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史蒂文·索德伯格

標籤: 暫無標籤

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港譯史提芬·蘇德堡,台譯史帝芬·索德柏),美國著名導演、編劇,1963年生於澳洲。1989年其作品《性、謊言和錄像帶》(Sex, Lies, and Videotape)獲當年戛納電影節最佳影片金棕櫚獎,從而一舉成名。2001年其兩部作品《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以及《毒品網路》(Traffic)均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最後憑藉《毒品網路》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這在奧斯卡歷史上是第一次。

1 史蒂文·索德伯格 -生平介紹

出生於1963年,86年為著名樂隊「吻」拍攝的音樂錄影帶獲得格萊美最佳音樂錄影帶提名,1989年導演的銀幕處女作獲得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該獎獲得者(26歲)。隨後他拍攝了《卡夫卡》,《大山之子》等片,1998年推出的由喬治克魯尼主演的《戰略高手》被《首映》雜誌評為年度第三名佳片。2000年他導演的《永不妥協》和《毒品交易》先後公映,在票房和影評界都取得巨大成功,同時以兩片角逐奧斯卡最佳導演獎,被視為21世紀事業前景最為璀璨的導演之一。
  

史蒂文·索德伯格新片情況

索德伯格1963年1月14日出生於喬治亞州,在路易斯安那州長大。他父親是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教育學院院長。讀高中時,他加盟大學電影班,開始用一些二手設備製作16毫米短片,高中畢業后,他來到好萊塢,成為一個自由編輯。索德伯格在好萊塢的時間是短暫的,很快他重返家鄉,繼續他的短片製作和劇本創作,他的一部關於搖滾樂的記錄片,為他贏得了一個機會去執導一部標準長度的音樂片,而這部影片一舉榮獲了1986年度格萊美獎的提名。
  
初次成功后,26歲的索德伯格開始拍攝一部有關性、謊言和錄像帶為主題的影片,該片獲得了巨大了成功,在1989年迦納電影節上,他成為電影節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獲獎者,這部探索社會性心理的影片在國際上引起了廣泛關注,也使此片的導演成為世界影壇的金童子之一。
  
1993年到1995年他又陸續拍攝了兩部影片,但結果都很糟。1998年,索德伯格拍攝了《盲點》(OutofSight),這是他繼1989年成功后,又一部受到極好評價的影片,而且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成績。這部影片是根據埃爾莫爾-倫納德的小說改編而成的,它忠實地保留了小說的原創精神,生動地展現了喬治-克魯尼和珍妮弗·洛佩茲之間的情感變化。接下來,他拍攝了《英國佬》(TheLimey),影片講述一個曾經是騙子的人(特倫斯·斯坦普飾)為不明不白死去的女兒復仇的故事。2000年他因導演《艾琳-布勞克維奇》(ErinBrockovich)再次受到廣泛喝采,該片由朱莉婭-·羅伯茨主演,主題是揭露一樁環境醜聞,影片受到了觀眾和評論界近乎狂熱的追捧。
  
除了做導演外,索德伯格也常為其他導演擔當製片人和編劇的角色。他為格雷格-莫托拉的影片《日行者》(TheDaytrippers)(1996年)和加里-羅斯的影片《Pleasantville》擔任過製片人;為戴維-西戈爾和斯科特-麥吉的影片《縫合》(Suture)(1994年)做過執行製片,1998年,他還與人合作編寫了驚險影片《守夜人》(Nightwatch)的劇本。

2 史蒂文·索德伯格 -拍攝風格

導演索德伯格很有趣,他會用《十一羅漢》來賺取商業利潤,而後去找那些個人偏愛的經典作品進行翻拍,而且要拍成個人喜愛的樣子。《索拉里星》是原封不動的塔可夫斯基經典作品《潛行者》,而這部借用更為經典外殼的《德國好人》,則完全是模式化的世人皆知的黃金影片《卡薩布蘭卡》。

索德伯格從《性謊言錄像帶》的一鳴驚人到如今這樣的作品喜好,多少讓人覺得奇怪。起初,以為這種沒風格的風格是他個人情趣所在和技術積累的過程。但是,《德國好人》中如假包換的重現四十年代好萊塢舊片風采的事情,彷彿只能驗證索德伯格是一個過渡迷戀過往而堅決止步不前的出名導演。電影公司能夠掏出這樣的資金供他使用,猜想其個人魅力肯定絕好。這樣說,並不是對索德伯格本人有意見。只是想證明,他是一個比較獨特比較稀有的人物。其實,對於個人來說以如此模式進行藝術創作實在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這種感受有些類似於喜歡電影卻一輩子無緣電影工作的人,很羨慕那些從事電影工作的人們的心理。一個人,如果有機會可以製造自己的愛好,的確沒有遺憾。
  
可是,對於索德伯格這些源於經典複製的作品來說,究竟是自我宣洩還是向經典致敬,是個問題。很多的知名不知名的導演都在向經典致敬,將其中的橋段、風格等等有所運用。但沒有一部作品是如此全力仿效的。觀者以為,無論從商業角度還是技術角度,致敬經典是很討好的一種辦法。但終其目的,無非是一種摻雜懷舊、崇拜心理的再學習過程。目的還是前進,眼光還是著眼於未來的。而索德伯格有些不對,彷彿他完全憑藉個人喜好來複制自己迷戀的風格和理念。短視的看,存在著一種必然的吸引力;而向遠看,則有一種自大,而且是後退的味道。
  

