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霹靂布袋戲虛擬人物,異度魔界先鋒戰神,身負開啟赦道使命,個性冷酷無情,狡黠聰明,心機深沉難測,為達目的不計手段,深受九禍等人的信賴。曾被一蓮托生以聖劍壓制魔性,引出潛藏的一劍封禪人格,在解開禁錮后,帶出異度魔界兵臨苦境。日後,吞佛遭一步蓮華所擒,殊不知心識卻也被其感化。

1 吞佛童子 -官方資料

吞佛童子   

異度魔界戰神,身負開啟赦道使命,個性冷酷無情,狡黠聰明,心機深沉難測,為達目的不計手段,深受九禍等人的信賴。曾被一蓮托生以聖劍壓制魔性,引出潛藏的一劍封禪人格,在解開禁錮後,帶出異度魔界兵臨苦境。日後,吞佛遭一步蓮華所擒,殊不知心識卻也被其感化…。  

【名稱】:吞佛童子   
【性別】:男   
【身份】:異度魔界先鋒戰神   
【分身】:人邪(一劍封禪)  
【初登場】:霹靂劍蹤 第21集   
【根據地】:火焰魔城   
【組織門派】:異度魔界(第二殿)   
【師】:襲滅天來   
【上司】:閻魔旱魃、九禍、銀鍠朱武  
【同伴】:赦生童子、元禍天荒、別見狂華、螣邪郎、黃泉吊命、西城風流子、玉蟾宮、銀鍠黥武、月漩渦  
【其他】:朱厭劍靈 (朱厭所化) 、一步蓮華  
【武學】:魔燄燼土、魔之燄、風火雷擊、紅蓮吞日、蝕心魔火、紅蓮怒焰、赦心炎、逢魔之月、落日風殘、燎原魔火、朱厭‧赦心、天殤地寒、紅蓮蝕日、朱厭殺道、蝕心魔燄、洪火劫、五行並屬紅蓮極
  七佛滅罪‧如來大悲、赦心如來、七佛滅罪‧風火雷擊、誅魔聖印‧梵海神擊  
【陣法】:七佛滅罪降魔陣、天魔鎖神關  
【兵器】:殺誡、朱厭、魔之劍

2 吞佛童子 -人物特寫  

霹靂會刊120期 人物特寫
吞佛童子  
文/編輯部
  如狂又冷,乃為魔之烈焰……
  揮出一地紅蓮火焰,吞噬道佛苦海,
  手持朱厭魔劍,
  白衣紅髮的頎長魔影穩穩而立,熾烈火海之中,
  來自無間的人,帶來一口魔劍,帶來殺戮兵禍,耗盡一身功力,鑄下一口聖劍;聖魔之劍的對立,混沌之初的宿敵,接下遺願的人,身在江湖,只有一個共同的目標!
  久遠之前,異度魔界降臨道境,卻被赦天封印封在異次元,吞佛童子負起開啟異度魔界關鍵的任務,其被選上的主因,除了強悍的武力與必備的智慧之外,關鍵乃在於他的個性與作風,本性狂傲跋扈卻又冷靜深沉,對任務有絕對執著成功的首要認知,如破戒僧所言:
  『當他看到一蓮托生的遺骨之時,分明怒不可遏,卻能以理智控制自我,一任務為首要目標,這種魔,冷靜的令人害怕。』
  吞佛童子,好惡、敵我完全分明,絕不拖泥帶水或優柔寡斷,不受外物影響任務的絕對性與對異度魔界的忠貞性,文物兼并的吞佛因此深受異度魔君的絕對信賴。獨自來到苦境的吞佛童子,逢遇苦境入世高僧·一蓮托生。一蓮托生為阻止吞佛童子塗炭生靈,耗盡全身功力以清聖佛氣鑄造聖器「殺誡」,以失去功力之身與吞佛換劍。這一換,換來了吞佛童子這一生最懊惱的失策,也是開啟了雙重人格的善性·一劍封禪。   一蓮托生欲用最後殘存的力量將魔劍朱厭封印在九峰蓮潃,不料曾經被渡化而遺留下來的魔胎也應天意孕化,大師一蓮托生死前其實已知異度魔界乃是非開啟不可的天數所定,異度魔界開啟與否,產生了第二個關鍵人物,便是即將成為朱厭新主的魔胎劍雪無名。
  一劍封禪,吞佛童子,看在劍雪無名眼裏,是他不能明了、誤以為是一體雙魂,想盡辦法要排除吞佛,但實際上被這是刻意被強力壓制而扭轉的雙重人格,世事因果輪迴,舊事重演,身為副人格的一劍封禪在某些方面也是有與本體人格相仿的個性,對朱厭劍莫名熟悉與好奇,產生再度換劍的事件,吞佛童子破除壓制而出,第一反應就是破除圓教村的佛脈,此舉卻被劍雪無名所擋,無奈朱厭在手的吞佛童子極為難纏。
  吞:踏在自己的死路上,有什麼感覺?
