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史魚 春秋時衛國(都於濮陽西南)大夫。也稱史鰍,字子魚,名佗衛靈公時任祝史,
史魚

  史魚

故稱祝佗,負責衛國對社稷神的祭祀。吳延陵季子過衛時,贊史魚為衛國君子、乃柱石之臣。衛靈三十八年(公元前497年),衛公叔子曾設家宴招待靈公。他告誡說:子富而君貧,必將遭禍,免禍的辦法,只有富而不驕,謹守臣道。他多次向衛靈公推薦蘧伯玉。臨死囑家人不要「治喪正室」,以勸戒衛靈公進賢(蘧伯玉)去佞(彌子瑕)。史稱「尸諫」。孔丘稱他為「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
春秋時期,衛國有位賢人蘧伯玉,為人正直且德才兼備,但衛靈公卻不肯重用他;另一位叫彌子瑕的,作風不正派,衛靈公反而委以重任。
史魚是衛國一位大臣,看到這種情況,內心很是憂慮,但屢次進諫,衛靈公始終不採納。
後來,史魚得了重病,奄奄一息,將要去世前,將兒子喚了過來,囑咐他說:「我在衛朝做官,卻不能夠進薦賢德的蘧伯玉而勸退彌子瑕,是我身為臣子卻沒有能夠扶正君王的過失啊!生前無法正君,那麼死了也無以成禮。我死後,你將我的屍體放在窗下,這樣對我就算完成喪禮了。」
史魚的兒子聽了,不敢不從父命,於是在史魚去世后,便將屍體移放在窗下。
衛靈公前來弔喪時,見到大臣史魚的屍體,竟然被放置在窗下,如此輕慢不敬,因而責問史魚的兒子。史魚的兒子於是將史魚生前的遺命告訴了衛靈公。
衛靈公聽后很驚愕,臉色都變了,說道:「這是我的過失啊!」於是馬上讓史魚的兒子,將史魚的屍體按禮儀安放妥當,回去后,便重用了蘧伯玉,接著又辭退了彌子瑕並疏遠他。
當孔夫子聽到此事後,讚歎地說道:「古來有許多敢於直言相諫的人,但到死了便也結束了,未有像史魚這樣的,死了以後,還用自己的屍體來勸諫君王,以自己一片至誠的忠心使君王受到感化,難道稱不上是秉直的人嗎?」
《論語》有言:「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身為臣子,為國為民,盡忠職守,勸諫君王,是為臣的本分。
上一篇[翁媼]    下一篇 [都察院左僉都御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