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司馬季主論卜

標籤: 暫無標籤

這是一篇王顧左右而言他的文章,是講「升沉應已定,不必問君平」(唐詩),實際講的是元代末年的種種腐敗都是從前胡作非為惡性發展的結果。

1 司馬季主論卜 -作品概況

作品名稱:司馬季主論卜   
司馬季主論卜.
 
創作年代:明代   
作者:劉基   
作品體裁:散文   
作品出處:《四部叢刊》本《誠意伯文集》

2 司馬季主論卜 -作品原文

東陵侯既廢(1),過司馬季主而卜焉。季主曰:「君侯何卜也?」東陵侯曰:「久卧者思起,久蟄者思啟,久懣者思嚏。吾聞之蓄極則泄,閟極則達(2)。熱極則風,壅極則通。一冬一春,靡屈不伸,一起一伏,無往不復。仆竊有疑,願受教焉。」季主曰:「若是則君侯已喻之矣,又何卜為?」東陵侯曰:「仆未究其奧也,願先生卒教之(3)。」季主乃言曰:「嗚呼!天道何親?惟德之親(4);鬼神何靈?因人而靈。夫蓍(5),枯草也;龜(6),枯骨也,物也。人,靈於物者也,何不自聽而聽於物乎?且君侯何不思其者也(7)?有昔者必有今日,是故碎瓦頹垣,昔日之歌樓舞館也;荒榛斷梗(8),昔日之瓊蕤玉樹也(9);露蛬風蟬(10),昔日之鳳笙龍笛也;鬼燐螢火,昔日之金釭華蝕也(11);秋荼春薺(12),昔日之象白駝峰也(13);丹楓白荻,昔日之蜀錦齊紈也(14)。昔日之所無,今日有之不為過;昔日之所有,今日無之不為不足。是故一晝一夜,華開者謝(15);一秋一春,物故者新。激湍之下,必有深潭;高丘之下,必有浚谷(16)。群侯亦知之矣,何以卜為?」

3 司馬季主論卜 -註釋譯文

作品註釋
(1)東陵侯:指召平。秦朝時為東陵侯,秦朝滅亡后,為布衣,在長安城東種瓜,瓜的味道很美,稱為東陵瓜。見《史記·蕭相國世家》。廢:指秦亡后失侯爵。   
(2)閟(bì):閉塞。   
(3)卒:儘力。   
(4)天道何親,惟德之親:《尚書·蔡仲之命》:「皇天無親,惟德是輔。」   
(5)蓍(shī):多年生草本植物,古人用其莖來占卜。   
(6)龜:古代取龜的腹甲用來占卜。   
(7)昔者:指為官之日。下句「今日」指被廢之日。   
(8)荒榛:指灌木叢生。斷梗:草木的斷枝。   
(9)瓊蕤(ruí)玉樹:指美好的花草樹木。瓊:美玉。蕤:草木的花下垂的樣子。   
(10) 蛬(qiōng):同「蛩」,蟋蟀。   
(11)釭:燈。   
(13)象白駝峰:大象的脂肪和駱駝背上的肉峰,都是名貴食品。   
(13)齊紈:山東出產的白色細絹。   
(14)華:花。   
(15)浚谷:深谷。

4 司馬季主論卜 -作品譯文

東陵侯被廢棄以後,往司馬季主那兒去占卜。   
季主說:「您要占卜什麼事呢?」東陵侯說:「躺卧時間長了就想起來,閉門獨居久了就想出去,胸中積悶久了就想打噴嚏。我聽說:積聚過多就要宣洩,煩郁之極就要開暢,悶熱太甚就會起風,堵塞過分就會流通。有一冬就有一春,沒有隻屈而不伸的;有一起就有一伏,沒有隻去不來的。我私下有所懷疑,希望得到你的指教。」季主說:「既然這樣,那麼您已經明白了,又何必要占卜呢?」東陵侯說:「我未能深入理解其中的高深微妙,希望先生能指點究竟。」   
季主於是說道:「唉!天道和什麼人親?只和有德的人親。鬼神怎麼會靈?靠著人相信才靈。蓍草不過是枯草,龜甲不過是枯骨,都是物。人比物靈敏聰明,為什麼不聽從自己,卻聽命於物呢?而且,您為什麼不想一下過去呢?有過去就必然有今天。所以,現在的碎瓦壞牆,就是過去的歌樓舞館;現在的荒棘斷梗,就是過去的瓊花玉樹;現在在風露中哀鳴的蟋蟀和蟬,就是過去的鳳笙龍笛;現在的鬼火螢光,就是過去的金燈華燭;現在秋天的苦菜,春天的薺菜,就是過去的象脂駝峰;現在紅的楓葉,白的荻草,就是過去的蜀產美錦,齊制細絹。過去沒有的現在有了,不算過分;過去有過的現在沒有了,也不能算不足。所以從白晝到黑夜,盛開的花朵凋謝了;從秋天到春天,凋萎的植物又發出新芽。激流旋湍下面,必定有深潭;高峻的山丘下面,必定有深谷。這些道理您也已經知道了,何必還要占卜呢?」

