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右代宮真里亞

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動漫遊戲角色,出自龍騎士07的《海貓鳴泣之時》

1 右代宮真里亞 -個人資料

  中文名:右代宮 真里亞

  日文名:うしろみや まりあ

  CV:堀江由衣

  羅馬音:Ushiromiya Maria

  另一身份:原初的魔女 瑪麗亞(Maria)

  屬性:腹黑、病嬌、Gothic Loli、天然呆、八重齒、被打、雙重人格

  真里亞的五大寶具:真里亞的玫瑰、真里亞的小皇冠、真里亞的手提袋、真里亞的日記本、真里亞的棒棒糖

2 右代宮真里亞 -詳細介紹

  

右代宮 真里亞右代宮 真里亞
右代宮真里亞

  右代宮真里亞是遊戲(後來TV化)《海貓鳴泣之時》中的女主角其一,是右代宮戰人的堂妹,右代宮樓座的女兒。年齡為9歲,有很多與其年齡不相符的幼稚行為。性格非常單純,非常的喜歡向戰人撒嬌,連戰人跟她開玩笑的話都完全相信。性格純真,頭上戴著一頂小皇冠。因為嘴裡經常發出「嗚~嗚~」的奇怪口癖而經常被其母親責罵。在各個EP內擔任貝阿朵莉切的信使。在EP4中以滿分通過了下任當主的考試而被金藏選為右代宮家最有資格繼承下任當主的人。一直夢想著進入貝阿朵莉切的黃金鄉,和溫柔的媽媽重新開始生活。

  學業不好,也不擅長交際,但對愛好的占星術卻有著相當豐富的知識。在向別人講述自己的知識時會發出「唧嘻嘻嘻嘻」的笑聲,同時變的多嘴多事。能夠預測不祥的事物,是魔女貝阿朵莉切的忠實信奉者,一提到魔女就會興奮起來,一旦有人否認魔女就會開啟崩壞模式。雖然真里亞和金藏一樣對占星術、黑魔法有著濃厚的興趣,但由於金藏對其父親的不滿,而連帶著厭惡真里亞,被視為玷污右代宮家血統的存在。

  過生日時,樓座曾經送給她一個可愛的獅子布偶,被真里亞命名為「櫻太郎」,是在幻想世界中佔有相當分量的角色。

  在學校里被全班同學當成欺負對象,母親也經常因為「工作」上的原因拋下9歲的真里亞長期不回家。可是當緣壽看到真里亞的孤獨和寂寞而憤怒的時候,真里亞卻始終覺得自己是幸福的。用幸福的謊言欺騙著自己、一直活在自己與櫻太郎虛擬的世界里。這大概就是真里亞所說的「幸福的魔法」吧。

  真里亞的名字是Maria(瑪麗亞),和聖母瑪利亞不同,聖經里抹大拉的瑪麗亞是曾被視為罪人,她的傳記在一名妓女的傳記後面,被誤認為是一個被耶穌拯救的妓女,而實際上他可能是耶穌在世間的親密伴侶,1969年被天主教會消除誤解。真里亞Maria和母親樓座Rosa的名字相映,玫瑰(Rosa)之下常被視為秘密的隱藏地,而海貓里,樓座之女腹黑真里亞則同樣是關鍵性人物。

原初の魔女

  

原初の魔女 馬里亞原初の魔女 馬里亞
原初的魔女,馬里亞卿。

  右代宮真里亞的里人格。

  自此開始活千年的,原初的魔女。擁有著,能從零之海洋誕生出1的,母之魔力。

  其魔力一見之下,很是脆弱。不過0是不管乘幾倍都只是0。而她創造出的1,卻是總有一天能把宇宙都給超越。

  她受著理解其真正價值的貝阿朵莉切的重點保護。與貝阿朵莉切有著Mariage Sociere的同盟關係。

3 右代宮真里亞 -真里亞與樓座的故事

真里亞的故事

  在EP4里講述了樓座與真里亞之間的故事。

  樓座是一位單身母親,年輕的她想要再一次得到戀愛,身為女兒的真里亞卻成為了她再婚道路中最大的障礙。因此樓座經常因為一些小事就暴打真里亞,並且長期以「工作出差」的理由和男朋友出遠門度假,拋下寂寞的真里亞獨自在家。被母親憎惡的真里亞拚命相信母親是愛自己的,並把生日母親送給自己的手制獅子玩偶視為珍寶。無論母親怎樣欺騙她怎麼討厭她,她總是在自己不幸的生命里編造各種「幸福的魔法」來相信自己是幸福的。其中的一條能使自己和媽媽關係變好的魔法便是——樓座最厭惡的、真里亞的口癖——「嗚嗚」。

