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簡介

司馬允(公元272年—公元300年),字欽度,晉武帝司馬炎之子。咸寧三年(277年)封濮陽王,太康十年(289年),徙封淮南王,授鎮軍大將軍,都督揚、江二州諸軍事。元康九年(299年)入朝,為驃騎將軍、侍中,領中護軍。趙王司馬倫廢皇后賈南風、其謀士孫秀專權,司馬允心知司馬倫有篡逆之心,所以稱病不上朝,密養死士,欲誅殺司馬倫。司馬倫懼怕司馬允,所以改封其為太尉,表面看來是優待他,其實要奪他的兵權。司馬允稱病不接受。於是司馬倫派遣御史逼迫司馬允:「不當太尉,就是反逆」;司馬允看了詔書後,發現竟然是孫秀的筆跡,於是大怒,便將御史收監,欲斬了他,御史逃跑而獲免,司馬允便斬了跟著來的令史二人。接著司馬允嚴厲著神情跟左右說:「趙王欲毀我家!」遂率封國親兵及帳下七百人衝出,並對眾人大叫道:「趙王反,我要攻打他,願輔佐我者來。」因而沿途歸附者眾多。司馬允欲率眾沖入皇宮,但尚書左丞關閉了東掖門,進不去,於是包圍了趙王的相府。司馬允的親兵,都是淮南奇才劍客,故與之對戰司馬倫的士兵屢敗,死了1000多人。太子左衛率(太子衛隊的長官之一) 陳徽率領東宮的士兵,在相府內響應司馬允,助威吶喊。司馬允在承華門前,弓弩齊發,射司馬倫,飛箭如雨下。主書司馬眭秘以身體為司馬倫擋箭,背部中箭而死。司馬倫的官員們屬都躲在樹後面,每顆樹都中數百箭。陳徽的哥哥陳淮是中書令,請求晉惠帝派人拿來白虎幡解斗(晉代以幡作為集合軍隊的憑信)。其實陳淮欺騙了晉惠帝,騶虞幡才是解斗的,白虎幡是主殺,為帝王詔令傳信督戰之用。陳淮心想如果司馬允拿到皇帝親自授予開戰的白虎幡,司馬倫的士兵就會不戰而敗。
於是晉惠帝派遣司馬督護伏胤手持白虎幡﹐率領四百名騎兵出宮,直奔相府。原來伏胤和趙王的兒子司馬虔是很要好,司馬虔要求伏胤幫我父親,事成之後與其共享富貴。
伏胤收起白虎幡,拿著空白的詔書,詐言說有詔書給司馬允,司馬允不察覺有異,下戰車接受詔書,立刻就被伏胤所殺。時年二十九歲。司馬允的兒子秦王司馬郁、漢王司馬迪皆被殺害,淮南王親友部屬被牽連誅殺者達數千人之多。

2《晉書》記載

淮南忠壯王允,字欽度,咸寧三年,封濮陽王,拜越騎校尉。太康十年,徙封淮南,仍之國,都督揚江二州諸軍事、鎮東大將軍、假節。元康九年入朝。
初,愍懷之廢,議者將立允為太弟。會趙王倫廢賈後,詔遂以允為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侍中,都督如故,領中護軍。允性沈毅,宿衛將士皆敬服之。
倫既有篡逆志,允陰知之,稱疾不朝,密養死士,潛謀誅倫。倫甚憚之,轉為太尉,外示優祟,實奪其兵也。允稱疾不拜。倫遣御史逼允,收官屬以下,劾以太逆。允恚,視詔,乃孫秀手書也。大怒,便收御史,將斬之,御史走而獲免,斬其令史二人。厲色謂左右曰:「趙王欲破我家!」遂率國兵及帳下七百人直出,大呼曰:「趙王反,我將攻之,佐淮南王者左袒。」於是歸之者甚眾。允將赴宮,尚書左丞輿閉東掖門,允不得人,遂圍相府。允所將兵,皆淮南奇才劍客也。與戰,頻敗之,倫兵死者千餘人。太子左率陳徽勒東宮兵鼓噪於內以應,允結陳於承華門前,弓弩齊發,射倫,飛矢雨下。主書司馬畦秘以身蔽倫,箭中其背而死。倫官屬皆隱樹而立,每樹輒中數百箭,自辰至未。徽兄淮時為中書令,遣麾騶虞以解斗。倫子虔為侍中,在門下省,密要壯士,約以富貴。於是遣司馬督護伏胤領騎四百從宮中出,舉空版,詐言有詔助淮南王允。允不之覺,開陳納之,下車受詔,為胤所害,時年二十九。初,倫兵敗,皆相傳:「已擒倫矣。」百姓大悅。既而聞允死,莫不嘆息。允三子皆被害,坐允夷滅者數千人。
及倫誅,齊王冏上表理允曰:「故淮南王允忠孝篤誠,憂國忘身,討亂奮發,幾於克捷。遭天凶運,奄至隕沒,逆党進惡,並害三子,冤魂酷毒,莫不悲酸。洎興義兵,淮南國人自相率領,眾過萬人,人懷慷愾,愍國統滅絕,發言流涕。臣輒以息超繼允后,以尉存亡。」有詔改葬,賜以殊禮,追贈司徒。冏敗,超被幽金墉城。后更以吳王晏子祥為嗣,拜散騎常侍洛京傾覆,為劉聰所害。
上一篇[苻宏]    下一篇 [安哥拉國家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