史蒂文·索德伯格索德伯格

《德國好人》簡直就是四十年代好萊塢電影技術的現代重現。黑白畫面、鏡頭角度、背景音樂,以及那些坐在汽車裡面的背投運動街景,一切都仿效得一絲不苟。在不知情的人看來,完全以為是在電視上看老片。(趕巧,觀者看到的是國內六區版,國配音軌的粗糙技術也讓人回到當初音像資料館看錄像帶的時代。)這些準確的復活帶給人一種久違重逢又見面的觀影快感,索德伯格的確展現得淋漓盡致惟妙惟肖。單從技術角度看《德國好人》,索德伯格的複製成功幾乎都可以將他歸屬於好萊塢四五十年代之人。
  
其實,《德國好人》的劇情是很出眾的。因為如此,所以觀者更為奇怪索德伯格的特殊品位。改編自同名小說的《德國好人》展示的是亂世之中的純正人性。不僅情節曲折跌宕,而且內意深遠。作為一部電影作品,既有歷史大背景的神秘,也有情愛恩怨的糾纏,還有懸疑重重的驚險和成熟作品必備的深度,以及純粹的黑色味道。而這樣的故事,卻被索德伯格作為重現《卡薩布蘭卡》式高尚愛情的手段。從實際狀況看來,《德國好人》的故事要比《卡薩布蘭卡》的直觀情愛深度了很多。個人覺得,索德伯格對於原著資源有些荒廢和糟蹋。
  
《德國好人》中的喬治·克魯尼和凱特·布蘭切特是不是有可能抗衡亨佛萊·鮑嘉和英格麗·褒曼的黃金形象?答案當然是差之遙遙。如果沒有《卡薩布蘭卡》中的銀幕經典形象,克魯尼和布蘭切特的表現還是可以的,尤其是後者。這個問題的根源還是在於索德伯格的複製情懷。他應該清楚,通過自己的引導,大眾勢必會將這部作品同經典比較個底朝天。克魯尼是嫡系部隊,不怕。而演技、形象俱佳的凱特·布蘭切特,明擺著吃暗虧。因此說,索德伯格發達的複製功能多少都存在著一些自戀的危險。而反觀影片的黑色味道,卻是如假包換對黑色電影的表面重複。黑色味道是很容易產生個人風格的一種表現手法,根據個人理解可以五花八門,可以加大影片內涵的深度。對於這種機會,索德伯格卻只進行了停留在表面功夫的戲劇化處理。只是順應情節而生的黑色情境,而不是對角色進行深度發掘。這使影片人物只停留在外在形式,根本就沒有涉及到人物內心的特性。這樣的結果使《德國好人》停留在風格的表面,由著形式主義結束了深刻內容極其所包含的內在深度。其實,這就是索德伯格式的複製電影的致命弱點。
  
自《羅漢》系列以後,索德伯格開始迷戀上經典複製。這和他從前的成功作品不大一樣。由此可見,索德伯格式的複製的確無法成功,也不是一條多麼好的未來之路。很難相信,如《戰略高手》、《決不妥協》而獲得盛讚的他會不會依然按照自己的偏好又一次進行模仿。

3 史蒂文·索德伯格 -電影喜好

斯蒂芬.索德伯格到法國宣傳《飛向太空2002》,應邀列出了自己最喜歡的15部科幻片,並一一點評。
  

史蒂文·索德伯格索德伯格執導——《毒品網路》
《飛向太空》Solaris1972年◆

「這是我看過的第一部塔科夫斯基電影,那錄像帶畫質很差,看了之後我就決定把塔科夫斯基電影全找來看。我認為,《飛向太空》是他唯一一部傑作。」
  
◆《2001太空漫遊》2001:ASpaceOdyssey1968年◆

「這是電影史上的一塊里程碑,不但是一部偉大的科幻片,一部偉大的電影,更是20世紀最重要的藝術作品之一。我最愛的庫布里克電影。」

「第一次看這電影的時候,我8歲,老媽要出門又找不到看小孩的,就把我扔進電影院里,等散場了來接我。我什麼也沒看懂,只是被那些影像深深震撼。後來我13歲時有機會又看了一次,於是深深愛上了這部電影。在拍《飛向太空2002》之前,我找了一套70毫米膠片,又看了一次。」
  
◆《異形》Alien1979年◆

「我是在首映日看的,我坐在第3排,看電影的時候我簡直嚇壞了。雷德利.斯科特的天才手筆在於,他把胸腔爆炸的段落放在第30到40分鐘之間,這讓觀眾提心弔膽地期待:既然它一開始就幹了這個,然後還會發生什麼?」

