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吉川興經(1508年 ~ 1550年),幼名千法師,官任治部少輔,法名桃源院安叟常仙,吉川元經之子,吉川元春之養父。安芸的豪族吉川家當主,最終成為元就謀略下的冤魂。

1背景

興經以前的安芸吉川家
興經的曾祖父就是在在應仁之亂中,名震東西軍的吉川經基。經基是一名文武兼備的武將。為將勇猛的他不但富膽略,而且愛好文學,對和歌亦有很高深的造詣。經基在應仁之亂中從屬以細川勝元為首的東軍,在備后、播磨一帶転戰,屢立戰功。戰場上勇猛果敢和一身的戰傷令武勛卓著的經基獲得「鬼吉川」、「俎吉川」的異名。一身武骨的經基在90歲時仍參加合戰。永正17年(1520年),的經基以93歲的高齡去世。經基的豪勇為尼子經久所欽佩,而經基也因賞識經久的才幹而將女兒許配為經久的正室。經基是吉川家的中興之祖。他令吉川家在石見、安芸得的領土及勢力得以擴大,建立起吉川家的最盛期。
到了國經,元經時代,吉川家已在安芸、出雲、石見一帶有一定的勢力。這是由與有力國人的結親造成。國經之妹是尼子經久的夫人,國經的的兩個女兒是毛利元就的夫人和福屋隆兼的夫人,元經的夫人做是毛利元就的妹妹。當時的地方豪族就是依靠這些政治婚姻來維持與其它國人豪族的友好關係,從而聯結成一個同盟網,互相呼應。值得一提的是的毛利元就的正室妙玖。她是吉川國經的二女兒,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的母親。元就這位賢內助令毛利家與吉川家的關係更為密切。毛利元就與吉川元經成為義理上之兄弟。如此緊密的關係令毛利家和吉川家經常合作。永正14年(1517年),安藝守護武田元繁攻擊吉川家的有田城。有田城城主小田信忠向元經求援。元經與姻親毛利元就協力救援有田城,元就更以不足一千人打敗武田元繁的四千人馬,並殺死了熊谷元直及主將武田元繁。這場便是被喻為「西國之桶狹間」的有田中井手合戰。

2繼位

興經繼位
大永2年(1522年)吉川元經去世,14歲的興經接任為安芸吉川家第十四代當主,由年老的祖父國經擔任后見人,不過祖父亦於四年後去世。和其曾祖父吉川經基一樣,興經是一位猛將,在戰場上勇猛無匹,尤其精於弓術。興經被譽為「今鎮西」,其弓術被評為足可比娓平安時期名弓手鎮西八郎的弓術。可是,興經的勇猛只是顯出興經是一介武夫。興經生性多疑反覆,脾氣剛烈,亦不是很善於處理政事和與家臣的關係。戰場勇猛的興經似乎在政治上只是一名平庸的君主。

3在戰場上

戰場上的興經
和其它安芸豪族一樣,吉川家夾在中國東西兩股大勢力之間-大內家和尼子家。基於地理因素及姻親關係,吉川家是從屬於尼子家。當時毛利元就也和興經一樣,同是從屬於尼子家。可是在天文3年(1534年),元就離開尼子家,改為從屬大內義隆,並於天文9年(1537年)以長子毛利隆元為質,以示對大內義隆的忠誠。自此,身在尼子陣營的興經便與元就為敵。天文9年(1540年)9月,尼子晴久率領三萬大軍進攻毛利元就的安芸吉田郡山城,從屬於尼子家的興經亦有參與對毛利家的攻擊。可是,隨著由大內義隆的重臣陶隆房率領的援軍著陣,形勢開始對方尼子方不利。兩方在吉田郡山城下激戰。其間,毛利軍的三千餘兵急襲由高尾久友、黑田久澄和吉川興經防守的宮崎長尾尼子陣地。第一陣的高尾久友、第二陣的黑田久澄很快便被擊潰,三澤藏人、高尾久友筆二百餘人被討取。可是當毛利軍攻至第三陣時,守將是以勇猛著稱的吉川興經。在興經的勇猛作戰下,兩方激戰近二小時。最終,毛利軍的攻勢被興經抵擋下來。可是,興經一人之勇猛改變不了整體戰況。尼子晴久的安芸侵略軍最終被毛利大內的軍隊打敗,挾著尾巴逃回出雲。毛利、大內家乘勝掃蕩整個安芸,剷除尼子家在安芸的勢力,並有一舉消滅尼子家的意圖。對此,身在病榻上的尼子經久亦不得不為尼子家的安危作出安排。經久授意吉川興經、本城常光、三澤為清、三刀屋久扶等人佯裝拋棄尼子方而投靠大內方,以便作為內應。興經透過毛利元就的聯絡,投入大內陣營。
天文10年(1541年)11月13日,尼子經久病死。尼子家的柱石倒下了。天文11年(1542年),大內義隆乘勢結集連合軍五萬人遠征出雲,務求攻下月山富田城,一舉消滅尼子家。尼子家的尼子國久、牛尾幸清等人奮力對抗大內連合軍。就在這個重要關頭,尼子經久的計劃令整個戰局扭轉。來自石見、出雲、安芸等地的大內連合軍約十三個部隊裡面,有多達七個部隊、約一萬人同時回歸尼子陣營,包括吉川興經、三澤為清、三刀屋久扶、本城常光、山內隆通、出羽正助、宮氏等人。一時大內方的兵力銳減。勝負的天平一下子倒向尼子方。混亂中的大內直轄軍一萬五千人立即撤出戰場。毛利元就擔起殿後工作,被尼子軍追擊,損失慘重。
興經這兩次的叛變除了有經久遺計一說,還有一說是郡山城之戰慘敗后,興經感到晴久的氣量令人擔憂,繼續追隨秋風落日的尼子家只會危害到自己。於是,興經聯同多個出雲、石見國人眾叛變到大內義隆傘下。並及后請求隨征出雲。月山富田城之戰期間,大內軍的整體狀況令興經感到失望。於是興經再一次與三澤為清、本城常光等人叛變到尼子陣營,直接對尼子家的勝利作出貢獻。不論事件的經過是怎樣,興經的確有在月山富田城戰前由尼子家倒向大內家、戰時再由大內家倒向尼子家這種反覆行為。

