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曹參:你醉酒是量小,我醉酒是境界陳平:富婆是硬道理淳于髡:怎樣給領導提意見鄧通:我就是佞幸的「行業標準」東方朔:敢笑李敖不撒嬌竇太后:不要!不要!

范雎:從廁所里爬出來吧,給你自由樊噲:死都不怕,還怕喝酒吃肘子?

范蠡:失去西施之後怎麼活?

馮唐:年齡怎能是一個人出名的理由高漸離:你死了,秦始皇交給我吧瞽叟:一個黨性最強的瞎老頭兒灌夫:可以喝醉,但不能亂說貫高:活有活的理由,死有死的追求郭解:遊俠一謙虛,名聲就很大韓長儒:口才是第一生產力侯嬴:看看人家的導演好不好色黃石老人:因為你需要,所以我存在汲黯:遇到這個人,皇上只好保持沉默黥布:我受刑,我成功,我滅亡李廣:有些錯永遠不能犯李牧:讓我打仗?我就「拖」酈食其:文雅的不行,就來粗野的吧李園:兄妹同謀,篡了楚國的天下劉敬:犧牲一代女人的胸脯征服匈奴盧綰:邦哥,我也不想反啊,只是我實在心裡不踏實欒布:兩個變態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呂雉中國第一隻兇猛的野雞冒頓:單于的冷幽默,惹惱了呂后聶政:姐姐,今夜,我不關心人類,我只想你蒯通:智商、情商我第一申屠嘉:不管是男寵還是改革家,殺!

石乞:殺人是使命,被殺是宿命緹縈:有個見死不救的爹怎麼辦?

田橫:一人自殺,五百人集體自殺王生:這托當得有水平吳起:問世間情為何物?答曰:廢物伍子胥:用空洞的雙眼,目擊你的死亡袁盎:真理就是狗皮襪子優孟:倡優的歌聲有些刺耳張湯:小時候給老鼠判刑,長大就成了酷吏趙襄子:玩的是就是冷幽默郅都:司馬遷,你弄得我比竇娥還冤中行說:逼我出使匈奴,我就給你好看周昌:被皇帝騎在頭上還要罵皇帝周亞夫:亂講規則,餓死活該子路:惟一敢打孔子爆栗的弟子。

阿嬌:我不恨皇帝,只恨文學家。「金屋藏嬌」當然稱得上是一段佳話。伴隨這段佳話的,則是東窗之內的密謀,上流社會女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劉榮和劉徹都是漢景帝的兒子,所不同的是,劉榮是太子,劉徹不是;劉榮的母親是栗姬,劉徹的母親是王夫人。劉榮貴為太子,當然是上層社交圈關注的焦點,在眾多關注的眼睛中,就有一雙是長公主劉嫖的。劉嫖是帝國數一數二的人物,她是竇太后的掌上明珠,和漢景帝是一娘同胞,人稱長公主。「長」是個敬稱,並不是說她長得修長。按漢朝的慣例,皇帝的女兒稱「公主」,皇帝的姐妹稱「長公主」,皇帝的姑媽則稱「大長公主」。漢朝的上流社會還流行近親結婚,總是喜歡自己人搞自己人,其目的無非是親上加親,肥水不流外人田。長公主劉嫖有個寶貝女兒阿嬌,誰能配得上呢?在那樣的時代氛圍里,劉嫖自然就打起了太子的主意。是啊,在整個國家之內,除了太子,誰還能配得上阿嬌呢?做了太子的老婆將來才可能成為皇后,母儀天下啊。