◆《銀翼殺手》BladeRunner1982年◆

「《飛向太空2002》跟《銀翼殺手》偷了一招,就是『地球上永遠在下雨』。我認為這是個好辦法,可以讓觀眾分清那些場景發生在太空艙,那些發生在地球室內。」
  
「我自認不能比《銀翼殺手》更好地展示未來。《銀翼殺手》的偉大,在於它展示的不是未來世界的外貌,而是它的發展方向:通訊技術越發達,人就越孤獨。」
  
◆《千鈞一髮》Gattaca1997年◆

「讓我震撼的電影,我喜歡安德魯.尼科爾的未來世界觀。他的電影是我非常喜歡但很少見的類型:拍攝十年十五年後的『未來』。」
  
「尼科爾的場景設計太厲害,我自問比不過他,只好藏拙,在《飛向未來2002》中,你看不到未來城市的大全景之類的,最多是人物的全身鏡頭。」
  
◆《楚門的世界》TheTruemanShow1998年◆
「把安德魯.尼科爾的這個劇本改編成喜劇,是非常睿智的決定。彼得.威爾的導演也很好,非常的細膩——所以他拍電影沒有我快。」
  
◆《THX1138》1970年◆

「喬治.盧卡斯把觀眾帶到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然後讓他們一點一點地學習這個文化。很厲害的電影,當初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現在我再看『THX』時,常常會想,那個了不起的喬治.盧卡斯跑哪兒去了。」
  
◆《華氏451度》Farenheit4511966年◆
  
(特呂福作品:未來世界,獨裁者取消言論出版自由,燒毀全部書籍。負責燒書的中年工人認識了一個能背誦很多書的女孩。)
  
「我看過好幾遍,奧斯卡.威爾納是我和喬治(克魯尼)都非常喜歡的演員。我從沒跟他說過要他模仿威爾納,不過他很有默契地從威爾納身上學了不少東西。」
  
◆Outland1981年◆
  
(彼得.海姆斯作品)
  
「我看過三遍,非常喜歡它的視覺效果,但不喜歡它的結尾部分,只是堆砌動作場面,跟人物性格無關。」
  
◆《深淵》TheAbyss1989年◆
  
「我看過好幾次,另外,工作之餘,我跟詹姆斯.卡梅隆談論得最多的,就是這部電影。他說這電影對他來說是個教訓。他在劇本上下的功夫得不夠,如果現在再拍,女主角復活的太早。」
 
◆《帝國反擊戰》TheEmpireStrikesBack1980年◆
  
「整個星球大戰系列中,最黑暗、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集。黑武士告訴天行者盧克他們其實是父子那一幕,真了不起。可惜,現在的前傳,只是數碼特技堆砌的奇觀,再也沒有那種獨特的戲味兒了。可能是因為喬治.盧卡斯已經失去了激情。」

◆《少數派報告》MinorityReport2001年◆
  

史蒂文·索德伯格史蒂文·索德伯格
「五十年後的世界會是什麼樣的?」斯皮爾伯格和他的製作隊伍拍出了一個到目前為止最好的版本。我非常喜歡菲利普.迪克的小說,他關於未來的幻想有些並不是建立在「現在」之上的,因此是絕好的電影素材。
  
◆《超時空接觸》Contact1997年◆
  
「跟《飛向太空》一樣,這部電影也認為,存在著『純思想狀態』的生命。」
  
◆《人猿星球》ThePlanetOfTheApes1967年◆
  
「這是我平生看過的第一部電影,我五歲的時候,我爸帶我去汽車電影院看的。」
  
◆《星際警航記》StarTrek1979年◆
  
「第一集電影版《星際警航記》非常出色,『企業號』的模型和場景設計、太空戰鬥的特效,劇情尤其有創意:來自過去的和平信號竟然威脅到現在銀河系的平衡。」
  
「我是《星際警航記》劇集的擁躉,他們的經營方式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因為成本有限,他們把焦點放在創意和人物上,而不是依賴特效。」

4 史蒂文·索德伯格 -電影人生

告別羅漢時代

《十三羅漢》拍竣。這部由喬治·克魯尼、布拉德·皮特等共同出演的影片,被譽為是「好萊塢全明星陣容」的一部三部曲。現在,這個系列總算到了盡頭。不過導演史蒂芬·索德伯格卻顯得有些傷感。

史蒂文·索德伯格喬治·克魯尼

喬治·克魯尼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十三羅漢》將會是一部關於「復仇」的電影的時候,導演斯蒂芬·索德伯格卻表現出更具人情味的一面。當完成這個犯罪喜劇系列的第三部的主要拍攝工作時,索德伯格感到對過去時光的懷念。 

「當這一切接近尾聲的時候的確讓人感到傷感,這將是我最後在這裡看到這些人了,」索德伯格說,「我很喜歡他們,大家也都很欣賞對方。我們能相聚到一起的確非常幸運,所以這幾部電影的計劃一出來,我們就去做了。就是這樣。」

對於這樣一位並不擅長拍攝商業電影的奧斯卡金獎導演,《十三羅漢》同時意味了一個時期的結束。「在最後的時刻,我非常強烈地感到自己經歷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對於我來說,不知道能不能再接到另一部商業電影了。同時,那些人,我想也不再會有機會跟他們合作了。」