  「要做個好孩子不要給媽媽添麻煩。」

  「媽媽是因為工作忙的原因才不回家的。」

  「……媽媽……如果認為真里亞礙事的話。……真里亞,就算被吃也不介意。」

  「……因為,真里亞總是在對媽媽做過分的事。媽媽把男人帶回來時,也沒保持安靜。媽媽和男人去過夜時,真里亞寂寞地胡鬧把房間搞得一團糟。自己出去找媽媽,迷路了麻煩警察讓媽媽丟了臉。媽媽有好幾天沒回來,真里亞又是哭了,給鄰居安慰,給媽媽丟了臉。」

  「都因為是這樣的真里亞,所以成了媽媽的煩惱。出生到這個世上,對不起。所以真里亞要為了媽媽,變成好吃的烤蘋果料理。」

  「這樣的話,媽媽是不是就會第一次感到有真里亞真是太好了呢。吃了真里亞,會不會覺得好吃呢。」


  「……媽媽,一直以來謝謝了。byebye。」

  

右代宮真里亞

「可以與真里亞說話」的獅子玩偶成為了經常被一個人拋在家裡的她唯一的朋友和精神支柱。從此真里亞與朋友「幸福」的過著每一天。有一次真里亞遇到了黃金魔女貝阿朵莉切,魔女把「可以與真里亞說話」的獅子玩偶稱之為是真里亞賦予了它靈魂。真里亞的魔法得到了魔女們的認可,成為了原初の魔女,並賦予了獅子玩偶人類的身姿作為禮物。

  有了認可自己的「魔女聯盟」與獲得人類身姿的「玩偶朋友」本應該快樂著的真里亞,在一次深夜獨自外出卻丟掉了鑰匙而無法回家,結果引來了兒童保護協會的人。這件事情本來應該使樓座意識到自己身為母親的不是,可是憤怒的樓座卻將錯誤全部歸到女兒的身上,並毫不留情的撕裂了女兒唯一的朋友-櫻太郎。崩潰的真里亞終於看清了真實的母親承認了母親的「罪」借憑著魔女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虐殺了自己的母親。
有關樓座

  可以說整個海貓之中,樓座和真里亞的關係是海貓的一條重要的主線。而對於樓座這個女性,我們要一分為二的來看,把她拆分成女人和母親這個兩個部分。

  首先是作為母親的樓座,也就是真里亞說的「好媽媽」。我們看到EP2開頭,樓座為真里亞的糖果,還有EP2最終,樓座終於明白什麼是她最寶貴的財富,最後樓座無雙爆發,她終於明白了女兒真里亞是比那金磚更寶貴的東西。再談談EP4中,真里亞和緣壽談到她是否幸福時,真里亞始覺得自己是幸福的,我們看到樓座幫他過生日時,一對溫馨的母女倆,看到了樓座送給她可愛的獅子布偶。可以說作為母親,她的的確確是很愛真里亞的。

  

右代宮真里亞

我們再來談談作為女人的樓座,首先要想想她作為一名單身母親,的確在照顧真里亞上真的很辛苦。同時她也是一個女人,她也需要被愛。那個當初真里亞的父親跑了以後,樓座也的確也需要一個人來呵護和愛她。但是真里亞卻給她惹下了不少麻煩,首先是那口癖,的確讓她很煩惱,再就是真里亞的性格,什麼事情不順從她她就哭哭鬧鬧的,也讓樓座她操勞了不少吧。再看EP4中,她和男人跑出去玩了3天,結果卻由於真里亞把家裡的鑰匙弄丟了不得不趕回來,最後惱羞成怒,毫不講理的把她送給真里亞的獅子布偶撕毀。而作為真里亞心靈最後一點依靠也徹底破滅了。最後樓座也得到應有的懲罰,被魔女瑪利亞殺死,享受和獅子人偶一樣的待遇。