4退位

興經之無奈退位與元春之入繼
剛剛才倒向尼子家的興經,不久又萌倒向大內家之意。這就是戰國亂世中地方國人眾的生存方法。可是,大內義隆對興經往日的反覆叛變行為大感憤怒,並要將興經原有的領地給了毛利元就。不過幸好元就居中調解,興經得以回歸大內家,並獲得原有的領土。
作為一個武將,興經的確在戰場上勇猛無匹。不過在政治和氣節操守方面,似乎興經都不是很出色,甚至可以說是庸碌,不竟戰場不同於政治。戰場勇猛不代表能善管理家業。興經一時倒向大內家、一時倒向尼子家的反覆行為引起臣們強烈的不滿。在興經外出期間,興經將國政委託給大塩右衛門尉,不過興經似乎所託非人。大塩右衛門尉常輔理國時態度驕橫,對其他家臣苛刻,引家臣們的不滿。興經的叔父吉川經世與老臣森脅佑有都認為委任驕橫貪污的大塩右衛門尉是興經的錯失。興經的氣量之狹小和行為之反覆令他們感到不安,擔心吉川家將會被毀於興經手中。他們認為如此令人擔憂的興經已經不再適合擔任吉川家當主。於是,與毛利元就友好的經世等人秘謀強逼興經隱居,並商議向姻親毛利元就要求毛利家過繼一親族到吉川家,擔任吉川家當主。
毛利元就早有稱霸安芸之野心,而經世等人的提議正是擴大毛利家勢力的大好良機,元就又怎會放過呢?有經世等人為內應,毛利元就便計劃奪取吉川家的權力。天文15年(1546年),經世等吉川家宿老,向毛利元就交出誓約書,內容包括「會服從元就的命令」、「給予興經退休地」及「排除吉川家內反對分子」三項。元就奪取吉川家的計劃勢在必行,興經的命運將會有一百八十度的改變。
興經與家臣的關你早已不是太好,而在經世等人的幫助下,毛利元就煸動吉川家臣。吉川家臣早已因興經委任驕橫的大塩右衛門尉處理國政而不滿興經。毛利元就的煽動就是一個引發。一時吉川家內掀起一遍反對興經的浪潮,甚至有叛亂的發生。毛利元就亦以興經須為大塩右衛門尉貪污的不當行為負上全部責任為借口,強逼興經退位。此時,經世等人勸興經以大局為重,以毛利吉川同為安芸豪族,又有姻親關係為理由,建議興經迎立毛利元就的次男、興經的表兄弟少輔次郎(吉川元春)為興經的養子,繼承吉川家,以安定家業。儘管興經百般不願,但在一遍反對聲音的壓力下,在天文16年(1547年),無奈的興經退位隱居,並按照經世等人的建議去做。吉川元春入主吉川家,成為吉川家第十五代當主。39歲的興經與嫡子千法師在毛利與熊谷領地之間的布川過著隱居的生活,但實際上是被元就幽禁了。

