維人給在反應堆的新長出來的生命之花授粉(或者對機器人統治者種植的生命之花來說,缺少另一種信息素使生命之花授粉),這樣長出來的新一代生命之花不能結果,也就無法用來產生能量。

  另一方面,某些應用場合要求發動機在短時間內釋放出大量的能量。所以需要極高濃度的史前能量基質,而且種子必須被置於高壓之下。史前能量電池就是在這種條件下工作的,它特別適用於需要儘可能減少發動機體積的場合,儘管工作的時間有限。與反應堆中的工作環境不同,電池中高濃度的基質和極高的壓力大大的提高了能量釋放的速率,但是也使得種子喪失了發芽的能力。等到電池中的大部分史前能量基質耗盡的時候,包含在電池中的種子也死了。

  無論在上述的哪一種情況下,聚變反應中產生的能量都是通過高能粒子的形式釋放出來,這些粒子隨後被種子吸收,產生熱量。通過強導熱體將能量從種子傳輸到熱電偶處,從而將熱能轉變為電能。從反應堆中排出的餘熱幾乎是這一過程中唯一的副產物。由於泰洛人的材料科學的進步,發明了一種工作效率非常接近於熱力學效率極限的熱電偶,從而使反應餘熱降到最小。包括因維人在內,每一個使用史前能量的種族都採用了這項技術。

  在反應堆工作模式下,能量釋放的速率相對緩慢,史前能量基質必須時常排出反應堆進行過濾,排出反應廢料,並補充聚變反應必需的反應原料--鋰和重水。反應堆從而可以持續工作數十年之久,直到種子自然破裂開始長出孢子發生器。而在電池中,生命之花的種子一般會在劇烈的能量釋放過程中被殺死,所以電池中的基質通常被有意製備成相當高的濃度,使得種子死亡時電池裡的史前能量基質幾乎全部耗盡。

  關於史前能量過程,這裡還要提到另外一點。聚變反應本身,還有它釋放的高能粒子,對於種子的細胞結構都是相當有害的。為了保護種子的活性,生命之花在種子階段發展出了強大的自我修復機制,可以補償能量釋放過程中對種子細胞造成的破壞。在這個機制中,或者說至少在生命之花的人工應用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是泰洛人命名的一種名為「zhailoni」的酶系物質(地球人稱為zylonases)。這些酶可以大大加快蛋白質構建的速度,從而加速受損細胞的修復,沒有這種酶的幫助,許多對細胞的傷害本該是致命的。然而,史前能量發生器中極端的工作條件(尤其是在史前能量電池中)會最終產生超出細胞自我修復能力的傷害,造成種子的死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