  雪:無!
  這個「無」有許多的含意,此時吞佛童子發現一事,劍雪無名身上有一種莫名的氣息,這也是吞佛個性中一個重要的表現,除非必要,絕對不殺同族,不過還在辨認的緩手之刻,太瘦生來襲一掌,打散了正在生死惡鬥中的兩人,朱厭脫手,吞佛也在瞬間變回一劍封禪。
  而人為之物畢竟無法抗天,殺誡的威力逐年減弱,越是殺戮,染血的聖器威力就會越減,一劍封禪面對自己或是兄弟劍邪致命危機之刻,會出現一個狀況,殺氣迴流至殺誡之上,而人完全靜止的冰冷狀態,即是與潛藏在內心的主人格吞佛童子絕不認輸的個性產生同調,引出主人格出現反擊。
  吞佛童子的意念和執著力極強,在意識深眠的狀態中,依然在設法突破被壓制的人格,進而影響一劍封禪,即使這兩個人格的記憶不會重疊,仍會在情緒受到壓迫時產生同調,如憤怒、痛苦、瀕死,最終一劍封禪與聖蹤的對決讓吞佛童子正式復甦,便是馬上毀去三道佛脈,三角封印卻未開,吞佛童子馬上察覺另一關鍵點,前往九峰蓮潃巧遇破戒僧,即使見到一蓮托生的遺骨,依然忍下對換劍的師策、被延誤任務的憤怒,以任務為優先,竟出口問了魔最厭惡的宿敵·佛,在此又是明白昭顯了吞佛童子對任務絕對使命必達的個性,而其威逼的方式不若以往對魔兇猛威嚇的方式,而是無論何時何地,面對何人何事,皆是以一貫優雅禮貌又兼具冷酷高傲的言談舉止,高度的理智判斷任務如何進行,高度的冷酷以剛柔並濟的方式,銳利地突破敵人心中最深層的心防,劍雪無名擊敗無朱厭在手的吞佛,最終為何敗陣也因為不敵吞佛童子的心機深沉。
  而後在與夜重生的聯手之下,異度魔界終於成功開啟,降臨苦境,帶來滅世之火,吞佛童子的任務於焉告捷,身受重創的狀態,依然能挺立不倒,即使鬼知先座希望吞佛先行醫治,吞佛童子依然等到魔界穩定,和三大守路者也即將出關準備全面一戰之刻,這才取回朱厭劍,回到魔界裏殿暫做休養生息。
  吞佛童子在武學上以火焰為主,能配合五行之術來加強火焰的攻擊招式,而在心理上更是擅長攻心戰,在魔物的呈現上,吞佛童子也不同於武將的狂放野性和沉默寡言,乃是兼具著狂傲與冷酷、優雅和從容的來展現個人行事作風的特色與手段,更為異於其他魔者,為為對付道佛雙宿敵進而鑽研術法和佛理,富謀略、熟兵法、口才犀利,冷靜過人的參謀型武將。
  而吞佛童子目前雖正在休著光榮戰績的特休假,待在裏魔殿休息納涼,看著各個同僚出陣為魔界爭光,但不久之後,必能再見那登場必出現在焚出一地熾烈燃燒的火焰中,紅髮白衣的魔者揮舞著魔劍朱厭,展現紅蓮蝕日的魔之風采。

3 吞佛童子 -人物設定  

霹靂會刊151期 編劇漫談
異度魔界(下)——戰士與鬥士  
文/羅陵
  確定要寫出異度魔界后,吞佛童子就從一個殺佛而被封印在自己心中的魔頭,變成異度魔界重現人間的最關鍵者。身負九禍女王期許、肩扛救魔大任,因屬異端、體質特異,唯他不受封印影響,獨自一魔提著朱厭穿透結界,來到人間欲解道佛雙重封印,用盡心機擺道佛人,耍盡嘴皮玩弄世人。