當然,《十三羅漢》不一定會是最後一部。索德伯格開玩笑說,「你可以拍他們的孩子。」

與此同時,影片的絕對主角喬治·克魯尼也表示了告別的想法。他表示,雖然此片依然是盜竊團伙的題材,但是拍攝中的《十三羅漢》與前兩部相比,喜劇色彩更濃。先前,製片人傑里·溫特勞布曾宣布,他準備再次召集喬治·克魯尼等演員拍攝《十四羅漢》。而喬治·克魯尼卻表示,在拍完「三部曲」之後,他將不會再接拍醞釀中的《十四羅漢》。於是,此部《十三羅漢》很有可能就將成為「羅漢」系列電影的終結篇。

《十三羅漢》於今年7月在賭城拉斯韋加斯開機,本集故事主要圍繞發生在拉斯韋加斯的一樁搶劫案展開。這一次的「羅漢陣容」巨星雲集,除前兩集中的布拉德·皮特、喬治·克魯尼和馬特·戴蒙如期歸來外,出演過《教父》三部曲和《疤面人》等經典犯罪片的阿爾·帕西諾、《飛躍情海》女主角艾倫·巴金都將在片中露面。

亦夢亦真的《卡夫卡》

如果不是偶遇,大概我會錯過現代文學。現在還記得,93年在營房裡讀著租書店老闆打算作廢紙處理的《城堡》時的揪心。索德伯格熟悉卡夫卡的作品,不然不會如此輕車熟路。片子里多個場景多處對白都是取自卡夫卡的生平和作品。荒郊殺人的場景像是是出自《審判》的結尾,而寫的信,像是從他最著名的《致父親》取來的素材,

史蒂文·索德伯格《卡夫卡》海報

酒吧外面和人說寫一個人變成甲蟲的故事。人在和被害的女同事聊天時,他道出了自己兩次訂婚兩次悔約的事實……唯隻言片語,點到而已。諸如此類電影的細節與卡夫卡本人及作品的關聯仍有許多不能詳盡道完。可以確信,出於對真實的見解不同,對於一部以人名作為電影名的虛構類准傳記片,導演並無把它變成一部雜呈的大事紀要的打算,而是把精力重點放在如何呈現自己印象中卡夫卡的精神世界上。

小說有自己的語言特質,電影也有其本體的藝術形式,儘管難度極大,不管怎樣,他還是用鏡頭語言表達出卡夫卡筆下人物(或許也是卡夫卡本人)敏感、孤獨、迷茫、內省和溫善的特質,另外,不可忽略的是,導演擅自主張,讓卡夫卡得以通過秘徑一窺城堡內的駭人聽聞的景象。

這是影片看似背離卡夫卡原著意圖最明顯處,也是理解該片主旨的最大關鍵。

城堡在卡夫卡看來,是永遠有希望而不得親近的地域,測量員K絞盡腦汁終其一生也不得其門。這類歷程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別樣的象徵手法體現在卡夫卡其他長短不一的傑作里。在索德伯格的筆下,終究,卡夫卡得以進入而見得一斑──現代化有組織的暴力監禁與迫害試驗。一番驚險出來后,索德伯格鏡頭下的卡夫卡說,今天是大不同了,隨後,在父親的信里講述內心,「我一直以為,最好是明白真相卻生活在漠視中。現在,如果這沒錯的話,我得找出理由來。我無法再否認,我屬於這個世界的一部分。雖然無法否認我們之
間的差別,但我還是你的兒子。」

卡夫卡似窮其一生於父親的威權作消極鬥爭,寫作成為其一種找回尊嚴自我調節的一種手段。如果單單比較寫作動機的高下,卡夫卡是所有偉大作家裡最不因稱道中的一個。可是,正如美學上認可的「偉大的電影都遠遠超過其本身」那樣,將其作品意義義無反顧的推至至現代化社會導致法西斯集權根源的廣度和深度上探討仍然是當之無愧的。畢竟,卡夫卡的敏感已經讓其作品超越了個人色彩而

可以讀解為現代人普遍困境的描述。

片子分為三段色。進入城堡之前,和從城堡出來之後,都是黑白的。而城堡里的那段驚心動魄的經歷則是還原為彩色的。

彩色帶來的感覺是現代的,是繽紛的,一般也是歡快明亮的,然而,卡夫卡跨入的彩色世界卻是沒有人性的有組織的暴力迫害,沒有任何地方表明,這是一個值得期待的地方。索德伯格安排卡夫卡進入城堡的秘道前說出了他本人最著名也最有歧義的遺囑:讓他的朋友負責把未完的作品手稿付之一炬。

也是為了重新回到卡夫卡內心世界里,索德伯格在影片最後用書信的念白完成了對卡夫卡風格的最多呈現。這是極能體現卡氏風格的句子。「我只希望,生活,雖然是微不足道的存在,但至少,給了我倆一點保證。使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死亡更容易些。」

卡夫卡是孤獨的,希望接近卡夫卡的人也是孤獨的。這矛盾在描述真相以後依然孤獨。人是希冀有人理解的,可這和現代化所具有「非人」特質的現實具有不可調和的矛盾,大機器生產、越來越精密嚴格的分工把人們拉開了距離,現代物質文明的發展沒能和精神文化協調,雙方越行越遠的代價是,在上世紀達這個行星上發生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自相殘殺。

卡夫卡先是說,我只是描述人類。

那麼,後來,出於對於城堡內的景觀的匆匆窺視后,卡夫卡終於在信里說自己「也屬於世界的一部分」,這裡,可以解讀為導演在假設:如果卡夫卡閱歷了二戰前後法西斯崛起並造成大量屠戮的事實是否可能衝出孤獨感,是否會和他之後那位氣質截然不同的海明威有所共識,是否會應和其用於《喪鐘為誰而鳴》扉頁上的玄學詩人約翰堂尼的話:「誰都不是一座島嶼……」?這裡,不是具體卡夫卡一個人的問題,而是人類的未來,這種普遍困境能否有解脫的可能?

