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吳晨駿的詩歌

標籤: 暫無標籤

吳晨駿,1966-,1989年畢業於東南大學動力系。



〖回到紙上〗


這是空白,他去了其它地方
天氣冷下來,天空和去年一樣
空白的紙,原來也就沒有東西
可以寫一些字,隨便什麼
他去的地方我沒去過
天氣冷得恰好讓我想到他
一個朋友而不是敵人
當初空白的紙可以任意摺疊
無所謂,遠方的他可能
也在想同樣的問題
我覺得人多擁擠,字也很密
天空藍得讓人變輕
我看我幼稚不成熟
空白的紙上不應該有字
停止吧,天空下我看到什麼
樹葉和我沒去過的地方
朋友,和他的朋友
他們一溜邊靠著牆壁
紙也一樣,那麼多堆在
破舊的辦公桌上




〖不知名的東西〗


從不同的角度
看到的總是這些
不知名的東西
它們掉在路邊
它們毫無變化
但它們變化著周圍的環境

它們變化著我們的心情
當我們衝到這裡
總要停足
當我們還沒有衝到這裡
總要預算著與它們的距離

為了這些不知名的東西
我們面面相覷
猶疑不定
摸不清它們的底細
到底我們離不開它們
還是它們過分堅強
使我們暫時迷失方向
或者永遠找不到任何一個方向




〖斷章 〗


你希望自己回到迷茫的童年,在青青的
石板上奔跑,在菜花的清香里,在蜜蜂
的嗡鳴中,在柔和的激發生命生長的空氣里
丟卻自己的本性,想象著一溜子幾個小孩
在河邊走路,個個手裡都捏著一片青澀澀的
草葉,不小心一個孩子的腿伸進了
淺淺的河床,兩隻眼睛流出淚水
一隻玩具的遐想,一本書,一頓豐盛的晚餐,一些
很容易被滿足,也很快得到滿足的願望
因為這些包含無限的美好,所以它們不復存在,因為
花瓶是那麼精緻,所以時刻籠罩著傾覆之虞
因為人類必須依託於土地,所以土地是
所有戰爭的主題,你說,我的土地,就是我的心
多想讓一切紛亂,一切殘酷,一切冷漠,一切
蒼涼,一切惡毒,一切醜陋,一切糜爛
一切垃圾,一切屍體,一切暗淡和失去理智
都只是在夢中,多想有無數次從夢中驚醒的經歷
大汗淋漓,然而醒來方知那些都是虛幻
就象一次死裡逃生的感覺,一次次被拋向空中
又棲落在枝頭,做一隻無憂無慮的畫眉
季節啊,讓人處在一根命運的琴弦上
或發出清山溫泉一樣的樂聲,連綿不絕
或者,只是蹦出無序的音符擾動人世
你說
上一篇[愛的太傻]    下一篇 [穆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