  赦生童子是一個很不服輸的角色,他的生命活在超越,超越兄長、超越同袍,超越吞佛童子。論速度,他不快,論術法,他不會,論心機,他完全不精於此道,所以他用努力來克服弱點,以吸收業力的修鍊法,這是很賭命的方式,所以赦生童子在某些層面上,他也是個為了輸贏問題而會去玩命的傢伙。  銀煌黥武沒有像螣赦兄弟一樣有囂張的火焰圖騰,他臉上是一道尤如閃電的刺青。為戰神之位,吞佛與黥武一戰,黥武失敗,那時對黥武而言打擊極大,因為他是戰神之子,吞佛是異端,但黥武並沒有因此失志,他更加努力,要維護父親的英名,所以跟吞佛童子就儼然形成對敵的心情了。
  今天,異度魔界的魔將們,總算要走進最後一章,就像新地圖推王推到最後一關,終於要面對大魔王•天翼龍了。
  眾多遊戲的大魔王通常都一體,一體的王為什麼可以猖狂?第一,因為他不是人,第二因為他血很多,第三,因為他機車招太多。
  收看到第三回,有玩信ON兼收看編劇漫談的朋友,大家想知道我的下場嗎?
  結果就是……我根本還沒打!吾騙汝的,傻孩子!終於有機會說這句,為了寫吞佛這個梗,我布了兩個月之久。(徹底的誤)
  關於朱武跟很跳tone的棄天帝有多難搞?由於劇情還再跑,所以我們以後再來閑聊,首先進入正題,第一位就是兩個月前提到,今天才有機會補發的吞佛童子。
  吞佛童子挺意外的,這角色讓我寫了三年之久,過程中經歷三大階段:一劍封禪、魔之吞佛童子、以及選擇自我的吞佛童子。意外的,他遇到了四個對他魔之生命影響重大的人,一蓮托生而後劍雪無名;一步蓮華(襲滅)而後宵。
  如同封印一輪,再洗凈一輪般,魔之吞佛童子絕對忠於魔界的戰神,但他沒有為自己活過,沒有為自己想過,朱武與吞佛有過這麼一段對話:
  朱:何時你開始厭倦這條路呢?
  吞:也許在回首的剎那間。
  朱:可惜,你我總是沒回首的餘地。
  吞:當過自己,夠快意了。
  吞佛說了一個重點:「當自己」,朱武又回答了什麼?這是一個很微妙的循環,那麼在此先保留,回到吞佛童子變化的開端。
  在奇象此檔時,襲滅天來曾經說過,吞佛童子也是異端的雙意識體,所以一步蓮華竟然將自己的悲劇加諸在吞佛身上,讓一劍封禪人格化出,奇象最後兩集聖尊者與魔之者在其中討論了許多關於現世過去身的意念問題,也在訴說著一點。
  ——你曾經有過的人格與意識,只是忘了,沒有消失。  那當然襲滅天來諷刺地說了一段所謂人類解釋魔念與聖念之間的差異:
  襲:魔念•邪念•生子眾生貪瀆自私之身心慾念,聖念•佛念,生子眾生逃避受刑之悲哀贖念,悲乎,哀乎?自尋罪責矣。
  所以這算是一個輪迴,聖尊者的滅罪真言,終究是逼得「戰神」洗去意識也意外卸去了的枷鎖,重新正視自己的內心,這樣的命運轉折點對吞佛好或不好?那麼我想他能夠為自己活,也是另種的生命色彩吧!所以最終面臨襲滅問他——
  襲:吞佛童子,吾友,吾徒,真要助佛為虐嗎?