5 司馬季主論卜 -作品賞析

這是一篇王顧左右而言他的文章,是講「升沉應已定,不必問君平」(唐詩),實際講的是元代末年的種種腐敗都是從前胡作非為惡性發展的結果。   
全文純系對話,一氣呵成,可分三層。第一層是東陵侯就司馬季主問卜,並述問卜之由。第二層是司馬季主回答不必問卜,只要問自己就行了。第三層講「昔」與「今」是因果相承的關係。   
東陵侯在秦亡后淪為布衣,種瓜為生,東陵瓜聞名遐邇。可是這位老人也不甘寂寞,「久卧思起」,對自己的處境——終老牖下是否妥貼表示懷疑了。司馬季主這位神卜先生,卻不吹噓自己的卜術何等靈驗,首先來一通自我否定:鬼神因人而靈;蓍是枯草,龜是枯骨,人,才是靈於物的。強調「德」的作用,尤其是強調人的作用,在當時來講是比較先進的思想,暗示了鬼神、天命、君上、卜筮皆不足信,不足恃,即「自斷此生休問天」之意,這是劉基的進步思想,但這也是和儒家的人定勝天、民貴君輕等思想一脈相承的。 對話多用比喻,警辟生動,頗具樸素的唯物主義思想光彩。如:「蓄極則泄,閟極則達,熱極則風,壅極則通。」含有物極必反之意。又如:「天道何親?唯德之親;鬼神何靈?因人而靈。」   
「人靈於物者也。」肯定人為萬物之靈。又如「激湍之下,必有深潭;高丘之下,必有浚谷。」反映了事物的對立面。這些格言式的、精採的比喻,如珠玉生輝,接踵而至。一經拈出,就和「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一樣,成為人民的慣用成語,流傳至今。   
在現代看來,這篇對話也是對當時統治者的一聲警鐘。一個國家,如果領導者不能居安思危,見微知著,轉眼之間,歌樓舞館必將變成碎瓦頹垣,瓊蕤玉樹,必將變成荒榛斷梗,一切美好的東西,必將迅速腐敗,不可收拾。到那時求神拜佛,求籤問卜,都無濟於事了。

6 司馬季主論卜 -作者簡介

劉基(1311—1375)字伯溫,青田(今屬浙江)人,元代至順年間(1330—1333)進士,任高安縣丞、江浙儒學副提舉,不久罷職歸田。後任浙東元府都事,因反對招安方國珍,與朝廷大臣意見不合,受羈管處分。又一度出任江浙行省都事,不久又棄官而去。1360年(元順帝至正二十年),受朱元璋聘請,協助其平定天下,任太史令。1368年(洪武元年)拜御史中丞兼太史令。1370年(洪武三年),授弘文館學士,封誠意伯。後為左丞相胡惟庸所讒,憂憤而死。   
劉基是元末明初有名的詩文作家,一些作品反映了當時的社會動亂和人民的痛苦。散文古樸渾厚、鋒利遒勁,以寓言體散文最為著名。遊記則描寫細緻,清新生動。著有《郁離子》、《覆瓿集》、《犁眉公集》、《寫情集》、《春秋明經》等。後人合編為《誠意伯文集》,或稱《誠意伯劉文成公文集》。
上一篇[深慮論]    下一篇 [五代史宦者傳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