5被困陰謀

元就的陰謀
經過了三年的幽禁生活后,吉川興經雖然除去家督之位,但仍想復興吉川家,令吉川家免於落入毛利元就手中。於是興經計劃逃出元就的監視,投靠九州島豐后的大友宗麟。毛利元就做事一向謹慎小心。儘管在吉川元春入主小倉山城后,毛利元就從毛利家抽調福原元正等三十多名主要家臣給元春,他一直擔心興經的存在會影響元春在吉川家的地位。他絕不容興經之輩妨礙自己支配吉川家。收到興經想逃脫的消息后,毛利元就終於硬下心腸要將興經清除。於是精於謀略的元就再一次施展手段。天文19年(1550年) 9月,元就故意放出興經將要造反的傳言,再命令熊谷信直、天野紀伊守到布川附近埋下伏兵。元就的計劃是興經一離開幽禁地,便能以謀反罪將其處死。可是興經素來勇猛,又精於弓術,要將他制服又談何容易呢?於是,元就以興經的知行地為利誘,收買了興經身邊的寵臣村竹宗藏。為了次男元春,為了毛利家,毛利元就決心要興經除去。

6被害

興經無念之最後期
果然如元就所料,被流言嚇慌的興經擔心毛利元就會對自己不利,立即帶著幾名隨從逃出自己的幽禁地,行至半路,熊谷信直的伏兵突現出現。興經急忙應戰,但赫然發現自己隨身的弓和佩刀都被破毀。這可是村竹宗藏的功勞。儘管在弦斷刃破的情況下,素來勇猛的興經仍然打倒了23人。此時,在興經背後的村竹宗藏向興經放冷箭。興經冷不防自己人的偷襲,箭貫穿了興經的腰部。熊谷、天野的手下們迅即將重傷倒地的興經包圍。可憐興經就這樣墮入了元就的陰謀裹,被熊谷信直等人當場殺死,享年42歲。豐島興信和二宮經方等興經隨從亦被討取。熊谷信直等人檢查了興經的首級后便將之埋於附近土中,並草草蓋了個石墳。興經的一族被毛利元就以一黨死罪的罪名處死,儘管興經曾留下遺言央求毛利元就放過他的幼子千法師,但狠心的元就為求斬草除根,還是狠下心腸處死了千法師。
興經就在吉川元春入繼吉川后后三年被毛利元就殺害。安芸吉川家的正統血嫡流從此斷絕。。據說興經生前寵愛的一隻白狗,在興經死後一動也不動地蹲在興經墳前。白狗終於在興經死後第七日餓死。當地人感白狗忠義,便在興經墳側為白狗蓋了個墳。當時流傳興經的冤魂不時在布川一帶出現。據說所有騎著葦毛馬經過布川的武士都會突然死亡。當地人為興經的亡靈大傷腦筋。最後在當地修建了一所寺廟,以安興經的亡靈。

7霸業的背後

光榮霸業之背後
毛利元就將被視為為障礙的興經清除,以完全支配吉川家。同時元就清除吉川家中的反毛利派。宮庄下野守被迫自刃。江田因幡守被沒收領地。二宮右京亮和朝枝加賀守被放逐。元就亦以養子入繼的手段,安排三男德壽丸(小早川隆景)繼承小早川家,將小早家家納入毛利家的勢力,確立了「毛利的兩川」體制。「嚴島之戰」后,毛利家的發展宛如飛翔,勢力遍及西國,成為西國的霸主。
毛利元就以其雄才偉略稱霸西國,被後世人稱仲為「一代智將」,可是在光榮霸業的背後,多少人犧牲了?多少人被剷除了?多少血腥事件發生了才能令元就的霸業得以鞏固?在元就的謀略下,冤魂可止千百?吉川興經就是元就謀略下的一個冤魂,毛利家霸業的背後的一個犧牲者。

8吉川興經生平

在吉川興經成年後,積極擴大吉川家在安芸國北部跟石見國南部的勢力範圍,成為大內義隆、尼子經久兩方都著意拉攏的對象,由於地緣關係和祖父國經的妹妹是尼子經久正室這兩層原因,吉川家長期靠攏尼子家。但是在尼子晴久攻擊姑丈毛利元就的吉田郡山城失敗后,接受大內家招攬,從尼子家叛出。
可是在大內義隆率兵圍攻尼子家本據月山富田城,吉川興經陣前倒戈,再度加入尼子方,成為大內方潰敗的原因之一,也打壞與姻親毛利家的關係。內政上也起用外樣大塩右衛門尉壓制叔父吉川經世、老臣森脅祐有,引起家臣不滿,因而在1547年被毛利元就趁虛而入,聯合吉川經世迫得吉川興經退位,改由元就次子吉川元春繼承吉川家。
吉川興經被迫隱居后,有關他將叛逃再起的傳言不斷,他本人雖致信毛利家辯解,但早有將他肅清意圖的毛利元就並不採信,1550年9月時命令熊谷信直跟天野隆重攻擊興經的隱居地,將他與兒子千法師雙雙殺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