  吞:也許吾只是想看汝的結束。
  這段話,很殘忍,但事實上從一開始在菩提天池見到佛魔相抗,更甚是在更久遠前吞佛在六欲天地見到襲滅、與劍邪之戰,以及道境的道佛魔之戰,他就清楚了這是一場誰才能掌握自己的宿命之戰,他在看聖尊者與魔之者,他也在看他自己。
  不過,所謂的掌握自己,不是消滅另一人格,而是讓你重新審思「自己」。
  聖尊者對襲滅天來言道:
  你曾是我的過去,也將是我的未來,但現在,是你吾並存,洗凈你的質疑,擺脫咱們的魔障,重新再回到「一步蓮華」吧。
  聖尊者又道:
  佛與魔,雖是宿命天敵,卻也出自同源。紅色的生,金色的生,原始由我,復歸為吾。
  這一路上,其實就是吞佛看著一步蓮華與襲滅天來之戰,活出自我的道路,一蓮托生對吞佛所評斷的「善性」,也就是潛藏在內心的「一劍封禪」。
  最末,吞佛是不是從善?也許同樣對苦境有特別情感下,導致他想要一個制衡的局面,只可惜最後結果已經不是單方面可以控制了,那麼這部分請見未來劇情。
  而關於吞佛童子這個名字的由來,乃是有一日我美其名在找靈感,實則為打電動的時候,赫然看見這位日本斬鬼史中,一役捧紅了源賴光的大鬼,酒吞童子。
  當時,正在設計雙邪之一的人邪背景,正好要寫一個殺佛的魔頭,忽見靈光閃爍,殺佛?童子?想想迄今也沒有成年形態的角色是以童子來取名的,其「吞」字,涵義很狂,也帶著魔之意味,所以我大膽下筆,吞佛童子之名由此溯之。
  確定要寫出異度魔界后,吞佛童子就從一個殺佛而被封印在自己心中的魔頭,變成異度魔界重現人間的最關鍵者。身負九禍女王期許、肩扛救魔大任,獨自一魔提著朱厭穿透結界,來到人間欲解道佛雙重封印,用盡心機擺道佛人,玩弄語言來欺騙世人,以下機車繁多不及備載,不過老話一句:出來混的,總是要還。
  慣性來說說偶頭,那時先拿到一劍封禪的偶頭,因為要對刻一個吞佛出來,那時靈光一閃,就請轉達雕刻師,請上白臉紅眼線,其他自由發揮,沒多久,就出現這個可以說是道盡吞佛魔性與風采的偶頭了。
  接著是造型,KEN桑問我想要做什麼風格,那時羅陵心想,吞佛童子在當時的麝姬就是無法者般的惡魔,我不想讓他又是像一般做武將打扮,當下聯想到法衣,便大概描述吞佛要穿著純白的法衣、紅色的長褲,以紅白相間為主,頭髮要梳高,我想突破以往惡魔的既定印象,我希望他是個完全不同以往的風格,深沉內斂之餘,舉手投足皆是優雅的魔人。
  KEN桑果真神來一手,將吞佛的髮型設計成火焰般的鬢角造型,火紅的長發,呼應他出現場場當總縱火犯的風格,而垂髫的法珠,白色的細緞,囂狂又冷靜,有火焰的狂野,又有內斂的氣質,那麼基本上也大概成型了。
  再來就是武器了,吞佛童子主拿劍,看到他那一身造型,一般制式刀劍跟他真的一整個不搭,怎麼辦?那時,我想做槍型的劍,異度魔界本來就不同一般,我便跑去跟補劍缺的化身道具組石信一討論了許久,最後定案,長槍型的劍,既然吞佛就是做無法者的概念,那麼武器便捶招魂幡,意義就是「渡黃泉」。
  信一不負期望,造出這把槍不成槍劍不成劍的兵器,果然一整個完全搭配異類的吞佛,不過接著好笑的來了,就是取名,羅陵想了很久,翻著翻著正好看到古代的《惡魔事典》中有這麼一個記錄:
  朱厭:兵亂禍兆之一,其模樣似猴。白手朱足,只要此獸一出現就會帶來戰爭。