蘇珊桑塔格稱讚過作為哲理電影的鼻祖戈達爾所拍的《隨心所欲》是一部出色的片子,幾近完美。然而,在我看來,沒有一部片子能用鏡頭把事物推向文字所能達到的理性探討的深度,聲光的特點註定了電影的本質是感性多於理性。偏重於哲理探討的電影往往忽略了敘事而顯得冗雜,戈達爾的電影顯得龐雜的對話時常被喻為挑戰觀眾耐心的殺手。在《卡夫卡》里,難度較大的是劇本的編寫,先天原因這部電影不可能取得太好的票房,難能可貴的是,索德伯格似乎並沒有為了文藝而文藝,他找到了一個平衡點,除了塑造卡夫卡的演員在身材上顯得高大些以外,眼神氣質無疑是相當接近人們從文本上認知形象。幽暗如迷宮般的場景亦營造出了城堡的氛圍。或許這種粘貼了其作品和人生片斷而虛構出的劇情演繹方式可以讓人更容易感知卡夫卡的精神氣質。票房不佳是意料之中,毫無疑問,沒有卡夫卡作品及人生背景知識的觀眾只能把這部電影當作一部不甚出色的驚悚片來讀解,這大概是這部電影反響亦平平的原因吧。另外,招致批評的或許就是,從該片片名來理解當為傳記片,實際上成了一部頗有後現代風格的黑色驚悚片的片型,對卡夫卡作品過於疼愛的評眾會忘了卡夫卡營造夢境般現實的本領抓住異想天開的編劇的脖領子不放過。

需要數落的是網上影片簡介里不負責任的一句:「男主角傑瑞米.艾恩斯亦表演出色,將一個妄想狂的內心世界巧妙地呈現。」如果卡夫卡是幻想狂,還剩幾人是正常的?

《切-格瓦拉》的鏡頭

在不幸遭遇槍殺的四十年後,切-格瓦納卻依然生動,像在不遠處向我們招手。他的一切都充滿神秘色彩,成為充滿理想主義情結的一代反叛年輕人的象徵。關於他的故事和傳奇無數,將切-格瓦納搬上大熒幕,也成為眾多名導明星的夢想。記得最近一部關於切-格瓦納的有影響的作品還要追溯到沃特-塞勒斯的《摩托日記》,雖然同樣以切-格瓦納為主角,同樣以競賽片的形式出現在戛納電影節,但它將筆墨放在了他年輕時探尋未來,尚未投身卡斯特羅革命鬥爭中的旅途經歷。
  

史蒂文·索德伯格《切-格瓦拉》海報
長達四個半小時的影片沒有嚇倒電影節上已經疲憊不堪的記者們,20日當地時間晚上6點半,在經過長長的排隊后,近兩千名記者有幸目睹了索德伯格這部倍受期盼的新作。這部以主人公直接命名的電影,被導演索德伯格以上下兩部分的形式在戛納展出。上半部分以1964年切-格瓦納來到紐約出席聯合國會議引出,筆墨重點放在切-格瓦納與卡斯特羅並肩叢林的戎馬戰鬥生涯,一直到古巴獲得解放,記錄片和回憶的形式穿插交替,和通常傳記的表現形式完全不同。而在下半部分,講述切放棄古巴的優越生活,遠離家人,投入到玻利維亞的解放戰鬥中,以時間為線,從最初到達這片土地一直到最終倒在軍隊的槍支下,表現手法則回歸傳統敘事。
  
這部頗有史詩韻味,講述傳奇人物切和拉丁美洲解放運動的巨制似乎沒有完全征服記者,在21日電影節新聞發布會中心,導演斯蒂芬-索德伯格和主演本尼西奧-德爾-托羅帶隊龐大的劇組亮相,解答媒體疑問。
  
美國和古巴複雜的歷史和彼此微妙的關係眾所周知,作為出生並成長在美國的導演,記者們對索德伯格在影片中傾注的對古巴和切的善意立場表示關注。但是索德伯格並不想把觀眾關注的視野引入政治討論中,他說拍攝這部影片,不是古巴這個國家,真正吸引自己的是切-格瓦納二次放棄屬於自己的舒適生活和家庭,義無反顧地投入到為他人幸福的解放戰鬥中。切-格瓦納一生經歷的豐富和神秘,是每個導演都想要展示的電影題材。
  
四個半小時的故事,加之完全以西班牙語完成拍攝,記者對影片在美國的發行表示擔憂,尤其是觀眾將不得不面對四個半小時的字幕。而導演索德伯格和製片人透露,劇組曾做過巨大的資料搜集,甚至也有延長至7個多小時的拍攝想法,但是,終於因為要遵守拍攝預定時間,滿足影院上映而不得不放棄。對於影片最後的發行形式,現在根據各國國家的情況還在具體討論中。他希望可以先在放映首周以完整版的形式出現,此後再將上下二部份分開放映。
  
