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吳激(1090~1142)宋、金時期的作家、書畫家。字彥高,自號東山散人,建州(今福建建甌)人。北宋宰相吳栻之子,書畫家米芾之婿,善詩文書畫,所作詞風格清婉,多家園故國之思,與蔡松年齊名,時稱「吳蔡體」,並被元好問推為「國朝第一作手」。

1人物簡介

吳激有文名,書法俊逸,繪畫得其岳父米芾筆意。北宋欽宗靖康二年(1127),奉命使金,次年金人攻破東京,金人慕其名,強留不遣,命為翰林待制。天會十四年十月,為高麗王生日使,出使高麗。金皇統二年(1142)出知深州(今河北深縣),到官三日卒。詔賜其子錢百萬、粟三百斛、田三頃以周其家。
有《東山集》《東山樂府》,已佚。存詩收入《中州集》,詞收入《全金元詞》。趙萬里《校輯宋金元人詞》輯為《東山樂府》一卷。《金史》卷一二五有傳。

2文學成就

吳激詞多作於留金以後 。篇數雖不多,皆精微盡善,雖多用前人句,其剪裁點綴,若皆天成。今存20餘首,題材不廣,但工於寫景,如「山侵平野高低樹,水接晴空上下星」(《三衢夜泊》);「地偏先日出,天迫眾山攢」(《雞林書事》)。他的《題宗之家初序瀟湘圖》、《歲暮江南四憶》等詩,含蓄地表達了鄉國之思。
吳激為金初詞壇盟主。他的《訴衷情》、《滿庭芳》「誰挽銀河」等造語清婉,哀而不傷,在當時曾膾炙人口,其《人月圓》□括前人詩語,自然得體,尤為人所傳誦:「南朝千古傷心事,猶唱《後庭花》。舊時王榭,堂前燕子,飛向誰家?恍然一夢,仙肌勝雪,宮髻堆鴉。江州司馬,青衫淚濕,同是天涯!」這是為北宋被擄宮人寫的一首詞,宇文虛中(叔通)看后自愧不如,是後人有求作樂府(詞)者,叔通即批云:「吳郎近以樂府名天下,可往求之」。(《中州樂府》元好問注)其影響之大,並被元好問推為「國朝第一作手」。清人陳廷焯亦謂:「金代詞人,自以吳彥高為冠,能於感慨中饒伊鬱,不獨組織之工也。同時尚吳蔡體,然伯堅非彥高匹。」又曰:「金詞於彥高外,不得不推遺山。」

3《春草碧》作者存疑

《春草碧》一詞被列為宋金十大名曲。《唱論》和《陽春白雪》皆署吳彥高(吳激)作。但元好問編《中州樂府》,此詞則署完顏璹作。完顏璹(1172—1232)為金宗室,字仲寶,金世宗之孫,封密國公,亦以詞著名。元好問編《中州集》和《中州樂府》,旨在以詩存史,保存金源一代文獻,輯錄作品皆有根據,不會憑空把此詞歸之於完顏。不過《唱論》和《樂府陽春白雪》似也不是憑空虛構。因此,本篇作者究竟屬誰,殊難判斷。
春草碧
幾番風雨西城陌。不見海棠紅、梨花白。
底事勝賞匆匆,正自天付酒腸窄。
更笑老東君、人間客。
賴有玉管新翻,羅襟醉墨。
望中倚闌人,如曾識。
舊夢回首何堪,故苑春光又陳跡。
落盡後庭花,春草碧。

4詞作軼事

據元問好的《中州樂府》記載;一次宇文虛中與吳激等在張侍御家飲酒會宴,座中發現一位佐酒歌妓原是大宋宗室之後,如今卻也流落異鄉,淪為歌妓。坐中諸公感慨萬千,遂皆作樂章一首。其中宇文虛中首作《念奴嬌》:
疏眉秀目,看來依舊是,宣和妝束。飛步盈盈姿媚巧,舉世知非凡俗。
宋室宗姬,秦王幼女,曾嫁欽慈族。干戈浩蕩,事隨天地翻復。
一笑邂逅相逢,勸人滿飲,旋旋吹橫竹。 流落天涯俱是客,何必平生相熟。
舊日黃華,如今憔悴,付與杯中醁。興亡休問,為伊且盡船玉。
時為文壇盟主的宇文虛中感覺不錯,有些看不起別人,直到看到吳激《人月圓·南朝千古傷心事》后,才自覺不如,之後有人找他作樂府詞,宇文虛中都介紹到吳激那裡。從此他對吳激推崇備至,刮目相看。

5代表詩詞

【題宗之家初序瀟湘圖】
江南春水碧如酒,客子往來船是家。
忽見畫圖疑是夢,而今鞍馬老風沙。
【人月圓】
南朝千古傷心事,猶唱後庭花。舊時王謝,堂前燕子,飛向誰家?
恍然一夢,仙肌勝雪,宮髻堆鴉。江州司馬,青衫淚濕,同是天涯。
【春從天上來·會寧府遇老姬,善鼓瑟。自言梨園舊籍,因感而賦此】
海角飄零,嘆漢苑秦宮,墜露飛螢。夢裡天上,金屋銀屏。歌吹競舉青冥。
問當時遺譜,有絕藝鼓瑟湘靈。促哀彈,似林鶯嚦嚦,山溜泠泠。
梨園太平樂府,醉幾度春風,鬢變星星。舞破中原,塵飛滄海,飛雪萬里龍庭。
寫胡笳幽怨,人憔悴、不似丹青。酒微醒,對一窗涼月,燈火青熒。
上一篇[唐仇]    下一篇 [瀟湘煙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