  注意到那特別標黑的四個大字嗎?白手朱足(白手紅褲子),還帶來禍亂戰爭,沒有錯,就是吞佛啊!羅陵在半夜看到這段狂笑后,吞哥的兵器就這麼定名了。
  而武學方面,我想眼尖的朋友們應該有發現,吞佛的招式其實都是由火焰變化而來的,舉凡赦心炎、風火雷擊、魔焰燼土、紅蓮蝕日等待,五行相剋又相生,吞佛以此原理由火焰去變化出五行中的區別,這個就是吞佛童子的自創式。
  而後吞佛的登場,也許天時地利人和,羅陵寫他的台詞無一不小心,塑造成說話簡短深沉、儀態優雅、心思莫測,這深怕一個錯手,感覺就錯了。而後滿分的造型,出場驚艷四座,拍攝、操偶也是及其貌利,以上,完全感謝總經理出神入化的配音,更感謝各位親愛的導播與操偶師,再次感謝你們對吞佛童子的詮釋。
  再來介紹第二位,赦生童子。
  異度魔界出場,自然需要武將,當時要進入刀戟戡魔錄,其實原本「戟」不是燕歸人,正是這赦生童子,不過魔界才初登場,就出一位砍死自家老大的武將,於情於理不合,也弱了魔界的點,所以後來就改了這個設定,戟換人,不過當然還是要拿戟。
  吞佛與赦生勉強算出同門,一為兵禍之兆的朱厭,另一即為帶來烽火的狼煙,都是為了戰爭而誕生的魔物,取其「赦」字理由乃在僅是殺生太過剛氣,缺了「忍、沉」,所以成為赦生童子,雙童子於是乎奠定。
  赦生形象很直接,披散長發,手持長戟,腳跨白色巨型狼獸登場,雙眼蒙著咒封,眼不能視口不能言,赦生正好與吞佛相反,吞佛如果用眩目耀眼又心機搞怪的魔來形容,那赦生即是勇猛果斷、沉默寡言、單一直接來帶出魔物那份單純的執著心。
  介紹一下這匹狼,要呼應赦生的封印,所以大膽請道具組梁益誠製作狼獸,並披上鐵鏈、符咒,在反覆的討論下,雷狼獸內體於是乎完成,極有肌理線條的內部模型,非常帥氣,雖說結果梁桑貼毛過程不小心毛太厚變成雷熊,兇猛不再徒增可愛(囧),但這匹狼實乃為赦生童子加了不少分數。
  想想我的喜好很極端,不是要完美到如吞佛、卧江子、兵燹這一類的百分百,就是要身帶殘缺或是面有殘疾如策謀略、鄒縱天、天來眼、芙蓉骨這一型,第三種就是殘缺依然努力不懈的,即是赦生童子跟銀煌黥武。  赦生童子是一個很不服輸的角色,他的生命活在超越,超越兄長、超越同袍,超越吞佛童子。以前曾經寫過,如果說吞佛是天才百分百的戰士,那麼赦生就是努力百分百的戰士。
  論速度,他不快,論術法,他不會,論心機,他完全不精於此道,所以他用努力來克服弱點,找出自己的優勢,這時他就發揮了力量,赦生初登場時,是以力量為主,力量再加上雷電之力,加上他請教襲滅天來如何讓自己更強,襲滅老師給他一個極端的方法,殺僧取業,以吸收業力的修鍊法,倍增自己的能力,這是很賭命的方法,赦生二話不吭的接受,所以赦生童子在精神層面上,他還真是個會為了輸贏問題而會去玩命的傢伙。(笑)  由兩邊比較可以看出,赦生其實受吞佛影響最大,除了同拜一師與師兄弟的關係,而他的設定也是故意安排與吞佛呈現反比,去營造這對搭檔的不同性格。
  那麼他的兄長螣邪郎,基本上,設定就是刀口軟心,術法高強,身背邪剃,出場帶隨從,自稱本大爺,又與赦生童子做了一個大反差,極愛數落弟弟、敵視吞佛,但事實上是個很疼愛弟弟的兄長,這部分沒有機會多做著墨,對這尊極特殊的偶來說是可惜了些,雖說收場是個誤差的不甚妙,不過不能否定他在魔界之中是屬於佼佼者喲!