  所以對於樓座,我們的確不能片面的來評判。她作為單身母親帶真里亞的確吃了不少苦,可是這種痛苦又誰來理解呢?從作為最小的妹妹,從小都受到哥哥姐姐的欺負,這種壓迫不知道持續了多久。還有工作的不順心,來自各個方面的壓力,全部都壓在樓座一個人的身上,因而真里亞有時候自然而然的成為的出氣筒,所以我們不能把一切的責任都怪罪在樓座的身上,她只是在這種壓力下艱難的活著而已。
母女的牽絆

  EP4介紹了六軒島事件前樓座母女的關係。其中真里亞把媽媽分成了「好媽媽」和被壞魔女附身的「壞媽媽」。而真里亞自己則成為「真里亞」和「原初的魔女馬里亞」。

  真里亞通過這種幻想來安慰自己並逃避現實。但是在EP2的結尾,在真里亞看到樓座拚命保護自己的時候,她才真正的接受了樓座;接受了那個既深愛著女兒,同時又因身困在自己悲慘境遇而無法真正成熟的,自相矛盾的母親。

  

右代宮真里亞

「媽媽…知道嗎?世界上是只有一個媽媽的。沒有好媽媽也沒有壞媽媽。只有唯一的一個媽媽。所以真里亞,有世界上只有一個的媽媽在,就行了。還有,真里亞也想成為,媽媽的只有一個的真里亞。…心情好時想嬌慣的真理亞,與礙事時不想她在的真里亞不是兩個人。真里亞也是,只有一個的真里亞。…所以,可怕的媽媽與溫柔的媽媽都一樣。…都是真里亞,…只有一個的……媽媽。」

  雖然晚了點,不過總算在最後她們互相接受了對方。這大概就是結尾所說的「復甦了的母愛」。

4 右代宮真里亞 -樓座無雙

  玫瑰庭園現在已是玫瑰與黃金的庭園。

  黃金蝶們,黃金妖精們,黃金蜥蜴們跋扈橫行亂飛亂舞的金色庭園。

  「真里亞、快!跑起來!快快快快快!」

  樓座抱著用毯子包起來的金塊與槍,以真里亞無法追上的速度跑著,時而停下催促真里亞快跑。

  所以她每次停下時都會看到。

  ……看到從大屋追來的,黃金追兵!

  黃金蝶群宛如越逼越近的巨手似的追在了後面!

  還有,頂著山羊頭的恐怖異形人影也追在了後面……!

  根本沒必要去定睛細看。

  因為他們閃爍凶光的瞳孔就在訴說著,被捉到會怎麼樣。

  「……媽媽等等,媽媽等等…………嗚……嗚……啊嗚…」

  真里亞摔倒了。

  樓座為一瞬間,閃現的扔下女兒顧自逃走的念頭感到可恥,猛瞪了下大地在剎那間轉身朝反方向跑去。

  想品嘗第一口而疾奔上來的山羊頭,一把抓住想要爬起來的我女兒的后發拎了起來……!

  「媽媽……,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樓座以肩膀撞上了山羊頭,旋轉身軀,以一反身肘擊從下往上揍中山羊的下巴,再用膝蓋猛地砸進了那挺出來了的腹部!

  接著,因內臟劇痛而彎下身軀的山羊頭的口中塞進了槍口!

  「……在我的眼前碰一下真里亞一根手指看看。我會教教你們原本來自的地獄是有多腥熱。」<樓座

  溫切絲特的45口徑長柯爾特彈造成的爆炎在喉嚨里噴發了,山羊頭的延髓瞬間粉碎。

  山羊頭無法理解。

  一直以為女人不過是瓶開封過的葡萄酒,以為只要反擰一下瓶中紅色酒水就會流出來的葡萄酒!