影片和人們習慣的常規表現形式有所差異,有記者對影片中缺少那種人們期待的動人情節表示失望。導演索德伯格無奈地宣稱,當電影的拍攝遵循傳統時人們往往指責它墨守成規,而當影片試圖創新時人們也會提出指責。其實影片中,只是想要選擇切-格瓦納生命中的重要三段時間(紐約、古巴和玻利維亞),展示這個擁有哲學思辨的戰士一生中的某些足跡。此外,影片的實際拍攝時間,上下兩個部分,分別只有38天時間,這也許是導演索德伯格拍攝速度最快的作品了,大量的表演和劇情理解工作都留給每個演員自行研究,他們獲得了很大的拍攝自由度。
  
史蒂文·索德伯格史蒂文·索德伯格
做為切-格瓦納身前的戰友,卡斯特羅會對這部影片了解多少,會做何種反映,同樣是大家好奇的熱點。索德伯格透露,他曾5次親赴古巴,曾經一次有人告訴他卡斯特羅會給他電話,但是終於沒有實現。倒是本尼西奧,有幸和卡斯特羅面對面交流了5分鐘,他透露卡斯特羅對這部講述自己革命戰友的故事不僅知情,還很高興。索德伯格幽默地告訴記者,有人轉告他,如果卡斯特羅看到這部影片,他一定會中途叫停放映,發表一番評論然後再繼續影片觀看。也許,他幽默地補充了一句,卡斯特羅根本就沒法挺到影片結束。
  
劇中扮演卡斯特羅的演員damianbichir透露接到邀請扮演卡斯特羅時,對自己完全是一個意外的驚喜,以至於偷偷在家裡對著鏡子尋找半天本人和卡斯特羅的相似之處。他心情很好:能來戛納已經很是幸運,而昨晚有機會和馬拉多納握手,更是這次戛納之行開心的收穫。
  
索德伯格稱如果說影片中有什麼東西不能傳遞給觀眾,那就是現場的臭味。影片的劇情,不僅要求演員們留著儘可能長的頭髮,而且渾身骯髒無比,整個攝影棚由此而臭氣熏天。艱苦的拍攝要求使得演員們有的為此體重減少了15公斤。此外,為了和生活中巴西、玻利維亞等地區帶有口音的西班牙語吻合,演員們都經過了嚴格的語音訓練。作為主演的本尼西奧,同人們的猜測大相徑庭,雖然是母語拍攝,但實際的情況卻困難很多,因為十三歲就舉家遷移,本尼西奧的母語水平也滯留於此。演繹片中切-格瓦納豐富的語言魅力,對於本尼西奧來說決不是一件輕鬆的工作。
  
作為片中傳奇人物切的化身,本尼西奧-德爾-托羅的角色跨度從50年代切--格瓦納開始叢林戰役,一直到從古巴隱退,在玻利維亞重新建立軍隊,並以最後被軍隊殺害結束。其間發生的重要歷史事件無數,扮演這個已經被神話的傳奇人物,面臨的挑戰和挑剔可想而知。然而,本尼西奧-德爾-托羅的表演沒有讓人失望,那種執著堅定,那種一往無前的英雄魅力,在本尼西奧的眼神和手勢間,得到微妙傳神的傳遞。也許,戛納影帝的桂冠,離他並不遙遠了。

5 史蒂文·索德伯格 -客觀評價

獨特的思想自白——
史蒂文·索德伯格史蒂文·索德伯格

史蒂文·索德伯格1963年1月14日出生於美國喬治亞州,父親是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教育學院院長。索德伯格對電影產生興趣始於高中階段,從那時起迷上了製作16毫米短片。畢業后他曾前往好萊塢併當過很短時間的自由編輯,但對於富有激情和獨特想象的索德伯格來說,好萊塢並不是適合生長的土壤,他於是返回家鄉,嘗試成為一名編劇,並開始了短片製作。他最開始為搖滾樂製作紀錄片,1986年,索德伯格為樂隊「吻」製作了一部音樂錄影帶,這部錄影帶使他獲得格萊美最佳音樂錄影帶提名。

史蒂文·索德伯格拍攝他的銀幕處女作《性,謊言,錄像帶》(《Sex, Lies, and Videotape》)時只有26歲,但他電影中所充斥的對有關性與欺騙的直白揭露,冷靜到近乎殘酷。這是一部小成本獨立製作電影,劇本在兩周內完成,拍攝時間只有一周。索德伯格從開始編寫劇本到完成剪輯,只用了一個多月,這部洋溢著導演強烈個人風格的作品最終征服了戛納電影節的評委,索德伯格憑藉《性,謊言,錄像帶》成為戛納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金棕櫚獎獲得者。評委會主席維姆文德斯對此片的評論是,這一部十分有個性和鮮明的電影,看了會讓人興奮。也許在今天看來,這樣一部樸素的影片能夠在當年獲得如此巨大的反響似乎有些不可思議,但在只懂得用金錢製造繁華假相的80年代好萊塢,它的出現就像一支破空而來的利箭,穿透的姿態尖銳而反叛。