  再來是這位,原來真的不是朱武兒子的鬼族王子之一,銀煌黥武。
  鍠,是戰鼓的意思,黥,是刺青的意思,銀煌黥武名字改自於朱武,朱武的名字則是我在取名時,忽然想到朱洪武,又以魔界戰神都是以鮮紅色為主,所以朱武之名也由此延伸而來。
  黥武是個很可憐的孩子,出生就殘缺不全,尤其他一條腿是廢的,靠後天的努力讓殘缺的廢腿可以如正常人一般行動,他沒有像螣赦兄弟一樣有囂張的火焰圖騰,他臉上是一道尤如閃電的刺青,黥武自小與朱武單獨過著修鍊的生活,朱武對他而言是父亦師,在朱武選擇放棄王位,退出魔界后,戰神之位空懸甚久,最後由吞佛與黥武一戰,黥武失敗,那時對黥武而言打擊極大,因為他是戰神之子,吞佛是異端,但黥武並沒有因此失志,他更加努力,要維護父親的英名,所以跟吞佛童子就儼然形成對敵的心情了。
  在造型方面,大家可有注意到黥武臉上的那條帶子?那條帶子可是有含意的,黥武自省於天生殘缺,能力不足,比之父親差異太大,即使後天努力非常,仍是有差距,雖然表現上並不氣餒,但心理上仍有缺憾,KEN桑說,那條帶子就是他想隱住自己面孔與暗喻不想被碰觸內心的一條防線哩!
  那麼關於他跟補劍缺到底是什麼關係?其實他就是跟著朱武叫的,朱武叫他狼叔,他也該要叫他叔公(那時設計有筆誤,伯公沒改回來,畢竟朱武叫補劍缺狼伯,聽起來總覺得不夠穩重,因此改之。),他們之間並沒有血緣關係,這個稱呼除了同出鬼族,主要原因就在幼年時期缺乏父愛的朱武,是由補劍缺受託而教養至大(所以朱武個性這樣任性?),也因此朱武稱補劍缺為狼叔,黥武也就跟著這麼叫了。
  最後,要說說這位魔界奇狼•逃山補劍缺了。
  補劍缺,狼叔,一位中立的角色,但在中立之餘,他又特別傾向朱武,為什麼所有魔君都死去天魔之池睡覺了,只有他還在外面瞎晃?特權還很大?還預料他的實力絕非尋常,他除了身為血狼族之長,雷狼獸是他那族,月漩渦也是他後代子孫,朱武尊他、九禍敬他,連吞佛童子也對他恭恭敬敬,狼叔啊狼叔!你究竟是什麼真實身份?關於這點,只能說他跟棄天帝關係非常的……匪淺!
  補劍缺本身為異度魔界最強的鑄匠,這算是他的興趣,喜歡看著魔界強者帶著自己製造的兵器出外征戰天下,那麼當然他的原名不叫補劍缺,這是後來改行才取的名字,道境一戰他退休后,便在幕後打造兵器,當起退休老人來了。
  異度魔界魔邪鬼三族,特色不一樣,在分工上也不一樣,他們是一個很特殊的族群,真的也跟古早苦境魔界不同,兩方,真的不可並論比較,相較於苦境魔界就是壞與侵略之外,異度魔界這個族群多了團體與組織的內心與生存方式,畢竟他們就活在這支異龍體內,有著他們的血緣關係族群關係,也可以說他們有如螞蟻效應,九禍就是那支蟻后,專司掌控後勤與生產部隊(當然不是她一直生,只是正好生了三支……)  異度魔界三回重量杯篇,在此先告一個段落,最末,要來正經一下。
  偏愛短期角色的羅陵,筆下的角色不一定長,對於角色,我不喜歡下注解、不喜歡解釋角色戲中過程,畢竟每個人看完角色前中后的感觸有所不同,羅陵只負責詮釋、寫戲。但絕不想破壞每個人心中的認定或美感,所以通常只解說角色的部分創作心路起點,只談創作源由與設計啟發,極力避開劇情層面,這是對觀眾的敬意,也是我的原則,羅陵本著博君一笑的心情寫寫角色前後紀,希望諸位也以輕鬆的心情來閱讀。
  在此,感謝各位三個月來收看,以後有機會再見啰!