長公主雖然有意將女兒嫁給太子,但有人卻不領情,這人就是太子的媽媽栗姬。長公主有個愛好,平時喜歡給自己的親弟兄漢景帝拉皮條,漢景帝身邊的美女幾乎都是長公主給介紹過去的。身邊的美女多了,景帝自然就顧不上栗姬,弄得栗姬整天處於饑渴半饑渴狀態。栗姬不恨景帝,只恨給景帝拉皮條的長公主。可是恨歸恨,皇帝的一個妃子又能把風頭正勁的長公主怎麼樣呢?當聽說長公主想高攀太子,栗姬惱怒地想,太子是我的孩子,你他媽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主意一定,栗姬對長公主拉下臉來,明確拒絕了長公主的要求,堅決不應允親事。
在栗姬這裡碰了釘子,長公主很快就把目光瞄向了劉徹。這次她改變策略,直奔主題,她當面問劉徹願不願意娶阿嬌做妻子,那時劉徹還是小孩子,對男女之事一竅不通,也不知道妻子是個什麼概念,見姑姑這麼問,便信誓旦旦地說:以後如果能娶阿嬌做妻子,我就要親自造一棟金屋子送給她(「若得阿嬌,必以金屋貯之」)。長公主大為滿意,一見漢景帝就把劉徹的豪言壯語給學了過去。景帝是個很內斂的人,見兒子有這樣的氣魄,心中非常高興,立即同意了這門親事。

將來的事情就比人們想得複雜了。自從劉徹和阿嬌確立了戀愛關係,長公主就開始處處打壓栗姬和劉榮,時時讚揚王夫人和劉徹。在長公主全力以赴的幫助之下,劉徹順利取代了哥哥劉榮當上了太子。因此,在少年劉徹純潔情懷的背後,卻是長公主煞費心機的陰影。「金屋藏嬌」的溫馨頓時讓人有了異樣的感覺。

公元前141年,劉徹即皇帝位,陳阿嬌則順利成為皇后。誰知「金屋主人」陳皇后的生活並不幸福。因為婚後十餘年無子,陳皇后非常焦慮,為生孩子,求醫看病花錢達九千萬銖,最終也沒解決問題。焦慮之下,陳皇后的姿容自然大受影響。不知不覺之眾中,當年的阿嬌慢慢成了黃臉婆。

愛拉皮條的長公主成為了一個榜樣,後人也學得有模有樣。能活學活用的是平陽公主,平陽公主是漢武帝的姐姐。受長公主的啟發,在劉徹登上皇位之後,她開始大肆搜羅天下美女,養在家中,以備皇帝不時之需。某日,漢武帝駕臨平陽公主府邸,對平陽公主搜羅來的歌女衛子夫一見傾心。從此,衛子夫走進了深深的皇宮並平步青雲。

進宮不久,爭氣的衛子夫就順利地為漢武帝生出了男孩。這是漢武帝的長子,名劉據。六年後,備受漢武帝寵愛的劉據被立為太子,衛子夫的榮寵也達到了極點,隨之而來的,便是衛氏一門的封爵封侯。衛子夫的弟弟衛青、外甥霍去病也因此得到了施展才華的機會,在反擊匈奴的戰爭中立下了汗馬功勞。
當年專寵的阿嬌自然被疏遠了。妒火和怒火將一貫嬌貴的阿嬌折磨得痛不欲生,她又哭又鬧又上吊,幾次差點兒死去,更是弄得漢武帝大倒胃口。

為使漢武帝回心轉意,阿嬌棋走險招,收買巫女,讓其對衛子夫施展巫術。后此事敗露,漢武帝大為光火,他派張湯「治皇后巫蠱獄」。受此案件牽連,被誅者竟達300餘人。禍首阿嬌自然不能倖免,最後只得交出皇後印綬,並被打入冷宮—長門宮。從前令漢武帝心醉神迷的阿嬌已不復存在。

阿嬌曾作過最後的努力—花巨資請著名文學家司馬相如作《長門賦》,以表達內心的凄苦,想以此贏得漢武帝的愛憐。誰知這篇賦雖然寫得凄楚哀婉,卻最終於事無補。阿嬌高估了文學的力量,高估了文學家的能力,最終文學和文學家的面子和阿嬌一起被弄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拿了別人的錢,卻幫不了別人的忙,文學何用,文學家何用?我想,阿嬌最痛恨的人,一定是文學家。阿嬌終與皇帝沒有再見。

 參考資料:《趣讀史記:不可不知的四十九個史記人物》崇文書局出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