  「媽媽……媽媽……」

  得到自由的真里亞抱住了樓座。

  但是,追兵又來了!從玫瑰叢的另一邊看見了,跑來了連裝成人類都膩了的巨人山羊頭。

  樓座從上衣口袋中零零落落地倒出了幾發預備槍彈,命令真里亞將之撿起。

  「嗚、嗯……撿、撿……」<真里亞

  「真里亞。媽媽如果倒下了。你就跑。去海邊。然後游、游、拚命游!這個島上無論哪處,都沒有能夠活下去的地方!」

  「不、不要!要和媽媽一起!嗚!」

  樓座的槍四度咆哮。

  雖然迫近的巨人山羊的胸膛確確實實是中了四發子彈,但是他卻完全不怕這玩意!

  像是要以巨體壓扁樓座似的以猛烈之勢沖了過來!

  「裝彈!快點!」

  「嗚、嗚……」

  樓座雙手握住用毯子包著的金塊,一邊剝開毯子,一邊親自沖了上去。對異形巨人,無所畏懼!

  為了保護女兒,就算是地獄我也會跨過!

  「讓你看看……所謂的黃金夢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樓座的咆哮。山羊頭的咆哮。

  有著驚人重量的金塊,以驚人的離心力與速度,砸進了山羊頭的腦袋

  樓座從懷中拔出鋼筆。

  不過這拿法有點怪。

  以手掌夾住,從拳頭中指與無名指間突出的樣子簡直就像是拳頭上長著的毒針。

  這毒針,扎進了因重擊、頭部向前傾的山羊頭的左眼。山羊頭的咆哮是慘叫。

  不過樓座的咆哮可不同。

  緊接著,樓座以空出來的手掌,將扎在眼睛上的鋼筆拍了進去。

  鋼筆的先端確確實實地破壞了頭部深處的組織……!

  「媽媽,彈裝好了!」

  「幹得好!」

  接過真里亞扔過來的槍時,總算響起了巨人倒到大地上的轟然之聲。

  但是,與此同時從玫瑰叢另一邊更遠之處,看到了山羊頭追兵又再度增加了。

  拉開距離了,這就足夠了!

  我抱起用毯子包著的金塊與槍,與真里亞一起再次開跑。

  ……為什麼我在右手抱著槍,左手抱著黃金的跑呢。

  為什麼不空出一隻手來拉住真里亞的手呢……!

  保護自身安全的槍不能放手。

  保護未來的黃金不能放手。

  可儘管如此,我卻要放手不拉本身就是我整個未來的女兒的手嗎……!

  跑。跑。跑。

  穿過玫瑰庭園,飛快跑下樹叢中的台階。

  不過,樓座知道。這條林中道,只是故意搞得彎彎曲曲才營造出了距離感而已。所以,筆直地穿過!

  小時候經常在這玩。

  所以知道!

  去海邊。去海邊。去海去海去海。

  到海之後該怎麼辦?

  只能游泳游泳游泳,真里亞不會游的話,我擔起她來也要游!

  這個島上只有死!

  「呀……!」

  「媽媽……?!」

  奔下台階時,踩空了。

  左腳腳腕傳來的劇痛使我的思考染成一片白色。

  樓座滾下了好幾道台階,對那以不自然角度彎曲了的腳腕愕然失色。

  ……用毯子包著的金塊也不見了。

  滾下來時脫手,掉進了黑暗中的某處消失了。

  只剩一把槍。

  地面傳來的震動聲越來越近。

  山羊頭們殺到眼前,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他們人數有多少,是什麼樣的異形,乃是想都不願想。

  輕輕飛舞著的黃金追兵來了。

  黃金蝴碟們包圍了樓座母女,吵鬧地劇烈閃爍著指示獵物在此,獵物在此的光芒。

  樓座就連試圖站起都做不到。

  摔彎了的腳腕傳來的劇痛是疼到了即使是身處絕境也無法無視。

  啊啊啊~啊~,我在做什麼呢……

  把黃金搞到了手,換成錢就能有幾千萬日元。

  這樣一來,我的人生說不定也能重新來過!可是摔倒丟了,豈止如此自己的性命都危險了,連真里亞的性命都危險了?!