4 吞佛童子 -編劇漫談  

霹靂會刊150期 編劇漫談 異度魔界番外篇·異端與魔化
  文/羅陵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句話在吞佛身上就是完全被翻盤,你永遠不知道他會在乎什麼、弱點是什麼、甚至連武功底子都給你永遠不知道底限在哪裡。吞佛童子對魔界的忠心是不容置疑的,九禍對他及其信任,被攻進魔界時,不惜一夫當關,為女王斷後,甚至被擒也維持著他戰神的驕傲與優雅,那為什麼關在萬聖岩被一步蓮華洗腦後,會產生這樣的狀況呢?除了異端,就是他的「善性」。
  YOYO!大家好,繼上回哀嚎被大雷慘敗之後,這一回拜各位隊友所賜,小女子終於爬上空2(鞭炮啊!)雖說被水魔王電的凄慘歪歪,我到底怎麼過的都不知道,不過還是要歡天喜地慶賀一下!
  是說為什麼這回開頭會講到水神王咧?很簡單,因為水神王太機車了,就像吞佛耍心機時也會超機車一樣,明明你就已經快要獲勝了,硬是耍個作弊招來逆轉,就像這劍雪無名狠催猛打,拚死要贏的剎那,吞佛來耍個機車招,變身一劍封禪,說出感人肺腑、賺人熱淚的話後,劍雪無名戒心一放,吞佛就這麼一劍捅下去,來個八點檔大逆轉,還硬是要用一劍封禪的聲音丟下一句:「傻劍雪,我騙你的。」騙得這劍雪無名含淚說拜拜,到底都還不敢相信他真的被吞佛騙了這樣。
  你說機不機車?
  真的有夠機車!
  戲劇,是需要張力來拉動觀眾的心情,巧妙的去運用七情六慾、牽一髮而動全身,不論文武戲,尤其敵我戲,就是要讓你在峰迴路轉以為要勝利的剎那間,給你狠狠一記想不到的意外。是不是很機車!(爛比喻!拖出去埋了!)
  而今天這個工商服務時間,首位要介紹的當然是吞佛童子,上回在漫談爆出吞佛的背景是用個謎帶過後,據聞回應是半是拍手半是掀桌,唉呀呀!難道大家真的想看到吞佛出現祖宗八代、爹媽是誰、兄弟親友一大串粽子都出來了嗎?心機魔人之所以為心機魔人就是因為他一連串的謎讓你查無可查,這樣才更有想像空間啊!(握拳認真貌)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這句話在吞佛身上就是完全被翻盤,你永遠不知道他會在乎什麼、弱點是什麼、甚至連武功底子都給你永遠不知道底限在哪裡,這就是魔界新生代戰神,然後明明很威硬是要說自己是小小守關者,順便耍個帥這樣。
  吞佛童子對魔界的忠心是不容置疑的,九禍對他及其信任,被攻進魔界時,不惜一夫當關,為女王斷後,甚至被擒也維持著他戰神的驕傲與優雅,那為什麼關在萬聖岩被一步蓮華洗腦後,會產生這樣的狀況呢?
  除了異端,就是他的「善性」。
  魔有善性是很諷刺的,如同佛有惡性一般。
  一劍封禪與吞佛童子,其實如同朱聞蒼日如同銀煌朱武,異度魔界戰神的內心是一片虛無空白,忽然意識到自己了,那麼就會走向自己想做的事,魔是很追隨著自己的想法和慾望而走的,在吞佛去中原火燒寺廟、大殺僧人要引出萬聖岩的人馬時,來阻止他的一蓮托生在屢次交戰中發現這一點,最末,他的遺計,可以說借著一步蓮華的手完成了。
  一直到現在,還是有人問我,吞佛到底是什麼背景,坦白說,以羅陵的私心加客觀角度來綜合評量自己寫過的角色,很多人都適合設定背景,唯獨吞佛,真的不需要再設計了,謎樣的人物,保持他謎樣的色彩,才能給人足夠的幻想空間,設定太多會破壞美感與想像,這是我的想法,也是保留吞佛秘密的一點小私心,他就是一個難猜的角色,你永遠搞不清楚他想要什麼,想做什麼,目的是什麼,這樣子的角色,就是有他的魅力存在,大家同不同意呢?