1991年索德伯格拍攝了《卡夫卡》(《Kafka》),這依然是一部帶有強烈個人風格的作品,擁有著質樸直觀的電影氣質,整部電影氛圍亦有卡夫卡小說懸疑奇特而又略帶荒誕色彩的存在主義特點,不失為一部優秀的驚悚電影,但卻並沒有如同索德伯格第一部作品那樣大獲成功。之後他又拍攝了《丘陵之王》(King of the Hill)和《在底層》(The Underneath),但同樣慘遭敗北。 

輿論認為,他的片子沒有一部能夠超越《性,謊言,錄像帶》,但從索德伯格早期的幾部風格多變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拒絕自我重複的堅持。 

打破界限的自我轉型——

獨立創作的小成本電影雖然滿足了索德伯格在電影創作道路上的自我慾望,但盛名難符,在幾乎整個九十年代,從他開始第一部作品后的十年中,幾十萬美元的小製作和叫好不叫座的慘淡票房,使得索德伯格充滿猶疑的挫敗感,他常常需要出賣劇本來維持生活,這樣的生活漸漸使他背離了原始的電影創作軌道,他說:「我開始意識到我越來越使自己邊緣化,如果我想要在這個行業中有個自己的位置,我必須打破自我界限。」

於是1998年,索德伯格第一次接拍好萊塢商業電影《戰略高手》(《Out of Sight》),這部電影大獲成功的同時,也堅定了索德伯格轉型的信心。2000年他拍攝了《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將朱麗亞·羅伯茨成功變身為典型美國式的「平民英雄」,這部電影理所應當獲得了美國人的狂熱追捧,並獲了上億票房,對比索德伯格轉型前的慘淡,實在算得上榮至實歸。 

2000年索德伯格拍攝了《毒品網路》(《Traffic》),這部電影既有吸引眼球的商業元素,又有著對現存社會問題的嚴肅反思,他因此片在2001年的奧斯卡頒獎禮上擊敗華人導演李安,拿到了最佳導演獎。但美國人對此片大肆追捧的原因,並非只是出於對導演個人能力的折服,從影評家羅傑·伊伯對此片的分析中可窺一二:「《毒品網路》點出許多讓人深思的問題,這部影片對當今美國社會具有重要的影響力。」 

2001年索德伯格拍攝了《十一羅漢》(《Ocean's Eleven》),這部明星雲集的作品充滿了好萊塢式的星光閃耀卻獨獨遺失了導演的光彩,但首映既高達4000萬美元的票房進帳仍使得它成為一部無法被忽視的作品,於是2004年的《十二羅漢》(《Ocean's Twelve》)和2007年的《十三羅漢》(《Ocean's Thirteen》)仍然需要理所應當的出現,雖然評論界對羅漢系列電影的評論是,一部比一部爛。 

回歸還是創新——

 
從結束《十一羅漢》后,索德伯格已經準備好了《正面全裸》的籌備工作,從表面看,這似乎是一次回歸,重新採用了他最初的DV拍攝手法,《正面全裸》還是索德伯格第一部作品《性,謊言,錄像帶》的續集,索德伯格說:「我不想重複以前的套路,我要盡量在每部片子中都提供新鮮的視角。《正面全裸》是概念上的更新。」但《正面全裸》顯然並沒有達到索德伯格預期的效果,也許對大部分觀眾來說,驅使他們觀看這部電影的動力乃是諸多大明星的參與出演,而索德伯格的本意卻是創造一部純粹屬於自己的電影。在發布會上,一位記者對他提出質疑:「召集這麼多明星是否只是為自己一個人拍片?」索德伯格反問道:「難道不可以嗎?」 

無論如何,拍攝屬於自己的電影並不斷創新,一直是索德伯格所追求的目標,為此他在2005年拍攝了《泡沫》,放棄了好萊塢一貫的商業套路,啟用大量非專業演員,力圖使電影凸顯現實世界最真實的一面。《泡沫》是他在未來5年中計劃拍攝的6部風格鮮明的類型片中的第一部。 

2008年索德伯格重新攜帶著他的新作《切》前往戛納,這部長達四小時的作品包括兩部分,一部名為《阿根廷》(《The Argentine》),另一部是《切·格瓦拉傳》(《Guerrilla》),講述了古巴革命者切·格瓦拉傳奇般的一生。 

史蒂文·索德伯格算得上是好萊塢電影導演中的佼佼者,這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電影總是能在好萊塢得到不錯的票房,還因為他電影中充斥著的多變風格和對現實的嚴肅反思,也許迷戀他前期電影的粉絲們會為了現今索德伯格電影中所充斥的好萊塢式的繁華熱鬧而感傷,但不得不否認,即使如此,他仍然是商業電影的拍攝天才。

6 史蒂文·索德伯格 -代表作品

2007年,《十三羅漢》(Ocean's Thirteen)

2004年,《十二羅漢》(Ocean's Thirteen)

2002年,《飛向太空2002》(Solaris)

2001年,《十一羅漢》(Ocean's eleven)

2000年,《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

2000年,《毒品網路》(Traffic)

1998年,《戰略高手》(Out of sight)

1989年,《性、謊言和錄像帶》(Sex,Lies,and Videotape)