  ……我的人生,到底算什麼!

  生在莫名其妙的家庭里!

  自出生時就有了可氣的哥哥與姐姐!

  我做了什麼?!

  不管做什麼沒做什麼總是被罵被欺負被當成笨蛋!

  我的人生算什麼啊?!

  「媽媽……媽媽、媽媽……!」

  「……」

  樓座心中的咆哮如枯萎般的消失了。

  ……在聽著撲進自己懷裡真里亞那哽咽的哭聲時漸漸消失了。

  「……真里亞。媽媽想起了,稍微有點事要辦。你先去吧。」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真里亞要和媽媽在一起!不要媽媽死!」

  「真里亞……即便是這種壞媽媽……還要說要和媽媽在一起嗎?」

  
「嗯…………真里亞要和媽媽在一起……真里亞要和媽媽在一起……!」

  
 「……我一直裝出副最重視你的樣子……總是把你排在別的之後。去了運動會,去了參觀上課。……但是,媽媽總是只在意體面,瞳孔之中確沒有你。……即便是這種壞媽媽……你還要說想和我一起嗎……?明明是……這麼壞的媽媽……」

  
 「媽媽。……知道嗎?世界上是只有一個媽媽的。沒有好媽媽也沒有壞媽媽。……只有,唯一的一個媽媽。所以真里亞,有世界上只有一個的媽媽在,就行了。還有,真里亞也想成為,媽媽的只有一個的真里亞。」

  
 「……心情好時想嬌慣的真里亞,與礙事時不想有她在的真里亞不是兩個人。真里亞也是,只有一個的真里亞。……所以,可怕的媽媽與溫柔的媽媽都一樣。……都是真里亞……只有一個的……媽媽……」

  
 「……我……真是……何等的愚蠢…………根本不需要什麼黃金。只用拉著你的手就好了…………我真是何等……愚蠢的媽媽……」

  山羊們的魔影比起森林的樹木更是遮蓋住了天空。

  咆哮將恐怖塗滿了整個世界。

  樓座抱緊著真里亞,單手舉槍。

  「真里亞,一起去。永遠在一起喲。……媽媽將不再迷茫,永遠和你一起……」

  「嗯……!馬上就會相見的。永遠在一起喲……!……在黃金鄉,相見……然後一起玩!玩『狼與羊的難題』。雖然媽媽才只解開了一題,但真里亞全都解開了喲。所以由真里亞來為媽媽出題」

  當做了生日禮物買給她……卻只有在那天晚上陪她玩過。

  「嗯、玩、一起玩……媽媽保證!」

  

右代宮真里亞樓座無雙
「媽媽……」

  有著與灼熱熔岩同樣光輝的眼睛猶如螢火蟲群。

  飄舞著逼近,殺了過來。

  「嗚哦哦哦哦哦哦哦哦來呀!想吃真里亞為我裝填的槍子的傢伙,給我滾到前面來……,嗚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5 右代宮真里亞 -六軒島殺人事件

  EP1

  在第十晚,失蹤。

  

右代宮真里亞

魔女將承認其存在平伏在地的她招待進了黃金鄉。

  似乎是被撕裂成了肉片,混在一起,連誰是誰的都分不清。最大的一塊能鑒別身份的就是真里亞下巴的一部分。

  EP2

  在第十晚,失蹤。

  魔女將承認其存在平伏在地的她招待進了黃金鄉。

  屍體同EP1。

  EP3

  在第二晚,死亡。

  她被獻為了,新魔女的活祭。

  於玫瑰園被空手絞死。

  EP4

  死法疑似毒殺。

  屍體是島上眾人中唯一一個完好無缺的。

  可以看出來兇手對真里亞保持了一定的尊敬。

  EP5

  第一夜死於迎賓館的二樓房間。

  頭被銳器切開,傷口之深可以確定死亡。

  EP6

  在第一晚,死亡

  屍體在客房中被發現

  頭部被刃物完全切斷。 

  EP7茶會 —— 真相

  在旅館被霧江殺害

  屍體被六軒島下的900t炸彈炸得粉碎
上一篇[Darker Than BLACK]    下一篇 [菊坂胡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