  那麼關於吞佛童子的原設和一、二版的造型設定與背後的辛酸史還有螣赦黥武這三兄弟的設定,因為篇幅關係,就先移去下回了。

5 吞佛童子 -其他資料

【霹靂會刊121期 異度魔界:生於沙場,死也沙場的魔者榮耀】  
文/編輯部  
       北方傳說中的雙邪對決,開啟了封印在異度空間的神秘組織,異於苦境魔界的邪魔,再次帶來了兵燹紅禍。  異度魔界來勢洶洶,境中高手如雲,
  中原正道聯合道境玄宗、苦境聖域聯手欲伏魔,卻還是擋不了魔界強悍的攻勢……
  異度魔界,迥異於苦境魔界的異空間組織,在劍蹤時期由陰無獨、陽有偶的口中帶出這個稱號,再由吞佛童子這位個人風格十分特異的「魔」,將異度魔界整個帶上檯面,不但出現「六屍鬼木牆」這座藏了六個魔的山木之壁,還有三大守路者作為前鋒,一路砍殺幾乎未曾失手,讓素還真、談無欲、劍子仙跡、慕少艾等中原要人苦惱的可怕組織
  ……
  伍、參謀戰將組
  吞佛童子  兵器,「朱厭」。在魔界眾戰將中,被封為戰神的頂尖戰將,能文能武,擅謀略熟術法,本性高傲的不可一世,氣質優雅、手段冷酷,判斷精準,口才犀利俐落,對麻煩的敵人喜采漂亮的解決方式與心理戰術,行事作風難以猜測捉摸,做事講求效率與絕對,意志力堅定到無與倫比,處世冷靜到令人害怕,絕對不在敵人前洩露出自己有任何弱點,為達任務絕不手軟,說穿了就是天生工作狂閑不下來,愛搞神秘愛讓人猜但不喜被人看穿。雖本性中隱藏些微人性,但在感應自己受到影響之時,立即選擇退至後備,絕不讓自己受到影響到魔界的利害關係之處,對於身為魔物感到非常榮幸與驕傲,對異度魔界有絕對的忠誠性,受到魔君的絕對信賴。
  ……
  注二:異度魔界中的魔人,除了少數外來者,全部都是出自魔界,完全無非魔界的血統,自小皆有學習與拜師的路程,而魔界之中的修業方式,以現代化貼近的方式來講,就像修學分一樣,向各式的老師學習,再依想學的方式自由選擇拜何人為師,吞佛與赦生則為選擇同一師父修行奇法的師兄弟,一則鑽研佛理術法來破道佛雙敵,一則接受指示選擇封印功體殺僧取業修行。
  ……
  PS:文中的錯誤在130期有更正。
  【摘自霹靂會刊134期 異度魔界特輯】
  文/羅陵
  吞佛童子因本身體質特殊,能夠學習襲滅天來所傳授的佛門術法武學與人界術理奇法,因此唯有他才能通過封印;而九禍派出戰神吞佛童子,是信任吞佛童子的智慧與武力能夠找出開啟封印的方式。吞佛童子獨自領命而去,雖中途發生一蓮托生的變數,但漫長的時光中,九禍在魔龍重新孕生新戰力之時,同時也力排眾議,堅信吞佛童子必能完成使命,這過程就不再贅述,後來吞佛童子不負使命,封印開啟,魔君順利重生
  【摘自霹靂會刊145期 劍者特輯】
  夜話鐵骨傲霜姿
  天命的地位與實際的地位(病劍叟/吞佛童子)
  也許能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在北域,也有兩個逆天改命的劍客,一劍封禪與劍雪無名。對一劍封禪而言,吞佛童子的一切彷彿是上輩子的事情,吞佛童子在異度魔界的實際地位,是戰績輝煌的戰神,原本極為殘酷無情,僅管一劍封禪不知道自己就是吞佛童子本身,當其蘇醒過來的時候,這卻成了他必須面對、避無可避的天命,而一朵黑蓮,希望能在天命之下盡全力改變實際的終局,在不可能當中製造一個可能,誰料天意難違,風中的烈焰,燒紅了天。
  天意與實際的拉鋸,最是動人心弦,在無奈中,總有一幕幕令人懷念的故事在上演。

上一篇[濃湯]    下一篇 [師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