7 史蒂文·索德伯格 -所獲榮譽

史蒂文·索德伯格史蒂文·索德伯格

2009
艾美獎(Emmy) Outstanding Nonfiction Special(提名) 羅曼·波蘭斯基:被通緝的與被渴望的 (2008) 
在線影評人協會獎(OFCS Award) 最佳攝影(提名) 切·格瓦拉:游擊隊 (2008) 
在線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攝影(提名) 切·格瓦拉:阿根廷 (2008) 
2008
戛納電影節(金棕櫚) 最佳影片(提名) 切·格瓦拉:阿根廷 (2008) 
戛納電影節(金棕櫚) 最佳影片(提名) 切·格瓦拉:游擊隊 (2008) 
2007
獨立精神獎 最佳導演(提名) 氣泡 (2005) 
柏林國際電影節 金熊獎(提名) 德國好人 (2006) 
2003
柏林國際電影節 金熊獎(提名) 飛向太空2002 (2002) 
凱撒獎 最佳外語片(提名) 十一羅漢 (2001) 
Empire Awards, UK 最佳導演(提名) 十一羅漢 (2001) 
2002
凱撒獎 最佳外語片(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Kinema Junpo Awards 最佳外語片 毒品網路 (2000) 
Kinema Junpo Awards 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 Director 毒品網路 (2000) 
Empire Awards, UK 最佳導演(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2001
金球獎(Golden Globe) 最佳導演(提名) 永不妥協 (2000) 
金球獎(Golden Globe) 最佳導演(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金衛星獎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金衛星獎 最佳攝影(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金衛星獎 最佳導演(提名) 永不妥協 (2000) 
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 Film Award) David Lean導演獎(提名) 永不妥協 (2000) 
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 Film Award) David Lean導演獎(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芝加哥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芝加哥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攝影(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柏林國際電影節 金熊獎(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義大利電影新聞記者協會銀絲帶獎 Best Director - Foreign Film (Regista del Miglior Film Straniero)(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廣播影評人協會獎(Critics Choice Award) 最佳導演 永不妥協 (2000) 
廣播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奧斯卡(美國電影學院獎)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奧斯卡(美國電影學院獎) 最佳導演(提名) 永不妥協 (2000) 
奧斯卡(美國電影學院獎)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在線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攝影(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在線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導演(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佛羅里達影評人協會獎(FFCC Award)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佛羅里達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導演 永不妥協 (2000) 
Vancouver Film Critics Circle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Southeastern Film Critics Association Awards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Phoenix Film Critics Society Awards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Phoenix Film Critics Society Awards 最佳攝影(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National Society of Film Critics Awards, USA(NSFC Award) 最佳導演 永不妥協 (2000) 
National Society of Film Critics Awards, USA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London Critics Circle Film Awards Director of the Year(提名) 永不妥協 (2000) 
Kansas City Film Critics Circle Awards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 USA Outstanding Directorial Achievement in Motion Pictures(提名) 永不妥協 (2000) 
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 USA Outstanding Directorial Achievement in Motion Pictures(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Dallas-Fort Worth Film Critics Association Awards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Chlotrudis Awards 最佳導演(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British Society of Cinematographers Best Cinematography Award(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Amanda Awards, Norway(Amanda) Best Foreign Feature Film (Årets utenlandske spillefilm)(提名) 毒品網路 (2000) 
2000
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獎(NBR Award)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獎 最佳導演 永不妥協 (2000) 
獨立精神獎 最佳導演(提名) 英國水手 (2000) 
歐洲電影獎(European Film Award) Screen International Award(提名) 永不妥協 (2000) 
多倫多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New York Film Critics Circle Awards(NYFCC Award)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New York Film Critics Circle Awards 最佳導演 永不妥協 (2000) 
Los Angeles Film Critics Association Awards(LAFCA Award)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Los Angeles Film Critics Association Awards 最佳導演 永不妥協 (2000) 
Las Vegas Film Critics Society Awards(Sierra Award) 最佳導演 毒品網路 (2000) 
Las Vegas Film Critics Society Awards 最佳導演 永不妥協 (2000) 
Amanda Awards, Norway(Amanda) Best Foreign Feature Film (Årets utenlandske kinofilm)(提名) 永不妥協 (2000) 
1999
金衛星獎 Best Motion Picture - Comedy or Musical(提名) 歡樂谷 (1998) 
National Society of Film Critics Awards, USA 最佳導演 戰略高手 (1998) 
1993
戛納電影節(金棕櫚) 最佳影片(提名) 山丘之王 (1993) 
1990
金球獎(Golden Globe) 最佳編劇(提名)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 Film Award) 最佳原創劇本(提名)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美國編劇工會(WGA Award (Screen)) 最佳原創劇本(提名)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獨立精神獎 最佳導演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奧斯卡(美國電影學院獎) 最佳原創劇本(提名)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凱撒獎 最佳外語片(提名)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1989
美國聖丹斯國際電影節 Dramatic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美國聖丹斯國際電影節 Dramatic(提名)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戛納電影節(金棕櫚) 最佳影片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戛納電影節 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 性、謊言和錄像帶 (1989) 
1987
Grammy Awards(Grammy) Best Music Video, Long Form(提名) Yes: 9012 Live (1985)

上一篇[劇情]    下一篇 [第43屆戛納電影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