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巴基斯坦的山區小鎮吉拉斯素以岩畫聞名於世。從首都伊斯蘭堡出發,沿著舉世聞名的喀喇崑崙公路驅車北行約420公里,就可以在洶湧澎湃的印度河邊尋找到這個不起眼的小鎮。這裡的人們似乎自古就有用石器或鐵器在岩石上作畫的傳統。印度河水年復一年的潮漲潮落,將兩岸的岩石表面沖刷得光滑細膩,正為這裡的原始居民以及後來往來於絲綢古道上的客商和僧侶提供了一個絕好的繪畫介質。
從現在的吉拉斯鎮沿喀拉崑崙公路東行兩公里,穿過橫跨印度河的塔爾班橋,"吉拉斯一期"岩畫遺址就會呈現在我們的面前。在這些黝黑而光滑的岩石上,既有當地先民遺留下來的原始社會的生活風貌,也有後來虔誠的宗教徒繪製的各種宗教符號和佛像。據教研學家考證,這裡的岩畫有的創作於幾千年前人類文明的初期,有的則是中世紀佛教興盛時期的作品,還有的甚至是今人仿作的"贗品"和懵懂頑童塗鴉--也就是說,儘管很多圖畫共存於一塊石,但它們卻可能是相隔千年的人們合作的作品。
吉拉斯的岩畫為我們描繪了印度河畔不同時期人們社會生活的廣闊場景。岩畫中的形象不僅有人,而且還有鹿、虎、羊、兔等不同的動物形象。雖然早期的畫家們還沒有掌握今人的透視理論和造型技巧,所有的形象都是用極其簡約的線條寥寥幾筆勾勒而成,但他們的這種高度概括的表現能力恐怕就連今天的簡筆畫家看了也會嘆為觀止。在吉拉斯岩畫所表現的所有形象中,山羊是出現頻率最高的一種動物。儘管在很多岩石上都有成群的山羊形象,然而經過仔細觀察我們也會發現,原來每一隻羊又各有各的體態特徵,各有各的站立方位。更有意思的是,為了使畫面美觀,所有的山羊都被賦予了一對幾乎和身體等長的彎彎羊角。這不僅體現了早期畫家們為追求藝術的變化而對作品進行了精心編排,同時也表明了吉拉斯畫家在很早以前就初步嘗試了浪漫主義的誇張手法。
除了動物的形象之外,吉拉斯岩畫對人體的描繪也是惟妙惟肖。然而奇怪的是,人們找遍了整個岩畫分布區,卻沒有發現一個女性形象。畫中人無論是站在地上還是坐在馬背上,都被明顯地描繪為男性,而且畫中人物的雄性特徵被進行了放大和誇張的處理,而繪畫的比例似乎已經被放在了次要地位。這些人在畫中絕大多數都處在狩獵和征戰的狀態中,這也許可以說明岩畫的創作年代正處在一個由男性主宰一切的社會中,由於環境的惡劣和人類生產力的低下,那個時代的男人們不得不隨時拿起武器外出獵取食物和抵禦外族的入侵。
吉拉斯岩畫的另一個主要題材就是宗教。在所有的宗教圖畫中,既有各種與印度教有關的具有某種象徵意義的符號,也是對技巧要求極高的佛教造像。其中有些佛像姿態優雅,線條優美,其藝術水準甚至可以和敦煌壁畫中的佛像相媲美。更值得一提的是,吉拉斯岩畫中還記錄了各種風格的佛塔造型,其中有些和藏傳佛教的佛塔建築形狀極為相似,這也許能夠進一步說明古老的絲綢之路正是佛教從印度傳入中國的主要路線。看著這些精美的佛塔造型和栩栩如生的佛像,我們似乎可以看到在遙遠的過去,法顯、宋雲、玄奘以及無數不知名的佛教徒為了虔誠的信仰而取道絲綢之路穿梭於中印兩國之間的身影。
由於被刻畫在巨大的岩石上,珍貴的吉拉斯岩畫至今仍然無法被請進博物館進行精心的收藏。它也許會這樣一直靜靜地躺在印度河岸等待人們的觀賞。它就像一部露天的歷史書,無時無刻不在向來往的人們講述著這裡的先人們如何狩獵、畜牧和征戰,講述著文明如何從原始一步一就走向現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